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八章
第八章



更新日期:2015-04-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另一个姑娘也被爱情的火点燃着,美兰与致文第一次见面就被这个英俊漂亮的男人深深的吸引住,文哥是那样的洒脱,又是那样的才华横溢、心地善良。父母曾托人给她介绍对像,有县长的外甥,有局长的公子,这些青年都有着大好的前途,可美兰就是看不中,这些公子哥趾高气扬,一副居高临下开口闭口我舅舅怎么怎么的,我是重点培养对象。美兰一听就反感,裙带关系没出息的男人,美兰的心地是非常善良的,尽管父母从小宠她,她从来不娇气有主见,父母对她百依百顺,她哥哥也非常疼她,哥哥当兵好几年现已提干,是部队指导员很难得回家。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美兰家祖辈三代都是贫农,父亲土改参加工作是国家干部,在县组织部任副部长,美兰有这样光环的好家庭,人又长得漂亮,又是人民教师,提亲的人真是络绎不绝,踏破门槛。父母总希望找一个门当户对,在机关工作有前途的年青干部做女婿。可美兰没有这种门弟观念,美兰内心希望找一个志同道合,有志向,心地善良,才华出众,脾气好的英俊男孩。真是天随人愿,心想事成。当她看到致文时打心眼里喜欢,致文是技术干部,一表人才,谈吐不凡,致文给她讲起芸妹的故事,深深打动了她的芳心,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就因为他妹妹跟芸妹有着同样的遭遇,他就承诺照顾芸妹一辈子,这是何等的胸怀,嫁给这样的男人一生才会幸福。美兰这几天总是眉开眼笑,看什么都顺眼,做什么都顺心,人逢喜事精神爽,母亲知道女儿一定找到了满意的心上人,美兰的表姐做的介绍一定不会差。
  “兰子,表姐给你介绍的对象这也好,那也好,那天带来让我们瞧瞧到底有多好。”“妈我跟文哥才认识几天,我们还只是朋友关系,还没有定下来。”“是吗?”母亲又问道:“听你表姐说这个文哥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说是烧坏了面孔,这个妹妹还是不亲妹妹,真的要照顾她一辈子不是问题吗?”母亲总觉得有点不妥,如果女儿真的跟文哥结成夫妻,拖着这个妹妹岂不成了一个累赘,芸妹烧毁了面孔是难找到工作的,除非到乡下去种田,想在城里自食其力是难上又难,女儿心肠好,做母亲的是知道的,女儿自身条件好,人又漂亮,追她的小伙子不计其数,多少领导干部出面牵线说媒,见过面后女儿总是挑三拣四不满意,父母亲也拿她没辙。表姐做大媒女儿满意,母亲心里也高兴,可总觉得有缺陷。芸妹就是一个解不开的疙瘩。母亲还是委婉的劝道:“兰子,你还是考虑考虑吧,不要匆忙做出决定,你还年青,才21岁,还有选择的余地,做母亲总希望看到你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好、称心如意的郎君。”
  “妈又来了。”美兰又不耐烦了,说道“我自己的婚姻我自己作主。”看到女儿这样顶她,心里真不好受,真是儿大不由娘呀。“兰子,我知道做父母作不了你的主,我们只是提供意见供你参考,希望你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的对象。”美兰一听态度也软下来了,父母也是为她好,美兰笑道:“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上次你给我介绍的局长的公子,人是长的漂亮,还是单位的科长,可看他那副德性就够了,一开口就是我要去省城学习,我认识省某某领导,某某领导准备重点提拔我,你跟我谈对像就是掉进蜜罐里了,听听真叫人恶心。”“他没讲错什么呀。”母亲又市侩起来。“妈,这种花花公子我是最不喜欢的。”“那你那个文哥就那么好?”“文哥就那么好,他心地善良,不会夸夸其谈,他说出来的故事会催人泪下。”“好好,文哥这也好,那也好,将来吃了苦头不要回娘家哭才是。”母亲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妈我就是吃了苦我自己担当。”母亲叹了口气说道“真是孩子大了不由娘了。”
