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76:原作唐宋诗篇长眠你身边
76:原作唐宋诗篇长眠你身边



更新日期:2015-08-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从清明节那天开始,我便天天到仙湖“弘法寺”里佛祖面前跪拜上香。我特意花钱办了一个“通行证”,省下门票,直接从大门进去。前面63章《我是在逃跑还是寻找》中所写,我打电话给叶生问有没时间出来,因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在他那加以保管急需取回。说的就是这个证了,是托他办理的。当时是听他说有认识人,好像不用花钱。仙湖门口就有很多流散人群专门帮人办证,类似于倒卖车票那种,得花上过百。我不敢作想,才找到他询问相助。真的很感激他,帮了我一个如此之大的忙。虽然当时态度有所冷淡,但至少此前是热情的,只是时好时坏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不管怎样,还是用好的覆盖不好的吧,这样人生就多些希冀与热情,不会失望与挫败。

  

  证拿到手后,我很欢欣,终于可以安心去见佛祖了。我已经决定了,从4月5日开始,到5月23日结束,连续在佛祖面前跪拜七七四十九天,但愿这“四十九天”,已足以代表人间转过一亿光年的岁月,代表我在人间行尽亿万里,代表我的爱将延续亿万光年之久,与天地同在,与佛祖同在!也从那天开始,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无论烈日还是阴冷,无论疲累还是生病,天天坚持不间断,持之以恒,风雨无阻……

 

  初时,我因长久未曾运动,忽然来了个登高,许是一时适应不了。第二天起床,就感到身体极度不适,浑身疼痛,酸软乏力,尤其是双脚痛得厉害,连走路都快要成问题,差点连上班都给影响了。然而,尽管这样,我还是坚持拖着疼痛的双腿,一步一个脚印上山去,日日如此。

  

  感冒了,咽喉疼痛,上火,又是流鼻涕又是咳嗽不停;胃痛了,闹肚子,很难受;发烧了,用意志来压制,坚持……我身体不行,几乎天天都在生着不一样的病。然而,就是在这么一种情形底下,我还是坚持要到庙里上香。带着这副残弱的身躯,和躯体底下的那颗真心,从不停止。

  

  刮风下雨,天气变冷了,寒流入侵,天空飘着毛毛雨丝,就像我的心情一般,断断续续,纠纠转转。这个时候,没有几人还会出去,多是呆在屋里避雨或取暖。但,我还是坚持到山上看佛祖。单薄的衣衫,瘦弱的身子,打着雨伞,在凄风苦雨中,穿行于人烟稀少的山上,风雨不变。

  

  女孩子“不舒适”的时候,按理说,是不可以靠近仙神之类东西。农村里有说法,就是对神不尊敬,或对自己不吉利,但我连这个也超越了。我想,只要自己是一份碧血丹心,青天可见,又何须在乎于,世俗过多的一些繁文缛节?如果心不是纯正的,即使讲究得再多又怎样?而且,我也说过了,是连续“七七四十九天”的祈祷,所以绝不能因任何事情中断,我必须屡行自己在佛祖面前许下的承诺。我相信,佛祖一定可以体谅我这份苦心,并不会降罪于我。其实,我倒不怕于自己,会否有些什么不利因素,只是担忧此举,会否真对佛祖的尊严庄重有所影响,那我可真的是大逆不道,罪不可恕了。但我还是相信,佛祖有一双心灵的慧眼,他必定能感受到,我的这份虔诚与真心。

  

  记得起初那段时间,可谓是多么艰辛的一段日子,因为小腿肿胀疼痛得厉害,当我跪拜的时候,几乎坚持不住,得时不时用双手掺地支撑一下。当我起身之时,更是得用手扶住前面供台,靠着那使劲才能慢慢站立起来,异常吃力。寺庙里一共有好多樽佛象,首先第一层楼,正中是四大天王护殿,拜完后从左到右绕一圈依次是:伽蓝殿、韦驮殿、祖师殿,再到第二层楼,正门是如来佛象,旁边从左到右为:地藏殿、往生殿、千手观音殿、延寿堂,最后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共是十座神象,我都会一一参拜。虽然所花时间不多,但因对象之多,如此下来,大概也得一柱香时间。也就是说,我相当于要跪一个钟的时间,等我一一跪拜完毕,腿都要发麻了。我不怕,也许我也只能用更多的苦和累,才能向佛祖展示我的一份真心,正如我注定得用那么多的泪水,诠释对他的这份情一样。

