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日期:2014-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个可说不准,听说他最近几年挖到了不少宝贝,一下子发财了,你没瞅见他连车都开上了吗?总之不管怎么样,妈都不准你和他凑到一块儿,你好不容易放出来,咱还做点正经事,脚踏实地地赚点钱,等将来妈再拖人给你找一个伴。”
  “不了,妈,像我这样的人,没人能瞧得上,况且我也没想过要再娶,我这辈子只喜欢婉茹一个人,心里已经装不下其它人了。”
  “嗯,咱先不说这事儿了,以后再说吧,一会儿吃完饭早点休息。”
  “好的。”
  ……
  深夜,冷风刺骨。
  刘大海头枕着胳膊,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脑海里总是不经意间浮现出白天在婉茹坟边看到的情景,他暗暗琢磨着,坟下边到底是什么,难道真会像罗开说的那样,婉茹的尸体被人盗了?他越想越出神,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待到母亲睡熟了之后,他便披着一件大衣,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埋葬婉茹的山脚下,今晚的月亮就像一把镰刀,依稀能照到大头的轮廓,他顺着白天的小路往半山腰上走着,眼看即将靠近婉茹的坟头时,远远便瞅见坟头前面隐坐着一个白色的影子,尤其是在月色朦胧的黑夜里更为明显。
  除此,他还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抽泣声。
  一向胆大的刘大海此刻也忍不住直咽口水,后背直冒冷汗,他放慢脚步,悄悄的猫着身子,仔细看着远去,没错,那身段的确是个女子,莫非是婉茹?如果真是婉茹,刘大海倒不会觉得那么可怕,毕竟他和婉茹是夫妻,他相信婉茹纵然变成了厉鬼也不会伤害自己。
  “婉……”他想喊着妻子的名字,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万一那个不是婉茹,那我岂不是自找麻烦,鬼神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村里的刘三麻子被婉茹吓到,至今神志不清,村长的老婆也变得疯疯颠颠的,这些人都是当初反对婉茹尸体回村的极力阻挠者。
  怎么办?刘大海心里矛盾,回去吧,既然都出来了,实在是有点不甘心,可若继续留在这儿,总觉得慎得慌。
  他正低头沉思,却不知那个白影突然鬼魅般地出现在他的身后,女鬼披头丧发,面目狰狞,她张开血喷大嘴,露出一口尖尖的獠牙,比筷子还要长的指甲几乎要触及到男人的后脑,忽然,啪嗒一声,男人点了一根烟,随着火光的亮起,白衣的女鬼开始抓狂,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其实刚刚刘大海就已经感觉到身后忽然吹来一阵凉风,而且他能感受到这是一种钻心的凉,并非自然刮起的冷风,他在监狱那会儿就听一些老狱警说过,这世上的鬼有两种,一种是没心没肺,专逗你玩,比如说常见的鬼剃头和鬼打墙等等;另一种便是厉鬼了,当遭遇到这种鬼的时候,周围的空气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这种鬼全身都带着无限的仇恨和煞气。
  当然,很多人都说,鬼有一个共性,那就是怕光,所以他刚刚故意点上一支香烟,果不其然,女鬼被吓跑了,只可惜现在还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婉茹,刘大海虽然不太相信她就是婉茹,可一想到之前在梦中见到婉茹被剜了心,试问她连心都被挖走了,只怕夫妻的那点感情早都记不得了。
  来到婉茹的坟前,刘大海从大衣口袋拿来一瓶白酒,坐在坟边边喝边和妻子说说话,白天母亲在的时候,有些话他也没好意思说,妻子生前不善言辞,但最喜欢笑,尤其和丈夫在一起的时候,刘大海虽然没什么文化,但谈吐很幽默,每次都能把妻子逗得哈哈笑。
  而今,刘大海也不例外的给亡妻讲起了几个先前在监狱里听到的笑话,他自认为非常搞笑,一定能把妻子逗乐……
  酒喝完了,烟也抽光了,他懒懒的伸个懒腰,起身朝回去的路走着,却在这时,身后的坟堆突然裂开一个很大的口子,形状就像绽开的花蕾,一双沾满鲜血的双手从里面伸了出来……
