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20节
第20节



更新日期:2021-07-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AROL的校友钱波请她吃了一次饭,算是尽地主之谊。她从国内给他带了一些茶叶和真丝围巾,听说这边比较喜欢这些东西。

    到了钱波家,她就明白为什么钱波虽然是校友,却没有去接机了。钱波已经有一个女朋友,叫丁爱琪,学经济的,两人已经同居了。他肯定不会早上三点从女友温暖的肉体旁离开,跑到100英里外的机场去接她了。这个推理好像从反面证明JASON是没有女朋友的,使她有点开心。

    她把带来的礼物拿出来给钱波,爱琪接过去,看了看,有点呲之以鼻地说:“也不知道国内是从哪里得到的信息,总以为我们在美国会喜欢这些东西,”说着,把礼物塞回她手里,“你拿着吧,我们用不着。”

    CAROL觉得很尴尬,把礼物拿回来也不好,不拿回来也不好。还是另一个来做客的人打了个圆场,对爱琪说:“收下吧,别人一片心意,你自己不用,拿去送美国人也挺好的,很多老美都喜欢这些东西。”爱琪听了,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CAROL很感激这个解围的人,就跟她攀谈起来。原来她叫孙惠伦,是爱琪的同学,应该有三十多岁了,有一个五岁的儿子,正在屋子里跑来跑去,使她不时地得交待他:“多多,别瞎跑,看跑出汗来,感冒了又会喘的。”

    一个“喘”字好像就能镇住那小孩,多多不乱跑了。不过小孩子记不长,他老实一会,又跑起来了。孙惠伦只好一边跟CAROL说话,一边去抓儿子,让他安静一会。

    CAROL见她比自己大不少,不知道该怎么叫她。孙惠伦说:“瞎起了个英文名,叫SALLY,凑合着叫吧。”

    SALLY见CAROL是新生,马上向她推荐起自己准备租出去的一间房子来,说她住的是学校的MARRIEDHOUSING,是两居室的,只有带小孩的人才能住。她跟儿子住了那间大的,还有间小的,想租给别人,因为她离了婚,前夫在国内,付的抚养费很少,她一个人的奖学金不多,房租就用了一半,想找个人SHARE一下。再说她儿子还小,只能跟她住在一起,那间小房就完全空着。

    CAROL看着多多,心想,孩子这样跑来跑去,跟她住一起还怎么学习?于是说:“我已经找到了住处,而且签了半年的合同,现在没法搬出去。”

    “那你帮我在你们新生中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人感兴趣。”SALLY说,“学校的房子虽然不算太新,但房租比较便宜,电话电视宽带上网都包在房租里面了,比你们住在外面合算。”

    CAROL答应帮她问问其他新生,又关切地问:“你一个人带个孩子,还要读博士,一定挺累的吧?”

    “累倒还好,因为多多白天都在学校。就是怕他生病,他有个哮喘的毛病,喘起来就很严重,常常是半夜三更得送医院,我又不会开车,幸亏隔壁的JASON是我老乡,肯帮忙,经常是深更半夜把他叫起来往医院跑。”

    CAROL一楞,问:“JASON住在你隔壁?哪个JASON?中文名是不是叫江成?”

    “是呀,你认识他?”

    “是他把我从机场接回来的。”CAROL急忙对SALLY说,“你说的出租房子的事,先别租给别人了,我回去跟我二房东谈谈,看能不能把我的房退了,如果能,就搬你那边去。”

    SALLY高兴地说:“好啊,我给你留着。很多人都怕小孩吵,其实我们多多一点不吵。我也挺注意的,不让他吵。你要是搬我那去,我还可以教你做饭,帮你做饭。”

    正谈着,钱波走过来跟CAROL说话,没说两句,爱琪就把他叫去切西瓜去了。CAROL觉得爱琪在防范她,一见到钱波过来跟她说话,就插进来,把钱波叫去干这干那。可能是女生的天性,自己喜欢一个男生,就觉得普天下女生都会喜欢这个男生,都在觊觎她的宝贝。CAROL心想,钱波算什么?虽然个子高大,但相貌平平,头发又THIN,而且已经有了发胖的趋势,还值得这样提防我?