  

  每天,过来拜见佛祖之人很多,有的人在途中,是走三步一瞌头一跪拜,可谓非常有诚心。那段对于我,一个走路如此之匆忙快速的人来说,都要花上半个小时才能走完的路程,我不知道他们得走多久才能走到佛祖面前。我是每天下班后三点左右才开始动身(上早班如此,晚班则有所不同,根据起床时间而定),最快也得到五点多才回来,我不可能有他们那么充足时间花在路途中。而且即使有这个条件,我也未必会效仿他们。因为在我看来,信佛敬佛,不一定就得依仗一些很轰烈的举动才算是有诚意,正如我们在生活中常说“平平淡淡才是真”一样,那么,在佛学方面岂非亦可相互运用?最重要的是一颗本心,就胜于一切!

  

  每天,在神象面前跪拜的时候,多数人都是非常的注意和讲究。有的把香烟举过头顶,有的置于胸前;有的低头屏气,有的闭目静念;有的一边说一边拜,有的一边拜一边诵读,姿势可谓千奇百异,千变万化。而在低头俯首的时候,更是百花争艳,各放千秋。比如,有的整个头贴到地上,还得双手掌心向上放于地面,神情异常严肃与庄重。我是学不到他们那样的,我只是将香烟置于胸口,低头轻拜三下就匆忙走人。一则,还是没那么多时间逗留,我得赶回去整理文章;二则,我同样没想过,要学会他们那么多的仪式。始终觉得,如果一个人的心是诚的,根本就不需要讲究所谓形式或制度的遵循。反之,如果一个人的心不是诚的,即使做得再多再全面再细致又怎样?无非也只是有姿势没实际,或一种自我安慰罢!正如寺里的宣言所说“心诚则灵”,我相信我的这份真心绝对超越任何人,而我更相信佛祖势必可以用心感受到。

  

  每天,有许多人买花生油、矿泉水、水果、零食、鲜花……各类供品摆放于神桌前,我总是两手空空的过去;别人都是手中握着一大堆高级的蜡烛香烟,我只拿寺庙门前提供的三支“文明烟”进去;更有人买了许多小动物到庙里放生,我从来就做不到这份上。因为,我不是有钱人,所以我什么都买不起,但我在他们面前一点都不自馁,相反,我会非常自然骄傲地从他们身边走过。还是那句话,金钱虽然可在某种程度上显示自己的一片诚心,但却并不可以此作为证明的唯一依据和桥梁,更非以此就可购买到法力并且两者之间会成正比关系。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那些穷人岂非都与佛缘沾不上边了?因为没条件,只能被拒于千里之外!我知道,我比不过他们的阔绰,但我相信,我的这份“诚心诚意”,就是交给佛祖最好的礼物,天底下再没任何物品可以衡量。

  

  每天,过来跪拜的信佛之徒,几乎都会往那用来盛装“油烟钱”的专制桶里,投下自己的一份心意,自然这里面也没我的份。算算,庙里一共有十座佛象,就有十个集款箱,再加上门口及其他各门面也零散摆设有,统计起来也有十几个地方需“出血”。暂且打个比方,以最低数值捐献,一个箱里投一块,一天也得十几块,一个月就得几百块,这对于人家那些,年收入达几千万以上的大老板,或月收入有好几万的经理级人士来说,自是小菜一碟,不需吝啬。可于我,一个基本工资才拿几百块还欠一身债务,又经常生病兼走晦运,退财是家常便饭之事的“倒霉蛋”而言可大不一样,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远远负担不起。就算是一天捐一块,一个月也得三十,也占了我一个月生活费的10%,我哪里“慷慨”得起!所以,目前为了还能维持生活,为了不至出意外无救急之用,为了还不会死那么快,还能与佛祖多聊几句,我不得不“自私”一点,一文也不捐。但我相信,佛祖并不会在意这些的,因为他要的不是世人的钱,更不是通过这种途径来孝敬他老人家,他要的,就只是世人的一颗“善良慈悲”之心,并能一路把这种情怀传播,这才是他对我们最大的要求。所以,我也不认为自己做得比别人差。还是那句话,一份诚心胜于一切。

