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更新日期:2021-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不要胡扯了……』

    『之前也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啦……』

    『现在和当时是不一样的啦!』

    『那个时候姊姊有在韩国吗?!』

    『元宇哥绝对不是那种人啦!!』

    『……』

    呼……!呼……!

    我所认识的元宇哥……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

    海、太、之、梦(已经全毁)的秘密基地

    十分钟以前,我们来到了这个地方,也发现了之率来过的痕迹。

    就在我预见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的节骨眼,跟我一起过来的勺子疤痕竟然低沉地吐出了一个让人无法相信的名字。

    『蔡元宇。』

    ……

    听到他说的这个名字之后,我荡到谷底的心情整个也碎裂开来了。

    『随姊姊要怎样想好了,反正我是会跟大家说我的想法的。』

    『哈……!好吧,你爱怎么讲就怎么讲,看我到时后怎么修理你……』

    『啊呜!他马的!』

    『……』

    『蔡元宇这死王X蛋!我真的不会跟你善罢干休……』

    『安守贤……!』

    噗叽噗叽。

    我以颤抖的声音呼喊了他的名字。

    没想到,勺子疤痕居然连理都不理我,独自往阴暗的方向走了过去。

    『安守贤!!』

    这是我第一次很认真地呼喊他的名字……

    『守贤!!』

    但,我越是这么喊他,他越离我远去。

    『你要我一个人怎么办嘛?!』

    ……

    我实在受不了又一次剩我一个人留在这边的感觉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大喊了一声。哈……!我真的也好想知道我到底该怎么办……这些家伙老是在关键的时刻一一离我而去……

    需要我的时候就向我伸出手;在紧要关头,又会把我当成陌生人一把推开…………

    『哼哼……哼哼哼……』

    正确地说这不太像是歌声,反而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非常悲哀的呻吟声……

    ……

    『是谁……在那里…?』

    『哼哼……哼哼哼……』

    一步,两步。

    随着我的脚步慢慢接近,传来的呻吟声却变得越来越小了……

    ……

    『之率……呀!』

    『……』

    也就是说……我跟勺子疤痕在说话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发现在一面不起眼的木板后面躲了一个人。

    『嘿嘿……姊姊……』

    哈……我的泪水一下子又莫名其妙地涌了出来……之率则是用他已经哭肿的眼睛看着我……他的头发看起来乱七八糟,光着脚丫、也没穿上鞋子,怀里紧紧地抱着已经破掉的一堆CD,抬起头来无精打采地看着我……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立刻一屁股坐了下来,以跟他同样的高度望向了他。

    『对不起……姊姊……我让你失望了,对不起……』

    这家伙避开我的视线,口里一直说着抱歉……

    啪哒!

    就在他的一滴眼泪落到地上的时候,我毫不迟疑地张开双手,将那家伙抱进了怀里。

    『海俊跟太阳来的时候……姊姊可不可以帮我把眼泪藏起来呢……?』

    『……』

    『如果我在那些家伙面前哭,一定会被他们修理的……所以麻烦姊姊……可不可以帮我把我的眼泪藏起来……?』

    『傻瓜!』

    『……』

    『你以为忍住眼泪是很帅的事情吗?!想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就笑,这样才叫帅呢!别忍!你就把它哭出来!千万不要像傻瓜一样,一个人忍气吞声!!』

    不要忍……!要哭就把它哭出来……

    ……真的……不要像傻瓜一样一直忍耐……

    说到后来,这些话好象也是对我自己说的一样……

    ……

    当我说完这些话,之率抖动着他的肩膀,开始倾泄他的眼泪……

    ……怎么办……?这家伙好象真的很痛苦……

    我感觉不到他呼吸的声音……

    我感觉不到他心跳的声音……

    『之率呀……!之率呀……!』

    之率一动也不动地埋在我的怀里,也不喘一口气,一股脑地把他压抑许久的眼泪全都倾泄了出来……

    ……

    『哭吧……!你一定很累了,可怜的之率……你一定真的很累很累了……』

    或许,这也正是我最想听的话……

    我们家宝贝女儿道京,你一定很累了……你是怎么忍过来的……?你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这段期间,你一个人痛苦了多久……?

    『之率呀,你还记得吗……?我们之前曾约定过,输掉的人要把心中的秘密讲出来的那件事……』

    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提到这件事情。

    这时,把连我该哭的眼泪都一起倾泄了出来的之率,慢慢地抬起头,愣愣地望着我的眼睛……看到他清澈的眼睛后,便缓缓地打开我的嘴巴……然后,把我心中埋藏已久的秘密,像是梦呓般傻傻地说了出来……

    『虽然打赌是我赢了,但是为了止住我们之率的眼泪,我就先把我的秘密告诉你好了……』

    『……』

    『其实……我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什么天才……而且,我对钢琴这种东西根本就毫无兴趣……也从来没想要当什么钢琴家……我只不过是想得到我妈妈的关心而已……』

    ……

    是啊……当时我只是希望一直很忙碌的妈妈可以好好地看我一眼……可以好好地给我一个拥抱……

    ……只希望她能够肯定我一次……

    回想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妈妈从来没有到我的房间看过我一次……

    ……

    『因此,我拼了命地去练习……没让妈妈知道,也没让爸爸知道……当时,在一家停止营业的CAF?里面,有一台老旧的平台钢琴……所以我就每天偷偷跑到那里去练……一直练到手指头变得很脚拇指一样粗……嘻嘻……!』

