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日期:2015-04-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致文调来C城一个多月了,古老的C城在焕然生机,旧的街道虽然破旧,但非常整洁。整个C城地区地下埋着黑金,人们还在受穷,C城很少有楼房,都是一片连一片的平房,那个年代中国找不到富人,人们菜黄的脸色是那个年代的标致。C城旁边有一条大河川流不息一直向东流去,河两岸的农田平坦向四面延伸,绿油油的庄稼透着土地的芳香,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
今天是星期天,街上的人熙熙攘攘,男女老少清一色的黑灰色装,只有年青姑娘穿的花哨一点,在灰色的人群中显得跃眼鲜亮。整个C城只有几家百货商店和副食品商店,饭店酒楼更是屈指可数,稍气派一点就是国营商店,简陋一点就是集体制合作商店,整个C城至全国看不到一家真正的私人商店,星期天早上排队买早点的人多了。
    致文漫步在街道上,他英俊高大身材修长,穿着得体的中山装,有些姑娘不时向他张望,英俊的男人总能吸住姑娘的眼光,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没有爱情只有婚姻,干部的婚姻要经过组织的审查,亲不亲阶级分婚姻也是如此。致文一边走一边向四处张望,突然发现迎面走来的姑娘非常苗条带着一副很大的墨镜,整个眼框都埋在这个大墨镜中,天气并不寒冷可一个大口罩把脸庞罩住,使人无法看清她的面孔,姑娘看上去1.6米的个头,穿着非常俭朴,头上扎一个马尾连发卡都没有。致文忍不住回过身来,紧紧跟上这个小姑娘,小姑娘脚步匆匆,致文不紧不慢的跟着,走了一会儿姑娘突然弯进一个小巷,致文看见小姑娘进了一个院子后突然把门关上,致文走到门前抬头一看平安巷8号,天呀!真是她,文强的妹妹芸妹,这个地址是文强临终告诉他的,致文刚调来C城还没来得及安置好,今天是星期天,办不了事,无意在街上溜达,竟会这样巧在大街上迎面碰到。平安巷8号千真万确是芸妹,致文非常激动,他真想冲进去他还是忍住了,他想起文强临终的交代,他说他妹妹心高气傲,最不愿意看到别人同情她可怜她,文强要致文找个机会慢慢接近她,开导她。
致文转身离去,回到大街上,他走进百货商店,他想买几尺花布给芸妹做件好看的衣服,他来到布匹柜台指着小兰花格布问营业员大姐“请问大姐小姑娘做件衣服要几尽布?”“姑娘多高?”“大概1.6米”“买四尺布够了”“同志你带了布票吗?我剪下来没有布票就麻烦了”营业大姐剪布前都要提醒顾客,“我真的没有带布票,麻烦你了大姐”,致文今天是上街溜达根本没有想到会碰到芸妹,也不会想到带布票给芸妹买布。大姐看到致文不好意思笑了:“同志你真喜欢这花布,我会给你留着”“那就谢谢大姐了”大姐看到致文相貌堂堂猜想可能这个小伙子给对像买布,连忙问道:“小伙子是给对像买布吧?”致文笑了:“我还没有对像,是给我妹妹买的”大姐一听心里有了盘算,又忙问道:“小伙子,你真没有对像,你在哪里上班?”“我在矿务局上班”“你是国家干部吧?今年多大了?”致文笑道“我是矿务局技术干部,今年24岁了”“你家是什么成份?”致文一听皱起眉头,怎么查户口,你又不是介绍我入党,致文索性开玩笑道“我家成份是地主。”“不会吧?”大姐一脸不相信“地主成份那能进局机关工作?还是国家干部”“那地主成份的子女应该干什么工作?”“地主成份的子女就应该去挖煤、种田、扫大街,阶级敌人的子女,那有资格在机关上班”。致文一听觉得好笑,好像我家成份不好会影响到她的前途,致文一想说自己家是地主成份不要被人看低了,致文连忙说:“大姐跟你开玩笑的,我家成份是贫民”,大姐一听笑了“我一听就知道你是开玩笑,我讲的没错吧?成份好才能进机关工作。”致文也笑了,他看了一下手表,“呀!