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77: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77: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更新日期:2015-09-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每天,我到山上“求佛”的时候,身上都带了不少东西。有时不方便跪拜,我就会找一地方放好,也就是放栏杆或阶梯上(没专用之地存放),直把所有佛象都参拜完毕再取回。在此,有一个与世俗极其格格不入的现象,非亲临之人难以体会。在这里,随便放东西的人,都不用担心会丢失,包括我自己在内,为什么?因为,有佛祖的一双慧眼,在注视着这一切,没人敢在佛祖面前动手脚。哪怕再胆大妄为的人们,都是不敢在佛祖面前显露的,那岂非是在为自己增添多一层罪孽,来世更不得好过?所以,人们出于一己私心,想为自己多积点善和德,是绝对不敢在寺庙净土里偷盗,我们大可随便自然进出,自由寄放,这与外面的红尘之地,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反映。在外头,即使把包挂在身上也会有人来抢,钱掉了休想会有人提醒或捡回给你,都恨不得你掉多点,从你身上骗多点偷多点抢多点,反正有钱入袋就不管方式的对与不对。但,在寺庙里绝对不会,即使你的钱包掉在地上,都不用担心会出事,没人敢捡起来占为己有,哪怕内心其实不知生起了多少次歹念。但是,因为有佛祖在,因为一份信佛之心,他们不敢那样做,而只能压抑住心中的妄念,这让我感到既可笑又可悲。

  

  人人在这里上香的时候,也许是还会抱一份善心与慈悲之心,在佛祖面前说得头头是道,要怎样怎样做,要安守本分,要正直老实,要助人为乐,要为自己积善积德,要发扬博爱之心,要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做好事行好意,然而,事实上真如此吗?无非也多是一种表面形式而已,有可能前脚刚走,后脚一踏出门口,立刻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否则在寺庙外面的世界里,就不会有这么多贪嗔痴妄偷盗抢掠,等肮脏行为的反复上演了。我不认为,一个经常到佛祖面前上香的人,就会是一个多么有善心的人,更不认为,一个从来不曾给佛祖上过香的人,就不是一个慈悲之人。相反,两者之间,有可能刚好成背道而驰之反定律,越做得多的人越是虚伪,越做得少的人才是真实。因为,心中有佛,就胜于一切,根本就无所谓有无表面之反映。这样写的目的,只是为了说明,我们,不应该要在佛祖的监视底下,才会行善心做好事,而应在有无佛祖存在的世界里,都要自觉行事,那才是真正的行善积德。而且,你要知道,佛祖的慧眼,是遍布于世界每一个角落,我们所做一切,其实都在他的监控底下,那么,我们又怎能因为眼中所见,才会有所约束自己,眼中无见时就可随意放纵?果真如此,那我们也就根本不用相信佛祖、神灵的存在了,都只是一种表面假象而已。一樽佛象并不能代表些什么,但佛祖的光芒,却足以照耀到世间每一个角落。只要心中有佛,光明就无处不在。

  

  每天,来这里上香的人很多,我不认为自己是最积极的一个,但也不是最落后的那个。毕竟,相对某些人而言,我还是多具备一条优势,所住之处挨近“仙湖”,走路十多分钟就可到达,这成为我天天光顾的最有利因素。否则又得上班又得写作,我不可能抽出那么多时间来“求佛”。当初之所以会选择到这里来工作,原因无非也就是在于此。我曾说过,要折够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在佛祖面前起上九百九十九个心愿。可惜因生活原因,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天天折,如今也只能折够几百只,离目标尚远矣。记得,我在店里一边上班一边折叠的时候,常常会有异性追问,我是折给谁,无一不认为是男朋友。我说,哪有的事,是为身边的亲人朋友而折。他们又都叫着要我送,我不舍得,转为试探性的询问,如果你的女友,折够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送给你,你会不会很感动?他们说,当然会了。那会不会珍惜?回答:那还用说。我反驳,那倒未必,你们这些男人,从来就只知道生存、生活、现实之类字眼,对于女人一些比较浪漫性的行为,多是不予以认同更不会接受的。这是事实,而非刻意针对谁人一说。有句话说得可真对,男人的肩膀扛不住女人的浪漫。这大概也是男女之间的一种天性吧,注定两者之间难以达到心灵上的相通与行为的吻合。那时,我忽心生一念,心想,如果我真折够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送给我爱的那个男人,他会不会为之,有一点点的感动和感怀呢?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了,否则这个故事,也不会是以此种结局落幕了。唉,有时想想,我可以感动天底下的人,为什么偏偏就感动不了,今生唯一最爱的那个人?上天,可真会折磨人,用他来惩罚我,就是我最好的报应!遇到这个男人,我注定无路可退……

