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15-04-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芸妹这几天特别高兴,笑容一直挂在脸上,一直不愿意说话总躲在房间发呆时不时偷偷流泪的芸妹可现在完全变了,芸妹性格也开朗起来,话也多了。姑妈奇怪了,芸妹怎么又遇到什么事使她这样开心,姑妈拉着芸妹的手问:“芸妹又遇到什么喜事,怎么会这样开心?告诉姑妈好吗?”“姑妈你真想知道?”姑妈点点头。“姑妈我又有一个好哥哥了,他十分疼我”姑妈一听大吃一惊,芸妹不会上当受骗吧,转而一直想不能呀,芸妹这样丑陋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她,再说现在大家都穷,家里都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当也没有什么钱财好骗,姑妈疑惑了。她真想知道原因,急忙问道:“芸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要瞒姑妈,你怎么认识这个好哥哥的?”芸妹神秘一笑说道:“姑妈,说起来真是一个好听的故事。”“什么好听的故事,你讲呀?”姑妈着急起来。芸妹甜甜的说道:“姑妈,我上次不是跟你讲过吗,十几天前有一个小伙子在回家的路上紧紧跟着我,到家门口久久不肯离去。”“是的。”姑妈记起来了说:“后来你又碰到这个小伙子啦?”“是的,这个小伙子要认我做妹妹。”姑妈更加奇怪了:“这个小伙子有神经病?”“姑妈我不准你说文哥的坏话。”芸妹急起来。“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后来我总是想小伙子为什么要这样,十多天来我天天到大街希望能遇见这个小伙子问个究竟,可十多天来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他,我真感到失望,就像做了一场梦样。”芸妹说完脸上荡漾着笑容。“后来,你们又怎么见面啦?”“上星期天,我到河边公园去看跳舞,我静静坐在角落里,我突然发现一个熟悉身影,小伙子出现了,他穿着笔挺的中山装制服,他当时也看到了我,他直接向我走来,邀我跳舞,我当时呆了,我真不敢相信这样漂亮的小伙子会邀我跳舞。”“你跳了吗?”姑妈也觉得不可思议。“我跳了,可跳舞的时候他一直望着我,好像有什么话对我说,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我发现周围的人都奇怪的看着我们,我有点害怕。”“小伙子爱上你啦?”“姑妈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姑妈也知道失言,她可怜的侄女这辈子注定没有哪个男人会爱 。姑妈的心凄凉起来。
  芸妹停了一下,又开心的笑了说道:“小伙子对我说,我们到河边去散散步,说说话,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能和这样英俊漂亮的小伙子去散步,去谈心,我连做梦都不敢想的。我们来到河边,小伙子突然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接近你吗?我当时愣了,我当然想知道原因。”姑妈着急起来,连忙问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芸妹神秘一笑说道:“小伙子对我说他有一个妹妹,长的跟我一样,他妹妹非常漂亮,但他可怜的妹妹已经死了。”姑妈惊讶起来说道:“好端端的妹妹怎么会死掉呢?是病死的吗?”“不是。”芸妹摇摇头说:“他妹妹也跟我一样也是一场大火毁掉了面容,他妹妹受不住这样打击,疯了跳河自杀了。”芸妹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天呀!”姑妈也伤感的叫起来。“怎么会有这样多的苦命女孩子。”这时芸妹已经终止住了哭声,继续说道:“这个小伙子叫张致文,他说那天在大街上看到我时就惊呆了,我长的跟他妹妹那么像,从背影看我就是他的妹妹,当看到我的面孔时,他就更加呆了,我的毁容跟他妹妹毁容几乎一模一样。”