  母亲又想起什么事问道:“你对文哥家庭了解吗?他老家还有什么负担,他家是什么成份?如果找一个家庭成份不好的,不要影响你爸爸和哥哥的前途,这可是个大事情呀。”美兰一听笑起来说道:“现在的年青人谈对像就像入党提干一样层层审查,要家庭成份好,政治条件好,工作单位好,人品又要好,这样完人恐怕全国也找不出几个来。妈你放心文哥本身就是国家技术干部,家庭成份不好能当国家干部吗?”“这也是。”母亲表示赞同。“妈,文哥没有什么经济负担,他父母亲都在工作,一个哥哥成家单过。”“这就好,这就好。”母亲放下心来,虽然不十分满意,但条件还是过的去了。
  傍晚河边上三三两两的人群在散步,天气渐渐暖和,人们脱下了厚厚的棉衣,穿上了春天的单衣,一对对年青对象,有的依偎在一起难舍难分,有的手挽手散步,春风荡漾,空气清新,满天星斗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树枝在轻轻的摇动,河水在月光照射下波光潾潾,河对岸的村庄星星灯光映在河水中时隐时现。
  “这真是一副美丽的图画。”致文发出了赞叹,美兰也赞叹到“C城的夜晚真是仙境,美妙绝伦。”两个年青人坐在河边望着对岸的村庄,心潮起伏。“文哥,你星期天到我家去,我母亲要见你。”致文笑了说道“丈母娘见女婿,我可要胆战心惊哟!”“我母亲可没有那么厉害,有我在你放心大胆去。”“遵命,我可要买一份厚礼孝敬未来的丈母娘。”“我父母可不是贪财的人。”“我尊敬老人,孝敬丈母娘也是应当的呀。”“你呀,就是嘴巴甜,会讨姑娘欢心。”“是吗?我是那样的人吗?”致文开心的笑了。美兰还想考考致文的智慧说道:“有一个故事,没有哪一个人回答得出来。”“什么故事你讲讲看。”美兰笑道:“如果是我和你母亲都掉到水里你到底救谁?”致文听后大笑起来说道:“这个故事我也听说过,确实没有人回答的出来,不救母亲吧是不孝,不救妻子是不忠,忠孝不能两全,按照孔老夫子的观点,那当然是救母亲,百善孝为先嘛。按照西方的观点女人都是弱势,年纪大的更是弱势,救老母亲也是理所当然,可不救妻子也于心不忍呀,这确实很难。”“那你到底救谁?”美兰就想知道文哥会怎样做。致文为难起来“要回答吗?”“一定要回答。”美兰坚持着。致文深思了很久说道:“我先救母亲上岸然后去救妻子,救得起来最好,救不起来我也与妻子一道去死,不让妻子到地下孤独,这样我既不落下不孝的骂名,也可以与妻子生死与共,不做无情无义、贪生怕死的人。”
  美兰一听心里震撼了,文哥真是古今完人,他有这样胸怀,这样的理智,又谁比得上。文哥这样完美。美兰哭起来了,致文连忙问道:“兰妹怎么啦,我说错什么啦?”美兰哭道:“文哥你的话太感人,太令姑娘心酸,你的回答真是令人震撼,你怎么会这样完美,我真想不到我今天会遇到你这样大智大慧的男人。”致文摇摇头笑了说道:“我可没有你说的那样完美,我也是个私心很重的人,自从我上次见到你,我就神魂颠倒。这些年来我真没有对哪个姑娘动过情,可见到你,你是那样高雅美丽,又是那样善良,我能娶到你做妻子,我确实终生幸福。”“是吗?”美兰甜甜的笑道:“我可没有你说的那样好,你可不要后悔。”“我怎么会后悔,我海枯石烂也不会变心的。”致文誓言旦旦,“我相信文哥你是我生平以来最喜爱的男人,哪怕山崩地裂我们也要在一起,永不分开。”美兰内心也发出誓言。两人情不自禁紧紧抱在一起,双方的呼吸是那样的急促,双方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文哥你说好笑不好笑,我母亲还在问你家是什么成份。”