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十章
第十章



更新日期:2014-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罗开的车子就停在村口,因为刘母极力反对刘大海和罗开这些人来往,他们也只能秘密碰面。今天他们的目标就是开掘婉茹的坟墓。
  “真的想好了吗?要不再考虑一下,开棺可不是小事。” 车子很快开到了目的地,罗开递给刘大海一支烟。
  都到了这个份上,刘大海没有理由退缩,“干吧。”
  罗开让大头拿上工具,三人顺着羊肠小道爬到了半山腰,婉茹的坟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坟头上的草比以前长长了许多,刘大海在坟前烧了一堆纸钱,面带感伤地说:“婉茹,对不起,我们又来打扰你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还你一个公道,你若是觉得心里委屈,可以晚上托个梦给我。”说来也怪,自从刘大海出狱后就再也没梦到过婉茹。
  罗开和大头相继朝坟头磕头跪拜,毕竟开坟是对死人来说一种极大的不尊敬,但为了帮助刘大海查出真相,他们也只好这么做,能够让死人沉冤得雪也是一种功德。
  三人合力,不一会儿便将坟打开,已经能够看到大红色的棺木,刘大海迫不及待的要去揭开棺木的盖子,罗开立即将他拉住,并让大头拿来帆布,在原地搭起了帐篷,因为棺材一直深埋于地底下,死人的遗骸一旦直接接触到外面的强烈光线,便会导致魂飞魄散,从此失去投胎的机会,变成永久的孤魂野鬼了。
  滂沱的大雨一直不停的下着,坟边新鲜的泥土混杂着雨水不停地往坑里滑去,落在了棺盖上面,在三人的一齐努力之下,棺材被拉到了外面,罗开绕着棺材左右各走三圈,并让刘大海和大头也跟着照做,这么做是为了转移鬼魂的视线,防止他们将来报复自己。
  就在三人准备去揭开棺盖的那一刹那,棺材里面突然发出咣咣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有人在里面用石头敲击着棺木,随之而来的便是整个棺材都在轻微的晃动,三人脸色骤然大变,罗开直接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大头也被吓得目瞪口呆。
  “轰——”
  这时,天边响起了一声炸雷,把三人当中胆子最大的刘大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但短暂的惊吓过后,他一把从大头手里接过铁锤,憋着一股劲,一锤子敲向棺盖的外缘,“嘣——”的一声,棺盖开了,但不是被他敲的,而是在他锤子落下的一瞬间自动打开。刘大海刚把脑袋探过去,里面喷出一股腥臭的血水,幸好他躲得快。
  “大海,闹尸变了,快走吧。”罗开喊道。
  “你他娘的也就这点胆子!”刘大海冲着那家伙骂了一句,棺材里喷出的血水奇臭无比,短短的几分钟过后才渐渐停息,刘大海怕里面还会有什么东西喷出来,便拿起锤子将棺材侧面也劈开了,一个圆圆的骷髅头从里面滚了出来,罗开正坐帐篷的角落里一边抽烟,一边发着牢骚,其实他老早都感觉到这个墓里有古怪,如果是古墓,即便有点危险性,他还是比较愿意冒这个险,现在他倒觉得完全没这个必要,随即道:“大海,墓我已经帮你打开了,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研究吧,我们……”话还没说完,忽然小腿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他骂了一句活见鬼,低头一看。
  “啊,鬼,鬼啊。”一个发白的头骨滚到了他的脚边,嘴巴已经叨着他的裤腿,罗开一面大喊大叫,一面用力去甩开那个骷髅头,然而无论他用再大的劲也无法摆脱对方的利牙,伴随一股温温的液体流在裤腿上,他才觉得那颗脑袋张开了嘴。
  大头提着裤子,看着一脸茫然的罗开笑笑说:“还是俺的尿管用。”
  罗开这才恍然大悟,没错,骷髅头最怕的就是人的尿液,如果是童子尿,那就更管用了。这时刘大海也从上面走了过来,见罗开满头大汗,不由忍俊不禁:“一颗脑袋就把你吓成这德性,我真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盗墓的?”