 

  虽然幸运星没折够,但每天我还是不断起着不一样的心愿。平时走在外面,遇到某些突发事件,也可成为我祈祷的来由。比如,有一天,我在“仙湖”门口,看到一中年妇女眼睛红红地,手中拿着一张一寸大小的相片,对着几个警察说着些什么,身边还围了不少人,我好奇地停下脚步以了解情况。原来,她是附近居住居民,自己小孩离家出走,已经有三天时间都未回家。她猜想,他有可能跑到“仙湖”山上躲起来了,希望有好心人看到提供一下线索。我们纷纷建议她报警,她说报了,警察是答应查找,但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找到,希望同样缈茫。她说,当初他出去的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带,饿了到哪找东西充饥。她一脸忧伤,与担忧的神情,说着说着,眼泪都流了出来。我们又询问,孩子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原来是学习成绩不够好或调皮不听话,被母亲多说了几句,语气可能重了点,心理一时承受不住便离家出去了。如此一来,感觉现在年轻一代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差了点。父母教育孩子,有时可能方式是有所欠妥或言语过激了点,但那并非本意,更多的是一种爱,出于为你好。做孩子的,怎就不会多站在为人父母的角度,多多体谅与宽容一下?动不动就寻生觅死,让父母担心,可真是不孝(我自己也曾试过,有点理亏)。我看了看相片上他儿子的模样,一个很有生机的小伙子,没想却是如此之不识大体和冲动用事,实是不应该。当时,身边聚了不少保安,都纷纷相互转告着,如有人发现可疑人物,要及时报上来。我也承诺了会尽量留意,有消息尽快提供,还不断安慰着,那表面看来很慈祥,一脸憨厚却忧心忡忡的母亲,说着,放心,没事的,小孩一定可以找到的。还叮嘱,如果小孩回来了,以后说话可要注意点,千万不可再让故事重演了。那母亲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哽咽着说,以后一定不会的了,都怪自己,怎样怎样……一边说一边擦眼睛,可见其内心之自责与痛心。唉,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自己,何尝又不是呢……

  

  一路上,一边走一边想着,眉头跟着不得开怀起来了,确切地说,我也在替那小男孩担心。一个才十五六岁大一点的孩子,身无分文,又未曾出过社会,在外面如何独立生存?万一遇到坏人,被人教唆拖下水,走上违法犯罪道路,岂不糟糕?心里越想越难过也越忧虑,奈何自己又没法力,要不一定可以帮其找到孩子了。当天,我就在佛祖面前多起了一个心愿,保佑那位母亲能尽快找到自己的孩子,保佑那小孩能平安归来,保佑他们一家能早日团圆,共享天伦之乐。后来,也不知他们那边情况怎样,小孩最终有没回来,反正这个愿望,我是连续起了两三天。我想,佛祖应该会起法力,让我的心愿应验,把小孩带到其母身旁的吧。但愿!

 

  因为天天光顾,天天参拜,可以碰到不同形色的人种,看到他们千姿百态的举动。我记得有一次,在“廷寿堂”下跪的时候,身边刚好也跪了一男子,口中喃喃说道:“保佑###(自己名字),长命百岁,能活一百年。”当时,我就有种想笑的冲动,心想,我才不想活那么久呢,只要自己这一生过得有意义便足以,无所谓期限长短。在“往生堂”的时候,有人求百年后到西方极乐世界享受,我也从未求过,因为我要的,不是来世过得好,而只希望在今世,能为世人多做点实事,那么即使来世怎么样都无所谓啦。在“观音菩萨”面前,别人求一生平安顺利,我却从未替自己求过,会的话,对象也是天下苍生,那些好心正直善良慈悲的人们。在“如来佛祖”面前,别人求福分多多,运气连连,我只希望,身边的人过得好,我们生存的这个世间会越加完美,到处都有爱的踪迹……总之,我和前来求佛的人们,态度截然不同,向往更是天壤之别。是的,人人过来这里,无不多是为自己求福,有几人会替别人求一点,替那些好人求一下,替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空间求一下?假如我们人人都能展现出一份真心,是否就可感动佛祖,感动苍天,替我们凡夫俗子主宰,还我们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人人生活起来都会好过得多了呢!

