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15-04-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二)
    张致文坐在牢房的地下,呆呆的望着窗外,死刑犯是要上脚镣的,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死刑判决报省高级法院审批再报最高法院核准,法律程序一走完,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张致文感到一阵阵悲哀,恐惧时时掠上心头,不怕死是假的,有谁真正不怕死,为了对朋友一句承诺,为了一个丑陋的姑娘去贪污10万,丢掉了工作,丢掉了前程,还要丢掉生命张致文越想越不值,越想越恐惧,在法庭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是装出来的,既然难逃一死,就要死的像男子汉,露出一副贪生怕死的可怜相是得不到同情的,反而遭到人们的鄙视,当法官宣读到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时致文的脑袋翁的一下,完了死定了。
    在牢房的地下张致文天天彻夜难眠,他回忆起把他一步一步推向死亡的丑陋女人心里总是不能平静,是爱她,还是恨她?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酸楚,就像做了一场恶梦,往事不堪回首,都说君子相交淡如水,可为朋友两肋插刀又做何解释,为了心爱的女人去死值得拿命一搏,可是为了一个丑陋无比的女人而且还谈不上爱不爱的女人却要为她去死那就是天底下最悲哀的傻瓜,张致文就是这样天底下最傻的男人。
    前进煤矿的灰暗的宿舍里,十五瓦的灯光射出淡淡的黄光,躺在床上的谢文强垂死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癌细胞在一点点吞食他的躯体,也在一点点击垮他的精神。张致文守在他身边,看到朝夕相处的好友在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致文心里充满了悲伤。一年前文强查出胃癌手术后恢复得很好的,文强高兴,致文也高兴,想不到一年后文强癌病又复发,文强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在医院住了一阵子就坚持要回来,致文知道他的性格,也清楚他的为人,文强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胃癌无法进食,吃什么吐什么,文强就靠输液和输血苟延残喘度过最后的时光,文强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他能战胜一切困难,却战胜不了癌细胞,弥留之际致文日夜守在他身边,“致文我要走了”“快别这样说你会慢慢好起来的”,致文知道这种安慰话是苍白无力的。文强痛苦的摇摇头说“我要走就是这一二天的事了,我有件事放不下”文强欲言又止,致文知道文强一定有重要的事委托他,“你有什么事要交代我去办,我会尽力去做,只要我办的到”文强点点头说:“我相信你,你是我的好兄弟,谢谢你陪伴我度过最后日子”文强说完挣扎坐起来,致文急忙把枕头垫在文强背后,让他舒服些。文强坐好后伸手吃力的拿起靠墙的桌子上一本相册交到致文手里。致文接过相册翻开一看,一张全家的合影展现在他眼前,致文想这是一张普通的照片里面还有什么秘密?致文感到奇怪。
    文强痛苦的摇摇头说:“这是我全家几年前的合影,我的父母已经去世了,现在还有一个可怜的妹妹在姑妈家”致文点点头仔细看他妹妹的影像,突然致文惊讶了,他的妹妹怎么长的跟自己的妹妹那样像,就像一对孪生姐妹,照片上的姑娘大大的眼睛是那样清澈明亮,瓜子般的脸庞透着青春的气息,一副天真烂漫的形态使人陶醉,绝对是一个大美人,文强为什么临死前要提到他的妹妹,这里面隐藏着什么故事,文强呆呆的眼神一直望着致文:“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看我全家的照片?”致文摇摇头。文强问道:“我妹妹漂亮吗?”“确实很漂亮”文强眼光放出异样的光芒,突然文强悲哀起来说道:“我这可怜的妹妹我最放心不下,她已经死了”“什么?”致文吃惊起来连忙问道:“她怎么死的?”文强摇摇头说“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说漂亮的妹妹死了,其实她没有死,可她的心死了,她活着生不如死,她已经死过她几回,都被抢救过来,她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点快乐,没有一点做人的尊严,这跟死有什么区别。”