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八章
第八章



更新日期:2014-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大头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不过俺倒是有个想法,说出来就怕大哥你会生气。”
  “你说吧。”
  “咱们可以拉刘大海入伙,上次咱们能从古墓逃出来,多亏他想的点子,而且他还救过我的命,还有罗静妹子。”
  “你以为我没这么想过吗?还记得上次我跟你们说过吗?我说这个刘大海就是一个刘大胆,他这个人脑子是很够用的。”罗开轻叹了口气,语气微转:“我和他是老同学了,我太了解他的性子,他是不可能跟我们一起干的,我们毕竟不是一路人啊。”
  “俺觉得罗静妹子挺喜欢他的,要不……”
  “不行。”罗开知道他要说什么,语气坚决道:“我承认他确实有些本事,可是以他的素养,根本就配不上我们家罗静。”
  “俺倒是不知道啥叫素养,俺倒是以为刘大海这个人挺好的,罗静妹子若是跟着他,将来肯定会享福。”
  “好了,你也别再说了,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明天到老地方会合。”
  之所以这么急着把大头支走,主要是因为罗开害怕再和他这么争辩下去,自己也会渐渐倒向刘大海这边,大头说得没错,刘大海的确是个人物,女人嫁给这样的男人的确是一种幸福,只不过每每想到他抢走了自己心爱的女神,他心里还是难以打开那个心结。
  大头走了十分钟不到,门外有人敲门,罗开嘴里喝着酒,随口问道:“谁?”
  无人应答,但敲门声再次响起,罗开继续问了一声,还是没人说话,他有些着急了,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紧张,随即放下举杯,拿起藏在桌底下的一根粗钢筋,就在这时,门开了,一阵冷风刮在他的脸上,一道亮光闪过之后,却见猴子面带阴笑的站在了门口,他依旧穿着死时那套清朝官服,他的一只手提着酒瓶子,另一只手拖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块鲜血淋淋的肉块,但罗开一眼认出盘中的东西不是普通的肉块,而是心脏,罗开吓得一阵冷汗,却听猴子冰冷的声音响起:“大哥,陪兄弟喝几杯吧。”
  罗开骇然失色:“猴子,我知道你恨大哥,但大哥天生胆小,你别吓哥行吗?哦,对了,大哥今天给你和虎子烧了很多纸钱,够你们在下面用的。”
  “不用了,我们只想陪大哥喝几杯酒。”声音来自罗开的身后,他猛然转身,才发现虎子已经坐在桌前拿起筷子夹菜吃,但那些所谓的菜早已不是自己吃的那桌菜,全都被替换成了活人心脏,还有鼻子和眼睛、手指等人身上的器官。
  罗开看得腹中一阵翻滚,险些将刚刚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虎子却吃得津津有味,嘴角边还残留着腥红的血迹,这时,他忽然觉得脚底一滑,整个人也跟着扑到桌面上,看着碗里还在蠕动的残肢断臂,一股厚重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虎子将一肢手掌塞进他的嘴里,他正要起身反抗,只觉身子非常沉重,原来是猴子从后面推着自己,他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虎子露出了一对又长又尖的獠牙,一口将盘中的那颗血淋淋的心脏咬成了两半。
  屋子内阴风阵阵,满屋子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罗开终于没能忍住,吐出了一大截肠子,而裤裆处却已经透湿——吓尿了。
  “大哥,我们在那边过得好难过啊,下来陪陪我们吧。”
  “你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们可以陪你喝人血,看看,这都是新鲜的人血。”果然,猴子的酒瓶子里装的都是还冒着热气的人血,他倒了一杯正要逼着罗开喝下,突然虎子面色一变:“不好,煞星快要来了。”
  “大哥,明天晚上你想办法把刘大海带到后山的那片小树林,你要是听话,我们就放过罗静妹子,否则下一个带走的就是她了。”
  留下这句话后,两道鬼魂飞也似的飘了出去,罗开全身一阵发毛,猴子喜欢罗静,这一点他是知道了,却没想到这个家伙死后变成了厉鬼也不肯放过自己的妹妹。
  对方那句话的意思很明白,那便是用刘大海的命来换罗静的命,罗开心里非常矛盾,还是那句话,虽然他和刘大海有过节,不过那都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而且刘大海几次三番地帮助自己,这次又救了罗静,这么做实在是太缺德了,可若不这样做,真不知道猴子他们会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老罗,睡了没?”正当罗开努力地做着思想斗争,刘大海手里提着一只大公鸡推门进来,罗开吓了一跳,好在那桌饭菜已经恢复了原样,他不禁释然,“我说你进来咋连门都不敲?”
