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十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二)
第十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二)



更新日期:2015-01-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十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二)
 

   午饭后,楚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午饭后查尔斯对楚龙说他已经派人封锁了现场,而且有几位副院长在学院盯着。楚龙以前学过法医学箱子里经常放些相关的用具,从行李箱中楚龙取出了一套手术刀和一把军用匕首,以及一把酷似柯尔特的血蟒转轮手枪。这是一把新发明的仿制柯尔特蟒蛇型的左轮手枪,区别在于它没有蟒蛇型的宽大,而且较轻便于携带,容弹量确是最大号左轮手枪的容量。子弹是特殊制造过的清一色的眩晕弹,不止如此也可使用老式左轮子弹。该枪仍由枪管、转轮、转轮座、击发发射装置、转轮锁定装置、握把和瞄准装置等组成,,除了握把由昂贵又实用的胡桃木制成以外均采用不锈钢精细加工,表面抛光,结构紧凑。转轮上的10个弹巢入口处的斜面加工精细,有利于枪弹平稳填入。扳机正面较宽,很有手感。这把左轮使用光学夜视瞄准仪,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捕捉目标,向敌人射击,而自己能处于非常隐蔽的位置。该枪不仅外观可人,而且射击时容易控制,平衡性良好,后坐力容易控制,弹着点好。后世的人们非常喜爱血蟒这种枪,不仅是为自卫,更是因为它像一件装饰品,优雅古典,好不气派。

