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16章 果儿熟透了
第16章 果儿熟透了



更新日期:2016-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姚真真、徐旭、马士俊,这次同学偶然相会,果儿最想知道的,当然是他们都在干什么,混得怎么样,还有林立宣呢?在这开放的时代,生存大动荡,已失去各就各位安居乐业的生活模式。

  果儿还是小学四年级时收到的第一张求爱纸条就出自徐旭,后成了果儿的铁哥们,更知配不上考上大学的果儿,人贵在有自知之明,知足常乐。母亲为陪伴他读书,在街上租房到他高中毕业,随着徐旭高考无望便回到乡下,半年来在母亲的强迫下帮助地里农活,准备过年后外出打工。他不愿去在西安的父亲所在的建筑工地,要去广东进厂,因为他见有进厂的打工者俘虏了外省姑娘回来,长得很不错,女生多是进厂,觉得外面的爱情机遇空间比死守本土大得多。

  姚真真与马士俊依然在上海,行同业不同。旧中国大上海的內含样式早已复兴。姚真真进入了外套为足浴室、内则设色情交易的门道。这类职业女孩子不需要打理关系比较容易进入。马士俊因为是男性,无技术、无关系,在人情大于天的中国吃不开,尤其在大上海吃不开。但凭出色的性格在一家半公开色情业当上了皮条客,公司供给了他一辆小车以出租车名义联系生意。凭着出色的交际能力物色对象,倒也十有三不空,总有志愿者,一拍即合。这类行道,并非都是被迫,人道被教坏。不过这些实情,姚真真与马士俊是不会向果儿透露的,只是喜笑说:“跑出租,上海也挣钱呢!”但忽弄忽弄果儿还是行的。其实漫说大上海跑出租,就是一般市级城市你初来乍到你玩得转吗?不经过三五年刻意熟悉, 恐怕客不晕先自晕,晕头转向了。姚真真则假装自豪地说:“进了一家搞人体穴位模型的厂子,收入还可以!”

  林立宣当初南方打工谈了个南方男朋友,本想正正经经作人妻过日子,不料男方脚踏四只船,最终她的条件竟争不过,最终无能量反抗,只好认栽告吹,如今年底回乡,倒有一个本地青年也是打工仔来提亲,那对象她认识,初中毕业生敢于向高中毕业生提亲,年龄大十岁已近三十,虽感知林立宣已非黄花之女,但自已也降价了。林立宣己有应允的心理准备,那人家住公路边,有砖房。

  世上天生一人,各有因果一路。而时代政局决定着当时代人们的生活形式与命运。

  果儿与爸爸谈起同学们的情况,老耿感慨得很。“唉,毛/主/席时代以农业为主,再重工业打基础、国防科研等等有主有次,全国各就各位生产、建设、工作,可现在,如果都不种庄稼,忽视农业,被迫外出去城市打工,都想去城市住,这么大个农业为主的中国粮食如果靠进口,就不担心出问题?将来要出天大的问题!”果儿笑道:“爸爸有一颗忧国忧民心噢!可惜……”老耿打断果儿的话道:“可惜人微言轻,呵呵!”

  真的,魏老师夫妇过年去了果儿家,并正式地提上了拜年礼品,好不欢喜,俨然有娘家的温馨。果儿将蔡那叫到闺房闲聊。本无第三人却与蔡那耳语道:“给我描绘描绘新婚之夜是什么感觉?”蔡那噗哧一笑却也羞涩地道:“哎呀,你在考我文学水平呢或者是在批评人类的文字功能有限?我描绘不出来,一个感觉,妙不可言,也可以找得个老公试试就知道了,只可意会!”

  “那……每每都是那样妙不可言吗?”

  “嘻嘻,那倒不一定。你在向我取经,我到是可以当你师傅了。我觉得与任何工具一样,用久了就会松驰,没有最初那么刺激了,不过习惯成自然。但我觉得科学发展也应该有如何保持女性那紧凑性最好不过。”

  “哦。你说的我有点儿懂了,看不出来你可以当性学专家了。”

  哈哈哈!二人笑得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

  “但我感觉到,那亊儿真的不能当饭吃,因为很贪恋投入,每每妙得瘫醉如泥,太放纵度无度会伤身体。我己体会到先人圣贤之言的真理。哈哈哈哈!”蔡那这个哈哈憋了个男音。

  “哎呀,别笑了,我们下去帮爸爸作饭!”

