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九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一)
第九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一)



更新日期:2015-01-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九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一)
   楚龙和卡尔娜从酒窖回到了酒屋长廊。楚龙往里面走发现最里面才是真正的酒吧,楚龙观察到吧台还是比较有特点的是马蹄形吧台,这种吧台可以深入其内,这时,卡尔娜走过来说一般情况下她会安排两名服务人员,人多时会有四位。楚龙看到吧台的中间设置有一个岛型的储藏室,里面放了一些餐具和酒具。吧台上摆了几种红酒和朗姆酒。楚龙拿了两个杯子到了两杯朗姆酒,自己拿一杯递给卡尔娜一杯。楚龙看着微黄色的朗姆酒品了口,舌尖有种甜润的口感,鼻尖闻到股芬芳馥郁的香味。
    楚龙和卡尔娜来到距吧台不远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卡尔娜说:“感觉怎么样?”
   “不错,奢华而不奢侈,明亮而不失温馨,现代而不失典雅”楚龙评价道。
   “这个评价,我喜欢”卡尔娜看着楚龙道。
  “龙,你好像对任何事物都了解似的,对酒呢?”卡尔娜品了口朗姆酒说道。
  “还好啦,都多少了解一点”楚龙谦虚的说。
  “那说说酒,可以吗”卡尔娜追问道。
  “卡尔娜 ,你对中国了解吗”楚龙问道。                                               
  “伯父经常给我讲中国的历史文化,还算了解吧”卡尔娜拿了瓶果味金酒说。
   “好 ,我先说说中国的酒,在中国酒也叫做杜康、杯中物、壶觞、般若汤等。酒在中国有很久远的历史,中国古时候酒大致分两种:一是果实谷类酿成的色酒,二是蒸馏酒。在中国酒是一种文化,中国源远流长的历史就是一个酒的文化。中国的诗词歌赋中都有提到酒,像李白有举杯邀明月的雅兴,而苏轼有把酒问青天的胸怀。欧阳修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豪迈,曹操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苍凉。杜甫有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潇洒。而我所知的酒的种类有白酒,啤酒,葡萄酒,黄酒,米酒,药酒这些,当然还有其他的酒是我所不知道的。在中国每个地方喝的酒都不一样,像在中国的湖南喝的是酃酒和谷酒,山西喝汾酒。中国人喝酒对于酒具也很讲究:白酒少了芳冽之气,最好是用犀角杯,那样就醇美无比。要知道玉杯增酒之色,犀角杯增酒之香。而刚才提到的山西汾酒须得用玉碗才好,唐诗中说过:“玉碗盛来琥珀光。”可见玉碗也可增酒色。而葡萄酒那就要用夜光杯了,古诗中提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楚龙说道这,突然从身上掏出两只夜光杯对非常绅士的对卡尔娜说:“送给你的,我听院长说过你喜欢各国的美酒,也向院长打听了哪里有中国酒具,所以我昨夜去了趟拍卖行收了他们这两只夜光杯来送给你。”
   卡尔娜都快感动得哭了,楚龙看着卡尔娜:“你边喝美酒,我边为你讲”。卡尔娜点了点头。
   “要知道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如饮血。中国早期的人们喜喝高粱酒,而引高粱酒需用青铜酒爵,才能品出古意。其他如米酒用大斗,百草酒用古藤杯,梨花酒用翡翠杯,玉露酒用琉璃杯。好了,今天就先讲一点吧!有关酒的知识太多了,今天是说不完了,等多会你想听,我在讲给你听”楚龙说完喝了口红酒润了润喉。
    楚龙观察了下四周发现没什么人,喝了口红酒说:“早上没什么人啊?”
   “中午的时候人就开始多起来了,玫瑰和王冠多半是我的朋友和伯父的朋友来,哪怕有个别陌生人也是通过介绍来的”卡尔娜喝了口金酒说道。

