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14-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两人换上了官服,并学着僵尸的样子往前蹦跶,希望能暂时瞒天过海,却因为官服下摆太长,一不小心摔在地上,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二人都成了灰头土脸,看起来更像真正的僵尸,不过这一招还真管用,那些僵尸仿佛看到了同类,不再对他们发起攻击,而是掉头寻找下一个目标。
  正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罗开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心中一喜,便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尸群,去抢衣服,然而里面只剩下一套官服,罗开将衣服让给他们俩个,那两个家伙非但不知感恩,反倒动手抢了起来,最后竟大打出手,结果把衣服都撕拦了,眼看那群僵尸已经往边逼近,猴子和虎子使了一个眼色,趁大头不注意,联手将他按倒,并强行去脱他的衣服,刘大海冲过去给他们一个一拳。
  大头虽然心中窝火,但还是主动脱去身上的衣服,丢到他们跟前。
  就这么一个微小的细节,令刘大海感慨不已,求生的本能可以让一个人丧失了最起码的人性,却也能看出一个人的慷慨,在这一点上,大头显然比那两个自私鬼高尚许多,眼看那两个家伙为了一件衣服再次打架,刘大海也把自己的衣服脱去送给他们。
  与此同时,罗开已经拿来了炸药,他看了看刘大海,刘大海不再犹豫,说道:“炸吧,不然我们今天都得死在这儿。”
  就在罗开准备点燃炸药的时候,刘大海突然发现猴子和虎子不见了,忙让罗开先等等,可是眼下僵尸越聚越多,当中即便是混了两具“假僵尸”,谁又能分辨得出来?
  三人急不可耐,忽然尸群中冲来两具“僵尸”,一把夺过罗开手中的炸药,转身就跑,他们俩个正是猴子和虎子,两人方才与那群一起混进了密洞口,却发现里面堆放了很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可是洞口太小,他们无法进去,便想到用炸药来炸开那堵墙,二人毫不迟疑的将炸药塞进洞内,正要点然,却被追上来的一群僵尸摁在墙上,锋利的指甲直接插进了他们的心脏,挖走了两颗心脏,二人的身体一阵抽搐,不久便摇摇晃晃的瘫坐在地上,鲜红的肠子从腹部的裂口处漏了出来,鲜血汩汩而出,染红了地面。
  ……
  听到这里,罗静一阵呕吐,眼中透出几分感伤:“猴子和虎子跟我大哥很多年了,想不到因为一时的贪婪而丢了性命,他们死得太惨了。”
  “是啊,本来大家同心协力,还是有可能逃出来的。”
  “那后来呢,后来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后来当然还是那包炸药。”想到那惊险的一幕,刘大海至今仍还有些后怕,亲眼目睹了猴子和虎子的惨死,愤怒、惊恐、悲伤等等,无不冲击着每个活着人的心,三人抡起工具,一鼓作气冲散那些僵尸抢回了炸药。
  “砰”的一声巨响,这座两百多年的古墓毁于一旦,所有的僵尸皆被炸得粉身碎骨,继而永远被尘封在了黄土堆下。
  巨大的冲击力将刘大海三人推到了外面,不可思议的是,三人仅仅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然而到了墓外三人全都呆住了,只见罗开的那辆黑色的奔驰车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开到了山坡的最高处,其中前轮已经悬空,整个车身摇摇欲坠,三人俱是惊出一身冷汗,从下面的角度往上看,明显可以看到车子后面还坐着一个白色的背影,罗开的第一反应便是撞邪。
  只要车子再往前一步,将马上从高处坠落,直接导致的后果只有一个——车毁人亡,这可怎么办?罗开心急如焚,在这个世上他已经没有别的亲人,只有罗静这么一个妹妹,他绝不能让她有事,每到最关键的时刻,刘大海总能想到办法,可现在却变得沉默寡言,这可把罗开急坏了:“大海,你倒是说句话呀,罗静还在上面哪。”
  “来不及了。”刘大海抬头看了看,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他在卖关子,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扭转局面根本就不可能,除非你是神仙。
  不过细心的他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靠山坡那边的下面是一口又宽又深的水潭,显然这个女鬼想用水来淹死罗静,说明她极有可能是个落水鬼,既然水里是她的天下,老子偏偏给她来点邪的。
  “伙计们都听好了,一会儿大头和我去水潭那边,随时准备救人,罗开,你就在原地给我死命地喊。”
  “喊什么?”
  “废话,当然是喊罗静。”这招叫追魂,刘大海也是听老一辈人说起过,当一个人被鬼缠身,必须得保证他的魂魄的完整性,不能让鬼魂夺了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拼了命的喊,哪怕是喊破了喉咙也得把她拉回来。
  不过,这个罗开说起来还是个盗墓者,咋就连这点常识性的东西都不懂,刘大海真怀疑他是怎么靠挖坟起家的。
  来到水潭边,刘大海看着一脸憨厚的大头问:“有尿么?”
  大头不明所以的摸摸大脑袋,不过还是点头:“正憋得慌。”说着便要解裤带,跑到旁边去解决,刘大海指着水潭说:“别呀,就往里头撒。”
  两个大男人的两泼尿,哗啦啦的浇到水中直冒泡,刘大海捞起裤腿,拿起小刀在腿肚子上划了一刀,鲜血直往外冒,然后把割破的腿浸泡在水中,任由血液流在水里并飘浮在水面上,大头吃惊道:“哥,你在做啥子嘛?”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刚说完,北边起了一阵风,随着罗开的一声惊呼,车子一头从上面栽了下来,将要落到水里,竟然神奇般地停在那儿,刘大海立刻跳入水中,并在大头的协助下背起了还在昏迷中的罗静……
  “呵呵,原来是这样,大海哥,你真聪明。”罗静笑得合不拢嘴,“你知道女鬼怕火,所以在里面……”俏脸微红,不好意思说起那个字,“对了,你的腿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
  ……
  这天夜里,罗开和大头在家中饮酒,谈话间总是不经意提起猴子和虎子,不免忧伤倍增,想当初兄弟四人坐在一起喝酒猜拳,即便是喝得烂醉如泥,也要非得整副麻将玩上几把,直至一个个趴在桌子上打起呼噜方才罢休。
  而今猴子和虎子死于墓中,便意味着一张麻将桌将永远失去了两个角,生活也如同这张残缺的麻将桌一样严重失衡。
  看到罗开一个劲儿地喝酒落泪,大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天生憨厚本分,更不太会说话,以前喝酒是为了寻兴,如今却是借酒浇愁,到头来只是徒增烦恼。
  两人低头喝着闷酒,谁也没说话,今天是猴子和虎子的头七,他们一早便去给人家家里送钱送花圈,然而都无一例外地被人家父母给扫地出门,二人无奈,只得远远地给二位兄弟送上祝福,希望他们一路走好。
  “大哥。”大头忍不住开口,打断了罗开的沉思:“什么事?”
  “咱们以后咋办?”
  “以后?当然和以前一样了。”
  “可是咱们现在少了两个人。”
  “都一样,顶多的是每个人多分担点活而已。”罗开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会这么问,抬眸看他:“你是不是怕了?”
  “谁说的?”大头有些不悦,拍拍胸脯说:“自打跟大哥你入了这一行,俺就没怕过。”
  罗开赞许的拍拍他的肩膀:“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