  一斤酒下肚后,刘大海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不过好在还没有醉到丧失意识,至少他还能找到回去的路,于是一步一个踉跄地走下山,孰料脚底一滑,整个人从山上滚了下来,山脚下是一条宽敞的马路,然而马路的下面便是悬崖,并且路边没有护栏,刘大海的庞大身体就像一个沉重的铁球往下加速滚去,巨大的冲力使得他根本停不下来,眼看即将滚落到山脚下,他忽然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幸好这一绊给缓冲了一下,他四脚朝天的躺在那儿,嘴里不时喘着气,此时酒意全消,身上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努力地从地上站起来,却发觉脚下好像踩到一个圆圆的东西,他低头一看,当即吓晕了过去。
  那是一个骷髅头,而且脸上居然还带着狞笑。
  ……
  刘大海回到家后一躺就是半个多月,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要放弃探索妻子的坟,他总觉得那座坟里有猫腻,刘母一再劝他踏踏实实地去找份工作,别在和一座坟较劲,他表面上搪塞,心里却根本没当回事,今天一大早起来,他骑上家里的那辆破自行车出门了,刘母以为他是去找工作,所以也没说什么,并且还特意给他包了几个熟鸡蛋,怕他路上饿着。
  出门往西很快就出了村,这一路上,村里人都远远地躲着他,生怕沾染了晦气,也是,三更半夜在妻子的坟头出事,想想都可怕。
  到了镇上,刘大海四处打听罗开的住址,可是找来找去,一点线索都没有,后来好不容易问到一个知情人士,那人告诉他说,罗开这些年都在外头跑,一年到头难得回来几次,但从来不在家住,要么在宾馆里住几个晚上,要么干脆就在车上过夜。
  刘大海当然不知道这个罗开是怕仇家寻上门来小命难保,毕竟他从事的是一个非法的勾当,就算仇家不来找他,警察也不会放过他。
  本来打算找罗开去帮忙打开婉茹的坟,如今这小子跑得连个人影都没见了,刘大海非常扫兴的往回赶,他骑着自行车拐过那条胡同,眼瞅着马上就要到马路上,突然前面窜来一辆汽车,“咣当”一声,他整个人连带自行车都被撞倒在地,好在对方汽车似乎也要转弯,速度不是很快,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他娘的怎么开的车?”刘大海心情本来就不好,却在这时候来了这么一出,他真想上前抽司机两个大耳刮子。
  “怎么说话呢?明明是你自己骑车不看路好不?你眼瞎啊?”车上下来了一个装着妖艳,但模样姣好的女人,年纪大概在二十四五岁左右,嘴里还在嚼着口香糖。
  “你个撒泼的女人,做错了事还有理了你。”刘大海没心情欣赏眼前这个长得像花一样的女人,更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指着自己那辆被撞得散架的自行车,道:“我这老伙计年纪比我还大,现在毁在了你的手里,你说怎么办吧?”
  女人也恼火了,“怎么着?想讹人是不?那我的车子谁来负责?”
  “那是你自已的事儿,不会开车就在家老老实实呆着,别出祸害别人。”刘大海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冷冷一笑:“就你这样子,我看驾照都没有吧?”
  “拜托了,这位大叔,老娘有没有驾照关你个鸟事。”
  “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要不你现在赔一千块钱,要不咱就报警,让警察叔叔来处理。”
  “一千块?你怎么不去抢啊?”
  “那就报警吧。”
  “报警就报警。”女人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刘大海的目光忽然留意到对方的那辆车子看着眼熟,黑色,奔驰,走到车尾一看,不由一惊,这不是罗开那小子的车吗?“喂,先别报警了,我问你,罗开是你什么人?”
  女人一愣,随即冷哼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不说算了,报你的警吧,反正罗开那小子有的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