    听到这里,之率也把他的眼光移向了我张开的手指……

    『只为了能弹好一首曲子……只为了能弹出可以博得妈妈微笑的那首曲子……一个才七岁大的小女孩……几天来,毫不坚锻地只顾着弹奏着琴键……』

    这时,在我脑海中,慢慢浮现了当日的影像……

    边欢呼边鼓掌的声音……第一次那么仔细地端视着我的脸,紧紧抱住我的妈妈……

    接着,我马上就被我妈妈拉到了钢琴补习班……

    『然后,一个才十岁大的小女孩,就被安排独自一个人飞到美国去了……就算我再怎么哭泣、挣扎,都没有用。因为我老妈一直误以为……我花了一整年、和着血泪练习的那首曲子……只是偶然在一天早上造成的……』

    『……』

    『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飞到了美国……也进入了全都是黄头发小朋友们的一所学校……』

    说到这里,我突然硬咽了起来,眼泪似乎也快流出来了。

    忍住啊!韩道京!你一定要忍住!拜托……不可以再哭了……!

    『如果真的很难过……你可以不要讲了……姊姊……』

    『不行……!我一定要讲!之率……』

    『……』

    『在我入学的那一天……由于班上同学们都是第一次见到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小孩,因此全都很好奇地围向了我……再加上,老师又介绍我是从韩国来的一个钢琴小天才……所以班上的同学都伸长了脖子,要求我弹一首曲子给他们听……』

    是啊……没错……事情就是在当天下课、放学之后发生的。

    我一个人坐在平台钢琴前面,搞不清楚东南西北地一直发着抖……

    他们夹杂着一些嘲笑我的鼓噪声,拍着手怂恿我快点弹琴……

    他们也一直想要看看,从韩国来的钢琴小天才有多少能耐……

    『(大黄蜂进行曲)』

    『……』

    『你知道这首曲子吗……?当时他们要我弹的曲子,刚好就是我唯一会弹的这首曲子……因此我也觉得非常地欣慰……然后,就充满自信地把手指放上琴键……』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为什么偏偏就在那个时候,我的手指会突然僵住了呢……?

    为什么连指尖都不听使唤了呢……?

    『是不是因为听我弹钢琴的妈妈不在身边……?是不是因为唯一让我弹钢琴的理由消失了的关系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自言自语地冒出了这句话,分析着我当时的心境……

    然后,我也感觉到之率的双手开始帮我擦着我脸上的泪水……

    『结果那天……我是彻底的失败了……一直等着我出糗的那些家伙,则是用手指着我一直嘲笑……』

    就像那一天,在这个已经被砸烂的秘密基地里面,崔丹英一直要求我弹钢琴一样……

    『所以,我就哭着扑向了那些家伙……嘿嘿……!没想到那些家伙的力气也真的很大……我一下子就成了他们的俘虏。这也没办法啦……对方是超过十多名的黄发小孩耶,打不过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拉……』

    这时候,虽然我听见了慢慢接近的脚步声……但对我跟之率来说,那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事了……这些琐碎的小事,真的……真的对我一点都不重要……

    『之率呀……你有没有独自待在黑暗的房间里超过二十个小时的经验呢……?』

    『……没有……』

    『有没有独自唱歌超过二十个小时的经验呢……?』

    『没有……』

    『那……哭泣超过二十小时的经验呢……?』

    『……』

    『我那时候也是第一次……』

    『……』

    『那时候,那些家伙……用钢琴布把我的眼睛蒙了起来……!嘿嘿……没想到真的什么都看不见耶……!虽然听起来很像是谎话……但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

    然后,我就坐在椅子上一直不停地弹着琴……我一直边哭边弹着琴……

    弹到后来,我的手指头已经没有半点感觉了……但我却没有停止地继续弹着……

    我就这样弹了一个多小时,弹到这些家伙玩腻了、全都回家了……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老师看到我吓得尖叫着跑过来制止我为止……

    这中间我也没停下来,就这么一直弹着琴……

    『我以为,这样妈妈就会来……以为只要我一直弹……听到钢琴声的爸爸妈妈……和太阳……就会出现在我的身边,然后把我给带回家……』

    『姊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弹着那台该死的钢琴,弹到我的手指断掉的话……那你一定会出现,然后把我给带回家的……!韩太阳……!』

    最后的这句话……是说给早就站在我身后的海俊跟太阳听的……

    我故意把最后这句话,说给守在我的身后、屏住呼吸听我说话的这两个家伙听。

    『姊姊……是我不好……』

    『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该对妈妈说什么……?要找什么借口……?该怎么逃避……?

    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太阳立刻在我面前跪了下来,紧紧地把我抱在他的怀里。

    『是我不好……姊姊……!是我……我……对不起……姊姊……!』

    ……

    现在我们的情况,已经变成了我抱着之率,而太阳抱着我的滑稽场面……

    ……

    『不行啦,太阳!那是你的亲姊姊耶!=○=』

    这时,梦泽突如其来的惨叫声传入我们的耳多。这也使得我们停止哭泣,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精神。

    『快起来吧!别那么娇滴滴的了!』

    刚刚被忽略的男子,这时突然挡住了惊慌的梦泽,站在我的前面,伸出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那个东西。

    『你想干嘛?申海俊……!』

    太阳轻轻开口,问着海俊。

    『用这个再次把你的眼睛遮起来!』

    申海俊把本来应该盖在琴键上、现在却沾着一些灰尘的钢琴布,拿给了我。

    『我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啦?!』

    啪啦!

    我望着掉在我膝盖上的钢琴布,傻傻地抬起头仰望着那个家伙。

    ……你说什么……?

    这家伙用下巴指了指差点不属于我的手指,然后,以毫无感情的语气对我开口……

    『就像那次一样,抱着哭到会窒息的打算!』

    就像那次一样……抱着哭到会窒息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