  

  在我每天所遇到的人之中,有一个是非常引起我强烈好奇心与关注的。那是一名中年妇女,身材矮小,留着短发,相貌一般,看来,应该不是出身上流社会。她比我,比任何人的参拜方式都特别与极端。我经常看她,穿着一身黑色服装,确切地说不是衣服,而是一个黑色胶袋,把自己整个人套住,装在里面,只露出脖子上部分。然后,她怎样做呢?从那个装香的大“烟火炉”底下钻过去,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个烟炉底下有四支脚撑着,空间非常狭窄,得把双手置于地面,慢慢地摸着撑着,用力一步一步爬过去。如果换作我,我恐怕是没那么大的能耐了。大概也只有她一个人可以虔诚到此种地步,真让人佩服。只是,这样做,又有什么用处呢?是沾染仙气,还是洗清脏气!不得而知。总之,我是没想过诸如此类做法的,只因我始终坚信“心诚则灵”,这是我过来这里朝拜的最大信奉。

  

  也有一些人,拿着经文在佛象面前朗诵不停,很有耐心与诚心,可惜,这里面又没我的份。除了在“如来”佛祖面前,我会背诵那篇《波若波罗密多心经》之外,在其他地方,我是不会背的,一则没那么么时间,二则也觉没多大必要。我相信,只要如来佛祖能感应到我的诚心,那么其他各方神灵必定也能感应到,它一定会把我的这份心意传播开来。我念这首经文的时候,也学不到别人那样,用专门语调来诵读,听来很好听也有种凝重的色彩。我不会,就只能用我们常人说话的语言表达。我想,怎么样读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一份“真心”。我还是相信,我的诚心,必定胜过所有人,胜于他们所做一切。

  

  在二楼“如来”佛祖面前,有一个五六层的小铁塔,上面挂着很多小铃铛。每天,围在铁塔旁边,不断向上扔硬币的人特别多,这又是为什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原来,如果硬币能够顺利投到里面去,不会从空隙里掉出来,就是好事情,意指发财能赚大钱行好运的意思。当然,投得越高越好,证明钱越赚得多。所以,人们都拼命向高处瞄准,希望能来个百发百中,财源滚滚。遗憾的是,没几人能投中,无不多是弹往外面。塔子周围,几乎都撒了一地的硬币,大家又捡来重投,再掉,再捡,再投……如此循环往复。这里面,自然也没我的身影。我追求的,本就不是一种物质生活,无所谓能赚多少的钱。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根本就是可有可无。而如今,我的时间不多了,更不会再把心思花在这金钱上面,损耗自己的生命和青春。我要每一分每一秒加以好好利用,这才是我目前最应注重的事情。

  

  时间有多时,我会在庙里多逗留在附近参观,或者只是找个地方安静地坐着,感受着这里的氛围,那都会是种享受。因为这里植物多,空气清新,远离尘世,清净脱俗,又是在山林里,像在山水画里游历。那时总会让想起一首歌:《牧羊曲》,就如置身于那种境界里面。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野果香山花俏,狗儿跳羊儿跑,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满山飘满山飘。青青的树木,蓝蓝的天宇,还有缓缓的流水,庙钟敲响的声音,融汇成人间最美好的画面,如此的恬静与酣然。那一刻,真是不想走开,只想永远留驻,感受生命和谐的乐章,心灵跳动的音符。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不雨山长润,无云水自阴;佛地花分界,僧房竹引泉。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走过千山万重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那天,我看到佛祖面前,摆放着许多花篮,是某某公司所呈献。当时,我心里第一反应就是在想,这家公司的老板如何,在工作中,是不是真有如此之诚心和善心,对待员工,又有几分仁慈和宽厚?可曾真正关爱与怜惜?做样子倒是做得挺好,可在现实中又是如何实施的,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了!于是,我就站在佛祖面前,破口大骂了起来:现在的老板,有几人会真正替员工着想,为员工谋福利?有几人真正体恤过员工的艰辛,还是只会一味顾着公司利益,踏着工人血泪汗直升上去?又如,无理由延长加班时间,无理由克扣工资,无理由解雇员工不按合同陪偿,无理由拖延工资发放迟迟不给……总之,在工厂里打工,你就得无条件接受,他们赐予种种不平等待遇,因为,你拿的是他们的钱,就不得不低头。不仅是受气,甚至是受辱。为什么人一从学校出到社会,就会变得如此之现实势利和世俗起来?为什么人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奋斗历程中,反会越来越磨灭掉最初的豪情壮志?为什么随着经历的事情越,多对这世界就越来越失望,甚至对人生也开始产生怀疑,连生存的意志都开始变模糊……作为社会微小的一分子,也许谁也无法下定论。但我想,这其中,必定与这些公司分不开,与那些只顾着一味赚钱,根本不把工人当人看的黑心老板有关。我想,但凡是在工厂里上过一年半载班的人,出来之后都不会再想过进厂了,为什么呢?大家心知肚明。于是,造就了人人涌往那些灯红酒绿的场所;于是,社会又掀起了另类“经济手段”,结果就是,群体性的堕落与埋没……