    她突然想到,如果JASON是我男朋友,我会不会这样防范别的女孩?他会不会象接我那样去接别的女孩?她觉得他会,因为他好像就是那样的人,活雷锋。她很俏皮地在心里说,可人家雷锋矮呀,眼睛小呀,人不帅呀,人家怎么帮人也就帮成个标兵模范什么的,不会帮出一个暗恋的来呀。你JASON没那个QUALIFICATION,凭什么也要做活雷锋呢?你又帅又殷勤地帮一个女孩,她能不动情吗?你哪里是在帮人?你简直是在制造动乱。

    她想,如果他是我的男朋友,我要跟他约法三章,不准他去机场接女孩,只能接男的,但是现在男人跟男人交往也不安全呢,搞不好成了同性恋。那就干脆不准他去机场接人,要接也得我坐在旁边。然后她乐滋滋地想,这好像进一步从反面证明他没女朋友,不然那天去接机的就不止他一人了。

    第二天,她拿出他那件茄克,想把它洗一下。她用这茄克的时候算是在生病的,不洗一下就还他不大好。就一件衣服,不值得用洗衣机,她就手洗了一下,先挂在洗澡间的莲蓬头上,过了一会,水滴干了,就拿到外面阳台上挂了起来。

    下午,房东TURNER先生下班回来,看见了挂在阳台上的衣服,就来敲她的门,问那衣服是不是她挂在那里的。

    她点点头,不知道洗件衣服怎么会劳烦房东大人光临寒舍。

    TURNER先生很有礼貌地告诉她,衣服应该用烘干机烘干,而不要挂在阳台上,因为那会影响COMMUNITY的风貌。CAROL听得似懂非懂,但大致知道是不应该在阳台上挂衣服。她很尴尬,红着脸说她记住了,以后不会再挂了,心里有点怪冯超,怎么也不告诉我一下呢?

    临走之前,TURNER先生见她面红耳赤、无地自容的样子,想缓和一下气氛,便说,我也有一件这样的衣服,是我儿子学校发给优等生家长的奖励,我初一看,还以为是我那件呢。他指着CMS三个字,告诉她这是COLLINSMIDDLESCHOLL的起首字母,他儿子以前就在这个中学读书,不过现在已经上高中了。

    CAROL觉得手脚发凉,她指着衣服上那行字,小声问:Whatdoesthismean?

    TURNER先生解释了一下,她终于明白了那行字的意思,没什么幽默在里面,最平直的一句话:“我的孩子评上全校优等生了”,直译就是“我的孩子上了校长的光荣榜了”。

    她追问:“Onlyparentswears——wear——thiskindofjacket——jackets?

    “Notallparents,”TURNER先生骄傲地说,“onlythosewhosekidsmadetotheprincipal-shonorroll.”

    她愣在那里,不记得TURNER先生还说了些什么,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了,她只看见那行字,仿佛变得越来越大,触目惊心:

    Mybabymadetotheprincipal-shonorroll.CMS

    这么说JASON是有孩子的,而且已经上中学了。难怪他那么懂得女生心理,过来人嘛。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看上去不象一个孩子上中学的人哪。不错,有些男人看上去很年轻,但一个上中学的孩子,怎么也得有十几岁了吧?那他多大?四十了?她回想他的外貌,觉得很难说,也许他真的有四十了,如果光看他的眼睛,你说他有四十也可以。

    她又想起他是SALLY的邻居,住在MARRIEDHOUSING,那是带孩子的学生才能住的。当时听到这个没注意,因为住在MARRIEDHOURSING不等于就MARRIED了。如果她搬进SALLY的APT,那她不也住在MARRIEDHOUSING吗?

    但是有了这件茄克,事情就很清楚了,他是MARRIED了的,而且有孩子,所以他那天一个人上楼去拿东西,而没有请她也上去。

    她很生气,他怎么能这样呢?隐瞒这么重要的实情,结婚戒指也没戴一个,这不是骗人吗?应该制订一条法律,硬性规定所有结了婚的男人在他们的衣服上佩戴一个M字母,或者叫他们在胸前挂一个牌子,上书“已婚”,最好是在他们脸上刻一个大大的“有妇之夫”,让所有傻呼呼的女孩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不AVAILABLE的。

    想了一会,又觉得他没错误,他没隐瞒什么,这件衣服就放在车里,他还拿来给她盖在身上,就说明他没想隐瞒。她不可能一见他就问他结婚没有,他也不可能一上来就吆喝“我是结了婚的”。是她自己,把未婚当成了DEFAULT,不问青红皂白就一头栽了进去。

    她觉得这事非得问问他本人不可,不然死也不愿相信他是结了婚而且有个上中学的孩子的人。但她不知道怎么问他,想了半天,想出一个点子。她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你的茄克还在我这里,你什么时候来拿?是你的,还是别人的?如果是你的,放一放没什么,如果是别人的,是不是要尽快还给别人?

    JASON在电话里“噢”了一声,说:“没事,是我的茄克,先放你那里吧,用不着专门跑一趟,等什么时候我有事过来时,再来拿。”

    CAROL怏怏地挂了电话,没希望了,茄克是他的,他自己已经亲口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