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6-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从太阳原谅我之后,已经过了三天……之率结束地狱般的试演会也过了三天……也就是说,我不小心把本来要守口如瓶的秘密曝露出来的日子,也已经过了三天……

    ※※※

    『叮咚叮咚~~~~知道汉罗国小吧?现在马上穿一双舒服的鞋子出来吧!』

    突然接到这样一封简讯,真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

    PM6:50

    『你打算要怎么回答他呀?』

    『你认为我会怎么回答他呢……?』

    『我现在跟你说一件很出名的事,你听听参考一下。』

    『……』

    『姊姊现在要去答复的那名男子,去年带他当时的女朋友跟一群朋友一起到海边玩。第二天早上,大家本来是一起出去看日出的,结果他撇下他女朋友之后,一个人就这么回来了。』

    『……』

    『当他女朋友哭哭啼啼地回到民宿,你知道这位仁兄是怎么跟她说的吗?』

    『……』

    『喂,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

    _-……

    唉……!

    ※※※

    我ㄧ边回想着太阳对我说的这个故事,一边慢慢地走向了汉罗国小。

    这一所学校,就是当初之率为了骗我的冰泣淋吃,谎称智悟快要死掉的那一所大家熟悉的学校。

    『这下子,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当时骗我买冰泣淋给他吃的这位金之率先生,自从试演会落选失败、受到很大的冲击之后,就完全联络不到他这个人;而毁掉秘密基地的凶手,到现在依然不知道是谁。

    ……至于元宇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打算就此隐藏他的踪迹,自上次那件事情之后,到现在也没接到他的消息……

    更雪上加霜的是,宇星男高从两天前就开始放暑假了,也使得追查凶手这件事慢慢步入了迷宫……

    ※※※

    『等一下……』

    就在我离汉罗国小只剩下一间文具店的时候,我听到了这句话。

    『……』

    正当我在脑海里复习着从昨晚就开始练习上百遍的答案,开始加快脚步往前走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我非常不喜欢的熟悉嗓音。

    『……』

    『我有跟你讲,叫你等一下喔!』

    虽然我也很希望不是,但她的确就是那个好久不见、会让我倒胃口的女人。

    『怎么又是你呀……?』

    她就是崔丹英。

    曾经发誓再也不要跟我见面的太阳的女人……

    不对……!应该说是太阳爱着的女人……

    『几天前,海俊哥对我说,如果今天有空,就叫我来这里看一看。』

    『……』

    『然后叫我用两眼确认之后,收回我对他的爱意……』

    我根本就没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因为莫名奇妙出现的这名女子,一下子挡在我的眼前,眼上露出了哀怨的表情……

    之前在秘密基地里面,当她抚摸着睡的海俊时,我也曾经见过她这样的表情……

    那种表情就像是在童话故事里面出现的,比凄风还更要悲哀的表情……

    ……

    『所以………呢……?』

    『不要去!』

    『什么……?』

    『自从出生以来,我第一次这样拜托别人,所以你就不要去找海俊哥了。』

    哈……!自从出生以来她第一次这样拜托别人,所以就叫我不要去了……?在我回答她无理的要求之后,我听到了崔丹英更加清晰的声音,同时也看到她深邃的黑眼珠,笔直地盯着我的眼睛。

    『不要!』

    『……』

    『如果是你的拜托,那我就更要去了!』

    然后,我故意加重脚步往前走了过去,直到汉罗国小的校门出现在我的眼前为止……

    这时,我从校门口的栅栏缝隙中,看到海俊手里捧着东西,来来回回地在洗手台前面走来走去。

    『我求你……!』

    就在我确认他手里捧着的,就是我第一次在机场见到他的时候,他手里捧着的那些黄色花束时……

    ……

    一直紧跟在我身后的这名女子,用她颊杂着哭泣的声音让我停下了脚步。

    我再强调一次,是用〓她〓夹〓杂〓着〓哭〓泣〓的〓声〓音。

    『(大黄蜂进行曲)……』

    『……』

    『那首不是你最会弹的曲子吗?』

    『什么……?』

    『我说钢琴啊……』

    『你怎么会知道……?』

    『之前,我偶然间弹这首曲子的时候,海俊哥才第一次正眼瞧了我ㄧ眼。从此之后,只要我去们的秘密基地,他就会要求我谈这首曲子给他听。』

    然后,我再次面对面地看到崔丹英的脸……

    很痛苦!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孩,真的非常非常痛苦……!