  

  不过尽管这样,我还是决定捐助一点点,以用另一种方式表示一下自己的这份诚意。我坚持每天只在“如来佛祖”面前投下一块硬币,然后从身上带来起愿的幸运星中,挑选一颗最大红色的星也一起投放进去。这样做包含两种概念,前者是在物质上证明,我的这份诚心。只要我身上有钱,还能赚到钱,哪怕只有一分一毫,我都会乐意拿出来去救助有需要的人们。后者,从精神上证明,我的这份真心。幸运星,传说中的爱神之星,代表着我纯洁真诚的心灵,我要把它交给佛祖保管,也只有他才让我信得过,世间无处可收藏。七七四十九天,就是七七四十九颗心,直到把我所有的心都掏出来,在佛祖面前暴露无遗。当我把它们一同投进箱里时,神情非常严肃,动作非常郑重,速度非常缓慢,仿佛这已经不止是两样简单的物品,而是代替着一份沉淀千年的情怀,如此之沉重与有份量,不容轻视与疏忽,很怕一小心就会有所偏差或丢失了,这样佛祖就再也收不到我发出的信号,也感知不到我的这份深情了。当然,我不敢过于把东西显露于外,怕被看到挨说或笑话。我甚至在想,寺庙里的僧侣每天收拾整理钱财的时候,如果发现里面有一颗小小的幸运星,会作何感想呢?会不会以为,是哪个小孩子贪玩乱扔进去的?甚至拿在手里,看都不看一眼就把其扔一边去了?毕竟这与那些有着巨大诱惑力的金钱来说,实在是太不具份量了,又怎能进入人的视线!可他们不知道,那是代表着一个小女孩一生的执著、真情与力量,一份最朴实真挚的情怀,一颗世人无人能比的仁慈之心,一个时间不多之人,生命最后的一滴热泪与心血啊!不管怎样,我相信佛祖一定可以感受到,一定会把这颗心好好珍藏,就如我总能听到他(指佛祖)对我的嘱咐一样,教会我如何做人,走自己的人生道路。

  

  从那以后,我便和佛祖进行了零距离的接触,心与心面对面的交流:工作不顺利,受委屈了,我会在他面前诉说;生活有困难了,压抑得辛苦难受,我也会对他说;生病了,没钱治疗苦苦支撑,疾病的煎熬和痛楚对他说;心情不好,无处发泄,我会跑到他面前倾诉;身边发生一些欢喜或忧伤的事情,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都在他面前一一叙说;想谁了,为谁难过了,为爱情掉眼泪了,我还是要在他面前说……我成了一个童话里会说故事的“灰姑娘”,而现在我只说给佛祖听,也只有他才能听清楚,我要和他一起开心,一起欢笑,一起伤心,一起流泪,一起哭泣……也只有在这片佛门净地里面,还可以找到一处,可以尽情宣泄自己喜怒哀乐的自由之地。在这个到处被虚伪充斥的世俗之地,再难以有什么可以承担起我们单纯的愿望了。

 

  每天,我都要把之前所起愿望重复叙述,这样他就会记住了,保佑我一定可愿望成真。有时我甚至把这些愿望,用电脑打印在一张纸上,举起来让他们一一过目,更能一目了然。而在最后,我都会把那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在佛祖面前背诵一遍,以结束一次祷告的历程。当我做着这些的时候,常常是一边说一边掉眼泪,泪水鼻涕一起流……有时候就任由其不断下落,泪流满面,有时候则会用手一边轻擦一边继续……说话也是时停时顿,间接间歇,声音哽咽沙哑,那场景,简直是比电视里悲剧爱情故事中,全情饰演泪流场面的演员还要逼真生动,以至惹来身边不少人的行“注目礼”,我能感觉到身边投来,种种多少有点不平常的眼光。但我毫不在乎与理会,依旧若无旁人般,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不受任何事物影响和干扰。在这之前,我都会先说一段开头语:“阿弥陀佛,佛祖在上,弟子常诗(我办证之后,就相当于归依‘三宝’,属于佛门弟子,这是他们给起的佛号),民女王##,第*天(从49天开始倒计)过来拜见你们了……”。我要让他们记住这个日期,记住这个神圣的时刻,记住我所走过的每一个步伐。还有,我在踏上大门阶梯之前,都会先在下面凝望门口站一会,双手合一置于胸口,虔诚地低呤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才迈开进庙的步子。而在离开之时,我也同样会站在原处,说一声“南无阿弥陀佛”,才转身离去,这同样有两种非常重要的含义。前者,当我说出这句佛号时,相当于把我从尘世间带来的一身尘埃,全部阻挡在外,只剩下这颗最真的心前行,我不要让那些世俗的东西,玷污了佛门这片净地,是一种罪过。后者,意义则恰好相反,当我从寺庙里出来,又得踏上一条泥泞之路,双脚会沾满世间尘土,而我原先在佛祖面前所求得来最真实的东西,还是留在了里面,不会被我带到世俗里有所受污染,以无形中也亵渎了佛教的真义,那也是一种罪过。我所能带来的只有这颗心,我所能带走的还是这颗心。

