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六章
第六章



更新日期:2015-04-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星期天C城又热闹起来,老街上赶集农民大篮小框装满鸡蛋、瓜果、蔬菜,从四面八方赶来,致文惊喜的发现赶集的农民脸上充满了喜悦,集市可以自由买卖了,工商局也管得不怎么严了,农民种地也自由多了。可这样好的形势又有些人不高兴了,他们又扳起面孔指责起来,“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是辛辛苦苦卅年,要一夜回到解放前。”胆小的人又害怕起来宁可把瓜果烂在地里也不敢拿到城里去卖,可潮流是不可阻挡的,谁给老百姓带来好生活,老百姓就跟谁走。
  致文今天又穿非常整洁,一大早他就带好钱和布票,他要给芸妹买几尺花布做漂亮的衣服,在C城他没有亲人,今后芸妹一家就是他的亲人。今天的百货店的顾客比平常多了一倍,物资奇缺品种单调,地大物博的中国为什么会这样?中国不改革不行,不走自己有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还真不行。
  致文走进商店来到布匹柜台前,看到挤满了顾客,他们挑挑选选,各色花布还算鲜艳,但品种还是单调,与花布极不协调的就是营业员的脸色,板起面孔没有一丝笑容就是那个年代服务员的特色。奇怪的是营业员态度再生硬脸色再难看,顾客都会逆来顺受,陪笑脸。“同志麻烦你,再拿一块花布下来,我比较一下哪种花布好看。我要娶媳妇可不敢马虎。”“叫你媳妇来挑不更好吗?你挑了这么长时间,我不能为你一个人服务呀。”“对不起,对不起,那敢叫没过门的媳妇来挑,她尽挑好的贵的,我哪有那么多钱,全家省吃俭用才攒够了钱,讨媳妇我们乡下人不容易呀。”营业员笑了说道:“好吧,你就慢慢挑吧,挑好了叫我一声,我要招呼其它顾客。”“真谢谢,真谢谢。”这算那档子事,顾客不是消费者更像是乞讨者。
  致文看到顾客太多不想去凑这个热闹,他静静的候在一边。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农民进城赶完集就急着赶回去,在城里住一晚不要说舍不得,就是舍得钱也住不到旅社,全国宾馆、饭店、旅社普通老百姓是没有这个奢望的,能住宾馆、旅社都是拿工资,吃皇粮,而且还是公差,哪家宾馆、旅社不要组织单位介绍信,如果旅社住进一对男女,那就如临大敌,派出所、联防队查了一遍又一遍。“是夫妻吗?那有夫妻一块出差的,有单位介绍信吗?有夫妻证明吗?不会是乱搞男女关系吧。”“那里,那里。”旅客陪着笑脸态度十分恭顺,“我们是真夫妻,那敢乱搞男女关系,我们不是出差,是到这里看亲戚,我们有结婚证请领导审查。”派出所刚走,联防队又来查房,折腾了半宿,才消停下来,男的骂道:“这算什么事呀,我们就是乱搞男女关系谁会到旅馆搞,我们找死啊。”
  致文看到柜台人少了,正准备挑选花布“是你呀。”营业员大姐忙完了才发现致文。“小伙子,我给你介绍对像没忘记吧。”致文笑了说道:“那敢啊,大姐真热心。”大姐责怪起来,“这么多天没有看到你来联系我,我把你的情况跟我表妹说了,我表妹同意与你见面怎么样?”“是吗?”致文想大姐是认真的,自己可不要不当一回事,真是盛情难却,再不要挡大姐的面子,大姐在城里可是有来头的人,不答应就要得罪人,何况长期生活在城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致文连忙笑道:“真谢谢大姐,好吧我们就约个时间见面吧。”“那就明天晚上吧。”大姐做事雷厉风行。“我约表妹明天晚上六点钟在影院大门前见面,你两人中意就看场电影吧。”“我买好电影票。”“大姐对这场婚姻很有把握。”“哪用大姐破费,还是我来买电影票吧。”“不要这样客气嘛,都是一家人了吗。”致文觉得好笑还未与她表妹见面成不成还不知道怎么样就成了一家人。
