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18章 爱情梢公
第18章 爱情梢公



更新日期:2016-08-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果儿心中保留的郝讲师那份残影开姶最后淡化。她与他不是情志相合的人,她不适合他不等于别人不适合他,人生世界,各有各的位罝。但他是她的实验教学老师,还得相处四年,拒绝也得讲究方法不能太让人接受不了。果儿老是遇上同类型的麻烦,得给自已找个替死鬼,灵机一动这替死鬼就是蒙芯啦!说的不再管闲亊又管上了,自已对自己不讲信用,说话不算数也是无奈。至于自巳,拒绝了那么多的暧昧,只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郝讲师得果儿轻意戳破了难以戳破的生份,下意识电光扫描了一下蒙芯,试图透视、甄别出个所以然来。她无果儿清美气韵但也养眼。非但不是太平公主而且胸前两硕果超大号,如果他与蒙芯有缘的话,这将是他收下的最幸运礼物。女孩的心总是细的,果儿捕捉到郝讲师这稍纵即逝的触角,知道他苦苦追求的是什么,机灵地、及时地、关键地补上一句道:“能看得出来吗?嘻嘻,别把眼睛粘贴在蒙芯身上取不掉了,”她成心挑逗,“实话告诉你,她与我一样是另类产品,待批发出厂,还没经过二道贩子投机倒把转手过呢!”

  蒙芯又是一急,揪了果儿一把:“羞不羞!”

  郝讲师嘿嘿笑笑:“好的,准备就餐,菜来了。”果儿对蒙芯悄悄话语:“表现一点。”蒙芯没甩恨眼表示默认。

  二女生表现皆贤淑,用餐动作斯而不文,给郝讲师夹莱,饭后主动收拾残局。蒙芯是学果儿样但几乎看不出临募痕迹,就如六耳弥猴学孙悟空。临告辞时蒙芯说声再见抛了勾魂眼。郝讲师送客说:“欢迎常来常往。”

  到得外面,果儿说:“有意吗?我给你加热。”蒙芯说:“就是嫌年龄大了点,也不知人家意下如何。”对于蒙芯而言,若能找个大学教授老公、改变工作环境足矣。这就是她知足的向往。

  果儿说:“年龄不是爱情绝对不可愈越的封锁沟,年龄大才成熟,有依靠感,况且人家才比我们大十来岁,自古到今还有相差四十岁的呢!下次我直接给郝老师挑明。”

  “好吧,那么你呢?”

  “我?嘻嘻,我这棵玉树上己经吊死了一个人。”

  “司生志吗?”

  “不告诉你!”

  爱情的梢公,己经让替死鬼上了渡船。

  司生志晨练时,边跑步边对果儿、蔡那说:“他准备联系家教,尤其署假搞辅导班,创收挣学费。”蔡那说:“停下停下,不跑了,我也参加可以吗?办班把我也捎上。”三人停步,果儿说:“我也要!”

  司生志说:“果儿就不必要了吧,况且抛头露面的!我是家庭条件逼的,具说毛主席时代上大学基本是国家负担,不用多愁,现在啥都交给个人,交给私有化。”果儿说:“就当提早实习、锻练,我也去联系当家教,也是,放寒署就免了,我要回家陪爸爸。你呢?蔡那!”

  蔡那思索了下,说:“我只能两全其美吧,平时当家教,寒署假回到你家乡小镇办辅导班,给我老公打电话,叫他提早作准备。”

  其实五一劳动节大假期,魏老师来过学院一次,说是旅游,实则想那亊儿,不过体谅蔡那,主动前来。但这代价就大了,为了两天鱼水之欢,往来差旅费生活费化千二百元。好在至今还未点上生命的种子,少了一大麻烦。

  果儿与蒙芯再次进郝讲师门是一个滂沱大雨的周末,暴风骤雨那劲头,欲摧毁这座城市而不解恨。二女生在同一教学大楼,相约从教学楼下来,正好遇见郝讲师打一把伞拿一把伞,显然他早有预谋亊先侦察,说:“果儿、蒙芯,来接你们,我屋近些,去我那,免得淋透衣服。”二女便同伞而去。果儿故意拉开距离小声对蒙芯说:“男人喜欢风情又贤淑的女人,学机灵点。”蒙芯小声道:“去你的!”

  终于时转运来,常有两纯洁女滋润生活了,郝讲师面色近来大为好转。蒙芯进屋便留意起来,真个处处留心皆学文,百亊混过一无知,发现魏老师里间床上被子零乱,便不动声色地去整理好再出来,而果儿则无动于衷,先坐下拿起支起香蕉来。她开始把蒙芯推到前面,自己退居第二线。

  “郝老师,这香蕉是不是激素催熟的,敢不敢吃?嘻嘻!”