时间不早了,正要转身离开,大姐看到致文要走连忙叫住”“小伙子我还有话跟你说”,致文奇怪了,我跟大姐非亲非故,我只是顾客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致文只好停下脚步问道:“大姐你还有什么话跟我说?”大姐脆蜜一笑说道:“我想给你介绍对像,保证你见了满意”,致文笑了,心想这真是个热心的大姐,第一次打交道又不了解人家就冒失给人介绍对像,致文连忙推掉“谢谢大姐热心,我还年青,不想这么早找对像。”“小伙子,你已经24岁了,是谈对像的年龄”,大姐还不甘心一心想促成美满婚姻。这下轮到致文不好意思了,再驳大姐面子岂不要得罪人,只好说道:“大姐你给我介绍的对像漂亮吗?在哪里上班?”大姐一听有门连忙说道:“我介绍的对像你就放心,是我的表妹,非常漂亮,是在小学当老师,今年21岁,看你一表人才,只要你同意我可以打包票,”大姐说完得意洋洋起来大包大揽,好像是她嫁给致文,她可以做主。
他俩谈得热火朝天,突然听到叫声:“营业员你把货架上的花布拿下来我要买”一个农民大喊起来。“叫什么,叫什么,我不正在忙吗,带了布票吗?”大姐极不耐烦把货架上的花布拿下来又对致文说:“小伙子,等一下,等我做好这笔生意我们再谈”“你忙,你忙”致文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大姐对着那个顾客一脸不高兴的说道:“快说要买几尺花布?”刚才还大声喊叫的顾客态度一下就软下来了,满脸堆笑地说“同志麻烦你,我想给我媳妇买几尺花布,不知道要买多少尺布才够,你能帮我算一下吗?”“什么?你给媳妇买布叫我算?你当我是裁缝呀!你去裁缝店里问去,买不买?我要招呼其它顾客”,“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商店里不是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吗?你就这样为人民服务呀?”“你说我是什么态度?”大姐来劲了,“为人民服务,你代表人民吗?”“好,好,我不跟你吵,好男不跟女斗,我找你们经理提意见去。”“去呀!去呀!我们经理在商业局开会,要不要我带你去呀?”大姐满不在乎。致文觉得好笑,致文想真是计划经济,国营老大独家经营,顾客不受气谁受气,这位农民也只好摇摇头无奈的走了。致文想这位大姐敢对顾客这样嚣张,就不怕挨批评,扣奖金,受处分?致文猜她肯定有靠山,果然猜中了。大姐又一副笑嘻嘻面孔对致文说道:“找经理提意见去提呀!我姑夫是商业局长,我还怕你提意见,乡巴佬真烦人”致文笑道“你就不能对乡下人态度好一点吗?乡下人进一趟城不容易”“现在营业员不都是这个态度吗?”大姐还在强词夺理。致文觉得没有必要再说下去。“小伙子,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你每月工资多少?”“不到60元钱吧”“哟,工资蛮高嘛!到底是国家干部,我才30几元钱工资,有奖金吗?家里父母要负担吗?”大姐好像进入审查程序问得这样详细。致文答道:“现在那个单位不都有奖金吗!我父母都有单位拿工资的,我哥哥成家单过,基本上没有什么负担。”“真的?”大姐像中了大奖一样高兴说道:“条件太好了,这婚姻一定能成,我敢打包票”大姐又在为表妹作主了。“小伙子,我今后怎么联系你?”致文真是盛情难却,转而一想多交朋友也没有什么坏处,自己在C城又人地生疏举目无亲,说不定还有什么事要求人帮忙,多个朋友多条路,致文笑笑从口袋里拿出笔写下了自己单位和姓名交给大姐,大姐接过纸条放好后说道:“我12点钟下班,你到外面转一下12点回来,我带你到我家吃饭,认认门”,好像致文就是她的妹夫了,“这就不必了,下次吧,我还有事要办,我们以后再联系”说完致文就向大姐告辞了,“那你慢走,记住一定要联系哟!”致文走出商店大门还听见大姐在说“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致文走在大街上还在想:我真的跟她的表妹有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