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11.捣蛋鬼爱上希灿
11.捣蛋鬼爱上希灿



更新日期:2021-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Bye~bye~!”这次是捣蛋鬼在学我说话了。

    我还在搜肠刮肚地想骂人的时候,服务员又出现了。

    “您好,这是您要的东西。^o^”

    天呀,O.O这么多东西。

    只见服务员不断地来回穿梭,那些酒菜也像变魔法一样在我们面前急速扩张。现在,我们桌

    上已经有了10瓶啤酒,11瓶烧酒和6个下酒菜,而且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

    “还有谁要过来吗?--”我不确定地问道。

    “没有,就你和我,还有哲凝和你朋友,我们四个人吃。”

    “你疯了,你想看我被撑死啊!”

    “太好了,酒。”我的话还没说完,捣蛋鬼就露出酒鬼的表情,一边添着嘴唇一边把手伸向酒瓶。

    “你只能喝一瓶。--^”智银圣伸手按住了酒瓶。

    “为什么?”捣蛋鬼不服气地嚷嚷道。

    “难道你还想像上次在东国大学前面那样……呜~”

    捣蛋鬼猛地伸出手堵住了智银圣的嘴巴,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看着他表情紧张的那副样子,我不已在心里暗暗发笑。东国大学==……哈哈,捣蛋鬼,你该不会是在那儿随地撒尿了吧,哈哈,如果是真的,你可被我抓住把柄了。

    我的酒量不错,不过平时最多也就喝四瓶啤酒。希灿比我强一点,但也不过是四瓶烧酒的量。你们今天死定了。

    时间过得飞快,不大会儿功夫,半数的酒已经进了我们的肚子。但~是,醉的人只有捣蛋鬼一个。

    “哪有女孩和人见面,除了喝酒什么也不说的。”

    智银圣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找我的茬。他脑袋秀逗掉了,眼神怎么这么凶,又哪根筋不对了?我在心里暗暗嘀咕道。

    “你怎么不分白天黑夜的,只知道喝酒。”

    “我是男人呀。”智银圣回答得理所当然。

    “那你朋友也是男人,怎么一喝就醉了。难道他是女人啊?”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捣蛋鬼已经撑不住开始发酒疯了。--

    “该死的!”捣蛋鬼突然抽风似的把一盘刚送上来的花生米扫到地上,摆出一个大义凛然的pose,这还不是最令人喷饭的,精彩的是他后面接着说的话。

    “如果你们爱我,就帮我把地上的花生拾起来。”

    想当然耳,没有谁会陪着他一起发疯,帮他把地上的花生拾起来。希灿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而智银圣似乎聋了一般,丝毫没有劝阻自己朋友的意思,还是一个劲地向我找茬。

    “牙齿上卡了一根鱿鱼丝,别张开嘴说话了,难看。”智银圣用不带温度的声音说。

    “我们吃的菜里哪有鱿鱼丝。--^”我气鼓鼓地看着他,他找茬得也太明显了吧。

    “笨蛋,一点幽默感也没有。”智银圣居然说出这句让我喷饭的话,没想到他冷面王子竟然也有追求幽默感的时候。

    哗……捣蛋鬼突然跌跌撞撞地翻身坐到地上,自己捡起了花生,形单影只得好不可怜。

    “带回去给我孩子吃。”捣蛋鬼一边拣着花生一边在嘴里嘀咕着。

    “他有孩子了?OO”我大惊失色。

    “白痴,这你也相信,你看他现在还有哪里是正常的。”

    “这么多酒什么时候才能喝得完呀!==”我处于半迷茫状态,自言自语地说。

    “你看你朋友不是喝得好好的,以她的酒量,消灭这些没问题。”智银圣突然插进我的自言自语。

    真的,我突然尊敬起希灿来了。我知道她酒量不错,但没想到好到这个地步。

    拣完花生米的捣蛋鬼突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然后表情凶狠地瞪着希灿,我第一次觉得他这么可怕。他用手指指着希灿,恶狠狠地说:“我们出去谈一下。”

    希灿没有出声。

    “走啊,快动身呀!”

    “要走你自己一个人走,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希灿冷冰冰地回答。

    此时的捣蛋鬼可没那么好说话,他也不管希灿同不同意,拽起她的手就要往外走。

    “希灿!”

    我惊慌失措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生怕事情演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同时两眼求救地看向智银圣。

    “放心,他是喜欢上你朋友了。”智银圣还是他那副拽拽的死样子,波澜不惊地说道。

    “什么?OO”

    “他在这方面是很遵纪守法的,你不用担心他会对你朋友怎么样。”

    也对,看捣蛋鬼这种表现,他八成真的看上希灿了,希灿长得也蛮可爱的。虽然这种追求方式让我有点同情希灿,但看在捣蛋鬼长得还不错的份上,这次就让他们自然发展吧。

    “喂,喂,你想干什么?千穗,给我一个啤酒瓶。”

    一步一步被拖到门外的希灿发出一声声绝望的求救声。她都要走了,还要啤酒瓶干什么,我心里有点纳闷,--没发觉自己的嘴巴已经自作主张地把我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你还不是一般迟钝。”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了眼,我竟然看见智银圣的嘴角带着一丝丝笑意。“不过你那朋友真恐怖。”智银圣接着又说道。

    “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了。”

    智银圣就像偷了腥的猫一样,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