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更新日期:2021-06-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快点把那个拿开!申海俊……』

    太阳开口阻止了这个似乎会让我永远墬入无底深渊的行动,但申海俊却又好象完全不想罢手似的,一屁股坐在我的前面看着我。

    『喂!韩道京小姐!』

    然后,申海俊把有着我十多年阴霾的钢琴布慢慢地伸到了我的前面。

    『你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是不是……?』

    终于回到姊姊身边的太阳站了起来,立刻挡在我的前面。这时,在我旁边的梦泽猴崽子,也伸开双手成了我非常棒的盾牌。

    『难道你打算就这样一直逃避到死掉为止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臭小子的话激到了,总之,他的这句话让我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怎么绑不用我敎你吧?』

    站在旁边的三个人一动也不动,急促地呼吸着,申海俊以他特有的说话方式,将钢琴布再次伸到了我面前。

    『最起码比你懂!』

    连我自己都不敢置信地回答他之后,我把触感柔软的钢琴布抓到了手中。

    扑通扑通!我的心跳声慢慢地变快!

    八只眼睛也全都在一旁注视着我。

    『我很清楚地告诉你……』

    『……』

    『我现在对你真的是火冒三丈呢!』

    『我也是啊……那我们不就扯平啰?!』

    听到我气冲冲的话之后,这家伙咧开嘴笑着响应了我的话。

    我再次感觉到,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家伙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啊!而且,我到现在还是依然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正派还是反派的角色?

    『但是,在做完这次疯狂的举动之后,如果仍然没有什么效果的话,到时候可就不是生生气就可能解决的了。因为那就可以証明,你是故意耍着我玩的。』

    『不要做啦!姊姊!』

    我把太阳说的这句话当作是开始的信号之后,立即将满是灰尘的钢琴布快速地绑上了我的眼睛……

    毕竟我要先搞清楚啊……虽然这跟我的意志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我总得搞清楚这个老是让我操心的家伙,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啊……

    『……咳咳……』

    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我还会再次用这个东西绑住我的眼睛……

    而且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必须要再一次忍受这种恐怖的感觉……

    然后,从被钢琴布稍微遮住的耳朵下方,传来了海俊说话的声音……

    『跟那个时候一样,什么也看不见吧……?』

    是啊……就连你们这些家伙的影子也都看不见呢……

    这时,我的鼻尖突然感到一阵酸楚……就像是人生的落榜者般,无助感再度油然而生,同时眼泪也开始慢慢地涌了上来……

    『……』

    但是,从我微微颤抖的手却传来奇妙的触感,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我能感觉得出那是海俊的手……因为我之前也有抓过……这个外表冷酷,但拥有一颗温暖的心,且又有智慧的人的手……

    『那时候,姊姊应该可以把眼前这个东西抓下来,然后跑掉。』

    『……』

    『但是,为什么没这么做呢……?』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说看阿……!』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想让我脑海里早已忘掉的噩梦再度重现……?』

    『你先说说看嘛!为什么没那么做呢……?』

    『……因为,那样我就会知道……』

    『知道什么?』

    『在我面前并不会有任何人的事实……』

    此刻,躲在我脑海深处的某个家伙,正准备跑出来替申海俊下一个定论,说他是个坏人。

    啪哒……!

    随着太阳发出的叹息,申海俊把绑在我眼睛上面的钢琴布,大力扯到了地上……

    『……』

    这家伙红着眼睛、带着微笑,对张开嘴巴傻傻地看着眼前的我问了一句。

    『看得到我的脸吗……?』

    『……』

    从我朦胧的视野中,海俊的脸慢慢朝四周晕开了。

    嗯……看得到……看得非常清楚呢……!你前额散乱的头发……深灰色的瞳孔……漂亮的嘴唇……骄傲的眉毛……所有的一切,都如此清晰地在我眼前……

    『就算你用钢琴布遮住你的眼睛千万遍之后再打开……我都会一直在你的面前等着你!』

    『……』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也不必再等其他的人出现了……』

    『哈哈……!你这个傻瓜……!这就是你想出来的方法吗……?真的是很傻耶……!生怕人家不知道你叫申海俊似的……』

    然后,这些家伙像是约好了要帮我遮住眼泪似的,围起来之后,紧紧地将我抱了起来……包括先前想把海俊打到躺平的太、之、梦这三个家伙……身高最矮的之率甚至还踮起脚尖,帮我把天空给遮住了……

    『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一定永远不会忘记的……你们这些老是让我伤脑筋的家伙……』

    我好不容易把全身起的鸡皮疙瘩全都抖掉之后,开始向他们说了这句感谢的话……

    埋在海、太、之、梦的人堆中,小声地传达了我对他们的谢意。

    ……

    『如果你真的要谢谢我,就不要忘记三天之后我要的答案。』

    由于我太过于激动……所以直到海俊突然讲完这句话之后,在我们眼前消失为止,我还被这感动的氛围弄得懵懵懂懂,只能一直眨着眼睛……

    『什么三天啊……?他跑掉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不过,他为什么要把钢琴布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拿走啊……?』

    思绪比我清晰的张梦泽跟韩太阳,则是感觉到他的行为有点蹊跷,喃喃地说出了这些话。

    『好吧……把钢琴布套在脖子上拿走,就当作那家伙原本就有的怪癖好了,但是三天之后他要什么答案啊……?』

    『事情没那么简单啦!上次是毛巾、袜子,这一次又是钢琴布!!如果有一天,他心血来潮把所有的东西都戴在身上跑出来怎么办啊?!=O=』

    ……

    等一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啊……?

