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八章:“玫瑰和王冠(Rose and Crown)”
第八章:“玫瑰和王冠(Rose and Crown)”



更新日期:2015-01-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八章:“玫瑰和王冠(Rose and Crown)”                                                                                                                             查尔斯吃完早餐,前往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楚龙坐在椅子上吃着点心看着《泰晤士报》,今日的重要新闻来自丹麦的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关于原子结构以及原子辐射的研究 。楚龙记得后世玻尔是1922年获得的诺贝尔奖,看来时空转变对历史造成了影响啊!这时,卡尔娜做完了早间瑜伽下楼来吃早餐。
   “龙,今日的《泰晤士报》有吸引你的消息”卡尔娜坐下后,拿起一杯牛奶喝了一口说道。
“ 没什么,随便看看,你练完瑜伽了,需要我指导下吗”楚龙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懂瑜伽,说说看”卡尔娜吃了口抹了果酱的土司说道。
  “你不信,我给你讲讲,瑜伽”是梵文译音,是从印度梵语“yug”或“yuj”而来,意思是“自我”和“梵”的结合或一致,是帮助人实现这种梵我合一的瑜伽境界。这只是记载的文献资料里说的,瑜伽的历史就更久远啦!
    瑜伽起源于印度,距今有五千多年的历史文化。瑜伽最早出现在《吠陀经》的印度经文中,瑜伽之祖是帕坦伽利,而帕坦伽利提出的哲学原理被公认为是通往瑜伽精神境界的里程碑。瑜伽由一个原始的哲学思想逐渐发展成为修行的法门,其中的静坐、冥想及苦行,是瑜伽修行的中心。书面记载最早出现正在《吠陀经》中,明确记载是在《奥义书》,而基本的完善是在《薄伽梵歌》中,,完成了瑜伽行法与吠檀多哲学的合一,这使瑜伽这一民间的灵修实践变为正统,由强调行法到行为、信仰、知识这三者。帕坦伽利这位印度大圣之所以被称为瑜伽始祖那是因为他将瑜伽行法被正式订为完整的八支体系。
   传说中帕坦伽利是蛇神Adisesa为了撰写大法和献身神圣之舞,在主湿婆(Shiva)的祝福下转世人间成为瑜伽之祖。
   《瑜伽经》往后被称为后古典瑜伽。主要包括了“瑜伽奥义书”,密教和诃陀瑜伽。“瑜伽奥义书”有二十一部,总结产生出了节食、禁欲,体位法,七轮等,加上咒语、手印身印尚师之结合,是后古典时期瑜伽的精华。
而据我了解瑜伽发展至今有很多流派,但真正的正统的印度“古瑜伽”包括智瑜伽、业瑜伽、哈他瑜伽、王瑜伽、昆达利尼瑜伽五大体系。智瑜伽提倡培养知识理念;业瑜伽倡导内心修行,引导更加完善的行为;哈他瑜伽包括精神体系和肌体体系;王瑜伽功偏于意念和调息;昆达里尼瑜伽着重能量的唤醒与提升。这些不同体系理论的瑜伽,对于修习者来说都是通往精神世界的工具。
你要是对瑜伽想往更深层次了解的话,我非常愿意帮助你”楚龙一点不脸红的将后世网络上了解的瑜伽简单的背了一遍。
“你懂得不少啊!好啊!我要是有不懂的地方你可要教我”卡尔娜吃完早点说道。
“没问题,美丽的小姐”楚龙微笑道。
“我们今天晚上去卡多的酒吧看看怎么样”卡尔娜喝了口牛奶后说道。
“好啊,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啊?”楚龙喝了口咖啡问道。
“现在去摄政公园吧!”卡尔娜披上披肩说道。