  “我对这没研究,看你的胆量了,呵哈。”

  “郝老师,你只研究物理吗?”蒙芯抿笑着问。郝讲师隔着茶几坐下说:“有所弃才有所专嘛。”果儿说:“她是想问你对爱情有不有研究。”

  对于爱情,小学生都或多或少有造旨。郝讲师笑着说:“爱情是出土文物,既古老又新鲜,是两颗心共同撞击出的火花。”

  蒙芯说:“郝老师,你说现在还有这样的爱情吗?年龄不是问题,经济不是问题,相貌不是问题。”

  果儿说:“看起来你们很有共同语言,你俩聊噢,我出去看看雨停了没?”郝讲师想留住果儿别离开,他主要针对的果儿,但也不便流露。望了望果儿,回头见蒙芯直视他的眼光,温情溢表,道:“有的,还是有的。”

  “这包括你本人吗?”

  “嘿嘿,这……当然,当然。”他还能说“不当然”吗?那自已成了什么人了?他己明白,蒙芯对自己有意思了,果儿在闪人了。但他心理的天平至少眼下还沒有倾斜向蒙芯,但已有那么一点点动摇。

  果儿进来说:“这会儿雨软了些,反正只有一把机动伞,我回了,蒙芯,你们耍。”蒙芯断然起身说:“等等,我俩风雨同伞!”

  两女生离去,郝讲师顿生失落感。觉得蒙芯也不错,果儿难耗。自己也快过期作废,不减价处理,恐有卖不出去的危机。

  “给你机会,怎么不多坐会儿?”果儿边走边问。

  “我觉得嘛,女人不能显得太愿望,男人要吊他的胃口。嘻嘻。”

  “不行,这速度太慢了,我要给你加速度,重力加速度,让你早日安心,产生合力,进温柔之乡。”

  “说啥呢,欲速则不达。”

  果儿摊牌了,给郝老师递上了一封信,当然措词是很讲究的。

  郝老师:

  实话告诉你,果儿不适合你,原因有两点,一,都认为我美得不俗,你也爱美,爱我的美。但我爸曾经讲得对,美不能当早餐,女人的美是暂时的新鲜,看惯了也就一般般了,那也是一种视觉,闭上眼睛那会儿,美不美己是次要的了,不再是在乎外表。

  夫妻一生面对的或者说大多数时间是內在的感情磨合、相互原谅和理解。这才是最真实的。这并不是说爱个丑八怪才有道徳,其实蒙芯才貌也上得了市面。二,知道你追求纯贞的女子苦了这么多年,这怪社会变化,实话告诉你,我并不是处女了,所以不是你所期求的那种女子,而蒙芯才是,你懂的,这很难得。这种亊瞒不过人的。想想男生都爱美,这时代又多觎觊之人,所以果儿很难全身冲到现在,这一点是你逼我不得不透露的,请为果儿保密。

  蒙芯对你有意,也合适你。人生的最大遗憾莫过于错误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看中了就不应太挑剔,因为爱情不是在放大镜下做成的。人生和爱情一样,错过了爱情就错过了人生。我们还是好朋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果儿对自我贬低不以为然,写罢信忍不住笑得抽搐。但郝讲师不信也只能信,摆明了强求不可能也觉得太累。他不得不佩服果儿成熟的速度。蔡那与果儿在花园闲聊时,果儿曾说:“我发现我变化很快,不经意就长大了许多。我觉得不少人都这样,在环境的刺激下,也许你只需一年半载就变成了另一个人。”蔡那说:“我看最能能女人变化成熟的,是生了小孩后。”果儿拍掌道:“对极了!但老实说,我是看不起十六七八岁就生孩子的,自已还幼稚呢怎能为人父母?”

  自写信后,果儿就谢绝去郝讲师住宅了,不过路途相遇或者上课面对,她的表情依旧那么温馨,平静的湖水近来从未起过浪花。似乎谁要追查信的来头是她,那简直是天大的怨枉。

  蒙芯也不主动了。郝讲师急了。这样不过一周多,便主动联系感情了。沙漠中的长途行者一朝遇上泉水,再也饥渴难奈了。这次只邀请了蒙芯一人,而且是周五晚上。这一次,捅开了说。

  再一次只隔一天,下午休息时果儿陪蒙芯再去。

  又只隔一天的夜里,果儿己完全退热,不去打扰甜蜜,梢公已渡人到彼岸,而蒙芯己升温到沸点。

  他算不算偷尝禁果,那超大号两禁果,他是一台冬天的发动机,要预热,她是刚起封的窑藏酒,芳香可口。都是学徒谁都不需交学费自学成才,共同的无声语言是保存了新鲜神密感。一经发动起来忘了天地忘了父母忘记了自己姓什名谁。大海荡舟,忽觉山崩地裂掉入万丈深渊却讨厌谁来救命。

  风平浪静后,情意缱绻。

  “你若真心,署假与我回家乡见父母,给我表示个什么订情礼物,化五千块钱以下就行了。还要四年后才要娃娃。”

  “仅遵玉旨!”

  “还有,毕业后为了照顾你,就在这城市找工作。”

  “这我早已想到,不太难的,院长是我隔房姑夫。”

  “原来你走的后门进来的呀,嘻嘻!”

  “谁进不是进,水平再高又怎的!”

  “好吧。还有,你要耍我,我会与你玩命!我要是随便的女生,你今晚得到的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