  

  在“如来佛象”面前,我是停留时间最长,几乎一跪就得说上半个小时的话,而在其他佛象面前,我只重复相同的一句:“愿天下好人一生平安,好人都能有好报有好梦,一生平安顺利,过上安稳的日子;天下真心相爱的男女都能有情人终成眷属,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人间安得太平美满,到处都有爱的踪迹,幸福之花处处开遍!”。我过来这里,不是为了给自己祈福,因为我早无所谓自己会过得怎样,更不曾想过要改变目前的生活状况。我今生作孽太多,理应承担这种种磨难以作惩罚的,也只有这样才可让我的罪孽多减轻一层,我的良心也得以多一份安宁。无论会是如何的一种折磨与痛苦,我都会甘愿无条件去接受。虽然我在这人世间行走,也遇到过不少伤害我的人,但我始终觉得,许多时候我们的所作所为,并非很出自于人一种本心上的行为,更多的是环境所造现实所迫,不得不一再为了求生存而昧着良心,强制自己做出某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事情,不应完全归为人的过错。我也始终相信,“人之初,性本善”这句真理,人人都有一颗菩萨心肠,都有一份慈悲博爱之胸怀,只是很多时候被残酷的现实所扼杀掉了,还是不能尽怪责。如果我们善于发现和珍视,其实生活中还是以好人居多,坏人毕竟纯属少数,又怎能因部分而否定全局呢?当然,你要想能得到与好人为伍,就必须先让自己成为一个好人,如果你自己都未做好,又有何理由怪责别人!只要坦诚相待,心诚则灵,相信没几人可以做到,生硬拒绝别人真心实意的。虽然我也并不认为,自己就一定是一个多好的人,但我能感受到的是,我遇到了太多的好人,给予我太多真诚与关怀、鼓励与帮助,也给我的人生上演了那么多精彩的片段,我的心因此感激万分。所以我不会抱怨任何人,更不会咀咒别人,我只想为他们祈祷,为天底下的苍生祈祷,尤其是为那些心地纯正善良的人们祈祷,愿上苍有一双明眼,赐福予他们,让好运总能伴随而至。世间因为爱,才会变得更美丽!我想,我之所以会有这么多泪水可流,并不全是为自己所经历的苦难和辛酸而感怀,更多的是为着那些和自己走着一样旅途真心的人们,为那么多的好人却没好报,为那么多曲折不幸的爱情,为那么多正在浮沉苦海中哭喊挣扎不得解脱的灵魂……所以,我要为他们祈祷,但愿他们能比自己幸运一点,但愿在这个早已乌云遮日的尘世间,还能让人看到光明和希望的所在,还能找到到幸福和快乐的方向……

  