  “啥意思,合着老子给你送只大公鸡过来,你他娘的还不乐意了?得,老子现在就回去。”假装生气地小走了几步,心中默念,不出五步,那小子一定沉不住气。果然,罗开发话了:“来都来了,坐下来一起喝两杯吧。”
  刘大海笑呵呵的坐在凳子上,见对方脸色有些不好,随口问道:“呦,脸色这么难看,不会是撞鬼了吧?”
  罗开被说中了心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刘大海哈哈笑道:“僵尸咱都不怕,还怕那些大鬼小鬼不成?这不,我特地给你弄了只公鸡过来,你可别小看它的本事,只要它一叫,啥鬼都怕。”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没安什么好心吧?”有了墓中的那段历程,两人不再针锋相对,每次见面都会开会儿玩笑,“是不是为了婉茹的事?”
  “哈哈,不愧是常和坟打交道的,鼻子比狗都灵。”
  “成,冲着你救了大头和罗静,这活儿我揽下了。”见对方喜上眉梢,罗开忽然补充了一句:“不过你明晚得先陪我去个地方。”
  “好说。”
  第二天晚上,刘大海跟着罗开来到后山的那片小树林,今夜没有月亮,就连一颗星星也没见到,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两人只得打着手电筒赶路,山风吹在脸上不由令人浑身直打哆嗦,眼看远处飞禽走兽的怪叫声越来越近,罗开突然捧着肚子蹲着身子。
  “咋了这是?”
  “也不知道今早吃坏了什么东西,都闹好几回肚子了。”
  “那个咋办?要不你把手电筒给我,我一个人进去好了,你就在这儿等着吧。”
  “这……,这不太好吧。”
  “没事儿,你就相信我吧,不就是取个木箱子嘛,我一个人能搞定。”
  “那就辛苦你了。”
  罗开二话没说,扭头就往回走,刚才来这里的一路上,他一直都没敢多说话,生怕自己会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还以为自己假装闹肚子,刘大海会起疑心,却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容易就上当,一番窃喜之后,占据他的内心世界最多的还是愧疚,顿住脚步,想要回头如实相告,可一想到家里的罗静,他只得狠下心来,快步逃离了现场。
  相比之下,刘大海虽然不知道他将自己推向了死亡的深渊,却也能看出来他在故意耍弄自己,你说你有一个箱子放在后山的林子里,那为什么白天不去拿,却偏偏要等到晚上过来取。
  “狗日的是在吓唬老子呢。”对于这座后山刘大海倒也略有耳闻,大前年有个女人因为丈夫出轨,跑到林子里自杀,从此这片林子便不得安宁,尤其是在半夜的时候,林子深处时有鬼叫声传出,附近的百姓在赶夜路的时候都会尽量绕开这个地方。
  刘大海抬头看看黑漆漆的天,再看看阴沉沉的林子深处,心里犹豫该不该再继续往前走,毕竟找木箱子子虚乌有,完全是那个鸟人在捉弄自已,他没必要去逞这个英雄,只是一下子走了这么多路,先找个地方歇歇脚再说,刚好前面有个大石碑,于是上前两步一屁股坐在上面,点上一根香烟,猛吸了一口,脸色赫然一变,他好像看见了石碑上刻着自己的名字,不由分说,弯下身子用打火机照亮那块墓碑,“刘大海之墓。”清晰的字体完全是用血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