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12.北斗七星的星座
12.北斗七星的星座



更新日期:2021-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

    “你喜欢和我独处吧!”智银圣继续说出让我羞涩不已的话。

    “少臭美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我打赌现在我的脸上一定能煮熟一个鸡蛋,双手不自觉捂在了热烘烘的脸蛋上。

    就那么一瞬间,非常短的一瞬间,我敢打赌,我真的看见智银圣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他眼睛的颜色真的……怎么说呢,不是那种目如朗星的漆黑,而是现出一种迷离的栗色,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男生有这么长的睫毛。……天啊,我在瞎想些什么,我赶紧摇摇头,让自己清醒点。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不过不要问什么奇怪的问题。”

    “我才不会呢。”我做了个鬼脸。“你为什么这么讨厌被人触摸?”

    空气中有一阵子的沉默,智银圣没有接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一种似有若无的声音说道:“怕痒。”

    “什么?”

    “我很怕痒。”

    “啊,原来是这样。”

    “还有别的问题吗?”

    没有了,我对他感到好奇的只有这些了,但如果我老老实实的就这么回答他,未免有些辜负他那希望我继续问问题的眼神。于是我接着问道:

    “你是什么血型?”

    “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

    “O型。”

    “生日?”

    “8月30号。”

    笨蛋,我真想打自己一巴掌,干吗要问这个问题,现在距他过生日不到十天时间了,我这不是自找麻烦吗?我决定在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开口向我要礼物前,赶快转移话题。

    “啊!8月30号,那你是什么星座的?不会不记得了吧。”

    “星座?”

    “嗯,星座。”我笑得有点心虚。

    那个家伙没有说话,是真的不知道,还是看出我想乘机转移话题了?我在心里嘀咕。

    “北斗七星。”智银圣飞快且含糊地吐出一个词,不过我还是听清了。

    “嗯……你说什么?”我不自信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已经说了呀。”智银圣转过头,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

    哈哈哈……要不是考虑到还在公众场合,得顾及淑女形象,我早跌到地上笑得满地打滚了。不过现在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我只能趴在桌子上努力克制自己,不过颤抖的双肩还是泄漏了我的笑意。

    “有什么好笑的?”智银圣皱着眉头看着趴在桌子上乐不可支的我。

    “哈~哈,不是的,”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喘着气说道,“我说的星座不是指这个。

    你是不是除了北斗七星之外再也不知道别的什么星座名字了。”哎哟,我的肚子笑得好痛,都是这家伙害的。

    “这就是我救你的回报?”智银圣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家伙好死不死的又提到了他救我的事情,真是,这已经是他一天之内第二次提起了,看来他是打算用这件事把我吃得死死的。

    “对不起。”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小声道歉,但刚才你确实很可笑嘛,我在心里又偷偷补了一句。

    “我的原则是,”姓智的家伙停顿了一下以示强调,“和我交往的人……”我倒吸一口气,两眼圆瞪,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再一次听他这么说,还是有点……

    “无论谁和我交往,都必须而且只能有我一个人,明白吗?”

    “你放心,我还没有心上人。”看着他这么霸道地宣告自己的主权,我也不敢忤逆,为了自己将来的日子好过点,我选择顺服他,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我没骨气地安抚自己,等哪天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再向他摊牌。

    “这个我当然知道。”智银圣好整以暇地说。

    看着他那副把握十足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好像我真的没人要似的。

    “刚才和你打电话的那个男生,必须向我报告后,你才能去见他,记住了。”

    他又发什么酒疯,神志不清了吗?我皱了皱眉头。

    “你说谁要向你报告?”

    “你要向我报告。”

    “我为什么要向你报告。”

    “因为你没有向我报告过。”又来了,智银圣似的逻辑。

    听到他理所当然的口气,我真想上前掐死他,哪有人能蛮不讲理、讨厌到这种地步的。冷静、冷静,韩千穗,你要想多活几年就不能和他一般见识。

    “喝点泡菜汤吧。”我决定先缓和一下场面,“他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我见他是理所当然的呀。”我循循善诱地说道。

    “你要是敢私下见他试试。”智银圣这家伙完全软硬不吃,又甩出他的招牌语言。

    “我去见了又怎么样,你要杀死我吗?”

    “嗯。”他的回答竟然是严肃地点点头,我吓得差点当场从凳子上跌下去,他这种性格,确实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你的朋友捣蛋鬼怎么还没回来?”

    我赶紧把谈话换到一个比较安全的话题上。

    “捣蛋鬼是谁?^”

    “呵呵,就是那个叫金哲凝的家伙。”

    “你为什么叫他捣蛋鬼?”

    “没、没什么,随便叫的。”我支支吾吾着考虑要不要告诉他。

    “你说呀!”智银圣的眉头又开始皱起来了。

    “你别逼我了。”我想我现在脸上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不准私下去见你那个所谓的‘青梅竹马’。”不知为什么,智银圣突然又把话题转回原处,还自作主张地下了决定。

    “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我不知哪来的胆子,突然想乘机揣摩一下他的心思,所以故作不在意地问道。心中却没来由地怦怦直跳,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智银圣突然伸出手托住我的下巴,拉近了我的脸和他的距离。我屏住呼吸,忘记了挣扎,只听他认真而诚挚地说道:

    “……,……把嘴巴漱一下,有味道,顺便……擦擦你的脸。”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尖叫,这个混蛋,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女生啊!如果我打得过他,他现在肯定早已不在人间了。

    “那是因为喝酒了嘛!”

    “很臭。^”他还故意加重语气强调。

    我们就这样吵吵闹闹的,一两个小时就在他作弄我的闹剧中度过了,酒也被我们喝得底朝天,七零八落的酒瓶堆了满满一桌。

    “我有点酒意了,咱们走吧。”那家伙看了看表说。

    “才12点啊!”我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和他在一起时间过得真快。

    “都12点了。”他再没说什么,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