  因为天天光顾,大门口检查的人早就都熟悉我了,几乎看都不用看证就让我过去;因为天天跪拜,执班的保安也早就熟悉我了,在一旁大概有点惊讶地看我做着这一切;因为天天重复那条道路,路边扫地的阿姨也熟悉我了,常会和我搭讪上几句。最戏剧性的,要数路边那些所谓看相、算命之类的居士,远远看我走来,就在那里万般热情地打招呼:“小妹,过来看个相吧”。对此,我自是不屑一顾不予以理睬,然而他们却总要在我从他们身边匆忙而过的一瞬间,硬要自作多情地加以高谈阔论上几句。最记得有一次,一个看来还算有点模样的人,很认真地对我说道,小妹,你这相很有福气,你的命一定会很好!当时,我就忍不住对着天长笑了起来,一边走一边笑,笑着笑着泪水就出来了……我命好?我命好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我命好?我命好会让我一生如此之坎坷曲折不得安宁?我命好?命好到甚至要客死他乡到天堂里去……真是极端的挖苦和讽刺!!如果是这样的待遇我真是消受不起,宁愿不要只求一份平静安稳却也是换不来。本来爬山心情还挺好的,可被他们这如此一折腾,却是严重破坏我的美好心情。还好,一来到佛祖面前,什么事情都化为灰尘,再也留不下踪迹了。

  

  在二楼“佛光普照”正大堂,里面陈放着三樽铜铸神象,也是人数最集中的地方。如果其他神象可以忽略,但这里绝对是必须行注目礼与跪拜之礼,基本上到庙里的人们都是冲着这来。大堂中间是如来佛祖,双腿盘膝平稳而坐,双手合一,低头不语,嘴巴略张起,仿佛想要说点什么,给人很亲切的感觉。额头前倾,脸上微露笑意,有点如世界著名油画,曾让多少人为之倾心动容的《蒙娜丽沙的微笑》,如此之含蓄与慈祥的笑容,瞬间便可感染到人,心情随之平和下来。旁边另有两樽神象,一个是一只手稍放于胸前,像老师讲课时的肢体动作,预示着正在向世人说法。另一个是一只手垂直下垂,仿如是对前来跪拜之人行掺扶之礼,又如是对人们的一种包容与宽恕,如此的慈悲与友善,让你再也感觉不到压抑与痛苦的所在。当你跪在这三樽神象面前的时候,就仿如面对着上帝一样,你无法拒绝而要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把最真实的自己显现。而我,也就只有在他们面前,才能做回最真的自己,灵魂深处的自我!佛祖的慈祥与微笑,总能最容易安慰人的情绪,心头从未有过的安详平和。

  

  我开始有点怀疑,那些工作人员或者也像我经常光顾的信徒,对我都有了一种不可理喻的看法。因为,我天天去上香,一般来说,没几人会如此之积极的;因为,我每次跪下来,总是跪那么长时间说那么多话,一般人只是跪拜几下祈祷几句便起身了;因为,下雨的时候我也撑着伞赶路,冒雨作祷告,一般人不会诚心到此种程度;因为,每次我在佛祖面前跪拜祈祷的时候,泪水几乎都会忍不住掉落下来,有时更是泣不成声。为了坚持把话说完,我就经常说一会停一会,以调整自己的情绪,或者抬头看看天,眼睛不断眨眼,以此来止住,有可能随时会立刻缺堤而下泛滥成灾的泪水……那种酸楚的场景,真的是让人看了都没几人能不动容,不知情的人,大概都要以为我是不是受了多少千年冤屈的“怨灵”,心中有苦无处可诉,不得不在佛祖面前“喊冤”。幸好像我这么样的人不多,否则只怕跪拜的人,排队都要排到大门口去了。罪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佛祖,会有这么多的泪水可流,曾经是那个人让我的泪水泛滥成灾,而如今却是佛祖,能最深牵动我内心那最是敏感而纤细的情弦。每次,当我一站在佛祖面前,就会被那慈祥的脸庞和微微的笑容所感染,愿意把整颗心全盘托出,就像曾经,我也愿意把我的整颗心交给某人一样。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成了他的孩子,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是不是世人的虚伪与造作,让我再也找不到一丝丝的安全和踏实感,而不得不把精神寄托转寄于神灵的力量?是的,我在外面所受的委屈与苦水,也只能在佛祖面前流,而在这个世上,除了他,我却是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信赖并能给我以力量的人。如果说,连佛祖也无法听懂读懂的话,那么这个世上,绝对再没第二人,可以感知我的这颗真心,这片真情了!我相信,苍天也会有动情泪流的时候,佛祖又怎能做到,对这份真情视若无睹呢?他一定可以听到,一定可以感受并记在心里的。因为,我原本就是佛前清莲的化身,注定要用泪水来灌溉浇开人世间即将枯萎的花朵,把这佛光普照开来,万丈阳光照耀大地,到处都是一片艳阳天……