“你怎么回答?”“我说,妈,文哥是国家干部,成份不好能是国家干部。”“你怎么知道我家成份好?”“你家不会是地主成份吧?”美兰开玩笑说道。“地主成份的子女就不要找对像吗?”“我妈说成份不好找成份不好的。”“成份不好与成份不好结合生下的孩子岂不是纯阶级敌人种吗?”美兰一听笑道:“我妈可管不了这么多。”致文也笑道:“毛主席不是教导我们说,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吗。”美兰也笑道:“讲是这样讲,可事实上,出身不好的子女提干、入党、参军那有份啊。”致文听后点头表示赞同说道:“党员干部找对象要经过组织的审批,如果不听组织的话前途也就到头了。”致文又试探道:“如果我家是地主成份你还会嫁给我吗?”“会,我一定会嫁给你,我爱的是人不是成份,大不了我们到农村去男耕女织。”致文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好主意,男耕女织,田园生活,可农村也讲阶级斗争呀。”“那怎么办?”美兰真的好像去私奔了。致文笑道:“封建社会会棒打鸳鸯,阶级斗争也会棒打鸳鸯的。那个社会都会有爱情的悲剧的。”美兰也点头表示赞同。致文安慰美兰说:“兰妹,叫你母亲放心,我家确是贫民,我父亲也是干部,我母亲是医院的护士。”“那就最好随了我的心愿,又随了我父母的心愿,这真是两全其美。”致文叹道:“世界上还真有两全其美的事呀,俗话说熊掌鱼刺不可兼得,忠孝不能两全,我们确是熊掌、鱼刺都兼得了,美兰冬天已经过去了,春天已经来了。我好像嗅到政治气味,中国大地好像一场大变革。”美兰点点头说:“希望越变越好。”
  “啊,对了。”美兰想起了一件事说道:“文哥你去芸妹家,现在芸妹情况怎么样?姑妈身体好吗?”“芸妹情绪很稳定,姑妈身体也还好,我去她家芸妹高兴的像过年一样,芸妹还是个孩子,但有件事我非常担心?”“什么事?”美兰吃惊的望着致文问道:“你是担心芸妹知道她哥哥死了受不住这样残酷的打击?”“兰妹,你真聪明,我担心就是这件事。”“那你怎么办,瞒得一时瞒不了一世呀。”致文摇摇头叹道:“瞒一时是一时吧,慢慢开导芸妹吧。”美兰心里也沉沉的一个念头闪过,如果文哥不认识芸妹,她和文哥就没有任何牵挂了,她突然又觉得自己很自私,她既然爱文哥,文哥关心 一个素昧平生的芸妹,自己就应该和文哥担负起这个责任,自己就不应该有这样的念头,她安慰文哥说:“文哥不要太着急,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一起想办法吧。”致文非常欣慰点点头。
  美兰又换了话题说到:“文哥自从我见到你简直被你迷住了,天天晚上都想你,本来我是一个很有自己主见的人,可我认识你后,我就觉得我把一切都交给你,今后我一切都听你的。”“是吗?”致文甜甜的笑道:“我希望你有自己的主见,你是个知识女性,又是人民教师,你应该有独立的性格,自强不息,不能过份依赖任何人,包括父母、爱人,只有这样才会遇事不惊,经受得住任何风浪。人的一生会碰到任何意想不到的情况,只有坚定意志和独立性格的人才会经受打击。”美兰点点头说:“你说的很对,但我还觉得我依靠你宽大的肩膀,我才感到安全,文哥你星期天到我家去吧,我父母真的想见你。”“好吧,我星期天一定去,我带什么礼物好呢?”“随便吧,不要空手就行,我父母真的不是贪财的人。”美兰说完一阵风吹来美兰全身抖动一下说道:“文哥,我有点冷,我们回去吧。”致文连忙脱下外衣披在美兰身上,他把美兰紧紧抱在怀里。美兰顿时全身暖洋洋的,她紧紧依偎在致文怀里撒娇着:“文哥抱紧点,再抱紧点,永远也不要松开,我真的离不开你,真的爱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