  幸好爱情不是一切,幸好一切都不是爱情。

  但魏老师现在怕见果儿,几年的相处种下了感情,只要一见到果儿那楚楚动人的美便有一种莫名的心痛。慢慢适应新生活吧。对这一点蔡那没有察觉,魏老师隐藏得很深,亦在尽量克服自己觊觎之心。

  蔡那与魏老师这个寒假无疑过得充实愉快。临上学前蔡那说:“我生活费问题你能给寄点就寄点,不能就算了,这四年中存点钱给我毕业找工作用,现在这社会整得,找工作不行贿是走不动路的。怪不得上次回来与耿叔聊天,耿叔说现在读书工作是为求个人生活质量,不是为国家读书了,当年那种热血单纯为祖国发展读书的目的己不复存在,时势造成的功利主义,我现在有点儿懂了。”魏老师笑道:“深刻,佩服甚至庆幸有个比我聪明的老婆!”

  蔡那笑道:“我看你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嘻嘻!我看过一篇关于素质教育文章,我们这几代人的思想的简化甚至妖魔化是大气候导引造成,但总是有人会独立思考的。哎,哎,看,看,才几天就称呼我为老婆了,大男子主义观念抬头,不好听,这是黄色信号,嘻嘻,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魏老师赶紧陪礼道:“对不起,对不起,叫爱人,叫亲爱的,永远,好不好?”蔡那给个媚眼,说:“这还差不多!”

  果儿上学的前三天,一直在酝酿着一种情绪,一种青春的火山。

  夜十一点,一楼的老耿己进入睡眠状态,忽听果儿钻进老耿被窝。“爸,我要走了,今夜我要跟你睡。”老耿惊醒,没有拒绝,侧过身来,果儿钻进老耿怀中,峰房紧贴老耿,抱住老耿,发抖。老耿虽然受刺激,却说道:“我的心肝果儿啊,你今天这是怎么啦?”

  果儿颤颤抖抖地,道:“爸,我要,爸捡养我恩重如山,对果儿从来……无私心杂念,只有你才配享受……果儿的……第一次,我就是要给这样……无私心的男人。爸,我要……”

  老耿二十多年激情的冷却淡化有些莫明其妙,他的条件满可以二婚,可不知为什么就是沒有藤緾树的亊发生,而他内心也无强烈的欲望是因为有了果儿,亦并非期望有朝一日老牛吃嫩草,就这样稀里糊塗又混了二十多年,如今已进入五十四岁老年期。“果儿啦,别这样,爸爸二十多年没……恐怕一时不行了。”果儿说:“不怕,我要哇……”开始主动激发老耿。老耿有所恢复,开始亲吻果儿……     果儿初受如此刺激,似天崩地裂般感觉,不自觉地的呻吟声由小到大,直到尖叫。“爸呀……爸呀,快点进啦!”

  叫吧,放开大叫,整个楼房没有第三人。叫吧,脱俗的爱,伟大的爱,老耿的小弟也冲动起来虽不坚强也算态度硬朗,但坚决克制着。许久,许久,果儿在那某一巅峰时刻轰然崩溃了,随山洪跌入深渊。

  风停了,雨停了,老耿累了。

  “爸呀,你为啥不进啦?”

  “果儿啦,爸护卫着果儿一路纯真到如今,何必半途而废呀,要冲就冲到底,爸是为果儿着想,不能冲破底线,一朝毁在我手里,你还要面对未来的爱情,女子应该把第一次献给与自已结婚的男人。”

  “不,爸呀,现在的人己不讲究了,我就要给你。”

  “不,其实谁不喜欢真正的新即新娘,只不过看开了,或者面对时代现象无奈罢了,我只是坚守传统美德尽一点微力,按自已的人生观处事。”

  果儿的爱己是对人内在的爱,而非停留在对外表的酷帅爱慕,低等动物不在乎外表美,仅有兽欲足够了。果儿不是兽性,而是人性的升华。“爸呀,我爱你!”

   “我也爱我的果儿,就像老鼠爱大米,你是上天赐给我的人生慰籍,我也想与果儿融为一体,但不能啊,我只能理智战胜感情,听话,人生很多时候是需要克制的。”

   “嗯,我懂。我要亲亲。”说着再次玉唇微凑,峰头微触,这感觉是奇妙的。许久,许久,果儿竟这样睡着了,进入甜甜的梦香。嘴唇不时嗡动,象梦中的婴儿含着奶头还沉浸在乳汁吸吮中。老耿伸手拉开荧光灯,欣赏着果儿的甜美,好有辛福感。

  这夜,老耿沒睡好觉。天亮起床时,老耿说:“我的宝贝,今晚别再来好吗?我怕被你三番五次就激发起来,把持不住。”果儿娇嗔道:“就要激发你,就要激发你,换任何一个人,才不呢,休想呢!”

  一连三夜,果儿任性而为,老耿如法迎合,只要果儿受用就好,只要果儿需要。好个老耿!虽然被激发起来,但成熟过人的理智,硬是把持住了最难把持的一关。

  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后吃。第一种人应该悲观,第二种人应该乐观,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只有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