 

  记得那时候,我特喜欢“求佛”这首歌,只因里面寄托了自己的心声,那种渴望想要见他(我最爱的人)最真一面宁,愿用生命交换奋不顾身的迫切之心,每次听的时候都忍不住潸然泪下。现在再度重听,我会在心里轻蔑地一笑。求佛?求得再多又怎用?没用的,有些人的心,是用任何东西都感动不了。我再也不需要“求佛”,只因我已决定,把对他的爱彻底剪断放逐于风中,让岁月消磨埋没一切。曾经,我也用“求佛”这首歌来形容我们,没想如今就真的是实现了,我开始了现实中的“求佛”旅程。只是,这“佛”非为他而求,为这份情而求,更不是为求得他一面而求,那只会成为一种笑话。我和他的冤孽,注定是一生世都纠缠不清,大概也只能用死亡方可结束。而如今,我“求佛”只是为天底下的好人、真心人、有情人而求,为那么多走着相同道路的同道中人…… 

  

  我曾说过,要为他折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为来世的相遇植下运气,后来也没那心情了,那种人不值对待。而如今,我只是为天下苍生而折,为在佛祖面前,起下九百九十九个心愿而折,为求得人世间的安宁与平静而折,为那么多为爱掉尽眼泪的痴男怨女而折,为多少为爱抛弃生命永不冥灭的灵魂而折。我要让苍天来验证这份真心,见证一份情的坚韧与悠远。

  

  我曾说过,要为他折够九百九十九个千纸鹤,还要为他打一件毛衣,以温暖他一生的路程。现在,我是绝对不会再这么痴傻的了。如果可以,我还不如省下一点钱,花在帮助穷苦人民,或者多花点精力,多做一些有利于社会的事情,也比在这种人身上花功夫要好得多。

  

  我也曾说过,要在来世等他,哪怕化成石头,也等到最后,一千年一万年一亿年不变。事后想想,更是幼稚得可爱可笑!这一辈子受他给的气给的苦还不够多,还想在来世继续?我就算等一个白痴,等一个疯子,或者就是等一头毫无思想可言的动物,也比等这种比“木头”还要麻木的人要好!

  

  我还曾说过,当初之所以选择过到深圳是因为他,包括现在决定留在这里生活也是为他,只想陪他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再度回想,感觉更加离谱可笑。我再也不会让自己,成为他的“附属品”了,我要自己主宰自己的生活。而现在,我之所以不舍得离开这座城市,仅仅是因为佛祖在这里。我要与他一起度过生,命最后一段时光,留下一份美好回忆。

  

  我还曾说过,如果有天要离去了,在佛祖面前痛哭三天三夜,把我今生的哀怨全部哭出来,把我一生的泪水全部倾泄而出。我原以为我一定可以做到,一定会有许多泪水可流,然而,经过与佛祖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却是慢慢改变了我这种想法。我的心里,竟然是非常的安稳与平静,再也不没有针恨与抱怨之念了,对那个男人或世间一切。是佛祖教会我,要抱慈悲之心,有容人之心,忍人之心,爱人之心,我已经学会了淡逝一切,学会了从容对待。我想,当我的心已经再也起不了波澜的时候,也就不会再有泪流的时候了。所以,我不需要再在佛祖面前,喊冤叫屈诉苦了。因为,我的心,佛祖能深深感受体会和怜惜,他给了我最满意的答复——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

  

  我也曾经为他歌唱得太久,可那种“没感觉”的人。只怕永远都听不懂;我再也不会,浪费自己口水和力气的了。而如今,我只想唱歌给佛祖听,也只有他可以听懂我的心声。我曾不止一次又一次地,站在佛祖面前轻唱,种种曾成为我生命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歌曲。尤其是那首旋律缓慢,轻柔深情的民歌《知道不知道》,更是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吐音,呼唤,用生命,用灵魂在歌唱……这个时候,我还是会像歌词中所说“抬头”,但不是微笑,而是泪水盈眶……知道不知道呢?我到底是在问着谁?问天,问地,问自己,问佛祖吗?还是千里以外……

  