“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妹妹为什么会这样?”致文着急起来,他很想知道文强的妹妹身上到底有什么悲惨的故事,“你真想知道?”致文点点头。文强深深叹了口气说:“我家在农村,我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我母亲为人很善良,家里日子过的并不富裕但非常平静,我六岁那年我妹妹出世,我当年很小总听到我父亲说真是福气呀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两兄妹哪一个都不要亏待,让他们读书,能读多高就读多高”后来我渐渐长大念书了,我妹妹也越长越漂亮,她从小活泼,性格开朗,整天快乐的像一只小鸟,村里大人小孩都喜欢她。可一场灾难打破了我全家的平静,一天我父母亲坐拖拉机到城里赶集,回来时遇到暴风雨拖拉机翻下山沟,我的父母双双摔死,一个热闹幸福的家一下变的像死一样寂静,我兄妹两整天面对父母遗像痛哭流泪,我妹妹总是在梦中哭醒,“我要妈妈,我要妈妈”一贯开朗活泼的妹妹变得沉默起来,爱唱歌的小嘴也紧紧闭起来,从此家里没有了生气,父母走了,我两个孤儿总要活下去,兄妹今后要相依为命,我长大了,我懂事了,我要去工作,我要养活妹妹,我要供妹妹读书完成父母生前的遗嘱,我缀学了,我工作了,我赚钱了,家里也渐渐恢复了生气,妹妹也慢慢从父母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妹妹上学了,她很用功,成绩很好,在班上出类拔萃,我非常欣慰,日子也就这样平静过下去”“后来呢?”致文问道,这时文强的脸色更加痛苦,说话带着悲切的哭声,“可是一场灾难又突然降到我妹妹身上,彻底摧垮了我妹妹也彻底摧垮了我”“又发生了什么?”致文紧张起来。文强突然两眉紧锁脸色惨白不停的大口喘气,致文连忙扶他躺下。“没事,没事,就是有点喘不过气来,让我休息一下”“不急不急。”
过了一会文强的脸色缓和下来,自己挣扎坐起来继续说道:“我妹妹念初中那年,一场大火烧毁了我妹妹的脸孔,自家失火是自家的灾难,可我妹妹的脸是重度烧伤,这场大火把我妹妹推向了绝境,我妹妹清秀漂亮的脸一下子就变成满脸疤痕,丑陋无比人见人怕的脸孔,家中一切能照见人影的玻璃镜子全被我妹妹打碎,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那里经得住这样的打击,她几次轻生都被人发现救起,可我要赚钱,要养家,我总不能整天守在她身边,我只好委托我远房的姑妈,日夜照顾她,我现在又要死了,我怎么放心的下我那可怜的妹妹”。致文听完这段悲惨故事,彻底震动了,天下还有这样巧的事,致文的妹妹也是念初中那年被一场大火烧坏了脸孔,他妹妹疯了,跳河自杀了,致文多年来一直深深自责,每当想起妹妹惨死的情景,他心里就滴血。文强家的遭遇比他还要悲惨,天灾人祸家破人亡,一个本来非常美满幸福家庭,父母车祸死亡,妹妹惨遭火灾,哥哥又即将病故,一个十七岁的姑娘如何经受的住这样的打击,世上只有黄莲苦,文强一家真的比黄莲还要苦。致文的眼泪夺框而出,两个男人都泣不成声。致文看到文强垂死的面孔,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他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他。
突然文强紧紧抓住致文的手说“文哥我的好兄弟,我要走了,我真不甘心,我最不放心的就是我那可怜的妹妹,我姑妈老了,今后她也没有精力照顾我妹妹,我把妹妹交给你,你好好照顾她,你把她当成你自己的亲妹妹鼓励她好好活下去,她离开了亲人的陪伴很可能就是死亡,我求你了,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的”文强说完一直望着致文,脸上充满期待,致文知道这是文强最后的心愿,不答应他会死不瞑目。致文知道答应了,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不是照顾他妹妹一时,而是照顾他妹妹一辈子,不答应他又愧对好友,是文强毁掉他的日记救了他一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大恩,知恩不报不是致文的性格,致文咬咬牙下定了决心,说道:“我答应你,你的妹妹就是我的亲妹妹,我要让她好好活下去”“谢谢,谢谢”文强从内心发出感激说道:“文哥,难为你了,我相信你,你是那样才气过人,办事果断,让你照顾我那丑可怜的妹妹真委曲你了”“快别这样说,如果不是你当年毁掉我的日记,我早被打成反革命,不是一枪毙命就是在监狱中度过一生,知恩不报我还是人吗。既然我答应了你,我就一定会做到,你放心吧”致文说完有一种男子汉的气概。文强再也说不出话来,两手紧紧握住致文的手说“我的兄弟,我的好兄弟,来世我们还做兄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