  中国的恋爱婚姻非常独特,农村人找对像首先由媒人介绍,由媒人带着男方去女方家相亲,双方满意各种条件就当面谈,要多少彩礼,做几套衣服,摆几桌酒筵,男方一一记下,大家都穷,漂亮一点的女孩条件稍高一点,衣服上档次一点,条件一谈好订婚,结婚就提到议事日程。城里的男女有自由恋爱的,也有媒人介绍的,一旦双方满意,电影院就是男女双方确定关系的场所。
  致文想起来了问大姐:“大姐你的表妹叫什么名字?”“我表妹姓魏,叫美兰。”“大姐您呢?”“我姓刘叫淑英,大家都叫我英子。”“我今后叫你英子姐啰。”大姐笑了,这时大姐警觉起来说道:“你上次来买花布,没有布票到底给谁买?你在C城又没有亲人,从哪里冒出来的妹妹?”致文一听明白大姐的意思,大姐怕他脚踏两只船。致文连忙解释道“我是给一个朋友的妹妹买的。”“你朋友的妹妹怎么要你买花布?”大姐还是不放心,她要对表妹负责。致文看到大姐这样紧张觉得好笑,又解释道:“是朋友委托我照顾他妹妹。”“你朋友妹妹多大,漂亮不漂亮,朋友自己不照顾为什么要你照顾。”致文沉默了一会沉重的说道:“我朋友死了,他临死前委托我照顾他妹妹。我答应了他,他妹妹今年十七岁,几年前他妹妹一场大火烧坏了面孔。”“是吗?”大姐一听也觉得难过,小伙子良心好,答应照顾死去朋友的妹妹不容易。“你跟朋友关系那么铁吗?”“是的,我们是铁哥们,是患难兄弟。”大姐彻底放下心来,说道:“你真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我表妹嫁给你也是福气哟!”“是吗?”致文和大姐都开心笑了。“哦,对了大姐想起来了,你上次挑选的花布我还给你留着,这花布给姑娘做衣服是好看,小伙子眼光不错。”致文笑道:“大姐过奖了,大姐你也太费心,我代表我妹妹谢你了。”说完致文向大姐告辞:“大姐我走了,多谢大姐帮忙。”“小伙子记住明天晚上电影院门前不见不散哟。”“大姐放心吧,我一定会按时到。”致文拿好花布转身走了。
  晚上电影院热闹起来,十年动乱中国文艺界倒退到原始时代,绷紧神经的人们,每天都要适应一场接一场的政治运动。电影院这个休闲娱乐的地方也被无产阶级舆论全面占领“封、资、修。”全部封杀,8个革命样板剧翻来覆去演,年青人谈恋爱看电影也就是过过场,银幕上天天都是刀光剑影,你死我活,热恋中的情人如何激情的起来,现在春风吹来了,文艺界也打破坚冰,电影院放起了香港娱乐片,欢笑的人们涌向影院彻夜排队购票。
  电影院售票窗口排着长长的队,一晚放三场还是满足不了人们观看的欲望。大姐神通广大后门一开两张好位的票到手,7点不到大姐就和表妹来到影院门前等候。大姐时时看看手表,又时时向四面张望,“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时间还早,小伙子一定会到。”大姐一边说一边自己着急起来。“来了,来了。”大姐兴奋的叫起来,表妹顺着大姐指的方向望去她看到一个身材高大英俊漂亮的小伙朝影院走来。致文穿着非常精神,一身笔挺的毛料中山装,脚下的皮鞋擦得雪亮,一副干部知识分子派头,他来到英子大姐和表妹身旁满脸春风彰显他为人和善,“大姐你好让你们两人久等了。”表妹美兰脸红扑扑的,心里突突直跳,眼前这个美男子她满心欢喜,一见钟情。致文看到美兰时也呆了,美兰怎么长的跟他妹妹那么像,天下真会有这样巧的事,面前的姑娘弯弯的细眉,一副熟透了粉红色的瓜子脸,身材适中,令人百看不厌,致文呆呆地望着。站在一旁的表姐看到两个俊男美女傻傻的望着,开心的笑了。“两位看够了吧?”致文赶紧收住目光,美兰也连忙低下头。表姐打趣的说道:“你们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小张,我表妹漂亮吧。”