     楚龙将军刀用卡刀夹固定在左腿侧面,又将左轮插入了枪套,楚龙穿上了一套黑色的西装,拿上了查尔斯院长送给他的手杖。楚龙看着手中用上等红木制成的手杖,其杖头是镏金的式样雕刻了些精美的图案。查尔斯院长说这是中国人制作的,当时查尔斯还说楚老弟你发现这根手杖的与众不同之处了吗,楚龙当时一握上手杖,就感觉出这把手杖的重量似乎较轻,仔细看了看这手杖,楚龙拧动杖头轻轻的拔出发现是一把剑。查尔斯说这是那中国人自己做的留作纪念的几把之一,查尔斯和那中国人是朋友就送了查尔斯两把,而查尔斯又转送给了楚龙。楚龙穿着西装拿着手杖照着落地镜感觉自己还是有股英国人的绅士的样子。
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    
    楚龙和查尔斯来到了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进入了住宿区,查尔斯向楚龙说道:“被害者是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炮兵科的奥利弗·库克,其父亲是苏格兰皇家银行副行长保罗·库克,而且还是下议院的议员,平日为人还算平和,奇怪的就是他的死相太恐怖了,这点你见过了就知道了”查尔斯和楚龙说着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案发现场,楚龙发现这是栋很多年前就没人住了的房子经过日月的侵食变得更加破旧不堪。查尔斯说:“这里原来是仓库,后来因为地方小,放不了太多的用具,就被弃用了”。
    “这里不锁门吗?”楚龙看着破损的房门说道。
    “这里原来是有锁的,被弃用后锁也收回了”查尔斯想了想说道。
    走到屋子门口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恶臭扑面而来,楚龙心里清楚,屋子里肯定有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于是,回头示意查尔斯不要让其他人在靠近四周了,然后才进入现场。
    楚龙和查尔斯戴上了口罩,和查尔斯穿上了鞋套。以免一会儿在尸体周围留下脚印。查尔斯说:“案发后就封锁了四周,除了发现尸体的巡逻卫兵几人的脚印外,就是我们几个院长副院长的脚印,再无其他人靠近过这里”查尔斯小声的说道,像是怕惊扰了这屋子里的亡灵似得。接着,楚龙小心翼翼的第一个走进屋里,左手提着查尔斯准备的工具箱,右手指尖划过冰冷的墙面。
   房子的外屋是储藏食品用具的,楚龙没有见到用具,只有冰冷灰尘的桌子。空中不断地飞舞着嗡嗡作响的大苍蝇,这是尸体腐烂后的第一个访客。因为伦敦的天气冬天不是很冷,导致有血腥的地方还有蚊虫,楚龙想应该是地理环境的原因。透过口罩,楚龙仍能清晰的闻到里屋飘来的让人头晕的恶臭。查尔斯拍了拍楚龙的肩膀,示意尸体就在里面,楚龙点点头,继续向屋里走去。
    脚刚迈进里屋,就踩到一种黏糊糊、湿漉漉的东西,差一点儿摔倒。一具已经呈现高度腐败迹象的尸体出现在眼前,赤身裸体地被绑在一张木椅子上,面朝北,正对着里屋的门口,手臂扭在背后,而且被细绳绑在用椅子的靠背立柱上,双腿也分别被绑在椅子的腿上。身上的皮肤也因肿胀而被撑破。最恐怖的是,本应是脑袋的位置,现在却身首异处,脖子上是一条非常整齐的斩切口,此刻腥红的伤口就像血色的深渊,正在朝着四周散发着惊悚的感觉。通过变形肿胀的尸体,楚龙勉强分辨出死者的性别,从尸体瘦骨嶙峋的身材特征,再加上尸体表面裸漏的器官,-尽管上面已经爬满了各种不知名的让人恶心呕吐的虫子,楚龙依旧能够肯定,面前这位惨死的是一位男性。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在椅子下有女性的内衣和衣裤碎片,这时,查尔斯走过来看着一脸奇怪的楚龙说道:“你如果奇怪为什么会有女性的衣物,那我可以告诉你死者是一位比较特殊的人,怎么说呢,其实就是他心理变态,他喜欢穿女性的衣服而且已经发展到在别人面前穿女性军装的地步,被学院的人戏称是被上帝创造的新人种。他的父亲也一度觉得他是家族的耻辱,但人死了,也就变得没那么多感觉了”查尔斯皱着眉说。 楚龙心想,真是什么年代都不缺变态啊!
    屋子里到处都是血,仿佛一幅屠宰场车间的恐怖场景。血被溅的到处都是,似乎连房子都被受到牵连而血肉模糊了。屋子的四角都有火堆燃烧完的灰烬,而且屋子的几扇窗户都被先用木条封住,在缝隙处还堵上了曾经沾过水现在干了的碎布。尸体脚下,一地猩红,血流成河。楚龙已经有点犯蒙了,楚龙想学校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出现这种血腥的场景,堪比社团的刑罚室了。在以前当法医的时候勘察过那么多的凶案现场,可从未见过这么血腥的一幕。楚龙耳边似乎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和哀求声。这让他直皱眉头。
    楚龙找了一处略显干净的地方,放下了工具箱,开始了检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时间仿佛都已经静止了。当楚龙让院长找的两人把尸体小心翼翼地塞进大号的布袋,用担架抬出屋子的时候,屋子顿时死一般的安静,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验尸官和楚龙,让楚龙感觉浑身都不自在。走过查尔斯身边的时候,楚龙示意可以让下议院委派的检查组的人进入了。楚龙只负责尸体,现场所有的证据自然会有有关部门人员采集和整理。
楚龙和查尔斯坐着车子离开了现场,楚龙和查尔斯都没有说话,想着前边的车子里放着那个沉重的大号装尸布袋,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回到家里后,无论楚龙怎么劝说,查尔斯都不肯去吃晚饭。确实,在目睹了刚才的那恶心的一幕后,谁还能有胃口吃东西啊!哪怕是法医那帮变态。此刻,早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楚龙一点儿饿的感觉都没有,似乎周围始终有一股恶臭。
    足足花了一个半个小时,楚龙才结束验尸工作。楚龙感叹好在知道死者是谁,因为没有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物件和证件,连头颅都已经失踪了,楚龙没法确定死者的身份。这一点给楚龙带来了不少麻烦,不过楚龙发现他小看了研发部那帮家伙了,超脑怀表内居然放着检测DNA的工具。楚龙提取了尸体的组织样本,进行了DNA辨认。超脑怀表的数据库内没有相关的资料。而且,尸体被凶手处理得很干净。
    尸体表面聚集了非常多的蛆虫,可以分辨出这属于丽蝇的虫卵。一般来说丽蝇是在人死后二十小时才在尸体表面生成的,七十二小时后将变得不可信,但是为了进一步确定,楚龙还是提取了相关的标本,以方便确认其发展的阶段。
尸体是残缺不全的,除了失去头颅外,楚龙还没有找到他的手腕手掌那一部分,断裂处依旧是干脆利落的一道切口,从伤口处乌黑干结的血迹,楚龙得出结论-死者是在生还的时候被残忍地活活的砍断手掌的。除此以外,由于屋内曾经的高温,尸体的腐败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很多表面的伤口楚龙已经无法用眼睛辨别了。无奈之下,在尽可能的提取所有证物后,楚龙只能告诉查尔斯可以使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来得到受害人的骸骨,查尔斯问楚龙是什么方法,楚龙说说得通俗一点就是“高温水煮”。查尔斯问楚龙为什么纠结尸体的身份,不是已经知道死者身份了吗,楚龙告诉查尔斯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楚龙说他总感觉如果不查清楚,将来肯定会有麻烦。查尔斯认真的看着楚龙说道:“从我让你参与这件案子起,我就感觉一定要相信你,你会给我带来惊喜的”查尔斯说完后说:“我的感觉每次都不会让我失望,我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会的”楚龙看着查尔斯,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