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九章
第九章



更新日期:2014-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刘大海吓得屁滚尿流,手上的半截香烟也扔掉了,换作是以前,他敢和僵尸肉搏,敢和女鬼拼命,可现在的问题是他已经被鬼给盯上了,再往前便是死路一条。正当他刚要原路返回,双腿被什么东西给牵绊住了……
  ……
  “哥,回来了?大海哥没和你一起回来吗?”罗静坐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电视,看到罗开进来,她随口问道。
  罗开是跑着回来的,所以脸上身上都是汗,他浑身无力的倒坐在沙发上,罗静诧异道:“怎么了?你咋弄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吗?大海哥呢?”
  “他……,我让他先回去了。”罗开是个不会撒谎的人,说话支支吾吾,而且整张脸都红了。罗静盯着他的脸:“听说你和大海去了后山,那块地儿一直都在闹鬼,你是不是把他一个人扔在那儿,你自己跑回来了?他可是救了我好几次了,也帮过你很多忙的。”
  “没,没有,哥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那我再问你一遍,大海哥是不是真的回家了?”
  “是的,他现在恐怕都已经到家了。”
  “那行,我这就去趟刘家村找他。”罗开的话让罗静觉得很不踏实,对于哥哥和大海哥以前的那段恩怨,她也曾听过一些,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可是两人之间还是有很多芥蒂,如果哥哥是因为这事,故意引大海哥去后山,那这个玩笑开得实在是太大了。
  “你别去了。”罗开知道妹妹说到做到的性子,只好如实相告,罗静欲哭无泪:“哥,你咋能这样对待一个曾经帮助过你的人呢?那件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是耿耿于怀?当初是婉茹姐选择的大海哥,他们是两情相悦,你都知道人家不喜欢你……”
  “别提这事儿,哥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罗开只得实话实说:“昨晚猴子和虎子来找过我,他们让我引诱大海去后山,否则就会对你不利,你知道的,猴子生前就很喜欢你,我怕他……”
  没等他说完,罗静已经跑到房间取下那把桃木剑,随便披了件外套跑了出去,罗开憣然醒悟过来,如果刘大海有事,罗静只怕这一辈子都会过得不开心,于是他急忙从厨房抱着那只公鸡追了过去。
  刘大海费了好的劲才挣开抱着自己的那双手,那是一双死人的手,他疲于奔命,无暇顾及身后厉鬼的容貌,再说这黑灯瞎火的,根本就看不清,但他依稀能感受到那双手冰冷至极,毫无弹性,就像是一副骨架,这时,背后响起各种尖叫,听上去好像出动了很多鬼。
  “刘——大——海——”
  “要——你——死——”
  声音似有似无,若远若近,而且抖得很厉害,这的确是恶鬼的声音,绝对不是恶作剧,刘大海想来想去,好像自己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更未有过致人性命的事发生,谁会这么指名道姓的惦记我呢?而且这个声音一听就是男人的,不可能是婉茹,还有一件事刘大海也是刚刚才弄明白,通常来说,鬼是不能说话的,只有那些刚死去不久,或是死得相当凄惨冤枉的人,变成鬼后才会发出人的语言,但口齿很不清楚,就如刚刚这两个声音,听起来就像嘴里含里什么东西一样。
  三十六计,跑为上策,他拼了命的往开阔地跑,然而他明明记得前面不远处就能看见村庄,旁边还有条大马路,那里有路灯有行人,还有汽车,只要离开这该死的后山,他就能摆脱恶鬼缠身,只可惜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所谓的马路,所谓的开阔地一下子全变成了树林,他这才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怎么都跑不出这片林子。
  这便是传说中的“鬼打墙”了,老一辈的人说过,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千万不能急燥,一定要尽快让自己冷静下来,通俗的做法便是原地打坐休息,哪怕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抽支烟,睡会儿觉也是没有问题的,一来“鬼打墙”这种事是有时间限制的,就像海市蜃楼一样,二来这不过是调皮鬼在逗你玩呢,但如果你沉不住气,非要往他设好的游戏里装,那么,恭喜你,你马上就会光荣地成为他的同类。
  遗憾的是,这次的这些调皮鬼很不厚道,刘大海刚想坐下来抽支烟,忽然有根绳子从背后勒住他的脖子,绳子那一端力气很大,一番拼命的挣扎无果,不久便被拉进了丛林最密的地方,他被勒得无法喘气,而且挣扎得越厉害,绳子就会拉得越紧,他只好竭力配合对方,说出来有些荒唐,但为了保住最后一口气,他只能这么做,这就好比有人上吊,脚底若是有个往上支撑的力,想咽气也难。
  就这样,他被那根冰冷的绳子拖着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程,说来奇怪,对方仿佛并没有立即要杀死他的意图,反倒是有将他活活拖死的意思,好在刘大海自小在山里长大,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都胜过一般人。
  折腾了好一会儿,刘大海最终还是被绑在了那块刻着自己名字的墓碑上面,从头部以下到小腿全都被绑得死死的,这时,两个鬼影突然闪身出现在他的面前,狰狞的面孔上皆是斑斑血迹,已经完全看不清他们本来的面貌,刘大海注意到他们并没有脚,看上去就像是用绳子从上面悬下来的感觉,虽然认不出他们的真面目,不过他们身形倒是跟最近死去的猴子虎子极为相似。
  “刘大海,还认识我们俩吗?”