致文开心的笑了说道:“你表妹真漂亮。”大姐看了一下手表说:“呀,快七点了,电影要开始了,你俩快进去吧。”大姐说完把两张电影票塞到致文手里,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影院,找到座位坐下,影院里观众陆续坐满。十年后第一部香港生活娱乐片引进中国,十年的政治运动并没有把中国人的思想牢牢拴在无产阶级的封地里,银幕里的“三笑”搞笑情节引起观众一阵一阵欢笑,久违了香港电影,“三笑”唐伯虎点秋香,秋香一笑二笑又三笑唐伯虎如痴如狂、失魂落魄,秀才不做奴才当,怪不得爱美人不爱江山。
  致文和美兰坐在中间的位子上紧紧依偎在一起,致文紧紧握住美兰的手轻轻说道“看完电影我们到河连去散步吧”,美兰点头说“好吧”。走出影院致文和美兰来到河边,北风呼呼的吹来,北边的寒流死死挡住春天的脚步,可春天的暖流也在拼命打碎冬天的坚冰,“你冷吗?”致文关心的问到:“还好现在是春天了”,美兰已经脱下厚厚的棉衣穿上了春天的毛衣,下身穿着黑色的毛料裤子,可脚下的鞋子跟太低,美兰和其他爱美的姑娘一样为难,为买不到高跟皮鞋而烦脑,百货店卖的鞋子款式陈旧,品种单调,老、中、青步调一致,人们可以忘我的革命但不能有丝毫的享受,“兰妹你穿高跟鞋不要太好看”,“是吗”“可买不到高根鞋呀”,“兰妹不要难受面包会有的,粮食会的,高跟鞋也会有的”“文哥你真风趣”美兰笑了。“啊,对了,我听表姐说你受朋友委托要照顾朋友毁了容的妹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是的”致文伤心起来,说道“我朋友的妹妹也真可怜,人间所有的痛苦都降临到她头上,父母早年双亡,兄妹相依为命,一场大火又毁掉了她漂亮的脸孔,可现在她亲哥哥又生癌病离她而去,只剩下她孤苦零丁,她毁容后又成了天下最丑的女孩能活下去要多在的勇气”。“是吗”美兰也心酸起来说道:“文哥,如果是我简直就要疯了”美兰说完一直摇头。“兰妹,当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十分惊讶”。“为什么?”美兰好奇起来。致文笑笑说:“我也有一个妹妹,如果她在世上今年也十七岁了,也是一场大火烧毁了面容。她疯了跳河自杀了,我妹妹长的与你和朋友的妹妹芸妹那么像,无论长相身段那样惊人的一致,瞑瞑之中会安排这样的巧合”“真的?”美兰吃惊了说道:“天下真会有这种巧事,不会是文哥编出来的故事吧?文哥你见到芸妹时已经毁了容,你怎么知道芸妹和你妹妹长的一样呢?”致文答道“我是没有看到芸妹毁容以前的面孔,她哥哥临死前给我看了芸妹毁容前的照片,当我拿起芸妹的照片时我心在颤抖,天呀这是他妹妹的照片还是我妹妹的照片,简直就是孪生姐妹,今天我看到你时,我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美兰听后心中掀起波澜,眼前的文哥是那样英俊善良,如果真能与文哥成百年之好,那该是多幸福呀!致文也含情的望着美兰说道:“如果我们真成为夫妻,你能和我一道照顾这个苦命的妹妹吗?”美兰点点头说:“你能把朋友的妹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我为什么不能,文哥我一切都听你的”。致文欣慰的笑了,“兰妹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爱你”美兰激动起来,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久久不肯分开,一个是一见钟情,一个是相见恨晚,但这对情人终归没有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