    “我们回庄园吧!伯父应该回来了”卡尔娜拿了两瓶金酒说。

   “好啊!查尔斯说不定能带来什么新消息”楚龙非常绅士的帮卡尔娜开门说道。
    话分两头,查尔斯从学院归来后,阴沉着脸回到了办公室。詹姆斯敲了敲门,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詹姆斯走进办公室看着沉着脸的父亲说道:“父亲,什么事儿让你这么不高兴”
   “学院里的学生被杀了,而且还是一位议员的儿子”查尔斯沉着脸道。
   “议员的儿子,上议院还是下议院”詹姆斯吃惊的看着查尔斯。
   “是下议院”查尔斯依旧沉着脸说。
   “那还值得庆幸,不是那帮难缠的上议院”詹姆斯松了口气道。
   “怎么会不麻烦呢!是银行家的儿子,而且还是苏格兰皇家银行副行长保罗·库克的儿子奥利弗”查尔斯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这回麻烦了,父亲军校是什么决定”詹姆斯吃惊道。
   “军校方面已经报案了,不过因为涉及军校,警方和下议院商量过后答应给予我们一星期的时间调查,如果查不出转交警方,然后就上报议会对军校进行整顿,他们明显想借此事儿对军校发难,好正大光明的渗透军校”查尔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怒声道:“我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哪个狗娘养的,给我制造麻烦”。
   这时,楚龙和卡尔娜坐着马车回到了庄园,刚进主楼罗伯茨庄园的管家艾伦·霍金就走了上来说道:“楚先生,卡尔娜小姐,查尔斯先生回来后黑着脸,刚才詹姆斯少爷进去后在出来时也是紧缩眉头,好像是出什么事儿了”。
   “谢谢你啊!艾伦”卡尔娜知道管家艾伦是关心她的伯父。
  “看来是出事儿啦?去看看吧,也许我能帮上忙”楚龙看着卡尔娜说道。
  “好”卡尔娜和楚龙向查尔斯的办公室走去。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
 “请进”
  卡尔娜和楚龙走进办公室看到查尔斯手拿着烟斗靠在座椅上想事情。看见卡尔娜和楚龙回来了,查尔斯说道:“你们今天去哪玩啦?”
   “我们今天去‘玫瑰和王冠’了,品尝了新到的酒,还给伯父你带回来两瓶酒,放到了艾伦那里”卡尔娜看着查尔斯,观察着他的表情,确实有生过气的痕迹,眉毛到现在还有点凝,卡尔娜心道看来事情不小。
   “哦,累了吧!你们去休息吧,等会儿吃午餐不要叫我了” 查尔斯眸中精光一闪,恢复沉静的说道。
     “查尔斯,你有心事儿,而且是在军校造成的,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你解决”楚龙主动问道,不过并没有直接说知道的事情,毕竟那样说会给管家艾伦造成困扰,毕竟自家管家在外人面前将主人的喜怒高兴告知,那以后自家的事情岂不是都满天飞了。
   “楚老弟你为什么这么说”查尔斯疑惑道。
  “查尔斯你满脸都写着你有心事儿,首先你得眉头紧锁,眼神黯淡无光,显示你的无奈无力,嘴唇紧抿,看得出你有事想说来却不能分享或是这件事不能传扬造成你不说出来,再看你的手上隐现青筋,明显是握力过猛造成的,以上证明你有心事儿。再说为什么是在军校发生的事情,今天是你去军校处理文件的日子如非意外,你绝不可能去别的地方,而且查尔斯你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燃放过的硫磺的味道,而一般你只有去军校训练场才能造成这么大的燃放的硫磺味,而且今天没听说伦敦发生什么大型的枪击案件,综上所述你的心事儿是在军校造成的,我说的对吗?”楚龙的眼睛仿佛看穿了查尔斯的说道。
  “不错,你说的对”查尔斯眼前一亮说道。
  “那现在可以说说事情了吗?查尔斯”楚龙看着恢复了一点神采查尔斯。
  “好吧!”查尔斯将到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以及和詹姆斯之间的对话也都说了一遍。
  “查尔斯,你看午餐后我们可以去案发现场吗?”楚龙思考了会儿说道。
 “哦,楚老弟恐怕你吃完饭后会吐出来,案发现场实在是太恶心了,当时的几名训练员当场就吐了,所以我看要不下午吧,反正我晚上也不想吃了”查尔斯建议的说道。
   “好,院长你安排吧!”楚龙无所谓道,楚龙心想反正最后破不了案,我又不掉钱不掉肉的,我着什么急啊。
   “伯父,我就不去了”卡尔娜说道。
   “好吧!那你在家休息吧”查尔斯说道,本来也不想让你去心里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