  罗开理直气壮地翻了白眼道:“老子盗墓的时候,你他娘的还没毕业呢,咋,你在怀疑我对的职业的忠诚性?”
  “还忠诚性,我算是服了你,就你这水平……”刘大海想继续数落他一番,但想想还是算了,“不说了,过来研究研究这颗脑袋吧。”
  罗开还想据理力争,可是人家都已经把那颗骷髅头抱在了手上,他的目光也随之转移到了那颗头上,后者的嘴巴忽然张得老大,偏偏刘大海一点也没察觉,罗开心惊胆战道:“你把它放在地上,大头,去把放大镜拿过来。 ”
  经过一番仔细的研究比对,罗开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颗男人的头,而且死者年纪应该在三十岁左右,刘大海大吃一惊,妻子的坟里怎么会埋别人的尸体?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为了进一步确认其它的一些信息,刘大海立即去找其它的遗骸,哪知棺材里面除了一堆血水结成的一层厚厚的污垢之外,连根碎骨头都找不到。
  “好毒啊。”罗开得知棺材里只有这么一颗脑袋,先是一惊,后是感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就是传说中的‘尸分三家’。”
  “什么意思?”
  “简单的说,就是死者系非正常死亡,而幕后的杀人凶手因为害怕会被死者亡灵报应,便将尸首斩成三截,这么一来,死者的魂魄在停留七天后便会魂飞魄散,永不得超生,杀人者就能高枕无忧地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大头不解道:“那这么说起来,人死后被火化了,就没有鬼魂了吗?”
  “这个还真不好说,如果说死者生前知道自己会被火化,我想他还是可以投胎转世,甚至是选择留在世上做孤魂野鬼,那将是他的自由,反过来只能是灰飞烟灭。”罗开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浪费时间,他仔细看了一下地上被砍成木块的棺木,随手捡了一块端详着,忽然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刘大海:“棺材被人动过了,你看这上面的钉眼,还有这些钉子,无论是型号还是磨损程度上都不一致。”
  正如他所说,刘大海也发觉了这些细小的环节,钉子有两个尺寸,而且新旧程度确实不一样,不禁猛然吃惊:“你的意思是说?”
  罗开点点头:“没错,婉茹的尸体被人换掉了,从时间上来看也就是这两个月内发生的事儿。”
  忙了一天,大家各自回家,刘大海走到村口时突然掉头,直奔当地派出所,管户籍的民警听说他的来意后,便热心地替他查阅了最近几个月蓝田乡刘家村村民的档案销户记录,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记载着婉茹确系死于车祸的事实,附件是村委开出的身份证明以及医院开出的死亡证明,还有交警部门开出的事故证明。
  所有证明就摆在面前,刘大海岂能随意推翻?他总不能告诉民警同志说这些完全都是自己的主观意测吧?
  隔日,刘大海去了趟交警大队,并从那里打听到了那位肇事司机的家庭住址,遗憾的是,当他满怀信心找到那个地方时,却发现那幢宅子早已人去楼空,问过房前屋后的邻居,他们也表示不清楚,这时,一位年长的大叔扛着锄头刚好路过这儿,见刘大海在门外徘徊,便上前搭讪道:“小伙子,你在找这家人?”
  “莫非大叔您知道他们家搬去哪里了?”刘大海一喜,忙不迭地打了根香烟给他,大叔会心一笑,索性放下了锄头,拉着刘大海在台阶上坐下,叭啦叭啦吸了几口烟,这才道:“不瞒你说,我只知道他们一家去了城里,具体地址我也不清楚。”
  “住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要搬走了呢?”刘大海觉得这其中有诡异,说不定和那场车祸有关。
  “这个?”待周围过路人都走远了,老人这才压低声音道:“听说他们家闹鬼。”
  “闹鬼?”刘大海惊道。
  老人一下子慌了起来:“别那么大声,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要是让左邻右舍知道这间屋子闹鬼,还不得找人来将它给拆喽。”
  “闹鬼的屋子又住不得,拆了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