“天下竟有这样巧的事?”姑妈也制不住好奇。“后来文哥说他妹妹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他再也不愿看到我走他妹妹这条路,所以他要保护我,要一辈子认我这个妹妹,他鼓励我好好活下去,不要自卑,要坚强。”芸妹一口气说完,好像一股清风吹进心田。姑妈一听心里感到非常欣慰,天底下还有这样善良的男孩,如果芸妹没有遭到毁容,那该多好,她和文哥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姑妈叹了一口气,可惜芸妹没有这个福气了。
  芸妹突然想起来说道“姑妈你今天到百货店买一斤好毛线,要全毛的,颜色要紫红色的,我要给文哥织一件好看的毛衣,我要我的文哥穿的又暖和又好看。”“好好,让你文哥穿的又暖和又漂亮,等一下我就去买。”姑妈看到芸妹这样高兴,满口答应下来。“啊,对了。”芸妹又想起一件事来说道:“姑妈明天是星期天,文哥休息,他说明天来我家看望姑妈。”“是吗?”姑妈想这个文哥真懂事。“姑妈明天多买些好菜,家里还有两张肉票,全部买排骨肉,豆腐票也全部买掉。”“好好,全部都买掉。”姑妈想一个月的肉票一个月的豆腐票全部卖掉招待文哥,下个半月日子怎么过,但为了使芸妹高兴,下半月也只好再省一点了。
  星期天一大早,姑妈就去菜场买菜去了,早点去排队买肉去晚了就买不到了。芸妹也早早就起来了,她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窗户擦得透亮,芸妹喜气洋洋像过年一样高兴。这几年跟姑妈在一起,她没有朋友,没有闺蜜,枯燥无味的生活淡的像清水一样,无色无味,她不愿意走出家门,她怕见人,她不愿意找工作,她清楚知道自己的容貌是永远没有朋友,没有工作,没有爱情,没有欢乐,有的就是痛苦和厌世。她十七岁的心就像八十多岁垂死老太太一样了无生机。她内心的痛苦和煎熬是一个十七岁姑娘难承受的极限。她闺房中没有一面镜子,她害怕看到自己满是疤痕的狰狞面孔。她每天把自己关进房间,坐在父母遗像面前默默流泪。她曾有过美好的童年,有过深爱她的父母,有过很多童年的玩伴,可现在一个个都离她而去,都怕见她,她生活在枯井里,她心灵的窗户紧紧关闭着,她想到过自杀,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还不如随父母而去,她曾死过又被救活,她现在活着不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为亲哥哥活着,她不忍心看到哥哥憔悴,看到哥哥伤心。芸妹是幸运的,今天又遇到一个疼她的哥哥,她现在认识的哥哥是那样的英俊,又是那样的善良,她心灵的窗户渐渐打开,冰冷的心渐渐温暖,她深深的爱着文哥,她希望文哥能找一个美丽善良的妻子,但心里又极不愿意其他女人去占有她的文哥,她害怕失去他,幸福、痛苦、矛盾时时敲打芸妹的心,她内心的纠结常常使她彻夜难眠。今天文哥要上门拜访,使这个寂静的家顿时蓬壁生辉。
  姑妈提着一篮子好菜兴冲冲回来,手里还提着一只老母鸡,就像要过年一样,这可是全家半个月的饭钱。今天贵客临门,为了使侄女高兴,也只好倾其所有。为了这个可怜的侄女芸妹,姑妈也是操碎了心,她再怎么疼她也代替不了一个男人疼她关心她,使她快活,姑妈是过来人,她知道女孩子的心,她也知道芸妹和文哥是没有任何结果的,文哥再怎么疼她,再怎么好的心也不过是同情罢了,姑妈多么渴望奇迹出现,姑妈真没有想到以后这个奇迹真的出现了。
  芸妹一会跑前跑后,就像小孩子过年一样激动。“姑妈,鸡汤要多熬一会,排骨要做糖醋排骨,要多煎些荷包蛋,不知道文哥是吃盐吃淡。”“知道了。”姑妈在厨房答应,芸妹吩咐完又急忙跑到巷口看文哥来了没有。姑妈在厨房一边烧菜一边想芸妹不要陷得太深,不要有非份之想,看来芸妹真的爱上了这个哥哥,今后要时时敲警钟,一旦堕入情网后果真的无法想像。