  一路上,我就一边走一边唱着歌儿,像一只会唱歌的杜鹃,用清脆的歌声,向人们召示着春天的到来。我也要用我的深情来歌唱,一路把欢声笑语挥洒,把希望的种子传播,用歌声唱开朵朵花儿,用歌声唤醒山中沉睡的精灵,让大地万物都要为之动容,见证我的这份“真爱”历程,记录我所走过的每一个步伐。要让我的歌声,永远停留在这座山上,让这份人间真情不止不息,永远在山谷里回荡,天地间共鸣……

 

  记得,在初次刊载这个故事时,我曾在前面内容提及过一支歌,一首韵律悠扬脍炙人口的经典著作《梦江南》,相信不少人都不会遗忘。那歌曲里面,诗情画意般的意境,曾让多少人为之所动,渴望也能在这么一个,江南水乡梦幻色彩般的地方筑巢起居,悠然自得地过一生。我曾经也用这首歌来形容我们,而如今,似乎更适用于此时此刻,在这座靠水而居山中,有庙仙气环绕的山岭。林木苍翠,绿水清清,蓝天悠悠,白云深处是山庙,佛祖在里面,我的梦,最终也得停靠在这里。不知今宵是何时的云烟,也不知今夕是何时的日月,更不知来日是何时何地的相逢,但我知道这些也都不再重要。以前我是非常希望,即使死了也能化作泥尘永相伴,化作唐宋诗篇,化作一种意境,永远跟随在某人身边。而如今,对象完全改变了。我只想永远陪伴在佛祖身旁,也只有他那里,才是我最温暖踏实的怀抱。还记得,2007年大年初一,游沙头角“明思克航母世界”时,我无意中购买了一颗“水晶海洋之心”,那时原本是想着有一天会送给我爱的人,而现在,我再也不会把我的心,交给那种没心没肺的人保管的了,那是一种对生命的贬低,对这份真爱的污辱。我只想把它交给佛祖,也只有他才能妥善安置好。在我离去的时候,我会把这颗“心”也就是我的心,沉入“仙湖”山上一个大大的湖泊中心最深处,就如《泰坦尼克号》中,露丝后来把杰克送给他的“海洋之心”,沉入大西洋海底深处一样。几十年后,她终于可以与杰克的心,紧紧相连在一块,再也不分开了……而如今,我把我的心遗留在这里,我的灵魂将长眠于这座山上,从此也可以永远与佛祖结伴在一起,守护人间最娇俏的花朵,阵阵芳香遍传人间……

  

  千年的等待,千年的期盼,千年的情怀,千年的轮回,千年的恩怨,将在这里全部冻结,化雪漫天纷飞!我的心终于可以停下来了,当我游遍世间厌倦尘世,累得不想再飞也无法再飞的时候,才发觉,唯有佛祖这里。可以收容我这颗慈爱善良的心灵,珍藏我这份沉寂千年的柔情。有你相伴,我亦不孤独;化作泥尘,亦更护花;今生今世,我也只愿与你为伍。从此,我再也不用受这人世间的凄苦迷离,再也不用在其中辗转漂泊;从此,我可以找到一个最清净安宁的地方,收留我最纯洁的灵魂,保留生命的最真实。留恋,不再为谁;再见,亦不需要;驻足,也只为你。原来,我早在几百年前。就是从你这里投胎诞生出来的生命,如今我终于可以回归了,回到我生命最先的归宿。我不再怅惘,不再叹息,不再流泪,不再在黑夜里迷惘徘徊。因为有你,我也可以不用害怕惊忧,从此可以靠在你身边,睡上一个安安稳稳踏踏实实的好觉,做一个不会再有泪水的好梦,永远都不会在梦中惊醒,永远都看不到人世间那么多的风雨飘摇……就让我靠着你睡一觉吧,在梦中也会露出笑脸,一如你,满脸的慈祥与和蔼,我会是一个很乖的孩子……

  

  驿路断桥边,寒梅开无主。饱经风霜雨雪,依然傲骨。淡淡花香,风中轻飘。轻轻细语,月下低呤。静寂中沉静,混沌中绽放。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嫉。零落成泥碾作土,唯有香如故。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只愿化作唐宋诗篇,永远长眠在你身边,为爱歌唱生生世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