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日期:2015-04-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

    一九七七年春天来的太迟严酷的寒流仍覆盖着神洲大地迟迟不肯散去。C城庄严的法庭审判长脸上没有一丝笑容,陪审员、书记员、检察官按部就坐,旁听席座无虚席。
    “把被告张致文押上法庭”,审判长一脸严肃。法庭旁门打开,一个修长高个英俊剃着光头的青年手上带着寒气逼人手铐押进了法庭,这个囚犯四面环顾起来,阴森的法庭刺眼的

灯光他不寒而栗。八个月的牢狱生活,使得他白净的脸上更加苍白,当他押进法庭时旁听席的听众把眼光齐刷刷的盯着他,这些听众很多是他的同事,是他的朋友,他们摇头叹息

,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张致文怎么会变成这样真看不出来,一个蛮有前途的小伙子就这样毁了”“可不是吗,他还是单位领导的重点培养对像,哪里想到他会贪污公款十万,

贪污一万元钱,一万斤粮票,一万尺布票都要判徒死刑,贪污十万张致文是死定了的”“他贪污那么多钱干什么?”一个听众一直不敢相信。“听说是赌博输掉了”。“是吗?”一个听众

惊讶起来说道:“张致文还会赌博?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在单位一直优秀,工作能力又强,领导和大家都喜欢他,很多姑娘就偷偷的给他写恋爱信,原来这些都是伪装的,看来毛

主席说的阶级斗争年年抓没错”。
“台下的听众肃静”审判长宣布开庭,张致文站在被告席上木纳的脸上没有表情,他呆呆的望着法官,他为了对朋友的承诺,为了一个满脸创疤,难看丑陋的姑娘,被推向万劫不复

的深渊,值还是不值?“现在请检察官提起公诉”,审判长向检察官发出指令,检察官拿起公诉书像学生念作文一样念起了起诉书:“被告张致文,男,1952年3月出生,汉族,大学

文化,被捕前任城矿务局技术处主任,一九七六年八月至九月之间利用职权仿造单据做假账等手段大肆挪用贪污单位公款十万元人民币,现经公安侦查终结,以上查出来的贪污数

额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告供认不讳,被告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大肆贪污侵占国家公款……请法官依法量刑”。检察官念完起诉书向法官点点头。
审判长向张致文发出严厉的提问:“被告检察官的公诉是否听清楚”。“听清楚了”张致文轻轻回答。“被告大声回答提问”审判长呵责起来。“是”张致文提高了声音。“被告检察官的公

诉指出你贪污公款十万是不是事实?”“是事实”致文机械的像背书一样回答。“你贪污那么多赃款都用到哪里去了?”“报告法官我在被捕前出了一场事故脑子受了伤,所以很多问题

都记不起来了。”致文继续在法庭撒谎。“反正十万都输掉了,请法庭量刑吧”。审判长冷笑一声“死到临头还嘴硬”。审判长左右扭头与两个陪审员轻轻商量起来,两个陪审员不停的

点头。审判长当庭审宣布,现在休庭十五分钟,说完与两个陪审员起身离开法庭。
听众席听众又嘀咕起来:“赌博输掉十万谁信呀”另一个听众接过话题“听说小张在外面有女人,为女人搭上一条命真不值。”“有什么不值,男人为女人送命是千古绝唱哟。”“我看小

张是横下一条心,贪污十万追回来是死不追回来也是死,他是拿生命赌明天,小张我们真是看不透。”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审判长和两个陪审员回到法庭按部就坐。那个年代只

有控方,没有辩方,重刑犯审判委员会掌握生杀大权,法官照章宣读而已。
    审判长发出最后的提问:“被告你贪污十万的目的是什么?你本来是国家干部,单位上骨干为什么走这条不归路?”审判长也对张致文感到惋惜。“报告法官这都是受资产阶级的

思想影响,才会走上犯罪道路的”张致文一边回答一边觉得好笑,一切坏事都是受资产阶级影响,这可是最好的挡箭牌,什么坏事都可以往资产阶级身上推。杀人放火、贪污腐化

、好吃懒做、偷鸡摸狗、男盗女娼统统都可以往资产阶段身上推。审判长再也没有什么提问了,审判长站起来宣布:“全体起立,现在宣读判决”张致文知道,他死期的丧钟已经敲

响。他脑子一片空白,当他听到审判长最后几句判决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XX第XX款判徒被告张致文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如被告不服判决可在本判决日起二十五天内向

XXX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张致文真正感到恐惧了,他流下了悔恨的眼泪。审判长宣读完了判决最后问到:“被告张致文你对本判决不服可以向省XX高级法院提出上诉,你上诉吗

?”张致文摇摇头“我服从判决不上诉”“你还有什么话可以问法庭作最后陈述”。“我无话可讲”张致文想上诉有用吗?上诉能逃过一死吗?等死吧,我就应该是这样的下场。“把被告押

出去”法官最后宣布休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