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4-11-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可不,不过还有个老婆子在这儿住着,你把人家屋子拆了,让人家住哪儿?”老人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再说了,一个九十多岁的瞎老婆子又能上哪去?”
  “她的后辈不管她吗?”
  “也不是,是这老婆子固执,说什么也要留在这儿,说什么故乡情更浓。”老人顿了顿接着道:“她的丈夫以前是国军军官,解放后丢下妻儿跟着老蒋去了台湾,后来一直就没回来过,老婆子可怜啊,她是恨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啊,如今她还在等着远在他乡的丈夫,其实她早就知道,丈夫在去台湾的第二年就患了一场大病去世,可是人家就是愿意习惯了这么干等着,直到油尽灯枯的那一天。”
  刘大海被感动了,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痴情的女人,不过感动感动,正事还是要办的,他拿出妻子的照片递到老人跟前:“大叔,你看看,这照片上的人你有没有印象?”
  老人拿着照片对着太阳照了又照,忽然脸色一变,“你从哪儿捡的照片?”
  “大叔,瞧您说的,这是我妻子。”
  “你妻子?”老人瞪大眼睛看着他,全身赫然发抖:“你确定?”
  刘大海哭笑不得,“这有什么不能确定的,她叫婉茹,可惜几个月前出车祸死了,肇事司机就是这家主人,我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想问问那位司机,谁知道他居然搬走了。”
  老人抽完最后一口烟,拿着工具便要离开,刘大海忙拉住他:“大叔您的反应这么大,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请您告诉我,求您了。”
  “小伙子,你误会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大叔,事关我妻子的真正死因,请您务必如实相告。”
  “真正死因?”老人倍感诧异:“你莫不是怀疑你妻子不是死于车祸?”
  “我也说不上来,但总觉得这件事看起来不是那么简单。”刘大海也不瞒他,便找个无人的地方,将这段日子遇到的奇闻怪事告诉他,老人面色苍白,沉吟片刻才幽幽地吐出两个字:“难怪。”见后者满脸期待之色,他诚恳道:“瞎婆或许知道一切,别看她眼瞎,她的耳朵比任何人都好使,只要有邪物靠近,她都能感觉得出来,而且她以前就是专门给人驱鬼的,你去找她吧。”
  推开那间宅子的大门,瞎婆就坐在院子中央的那张躺椅上闭目养神,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熟睡的打鼾声,见老人家睡得这么沉,刘大海不好意思去打扰,就在他刚要转身之际,院子那头传来老人淡淡的声音:“该来的总会来的,你又要逃避什么呢?”
  她这是在跟自己说话吗?还是,讲梦话?刘大海看到瞎婆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心里也摸不透她那句话的意思,这时,瞎婆突然睁开眼睛(睁开也是看不见),朝楼上“看”了一眼:“那谁,你丈夫过来看你了。”
  刘大海心下一骇,抬头看着这间有些年数的二楼,虽然陈旧,但收拾得却很干净,不过他瞅了一阵儿也没发现有人站在上面,于是他忙毕恭毕敬地来到老人跟前,正准备道明自己的来意,瞎婆摆摆手:“什么都别说了,我早就知道了,你那口子一直在这儿等你呢,你总算是找过来了。”
  “对了,今天太阳大不大?”瞎婆突然问道。
  “不大。”
  “那就好,如果太阳太大,我怕她不敢出来。”瞎婆指指旁边的花坛让来人坐下,刘大海微微一笑:“谢谢,我还是不坐了,我想请问一下您说的楼上……”
  瞎婆富有深意的点点头:“没错,她就是你那位出车祸死掉的老婆,一会儿你去看她一眼,跟她说说话也行,不过她是个哑巴。”
  “她不是哑巴。”刘大海意识到自己情绪有些太激动了,忙道:“对不起。”
  “或许吧,唉,这孩子真可怜啊,死后变成了孤魂野鬼,也没个去处,老婆子我也是看她可怜才收留了她。”
  听到这儿,刘大海一阵心酸,“都是我不好,如果当初不是我一时利欲熏心干了坏事,就不会有这么多事。”
  “你还是没听懂老婆子的话,善恶有报,因果循环,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只不过楼上这孩子死得太惨,就连死后尸体也没保住,你要是真心爱你的妻子,务必找到她的躯壳,否则她这一辈子都不能投胎转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
  “时间不多了,你快上楼去吧。”
  “好的。”
  刘大海噔噔噔的从里屋爬上了二楼,就在最东面的那间屋子里面,忽然掠过一个白影,虽然速度很快,但他还是能判断出,那个高挑的身段正是自己的妻子婉茹。
  “婉茹,我是大海。”刘大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他的这一声亲切的呼唤果然招来的那道白影,只是对方以发覆面,看不清容貌,他再次喊着妻子的名字,对方身子一抖,用手撩开了盖着面部的乌黑长发,刘大海看到了一张非常美丽的脸蛋,忍不住冲上前去拥抱她,谁知扑了个空,原来眼前的妻子就是一个影子,婉茹又何尝不在想念丈夫,她也想扑到丈夫的怀里,可是阴阳相隔,人鬼殊途,她除了伤心落泪,却也无可奈何。
  “婉茹,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瞎婆说你不能说话,那就让我一个人来说,我现在已经出狱了,你放心,从此以后我会好好过日子,再也不犯事了。”刘大海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妻子看到自己的眼泪:“我这次来就是想了解一下,做为你们的丈夫和父亲,这辈子欠你们太多,本来我也想过到下面去陪你们,可是我不能让你们死得不明不白,我要为你们申冤,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就和瞎婆,我想她一定有办法的。”
  “你就这么肯定吗?”
  声音由背后传来,刘大海还没来得及转过身,瞎婆便已经站在了跟前,对方那张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脸看着让人害怕,一个快百岁的老人居然爬楼梯也这么快,不得不让人感到吃惊,瞎婆似是看出他的心思一般:“孩子,别害怕,不是什么鬼都会出来害人的,至少我这个老婆子不是。”
  “您说什么?”刘大海一头雾水。
  “我已经死了,不信你到阳台上往下看看。”
  刘大海真的照做,果然看到瞎婆还躺在楼下院子的那张躺椅上,他越发恐惧起来,就在几分钟前,那位老太太还好好地活着,怎么转眼间就死了呢?“瞎婆,是不是因为……”他正准备说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间接导致她的去世。
  “不是。”瞎婆打断了他的话说:“你来不来,我都得要走了,能活到我这把年纪,走了也不遗憾,倒是你的妻子还有你的孩子,你得多上点心了。”
  “那我的孩子呢?”刘大海忽然想到了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当即扭头看着对面的婉茹,婉茹只是一个劲儿的哭泣,瞎婆叹了口气道:“那娃子也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你应该尽快去找找看。”
  “我找过了,里面什么也没有。”刘大海从监狱出来的第三天,趁母亲出去的时候,悄悄一个人溜到后面的院子里,用绳子将自己放入井里,井里的水本来就不深,搜索起来也挺方便的,可是他找来找去,只捡到了一只小孩的鞋子,并没有见到小敏的尸体,后来问了母亲,母亲也说不清楚。
  “瞎婆,您能掐会算,您就帮我算算,到底是谁害死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