  

  当时,我在佛祖面前说这些话的时候,可以说是用一种非常鄙夷,甚至是不以为然的心态。那时,我站着,在佛祖斜旁边(正面因“开光”被栏杆围住),双手环绕胸前,一边看着佛象,一边诉说,一边掉着眼泪,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那么多和自己一样,在承受着人为性灾难和迫害的有情众生,不知道他们何时得解脱……在场不少人都对我投以注目礼,在那么多人之中,我是最突出的一个,泪水流得最多的一个,大家似乎也已经习惯了我的这种种作为。当时,我可真有种,想要把那些花圈,一个个拆掉扔掉烧掉毁掉的冲动。如果不是看在佛祖的份上,我早会这样做了。做样子倒是做得挺好,做得挺风光体面,国人最惯用的一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

  

  我发觉,我几乎是在咒骂,而不是在供奉,不知道,如果佛祖得知,会否降罪于我呢。还有一次则更甚了,那时,我跪拜完毕,起来投“硬币”与“幸运星”,走到挨近佛象最近的地方,即门口的小木门前,轻哼那首歌《知道不知道》。不用说,泪水同样滑落……正巧,旁边有一中年妇女,拿着一本佛经跪,在地上庄重地诵读着。我呢,就站着,靠在门上。她看了,说我要跪下,那是对佛祖的敬重与虔诚,还说什么只有这样才会显灵,才有作用。大意就是说,我如此之不认真不够诚心,连跪都不跪,佛祖感受不到,一定不会宽恕我的罪责。在她看来,大概以为我来求佛,也只是洗清一生孽障,是为了自己祈福。可她不知道,我来这里,只是为天下苍生祈祷,为好人真心人有情人祈福,为人间安得太平美满而祈求。就在她话音刚落,我就轻蔑地一笑,然后当着佛祖的面,一脸正气凛然,甚至是有点傲慢地声声质问道:是不是,跪着就代表有诚心,站着就不意味着诚心?那么,我宁愿做站着的那个!因为,我有一颗最虔诚最真挚的心,这颗心,在这茫茫宇宙绝对无物可比!!所以,我不需做任何形式上的东西!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我也不得不怀疑你的力量了。如果你真有所谓的“神力”,你难道还看不透一个人的内心吗?如果仅仅一些表面上的东西,就可把你的眼睛蒙蔽,那么你也根本不值得我拜!我不怕,不怕你会否宽恕我,因为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你宽恕我;我也不怕,不怕你会怪罪于我,因为我从来就不曾想过要为自己求取些什么,从我踏进这座寺庙的开始。我只是想让你看到,一份“真爱”与“真情”的力量,是宇宙任何都无法阻挡与隔绝!我一定会让你看得到,人间另类真情的力量,足以对抗一切……

  

  有一样事情说来也怪,之前写过,自从东莞网吧一次摔跤,脚就留下了后遗症,一直隐隐作痛好不了, 以至站立时间过长就不行,跑步走快也受影响。那时还想着,可能一辈子只能这样了,是为爱付出最惨重的代价。尤其是爬山来看佛祖,更增加了其中困难性,就是那样也不曾退缩,带着满身的创伤与破碎的心灵,坚持不懈不间断地来祈祷。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求佛旅程之后,我发觉那疼痛不知什么时候竟是消失了,包括我自己也不曾留意与察觉。直至一切恢复之后,我才蓦地想起这脚居然不疼了,我可以随意奔跑跳跃了。真是件好事,太让人开怀了,我终于又回复到了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再也不会受这疾患困扰。于是便想,也许是这份诚心与真心打动了佛祖吧,佛祖看到都不忍顿生怜爱替消除身上疼痛。我从来没为自己求过,心心念着别人念着世间,佛祖又怎么忍心离弃,那一份真挚的情怀纯洁的心灵!这便是所谓“有心栽花无心插柳”的区别,过于刻意地追求老天反不会降临,而你从无所求却会怜悯恩赐。生活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果我们一味地索求,结果可能适得其反永要不来,假如你从不在乎却有可能从天而降。这才是生活的内涵,随意与刻意,强求与无心,换来往往相反截然不同的后果。我相信,一切会有老天看着,相信有佛祖神灵是来自于心念、心力的作用。你用怎么样的心去对待,就会产生相应的应力,反之做再多虚假表面功夫都是无用,只会玷污亵渎了天地神灵。我更相信这份爱,这份真情,人间独一,万世无比,日月可照,天地可鉴,山海作证,万物澄明!苍天一定不会不给安排,终有一天会给人们一个交待,证明真爱的存在天地比寿日月齐辉永开不败……

