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10.挟恩图报
10.挟恩图报



更新日期:2021-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们到底去哪儿?--”

    “去喝酒。”

    “我们为什么要喝酒?”

    “因为我昨天救了你。--^”

    他竟然连这种挟恩图报的话都说出来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今天要喝很多酒吗?一直喝到我们都酩酊大醉为止?”我没话找话地说道。

    “你要是喝醉了,我就把你扔在那儿一个人出来。”

    什么呀,不近人情的家伙,O.O要你说一句好听的话就这么困难,一点都不懂得哄女孩子开心。我生气了,情绪变得更坏,赌气似的跟着他们往前走。

    “我不去。”

    说话的是希灿。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有点压抑。

    “‘我不去’。瞧瞧这表情。”捣蛋鬼一边模仿希灿的语气和表情,一边笑不可支地说道。

    希灿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仿佛看什么怪物一样。

    “哈哈哈,快看她的脸,太搞笑了,银圣,太搞笑了,我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你的声音更可笑。==”希灿终于气愤不过地憋出了一句话。

    希灿和我不一样,刚才她一句话都没说,现在她终于开始反击了。

    “我的声音怎么了?”捣蛋鬼不明就理地问道。

    “你自己录下来回家听听,笑死人了。==”

    “哪里可笑了?”

    “像得了鼻窦炎的病人一样。==^”

    “我们先避一避。”为了躲开他们两个人的火星,我下意识地抓住智银圣的胳膊向一旁闪去。但没想到……

    “快放手。”那家伙条件反射似的推开我的手,弄得我一时不知所措地愣在当地。

    “对不起,我只是不太喜欢别人碰我。”智银圣似乎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一点,破天荒地向我解释了一下他行为的理由。

    “喔,是吗。”我平静地回答。

    “生气了?”

    “没有。”我不是一个太计较枝微末节的女孩,反正人家都已经和你道歉了,我也就轻描淡写地让它过去了。

    “即使想碰我也请你忍耐。”

    嘁~,谁想碰你了!估计他和捣蛋鬼在一起待久了,也被传染得这么臭屁。看来他更应该经常和那个叫贤城的(也就是比较帅的那一个)朋友在一起。我们俩扔下吵得正起劲的那两个人,不紧不慢地并排向市中心走去,只听见耳后不时传来这样的对话。--^“鼻窦炎是什么东西,你给我说清楚。”

    “是鼻炎的一种,白痴,这都不知道,亏你还是高中生。”希灿一边说一边还不屑地哼了一声。

    我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心里只为希灿拍手叫好。呵呵呵,希灿,给那家伙留点面子吧,怎么说他都是四大天王之一啊,我幸灾乐祸地在心里说道。

    智银圣引我进了一个装修很豪华的酒店,以前我就对它的昂贵价格略有所闻。不愿意来这儿的希灿和爱捉弄人的捣蛋鬼也不知怎么样了,我们坐在这么偏僻的角落里他们能看见吗?到时捣蛋鬼他又该大呼小叫了。

    “请按照我们以前吃的来一份。”智银圣对着服务生熟稔地说道。

    他总算放弃沉默开口说话了,我不觉松了口气。不过一会儿功夫,服务生就送上了一堆东西,我看是猪也吃不了这么多。

    “我们就四个人,吃得完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吃得完。”说完智银圣又恢复他的最高品质——静悄悄。

    没多久功夫,希灿和捣蛋鬼也过来了,在我们身边坐下。

    “喂,你倒是说话呀。”我受不了这种沉闷,口气有点冲地对智银圣说道。

    智银圣用打火机“砰”地敲了我一下。坏蛋~!你再怎么讨厌碰别人,也不能用打火机打人呀,我怒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

    “说话呀!”我不甘心地又催了一声,我才不会因为他的恐吓而放弃自己的初衷呢!

    “非得说话吗?”智银圣玩着自己手上的打火机,没有正眼看我。

    “是。”我很坚持,我可不想一晚上对着一个死人骨头,弄得我好像在唱独角戏似的。

    “对了,你给正民回过电话了吗?”希灿突然插话进来。她说话的同时眼睛还不忘死死地盯着捣蛋鬼,活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一样。

    “哎呀,我忘得一干二净。OO”我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

    “你这个没头脑的。”

    “把手机借我一下。”我对希灿伸出手。

    “限五分钟以内。”

    “知道了。^o^”

    “你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男朋友坐在身边?O.O”捣蛋鬼很诧异地问道,看起来他倒像是我男朋友,而智银圣则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漫不经心地玩着他的打火机。

    ^^我朝捣蛋鬼挤出一脸假模假式的笑容,继续打我的电话。

    嘟~嘟~嘟~几声长音,电话接通了。

    “Hello(正民现在在美国留学)。”

    “Hi,pleasetakemezhengmin.”

    “我就是呀。”

    “-O-啊,是我。”

    “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呀!?”

    “呵呵呵,^o^有点事耽搁了,对不起。”

    “啧啧啧……--”这个家伙也和捣蛋鬼一样,最爱死缠烂打、刨根问底。

    “我不是都说了对不起嘛!^o^”

    “我不久就要回国了。”

    “真的?”

    “是啊,是啊。^o^”正民在电话那一头兴奋地说道。

    “我们都有好几年没见了吧。”

    “国际长途已达两分钟。”希灿在一旁小声报时道。

    “正民,我过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一会儿咱们再好好聊。”

    “好吧,你一定要打呀。^o^”

    “OK,byebye!”

    正民终于要回来了,因为两家父母熟识的关系,我们从七岁就认识了。有三年没见到他了吧,不知变成什么样了,真是期待重逢的那一天啊!

    “Byebye!”

    有谁在模仿我刚才说话,不用说,肯定是捣蛋鬼,我怒气冲冲地抬起头,没想到却是智银圣。“你跟着捣蛋鬼发什么疯?--^”我瞪着眼问智银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