    ……

    『到昨天为止,这家伙还一直不停地发着脾气,说被姊姊气得快要炸掉,而且还口口声声说姊姊像个发疯的老太婆呢!』

    就在他们胡乱猜测的时候,太阳又说出了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那是什么话呀?他干麻要被我气得快要炸掉啊?!』

    我听到这句话之后,顶着迟钝的头脑眨了眨眼睛,立刻回问太阳。

    『他说姊姊上次到秀娟姊家里玩的时候,把用手机拍下来的申夫人照片秀给其他人看……而且还一直嘲笑他……』

    『什么?!』

    太阳的这句话又把我给弄的迷迷糊糊的。

    而且,这句话的刺激大到一下子就把我从感动的情绪中拉回了现实社会。

    『是谁这样说的?!』

    『除了蔡元宇,还会有谁啊?』

    『谁……?!』

    『元宇哥呀,你不认识你的元宇哥吗?』

    靠……!等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海俊才会从那天晚上开始就那样对我……?

    ……

    『哇靠!你姊姊真的很恐怖耶!她该不会是双重人格吧?!=O=』

    『我没那样做啊!』

    『那你的意思是说,是元宇老师骗人啰?』

    『韩太阳,我真的没那么做!是元宇哥那么做的啦!!』

    太阳被我生气的喊叫声吓到之后,往后倒退了两步。

    『照海俊听到的说法,是说姊姊当时还学申夫人走秀的样子来取悦其他人……可是那个时候我跟姊姊在冷战……而且海俊这家伙也要我假装不知道……所以没能向姊姊求证……』

    『……

    『三天之后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这简直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还有元宇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偏偏不是别人,到底元宇哥为什么要这样诬赖我……?

    『难道海俊有向姊姊告白吗……?』

    『真的是这样吗?那家伙说三天之后要答案的意思,就是因为他有向姊姊告白的缘故吗?!』

    ……

    太阳跟梦泽轮流发问的问题,不断传入我失魂的脑中;只有之率这家伙在一旁默默不语地闭着双唇,低头看着粉碎的CD残骸。

    『喂!你这位欧巴桑的耳朵是聋了吗?!=O=』

    『海俊是不是像你告白啦?!三天之后要怎样?他到底要跟你要什么答案?』

    这些家伙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嘴巴动个不停第一直问着我。

    『对啦!他说他有信心让我的眼泪停下来啦!!』

    我满脑子都是在想元宇哥说的那些话,一个分神不注意,就把那天海俊在雨中对我说的那些秘密全都暴露了出来。

    『之率!你要去哪里啊?!=O=』

    之率并没有回答梦泽的问题,反而像是受到打击似的,背对着我们跑掉了。

    『咦?那家伙又是怎么回事啊?=O=是不是听到海俊向姊姊告白之后,受到打击了?=O=』

    『你这个白痴!你是真的看不出来是不是?!明天等大家恢复精神之后,你就等着挨揍吧!』

    『为什么?!』

    『你以为之率会摔倒是因为谁啊?你这该打的死猴崽子!!』

    『到底是谁害他摔倒的呀?!=O=』

    『你有种就对我说,跟你在舞台上抹的汽油一点关系也没有!』

    ……

    趁着太阳跟梦泽在斗嘴的空档,我为了躲避他们不停的拷问,就迅速逃离了现场。

    ※※※

    PM11:12

    『请问这里是元宇哥的家吗……?』

    现在我所在的地方,既不是海俊住的地方,也不是之率住的地方……而是从小我就常常进出的地方。

    『是没错啦!可是元宇现在不在家喔。』

    ……

    现在我所在的地方,就是曾经让我兴奋莫名,又让我激动万分,从小我就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的家。

    『那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就是我得到的最后答案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升起为止,我小时后的白马王子的踪影并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而且,我一点也不夸张,整个晚上我至少拨了超过一百通的电话,但是我始终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

    躲在我内心深处的家伙,开始蠢蠢欲动地想跑出来告诉我:『他是个坏蛋!』

    ……

    『元宇哥……』

    同时,向来对我很薄情的『时间』这个家伙,则是丝毫不停留地在我眼前快速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