    透过她紧握的双拳、急促的呼吸声,我可以感受到她的痛苦……

    『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当你第一次到秘密基地坐在钢琴前面的时候,我看到了海俊哥看你的表情……』

    『……』

    『我有听说之率哥因为没能通过试演会感到很痛苦?』

    『所以呢……?』

    『只要你愿意配合,我也可以让之率哥录取!』

    然后,这娘们居然又开始讲起一些让我火大的话!

    『听说哥哥们的秘密基地也都毁掉了?』

    『……』

    『我也可以帮他们找一个比那里更好的地方!』

    『哈……!』

    『我也可以认真考虑,接受让你敎我弹钢琴的条件!』

    『……崔丹英……』

    『甚至于……』

    当我喊出她的名字之后,丹英慢慢地抬起了她的头……她睁大了双眼,似乎是不愿意让我看见她的眼泪……然后,她说出了一句让我至死都不会原谅她的话。

    『我可以陪你弟弟睡一个晚上!』

    是这样吗……?这就是你最后的底限吗……?

    『崔丹英……!』

    『所以,你不要出现在海俊哥面前……』

    『你……从今天开始到你死掉之前,最好每天晚上舀一碗水捧着祷告,好好感谢你的父母亲给你生了一张这么漂亮的脸蛋……!』

    『……什么……?』

    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帮你父母亲积点德,才这么说的……

    『要不是你的父母亲帮你生了这么漂亮的脸蛋,你早就被别人打死了!』

    『……』

    这下子,崔丹英的脸色又恢复了原先的苍白,就像被关在冰宫里长达几百年的公主一样,她再次用那酷寒的冷笑对着我。

    『所以,你还是要去……?』

    『是啊!』

    『去了之后,你打算要对他说些什么?』

    『我会告诉他你根本就无法想象的答案!』

    对我来说,你现在看着我的背影会怎么想,那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因为我已经对你很忍让了……

    ……我真的已经对你做了最大的让步,崔丹英……

    『喂!韩道京!』

    因此,当她在背后用冰冷的声音喊我的时候,我并没有像傻瓜一样停下我的脚步,只是像发现我的海俊回了一个微笑,当他笑着摇晃手中的花朵时,我俏皮地把头歪向了一边。

    『我打算去做一件你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要不要猜猜看?』

    我再重申一次!我已经打定主意,我再也不会因为崔丹英威胁我,就任她摆布。

    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保有我直爽的个性,以及当钢琴布从我眼前消失的瞬间,我所见到的海俊的眼泪。

    ……

    还有……昨天晚上我彻夜思考之后的那个令人感到伤心的答案。

    『叫你穿布鞋过来,你还真不听话呢!』

    『^_^……』

    ※※※

    汉罗国小。

    申海俊穿着一件T恤和宽松的牛仔裤,还故意把头发往上梳成我喜欢的发型,对我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大概可以猜到几分钟以前发生了什么事的海俊,把手中捧着的花束跟放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塑料袋放到了地上,然后以我现在非常熟悉的笑脸迎向我。

    『等很久了吗……?』

    『对呀!』

    『……-_-……你的答案未免也太直接了点……』

    『我真的等了很久呢……』

    『……』

    『真的,真的等了很久很久了!姊姊……』

    海俊以非常哀怨的声音如此回答我……因此,我也抬起了头愣愣地看了他一眼……

    『你先站在那里不要动。』

    我还弄不懂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突然就往运动场的另一头跑了过去……

    『喂!你在干什么啊?你这家伙!!=O=』

    『你在那里站着看清楚!!』

    ……-O-……

    他朝着我挥了挥双手,蹲下去调整了一下运动鞋的鞋带,便开始朝向我跑了过来。

    『申海俊!!』

    『……』

    就在我还没来得及向他跑过去的时候……

    就在我还没来得及向他问完话的时候……

    申海俊划破夏夜闷热的空气,慢慢地朝向我跑了过来。

    他的视线看着我,脸上帅气地挂着模模糊糊的微笑,从大约一百公尺远的地方朝着我而来,那笑容,也渐渐地放大了起来。

    『你这是……你到底在干什么呀……?』

    『……』

    呼……!呼……!