  

  当众生踏上这条路眼前是一片迷雾,太多的嫉妒太多的束缚,默默承受着求不得苦;当深爱就此结束寂寞侵蚀了孤独,太多的痛处都无法弥补,只好偷偷抱着回忆哭!觉悟放下所有的辛苦,求一个归属把爱恨变成祝福;觉悟翻开欢喜的经书,念一句知足,把“思念”全倾诉…… 

 

  我原以为,从清明节那天开始,可以就这样,连续在佛祖面前跪拜七七四十九天,代表人间流转一亿光年,我的爱延长到一亿年期限。然而,世事往往出人意料,你永远难以预测,我的“求佛”旅程屡屡受挫。只因,工作人员说我办的证是假的,我不得不重新掏钱补办了一个。由此我不免在想,是叶生骗了我,还是他也被人骗了?既然是熟悉之人,怎么会是假的呢!而这些疑虑我终也没说出来,毕竟人家一片好意,再质疑就实在不应该。如若也是真的不知情,那岂非就更冤枉了,还会难免彼此尴尬影响情谊。只是想想,若他也真能做到欺骗我,如此真诚与困苦,那也真的未免太卑鄙可恶了。但看他此前出手帮我,应该就不会是,否则一开始就不必热心,愿意毫不计回报地给我掏钱。最重要的是,人家也没问你要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我也没什么损失,但别人却因此而跑腿花功夫了,确实该感激。也便没再提这事,就当自己吃哑巴亏呗,过去就算了。还是愿意相信人性没那么的坏,不管是哪种,我说服自己坚信好的而不是坏的。

  

  鉴于此证不能再用,便只能考虑重办。那时并不曾知,在寺庙里面办理只需几十块,而是在大门口办证处,花了二百四。自然,这钱是借来,哪里一下子拿得出那么多。为了拜见佛祖,花多少钱也愿意,不计一切代价后果。我就是这样,身上连一点钱都拿不出,有个什么事都是无能救急。过后却是有多后悔,听信一面之言,应该先到庙里问问工作人员,这是最基本的我居然都疏忽了。需知,两三百对我多么重要呀,想当于一个月的生活费不止,而我又是多么的缺钱需要钱。由此是否说明,这里面夹杂着的利益关系,为什么会相差这么远,真是让人难以想通!佛祖那片净地,也会有如此操作,也未免太让人失望大失人心了吧。我不知道是哪一种,总之最后多花钱最亏的还是自己。不巧的是,适逢碰上“五一”长假期间,工作人员不上班而不得不一再耽搁,无法及时办好求佛之旅终被迫中断。更不幸的是,我的电脑也出故障,差点无法正常操作,连写作之旅也影响阻断。下班后,背着电脑,到“华强北”来回不断奔跑,心急如焚,身心交瘁,我几乎都要垮下来了。样样都不顺利,样样都出问题,样样都是钱的问题,怎么会这样……

  

  当我终于拿到新办好的证,再次踏进寺庙,一到佛祖面前,我的泪水止不住就下来了……

  

  那段时间,好长时间没流泪了,可此刻,明显又开始卷土重来了,甚至比之前流得还要更多……

  

  想到几天来的奔波与折腾,想到为此所受的委屈与心酸,想到生活种种不顺利和不如意,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情感而想要痛哭出来……

  

  当时的我,就这样跪在佛祖面前,一边流泪,一边不断诉说着,用抽泣哽咽沙哑的声音:

  

  是不是,一份诚心也得与金钱扯上关系?没钱,就连到这里上香的机会都没有?进来一次,就得二十块门票,如果交不起,那就与佛缘沾不到边?如果我没钱办这个证,我也根本无法到你这里来,无法为天底下的好人祈福……就为了见你一面,见你这难得的一面呀,也要我历尽千辛万苦才能实现得来……也正如当初为了见那个男人一面,也得我付出生命的代价至今仍旧交换不来……到底我的生命的存在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受尽世间凄风苦雨的吗……我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够天天见到你,能够每天陪你在这里说说话,能够看到你慈祥可亲的笑容,我的心情就会平复如初,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波澜。可为什么,连一个如此之小的请求都难以实现?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阻碍我?为什么你还是不能赐我予力量,让我的“求佛”旅程通畅无阻……

  

  “求佛”,千山万水的旅程,何时我才能真正走到你身边,再没有风雨与黑夜,与你真正相融在一起,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