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四章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14-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女人假装拔打电话,其实心里虚着呢,正如刘大海猜的那样,她根本就没有驾照,这要是真把警察叫来了,她还不得拘留啊?“那,什么?大叔。”
  “叫大哥吧,没那么老。”刘大海看在罗开的面子上,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
  “你真认识我大哥?”
  “化成灰也认得。”
  “那我该怎么称呼您?”?
  “刘大海。”
  “你就是大海哥?我是罗开的妹妹罗静啊,你忘记了?”罗静情绪变得非常激动。
  “罗静?”刘大海好像有点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况且事隔多年,女大十八变,他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为了让他认出自己,罗静干脆脱下鞋子往车顶上一扔,光着脚丫子也不怕冻得慌,围着刘大海小跑转着圈圈,边跑边说:“不知大海哥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在沙滩上有个捡贝壳的小姑娘被几个男孩子欺负,这时候有个大哥哥走过来打跑了她们,还有一次,小姑娘一个人在河边戏水,一不小心掉进水里,也是那位大哥哥冒着随时被急流冲走的危险,奋不顾身地跳进水中救了那位小姑娘,小姑娘如今成了大姑娘,而那位大哥哥却变得比她想象当中还要糟糕,最可悲的是,他竟然已经完全认不出那位一直惦记着他的小妹妹了。”
  说到这里,罗静竟全然不顾过往的路人,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呜呜哭了起来。
  “我说,你别哭啊。”刘大海最怕女人哭,以前和婉茹吵架的时候,只要婉茹哭鼻子,他立马举手投降,如今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种被旁人指指点点的感觉特别别扭,好像真是自己欺负了人家小姑娘似的。
  “好了,好了,我想起来了,我还记得你那时候捡贝壳被贝壳扎了一下,对吗?”
  罗静激动地掉下挤出几滴泪珠,破涕为笑道:“我就说你会记得的。”
  “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快把鞋子穿上,带我去找你哥哥。”
  “嗯。”
  其实刘大海刚刚也是随便这么一说,对于小时候的那些陈年旧事,他哪会记得那么清,只是没想到歪打正着。
  ……
  刘大海坐在副驾驶上,这一路上也算充当了一次忠实的听众,罗静滔滔不绝地说起小时候的事情,他要么傻笑要么点头,罗静说得口干舌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多了,便主动问起刘大海这些年的生活,刘大海倒也没和她隐瞒坐牢的经历。
  只不过说到妻子和女儿的那一段,刘大海情绪有些激动,声音几度哽咽,但总算没在女孩子面前丢爷们儿的脸,硬是把眼泪咽到了肚子里,倒是罗静哭了个稀里哗啦。
  汽车驶入一处荒郊,打开车门前,罗静从包里拿出一千块钱递到男人跟前,刘大海一愣:“太阳这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司机倒贴乘客钱?”
  罗静噗嗤一笑:“刚才弄坏了你的车子,就当是赔偿了。”
  “别,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我那破车扔了就扔了。”
  “拿着吧,大海哥,你也挺不容易的。”
  “真不用,这样吧,你要是有心,等哥整个驾照出来,把车借给我耍几天。”
  “没问题呀,不过这些钱你还得收着,不然妹子这心里过意不去。”
  二人你推我让,便在此刻,罗开已经带着手下的三个弟兄,拎着铁棍悄无声息地撵到了车后。
  妈的,敢泡老子妹妹,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罗开望着车内两人拉拉扯扯,心里恨得直痒痒,他和罗静从小父母双亡,兄妹二人一直相依为命,罗静的性格比较外向,却也很单纯,罗开生怕她会被人骗了感情,所以对她的管教特别严,尤其是交友方面,只要是他看着不上眼的,便会极力反对。
  罗开举起棍子,准备教训一下副驾驶的那个大脑袋,突然从车内传来罗静的喝斥声:“臭老哥,你又欠修理了是吧?”
  “诡计”被识破后,罗开脸上顿时说不出的尴尬,这丫头鬼精鬼精的,每次想吓唬她一下都被她发现,“我说,罗静,跟你说多少回了,没有驾照别乱开车,万一……”话说至一半,副驾驶的门开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他不禁错愕:“刘大海,你怎么来了?你,你们……”
  “臭老哥,你可别多想啊,我和大海哥只是在镇上偶然碰到的,大海哥刚好有事要找你帮忙,所以我就把他带来了。”罗静太了解哥哥的那点花花肠子了,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又喜欢啰嗦,像个老太婆。
  “你有事找我?”罗开的语气冰冷,想到上次被对方打掉了两颗门牙,心里就来气,“你开玩笑的吧?瞧瞧这里,老子到现在说话还漏风呢,你他妈的还敢过来,到底是蹲过号子的,胆大包天啊。”
  见对方嘴里的确少了两颗牙齿,刘大海忍不住想笑,“不就是两颗牙吗,等你把我的事情办成之后,我还你两颗便是。”
  “笑话,老子凭什么要帮你?”罗开啧啧一笑:“我说你这小子到底是没脸没皮,还是犯贱咋滴?上次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偏偏又要主动找上门来求着我,你当我这里是什么,菜园门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可告诉你,别人怕你,老子可不怕。”
  “得了,我今天没功夫跟你闲扯,还是上次那件事,说吧,多少钱?开个价。”
  罗开哈哈大笑:“妹妹,你听见没有?这家伙居然拿钱让我撬他老婆的坟,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事儿。”
  “更奇怪的事还在后头呢。”刘大海看了一眼旁边的罗静,接着道:“既然你哥哥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的,我看这事就算了,我去找找其它人吧。”
  “别呀,大海哥。”罗静撒娇似的使劲攥着罗开的衣服,罗开表情严肃:“这事儿你甭管,你是不知道他老婆那块地儿有多恐怖,我……”一想到上次的情景,他都不敢再说下去。
  刘大海见他脸色极不自然,淡淡道:“一个盗墓贼连这点胆量都没有,我看不过是徒有虚名吧。”说着兀自往前走去。
  “站住!”罗开气急败坏,他这辈子还从未被人如此数落过,随着他的一声断喝,三个手下立即抄家伙堵住了后者的去路,刘大海嘴角倾斜露出一丝邪笑:“怎么?还想动真格的么?是一个个上还是一起上?”
  “老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呀?”罗静立即上去拉开哥哥,双方推搡之时,罗开的一个手下忽然手指着远处山坡上的坟包惊叫道:“开……开哥,快……看,那里冒,冒烟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里确实是一个坟包,可能因为时间太久,后辈也没过来打理的缘故,所以从外观看去,坟包已经往下坍塌了不少,如果不是因为周围的地势较为平整的话,一下子还真难看得出来。
  “等下再来收拾你。”和刘大海之间只是私人恩怨,并未没什么深仇大恨,罗开可没忘了这次出来的目的,前不久他已经勘察过了这一带的大致情况,据说一百多年前,这个地方曾埋几个清朝的大官,具体什么官职他也不清楚,反正只要是官,那么陪葬品肯定不一般。
  跟着他的三个家伙都是他的死党,都有一个响亮的外号,大头,虎子和猴子,刚刚发现坟头冒烟的是猴子,罗开立即带着他们三个拿着工具冲到山上,刘大海对盗墓没兴趣,正打算离开,罗静拉着他的手说:“大海哥,你先等等,一会儿说不定我哥挖到宝贝了,一时高兴就会去帮你的,他这人就是刀子口豆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