    然后,我听到了申海俊非常急促的喘息声……

    『我来了!』

    他又说出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接着甩了甩被汗浸湿的头发。

    『你该不会是……要我帮你数你跑了几秒钟吧?』

    为了化解现场尴尬的气氛,我故意夹杂着青涩的微笑,望着他这么问。

    『现在,你来回答我吧!』

    『……』

    当他莫名其妙地跑完步之后,也不知道要我回答他什么,就轻轻地丢下了这句话,将头转向洗脸台。

    『回答……?』

    『是啊,回答!』

    ……本来,我是不想回答的,但海俊却逼得我不得不面对他的问题……

    『好吧……知道了……』

    『……』

    所以,为了海俊宽阔的背影,配合着他呼吸的节奏,我飞快地把话说了出来……

    『首先,我要非常谢谢你……!』

    『……』

    『由于你的心理治疗,我现在变得非常有信心了。』

    这是真的……

    现在我可以一个人在关着灯的房间里睡觉了……

    『虽然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但是我相信、也有预感,我很快就会找回钢琴上飞舞的日子……』

    『……』

    也不知道海俊是否听得懂,只见他耸了耸肩膀……

    就算我现在看不到他的脸,但我大概可以知道他的表情是什么……

    他现在一定是一张露出微笑的的脸……

    『其实我应该对你说一声抱歉……』

    『从那天晚上之后,我感觉好象大梦初醒了一样,本来不知道该做什么而迷失了方向的我,现在却慢慢找到了自己该去做什么……就好象本来漂浮在太平洋的大海之中,突然看见了一盏小小的光芒的那种感觉……』

    『然后呢……?』

    这时,我应该要察觉到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了……

    我应该要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已经突然变得缓和了……

    『我以后一定会尽力去做好每一件事情……我不会再让别人为我伤神,也不再恐惧……我会努力地看着前方跑过去……就像你刚刚所做的一样……』

    『……』

    『所以,我以后将会非常非常的忙碌……所以,你以后如果要配合忙碌的我,将会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情……简单地说,我们并不是很适合,申海俊……』

    每次看连戏剧的时候,总是会让别人气到用手指来指去、骂来骂去的那句话……没想到现在竟然从我的口中说了出来……

    『我们并不是很适合……』

    我带着涩涩的微笑低下了头,而海俊则是重复着我刚才说的那句话。

    『是啊……』

    我无力的这句话,划破了夜空,冷冷地回荡在寂静的运动场上……

    ……

    『我真的很不想讲这种讨人厌的话……』

    『……』

    『我真的非常不喜欢对你讲这种话…』

    海俊突然转过来面对着我,以怀有怨恨的眼神对着我说。

    『……』

    『……』

    ……他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呢……?

    再度在眼前慢慢变小的这家伙……

    穿着沾上泥土的运动鞋,慢慢走向校门口的这家伙……

    『姊姊真的是一个大坏人!』

    『……』

    『……你这个大笨蛋……!』

    这句话似乎是他自己对着自己说的……

    就在我的心情沉到谷底,身体也因此失去重心,开始摇晃起来的时候,海俊丢下了这句话,便采着沉重的步伐朝校门口慢慢走了过去……

    他的背影慢到仿佛暗示着我快点呼喊他的名字……!仿佛要我快点把他拦下来似的……!

    就这样,他一步一步地化成了一个小点……

    ※※※

    『这是……什么东西呀……?』

    直到这时,我才把放在洗手台下面的花束拿了起来,在花束旁边放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窸窣窸窣。

    就在这令人感到悲伤的时刻,我仍然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把塑料袋里面的东西无力地拿了出来……

    『……』

    接着,我又再度陷入了沉默……再度被沉重的空气给包围了……

    『虾仁寿司卷……』

    对别人来说,这或许只是个庸俗普通的寿司卷,但隐藏在这里面的答案可不是那么简单……啊……!等一下……

    我突然想起了刚才海俊朝向我跑一百公尺的模样……

    ……再加上我现在站着的洗手台……

    手中拿着这世界上唯一的虾仁寿司卷,再加上这一所汉罗国小……

    『小萝卜头……!』

    ……应该……不是吧……?

    ……海俊,你……不会吧……?

    『申海俊!!』

    我夹杂着眼泪的哭喊,划破了整个空荡荡的运动场。

    『海俊啊!!』

    我边喊着他的名字,边朝着校门口飞快地跑了过去。

    你这个大笨蛋……!

    ……你这个超级大白痴……!

    ……

    你应该跟我明讲的啊……!

    如果你希望我能想起来,那你应该要邀我跟你一起跑啊……

    你傻傻的自己一个人跑,我怎么会记得起来啊……?

    当时我们是两个人一起跑的呀!像你刚才那样一个人跑,我怎么可能会联想得起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