  “姑妈文哥怎么还没有来,都快11点了。”看到芸妹着急的样子,姑妈连忙安慰道:“芸妹不要着急吗?时间还早,文哥答应来就一定会来的。”姑妈的话刚说完就听到屋外有喊声:“芸妹,芸妹。”“来了,来了。”芸妹急忙从厨房里跑出来迎着她的文哥,姑妈也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跟着芸妹身后出来迎接致文。致文今天穿着一身银灰色中山装,那个年代中山装是全国城市最革命最标准的制服,上至领袖高干、下至基干和普通百姓钟爱中山装,西装、旗袍、高跟鞋全是资产阶级垃圾扔进了垃圾堆,人们有统一的口粮,那当然要有统一的着装。
  致文手里提着一大包各式点心,另一只手拿着一本厚厚的书,芸妹连忙接过致文手里的东西说道:“文哥来就来,还买东西干吗?”致文笑道:“我第一次上门拜访不成敬意,其实也没有买什么东西。”致文跑到姑妈面前非常亲热的称呼“姑妈,你好。”“好好。”姑妈非常高兴,姑妈仔细打量这个文哥,确是高大英俊,全身充满男子汉的阳刚,又不失斯文,怪不得芸妹这样夸她的文哥。
  文哥确实是知识分子派头,文质彬彬还那样平易近人。这样好的小伙子那个姑娘不喜欢。“请坐请坐。”姑妈非常客气的招呼致文坐下。“芸妹快给你文哥泡茶。”“知道啦。”一怀香茶端到了致文面前。致文点点头笑道:“芸妹我给你带来了一本好书,你好好看看。”芸妹接过书一看《钢铁是怎么炼成的》,芸妹立刻明白了文哥的意见,文哥要她像保尔·柯察金那样坚强的活下去,其实芸妹以前也看过这本书,今天文哥送的书意义就不同一般了,芸妹觉得全身暖暖的。这时姑妈说话了:“芸妹你陪文哥说说话,我去厨房烧菜,小张你吃咸还是吃淡?”“清淡一点吧。”芸妹笑了“文哥喜欢吃清淡,我们也喜欢吃清淡。”致文也笑了说道“芸妹我给你买了几尺花布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喜欢喜欢,文哥给我的花布我最喜欢。” “是吗,你今后要穿得漂亮一点,你是小姑娘,不要像老太婆一样整天穿灰黑色的衣服,我看到你穿得漂亮文哥就高兴。”芸妹一听眼泪都下来了,自从毁容后芸妹就没有穿过一件好看的衣服,就是自己的亲哥给她买好看的衣服她都会大发脾气“我穿给谁看,我穿给谁看。”打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提给她买好看的衣服,今天文哥给她买的花布,她却温顺得绵羊一样高兴的接过花布,心里甜滋滋的,这是文哥给她买的,文哥喜欢看她穿的漂亮的衣服,她要穿给文哥看,她要让文哥高兴,全世界都嫌她只有文哥不嫌她。
  “开饭啰。”姑妈边说边把菜端上来,青椒肉丝、糖醋排骨、红烧豆腐、清蒸河鱼、老母鸡汤。姑妈厨艺真不错。丰盛的午宴,浓浓的亲情,一种回家的感觉回到致文身上,多年漂泊在外,食堂的饭菜单调乏味,按点开饭,到点关窗,冷冰冰的厨师,冷冰冰的饭菜,晚去一会饭菜买完了,荒郊野外没有能充饥的地方,胡乱一顿饼干充饥,致文流下了眼泪。“文哥怎么啦?”芸妹看到致文流泪心痛起来。“没什么没什么,我是高兴我好像又回到家一样。”“这就是你的家,你就来我家吃饭。”致文点点头。姑妈问道“小张你喝酒吧?”致文又点点头说“喝一点吧,今天我特别高兴。”姑妈立即起身拿来一瓶白酒给致文满上,也给自己满上一怀酒问道“芸妹你也喝一点。”芸妹点点头说“姑妈也给倒一点酒,我要陪文哥喝。”芸妹从来不喝酒,今天真是破例。致文拿起酒杯站起来说道:“姑妈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这几年对芸妹的照顾,你辛苦了。”说完致文首先喝了一口酒。姑妈也站起来拿起酒杯与致文酒杯碰了一下,也喝了一口说道“小张真谢谢你这样关心芸妹。”致文又拿起酒杯对芸妹说“我们也干吧,祝贺我们认识,今后我们就是好兄妹了。”芸妹激动的站起来,拿上酒怀深深的望着致文说道:“谢谢文哥我敬你一杯。”“好好。”致文高兴的说道:“敬我就敬我吧,一切都在酒里了。”说完一口气喝完。芸妹想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豪爽霸气,芸妹满心欢喜。“吃菜吃菜。”姑妈连连招呼,芸妹不停手的给致文挟菜。致文碗里堆满了菜,致文津津吃着。芸妹很少动筷子,她美美看致文,她要让文哥多吃点,她多年来吃饭没有什么味口,就在桌上也是少言寡语,今天文哥在,欢乐就在,芸妹觉得今天的饭菜比任何时候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