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17章 这与爱情有关系
第17章 这与爱情有关系



更新日期:2016-08-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开学报到之际,郝讲师迫不及待直闯女宿见果儿。“去我家坐坐好不?”

  请到家里座谈,表示认真。果儿的爽快应允,郝讲师觉得她放松了对他的警戒,感情近了一步,心中小鹿跳。

  第一次进郝讲师院校住宅,三室一厨一卫生小间,布置倒也不雅不俗。“耿果儿愿进寒舍,”郝讲师道:“不甚荣幸,请上坐!”果儿抿笑说:“不敢当,你是先生我是学生。”郝讲师道:“想吃点什么,我亲自下厨,光荣地为你享饪!”

  果儿诡笑一下,说:“我想吃的三样家常莱,你做出来我就吃。”

  “又是考试题吧?说说看。”

  “炖一碗狼心狗肺,炒一盘抓耳弄腮,蒸一碗油头粉面。”

  “这……”郝讲师认真地想了想,说,“一时半会儿弄不齐这些材料。”果儿噗地笑了,道:“没幽默感。”心中却道,怪不得爸爸说,应试教育极端性出来的学子大多只懂专业知识,其它素养贫乏,还把这几个成语当真菜肴呢!嘴角闪过一丝郝讲师的素养不易察觉的轻蔑!“算了,郝老师,说笑话的,嘻嘻!我不饿,谢谢。”

  “那,我给你冲碗醪糟,爱喝吗?”

  “可以接受。谢谢郝老师啦!”

  “家里带来的,寒假我也回了趟家。”

  果儿表现出兴趣:“哦,郝大老师家在哪?”

  “省城。家有退休老父母,妹妹比我先结婚。”

  果儿调侃道:“省城,那我们乡下女子高攀不起啦!”郝讲师一面煮醪糟,一面说:“说啥呢,果儿放在哪里都倾城。”果儿说:“你倒还是个正人君子,要不我甩都不会甩你一眼。算了,还是我来煮吧,你坐着,煮好我们师生俩共同吃。”郝讲师乐得欣赏果儿亲自动手:“也好,看我果儿的!”这是他希冀的家庭画面啊,多年的希冀,多年的坚守。渴望出现了,就在眼前,似在天边。

  看我果儿的?果儿知他是借题发挥,表达心意的一种委婉方式,低头抿嘴一笑,头也不回地道:“你觉得果儿可摘了吗?郝老师。”

  郝讲师听出意味,说:“哈哈,我这个学生上次交的答卷,按满分一百算,你爸爸给打了多少分?”

  “嘻嘻,五十九分。”

  “啊?你爸爸是什么学历?”

  “我爸爸,哼,家里蹲大学愽士导师。怎么样?”郝讲师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嘿嘿笑笑。果儿又正经地道:“爸爸说的对,学历不等于能力。算了,先喝完醪糟再说。”醪糟很快煮开分成两碗,果儿反客为主似的递给郝讲师,盈盈一笑道:“请!”郝讲师那个受用啊,道:“谢谢!”

  用餐毕,果儿主动洗了碗筷,回原地对面坐下,说:“刚才说到哪里了?”郝讲师回答说:“学历不等于能力。这话有些片面吧?”果儿说:“也许,正因为偏重学历片面,所以才纠偏吧?不说我们见到的现象,我们只说毛泽东毛爷爷,用现在的标准衡量也只是个中专生,可多少比他学历高的诚服在他麾下!我是说诚心的诚,不是君臣的臣哟!”果儿这个寒假受益突飞猛进,闲来就与爸爸磨嘴皮子,谈古论今。毕竟大学生了,老耿也把她当大人对待。

  郝讲师说:“对毛泽东主席功过三七开早有定论,这不应该怀……”

  果儿不悦道:“不应该怀疑是吗?爸爸说至多九一开,三七开实际上是想全部否定,只不过不敢明目张胆。 ”

  “自从你给我出考题后,我翻了大量电脑网站,反毛的占绝对优势,这说明真理在大多数人手里!”

  “你这叫人云亦云,没自已的见解。爸爸说,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中国人自己想抹杀毛爷爷是极不正常的,日本还崇拜战争罪犯呢,何况中国出了世界伟人毛爷爷!”

  “一口一个毛爷爷、爸爸,呵呵,我看美丽的果儿除了崇拜爸爸,就只崇拜毛泽东了!现在恋爱婚姻自由,得不成果儿也唯父命是从?”

  “因为爸爸正确,所以我听他的。再说了,是谁给我们费除了封建父母包办婚姻?毛爷爷,嘻嘻,叫惯了!”

  “那大跃进胡夸风、文革浩劫是亊实吧?”

  “我相信爸爸比你有发言权,因为他是老百姓,经历过,大跃进胡夸风你知道实际上是谁刮起来的,什么用心?你了解那时究竟谁在指挥吗?”果儿把爸爸的话照搬而来,“再说了,现在就没有胡夸风吗?爸爸说,嘻嘻,又是一口一个爸爸,例如我们那乡镇年终政绩报表到县上不合格,说各项指标数字小了,拿回来一夜赶工,小数改成大数,再报上去,合格了!哦,爸爸说文革运动走势过火,这是被搞坏了的,爸爸给我看过那时中央毛爷爷关于文化大革命决定十六条文件,你不妨在电脑上找得出看看,爸爸说文革运动不算成功,但意义伟大得很!”

