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14-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刘大海不跟他们急,对于眼前这三个家伙,他还真没放在眼里,罗开赶忙过来相劝,他今天来可不是来找人打架的:“我说哥几个能好好说话不?别动不动就整出黑社会的那一套。”
  “说吧,找老子啥事?”刘大海吸了口气问。
  罗开嘿嘿一笑:“刚刚我已经说了,以后跟我一起干吧。”
  “干什么?给你当狗腿子吗?”
  “别说那么难听嘛,有钱总要兄弟们一起赚吧,你说是不?”
  刘大海推开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算了,我嫌那钱太脏。”说罢背着包继续朝前走,却听身后罗开道:“你难道不想知道婉茹的一些事吗?”
  ……
  没多久,刘大海便坐上罗开的车子来到了一处山脚下,罗开告诉他,婉如就埋在这座山上面,刘大海抬头看了一下,这一带的环境倒还不错,四面环山,婉如的坟墓正好是面向南方,的确是个不错的位置,看来老娘为了找这个地方没少下功夫。
  顺着羊肠小道爬到半山腰,远远便看见一座新坟,刘大海忍不住声泪俱下,跑过去跪在坟前痛哭一番,罗开朝坟头拜了几拜,然后让人拿来洛阳铲便要往坟下插,刘大海大吃一惊:“你要做什么?”
  罗开笑笑:“你放心,我们只是随便看看。”
  “随便看看?我怎么看你就是一个盗墓贼?”刘大海不是傻子,洛阳铲那玩意儿他小时就见过,是盗墓贼专门用来勘测坟墓的工具。
  “盗墓贼?”罗开哈哈大笑:“你家有什么宝贝让我盗呀?”
  “那你们在做什么?”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呢,我碰到你妈,听她说起了婉如的事儿,所以我怀疑婉如的墓可能被人动过。”
  “被人动过?”刘大海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罗开干脆放下手中的工具,拉刘大海在坟边坐下,给他递了一支烟,心平气和的说道:“你在牢里呆了八年,不知道外面的事儿,我也不怪你,这么说吧,最近到处都在闹盗尸贼。”见后者眼睛瞪得老大,他接着道:“这是一伙比盗墓贼更加疯狂的组织,他们专门偷盗死人的尸体,然后挖去心脏,并冻入冰库,等到凑齐人数后再由专门的法师负责调教这批死尸。”
  “调教?死尸?”刘大海活了三十年,还是头一次听到这四个不可思议的字眼,罗开点点头:“没错,因为人死后,大脑会停止工作,唯有心脏还在运行。”
  “等等,人死了,心脏怎么可能运行?”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一个人死后百日内,其心脏还是有知觉的,这伙盗尸贼就是害怕驾驭不了这些尸体,所以才会很残忍的剜去死人的心脏。”
  刘大海越听越糊涂,怎么听着就像是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那他们搜集尸体又是为了做什么?”
  “训练成一支听话的僵尸队伍。”罗开猛吸了一口烟,弹掉手中的半截烟蒂,“其实说到底他们也是一伙盗墓贼,只不过比普通盗墓贼更高级,他们利用这批僵尸专盗那些有价值的墓,因为有价值的一般都是古墓,里面有很多机关,活人直接去挖,会承担很大的风险,但用这批死人就没关系了。”
  刘大海听到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脑子里不由联想到一群僵尸趴在坟墓边上,不停的用手刨土的画面,那种场面实在是太可怕了。
  “怎么样?需不需要帮忙?”罗开拍了拍他的肩膀,刘大海一时拿不定主意,如果坚持不让对方动手,万一婉如的尸体真的不翼而飞了咋办?可如果同意他们这么做,有可能会伤害到妻子的身体。
  “你真的可以测出来?”
  “当然。”
  “那好吧,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耍老子,别怪我的拳头不长眼睛。”刘大海朝他比划着拳头。
  当洛阳铲从土里冒出来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吓傻了,半截洛阳铲上面全是大红色的人血,刘大海气得一拳将罗开打倒在地,罗开早被吓得半死,哪里还知道疼痛,丢下工具,率先拔腿就跑。
  “狗日的,你别跑。”刘大海拿起石头追下山去,罗开早带人开车逃离了现场,刘大海懊恼不已,真后悔听了这个王八羔子的话,害得婉如死后都不得安生,现在还流了这么多血。
  流血?刘大海一愣,暗说,不对,尸体上怎么还会有血冒出来呢?撒开脚丫子便回到了妻子的坟边,但见刚刚洛阳铲留下的那口小洞里面还在不停的往外冒血,他二话没说,立即用手去扒土,此时的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只有活人才会流血,婉如肯定还活着,想法虽然荒唐,可是这世上荒唐的事儿还少吗?
  “你在做什么?”
  刘大海回过头,却发现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她的手里还提着一只装满冥币香烛的筐子,“回来也不先回家换身衣服,瞧你身上脏的。”
  “妈,你来得正好,你看这地上是怎么回事?”刘大海指着被血染红了的地面,刘母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慌张,语气淡淡道:“没什么,这一带都这样,大概是土质问题吧。”
  “怎么可能?”刘大海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刘母蹲下身子,将筐内的冥纸拿出来:“给你媳妇儿烧点钱吧。”
  “哦。”刘大海也跟着弯下了腰。
  ……
  当天晚上,刘母烧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并叫上附近几家要好的邻居和亲戚一起过来喝酒,算是给儿子接风洗尘,因为刘大海坐过牢,加上他媳妇儿前段时间吓到了不少人,所以村里人都不敢和他们家接近,结果那些受邀请的一个都没来,偌大的屋子只有母子两个,再也没有往日的热闹气氛,整间屋子显得冷冷清清。
  “妈,您知道吗?婉如和小敏在那边过得很不好,我经常做梦梦见她们。”刘大海一个人整了一壶酒,说到伤心处,眼泪情不自禁地落了下来,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前:“儿子这里好苦啊。”
  “妈晓得你心里难过,你要是觉得委屈,就大声哭出来,别憋在心里。”刘母眼圈泛红,丈夫去世后,她便和儿子一直相依为命,就他们家这样的状况,能娶到老婆已经很不错了,何况人家婉茹人又漂亮,又勤快,哪知道会出这档子事儿,自从儿媳和孙女相继出事后,她又何尝不是每日以泪洗面,只是儿子回来,她不想让他难过,所以才故作坚强罢了。
  刘大海抹掉眼泪,强颜欢笑:“妈,对不起,我知道您反对我回来也是为我好,可您应该知道您儿子的脾气,婉茹和小敏离我而去,您让我如何心安?”当即下跪向母亲磕头认错,刘母哭得眼睛都肿了。
  两人好不容易从悲伤中挣扎过来,刘大海便告诉刘母在路上遇到罗开的事情,刘母吃了一惊,使劲摇头,“听说那孩子最近到处在挖人家祖坟,你可别跟他搅混在一起。”
  “这我知道,不过这小子胆小如鼠,还真看不出来他有那个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