  冷冰冰的声音从其中一个鬼影口中发出,刘大海心里一阵发毛,额头上的汗水顺着鼻沟、下巴滴滴答答的滴在裤子上,他一时紧张,咽了咽口水:“认……,不认识。”
  “哈哈哈……,一会儿到了下面你就认识了。”另一个鬼影冷漠地说:“你害我们心被挖去,我们也要挖掉你的心。”
  两个鬼影正欲动手,忽然山后传来一阵鸡叫,他们立即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那情形就好像孙悟空听到唐僧念的紧箍咒一般,刘大海灵机一动,壮着胆子大声喊道:“牛头大哥,马面大哥,快来抓走他们吧。”
  那两个鬼影一听,吓得抱头鼠窜,立即化作一阵浓烟消失得无影无踪,刘大海松了口气,可是他现在还被死死地绑在墓碑上,这大冬天的,他就算不被孤魂野鬼掐死,也会被出没的野兽咬死,为此他拼命地扯着嗓子喊救命,虽然不知道自己具体在什么位置,但总会有点希望,连续喊了十几声,实在是口干舌燥,也没有力气再喊下去,他失望的闭上眼睛,谁知眼睛一睁开便看见罗静的脸已经凑到他的前面,他心里一喜,正要让她快点帮助解开身上的绳子,谁知罗静漂亮的脸蛋突然变成另外一张脸,腥红的嘴巴张得比狮子还要大,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刘大海脑袋一歪便吓晕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第一眼见到罗静的时候,还差点将她当成是厉鬼给揍了一顿,后来他才知道自己昨夜不仅遇到了猴子和虎子这两个半尸半鬼的家伙,还有一个红衣女鬼,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为情自杀的吊死鬼,最可恶的是,那个红衣女鬼居然化成罗静的模样,差点没把刘大海吓死。
  为了这件事,刘大海一开始真想拿刀砍了罗开,最后在罗静的劝说下勉强原谅了他,毕竟人家的初衷也是为了救人,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妹妹,孰轻孰重,倒也情有可原。
  为了预防猴子和虎子的亡灵再次出来害人,罗开特地花高价去找了一个得道高僧过来做法,然而这位高僧在看过猴子和虎子的生辰八字,以及询问过死因之后,他表示无能为力,用他的原话去说便是:“这两个人本来就命带凶煞,而且他们是代人去死的,因而他们要回来报复。”
  “代人去死”这四个字并不难理解,刘大海想起那天他们俩个要过来抢衣服,是自己和大头把衣服让给了他们,没想到导致他们直接死亡的就是那两件衣服,到头来竟是好心办了坏事。
  高僧走后没多久,大头晚上就出事了,大概是被鬼附了身,整个人满嘴胡话,一会儿是猴子的声音,一会是虎子的声音。罗开再次去将高僧请来,附在大头身上的两个恶鬼这才被驱走,高僧临走时特地留下几串佛珠避邪,并一再交待夜里没有特殊的事情千万不要出门,尤其是罗静,因为女孩子阴气太重,很容易招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此后倒是太平了一段时间,自从身上带着高僧的佛珠后,猴子和虎子的鬼魂再也没出现过,而刘大海和罗开等人也在着手为开婉茹的坟墓做准备。
  初春的季节也是雨水最多的时候,刘大海今早刚出门不久,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闪电雷鸣,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有些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