  “那毛时代穷,饿死三千万人是官方文件公布的,这是不该怀疑的吧,现在改开二十好多年,成绩是亊实吧,楼房居所猛增,电脑、手机普及,生活平均水平提高了一个挡次,具我所见,狗也改变了吃屎的本性!你怎么解释?”

  “爸爸也说到这些问题的。他说那时代确实生活清苦,但人纯洁,精神面貌不错,人不能只追求物欲,舍义取利,丟失精神文明,那样反过来会败坏物质文明。再说了,以现在的水平衡量那时代是不正确的思想方法,说那时本来是在一穷二白的条件下,短短不到三十年,创出了重工业、水利、科学基础己经是世界奇迹了。爸爸说饿死三千万人是污蔑夸大,这不比战争还死得多?那时有救济粮款,发到位的,不像现在扶贫什么的款项成了关系款。嘻嘻,你倒观察仔细,我也听爸爸说过,现在的狗不吃……只吃饭和肉了。但这些成效是激素傕化疗效,负作用已经在现了,大面积感染腐败、无信仰、赌、娼、黒\、帮、丐、匪、生存资源毁灭性破坏、生存环境恶化、货币贬值钱不值钱,要是毛爷爷时代继续到现在,很可能比现在真健康真繁荣许多。”

  “就算我的果儿说得有理,这与我们俩的亊好像没多大直接关系吧?”他总是想顺手牵羊占点便宜,他总想舍远求近,扯上爱情硬道理。

  “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我感到呢,一个人只求吃穿和男女之间的那亊,未免太低级、渺小了吧?算了,”果儿微露嗔意,“话不投机半句多,还说没关系呢!打扰郝老师了,我要走了。”

  “好吧,我站在果儿一边总可以了吧?”

  “不是出于真知,而是随合,不算数的,走了!”

  郝讲师坐着,久久无语,这时才大方地抽起烟来。忽然给了自已左右两个耳光,笨蛋,干吗与她辩论呢?

  不过他想,果儿还是给他留下了希望的田野。想到此,立即扑进了电脑的世界,踏上“江湖路”,广拜山头,寻师访道,对于好歹是一个大学讲师智商来说,尔后闯出自已的门派是可能的。

  上课铃正式敲响了。这大学没有早操。这年月,公益性之举大都省略,似乎只抓主要的东西。天刚蒙蒙亮时,总有那么些有主见的学子自发锻练身体。果儿跑步,总有蔡那、司生志相随。因为司生志长相随,人们没有理由不认为果儿己名花有主,这多少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郝讲师与果儿关系更随和了一些,亦时常看到果儿与蔡那、司生志随行的画面。不过他了解果儿,醋意有那么一点儿,但浓度不大。

  司生志为人出色,学习也冒尖,被选入学生会干部,任宣传委员。当然,他是被硬推选上的,同学们私下传闻,当选学生会主席的那人是用了点暗劲的。

  “现在是不是追你的女孩子多起来了?”有一天,果儿随意地问司生志。

  司生志腼腆地笑笑,又朝气篷勃的神态说:“本公子不随俗,不会白白浪费感情,明知没结果的,也不想贪一时之乐,感情是奇怪的,生活是现实的!业未立,何以立家?”果儿说:“好样的,我越来越服你了。在这艰难生存的人生路上,我们都努力吧!”

  司生志说:“有你这句话鞭策,我更有信心了!”

  夏意正欢时,郝讲师病了,具说打摆子。果儿对蒙芯说:“这个剩男也挺不容易的,陪我去看看他,照顾照顾。”蒙芯是学机械制图专业的,与果儿认识要好不久。人以群居,凡与果儿交往的,大都有几份姿色,且洁身自好不随潮流。这大学,偷情者何其多,打胎者亦不少。果儿同舍女生就有两个去悄悄打胎。蒙芯说:“你不但人美,以后也一定是个贤妻良母,你喜欢郝老师吗?”果儿道:“别说风就是雨。”

  大热天郝讲师睡在床上蒙着被子冷得磕牙巴,听果儿唤他:“怎么样啊郝老师,咋不去医院啊?”见捎带了个伴女,好感动,说:“这点毛……毛病,遇到过,吃……吃西药就……就好了!”

  蒙芯道:“喝过药了吗?”

  果儿道:“想吃东西我们去给你买!”

  郝讲师说:“刚喝过,现在不……想吃,谢谢关心。”

  蒙芯说:“晚上我们俩来守护你,欢不欢迎?”

  “有……有美女陪,我好得快得多。”

  果儿笑道:“这样儿了还不死心,不死的僵尸!”郝讲师啰嗦地嘿嘿一笑。

  这夜,二女果然看护郝讲师一个通宵,只在沙发上小酣。

  翌日中午饭时,郝讲师恢复正常,特唤果儿、蒙芯去家致谢。多年感情的干旱,甘露降临,女性特有的温暖,初次品尝。“果儿,我叫了三样菜,虽不是你点的那三样莱,也将就。”果儿叫道:“你能不能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啊,对蒙芯热情点,希望你吊死在蒙芯这棵树上也行嘛!”

  “说什么呢!”蒙芯被突然袭击,顿时羞得脸颊泛红,嬉笑着抽打果儿。“你没发高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