摄政公园(Regent's Park),又叫丽晶公园,位于伦敦市中心,占地166公顷,合410英亩。摄政公园是一座19世纪风格的大花园,因此亦是伦敦最新、最堂皇、也最多风貌的公园,于西元1812年围起成为公园,原先的构想是要建立一座供摄政王休闲娱乐的行宫,计划中包括至少56栋古典式别墅、摄政王夏日别馆、供奉英格兰的伟人祠等,想建造一个完美的花园都市景观,但最后受限于经费只盖了8栋别墅并无行宫,且直到1838年才对外开放。楚龙回想了一下后世有关摄政公园的简单记载。
清晨,万物彷彿披上了一袭薄薄的轻纱,在淡淡的晨雾笼罩下,透露着一丝神秘感。街上是静谧的。楚龙和卡尔娜行走在街道上,徐徐地晓风迎面而来,吹散了徘徊的朦胧睡意,并带来了一丝清亮,令人顿时神清气爽;顺着笔直的街道走去,一切都是那么雾濛濛。昨夜曾喧嚣一时的城市,如今只见得稀疏的人影及穿梭在巷弄和房屋之间的流浪狗;远方的大楼昂然矗立在朝雾之间,彷彿海市蜃楼。漫步清晨寂静的街道,楚龙的心情沉淀下来,闻着清新的空气,不禁精神饱满。这恬静的氛围,令楚龙的心头豁然开朗。
楚龙和卡尔娜信步闲晃到公园,阴郁的树木直立其中,草地上翠绿的小草在露珠的滋润下,散发欣欣向荣的生机,而点缀其中的百花更渲染上一层缤纷的色彩。楚龙仰头深呼吸,啜饮着早晨润泽的清新空气,品味着大自然的饱满生机。
楚龙和卡尔娜走进摄政公园,楚龙观察到摄政公园设计别具一格,总体呈五环形,由许多花丛式花坛组成,一个花坛丛植一种玫瑰;第2环是绿草坪;第3环是由一圈高柱围成,柱距约六七米,以粗缆绳相连,高柱和缆绳被蔓生攀缘玫瑰、月季、蔷薇等覆盖。卡尔娜说最里面的花园面积约为600至700平方米,在7至8月玫瑰花盛开之季,满园展现出绚丽多彩的万种风姿之立体美。
楚龙仿佛看到了七八月份的玫瑰花盛开说道:“花香袭人醉,姿色迷魂魄,无意离仙境,只想花中睡”。
在高柱之间,草坪之上,攀缘玫瑰之下,设有许多可供游人坐卧的大靠背椅,楚龙和卡尔娜坐在大靠背椅上,面向第一环环中的状花坛,背对第4环的花境,与满园五颜六色的玫瑰花共同沐浴在阳光里。楚龙和卡尔娜听到第5环高大树篱中鸣禽的悦耳合唱,真有一种自己身处伊甸园鸟语花香仙境的幸福美满感。
楚龙和卡尔娜坐着马车看到街道上慢慢地,人群渐渐出现,溜狗的老人缓慢地走过街道,不时可见慢跑的人们,为这静谧的街道带来一丝声响。
“卡尔娜,伦敦的贫民区在什么地方”楚龙闲聊道。
“在东区,那是一片拥挤的贫民区。街道狭窄、房屋稠密,多为十九世纪中期建筑。那里几乎成为肮脏、低劣和堕落的代名词。卡尔娜说听她伯父讲1850年威斯敏斯特大主教魏斯曼公开指出责教堂附近的贫民窟是“无知、邪恶、败坏、犯罪、以及肮脏、不幸和疾病的温床”。
“那里有中国人吗?”楚龙疑惑的问到。
“那里基本是外籍人士在伦敦的聚居地,那里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印度等亚洲国家的外籍人士,中国人好像是在那里成立了一个帮派,叫什么不清楚。”卡尔娜想了想后说道。
楚龙心里想看来有必要近期去看看了,卡尔娜似乎没有注意到楚龙的异常。“龙,我们去玫瑰和王冠酒屋吧?”卡尔娜突然说道。
“什么,抱歉啊!走神了,你说什么”楚龙看到卡尔娜娇颜闪过一丝不愉,马上歉意的问道。
“我说我们去玫瑰和王冠酒屋”卡尔娜看着街道说。
“好,去哪里都行,只要你不生气”楚龙再次歉意的说到。
从罗马时代直到17世纪,牛津街主要作为从伦敦西城之外到牛津地区的道路而存在的。18世纪末期,大片建筑物的兴建,南部高斯弯那,北部波特曼的兴建使得牛津街初具现在的规模。一流的购物中心在20世纪开始起步,同时也伴随着一些小店铺的开业。卡尔娜说伦敦最好的购物地点就是牛津街,而她就在这条不到两公里的繁华街道上,买下了街角的黄金地带。卡尔娜说在牛津街除了在老牌百货店里看名牌,享受高级服务之外,店铺的建筑特色也是一道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你想不高雅也身不由己了!
楚龙和卡尔娜来到了牛津街角,楚龙看着“玫瑰和王冠”的招牌,观察着这家酒屋,楚龙发现这家酒屋的外面是小院式的。小院很清雅,墙上爬满了凌霄花,篱笆上挂着紫藤,绿油油的叶子沐浴在温煦的阳光下,给人一种幽美、恬静的感觉。院子西面,几根长的竹竿架上,爬满了花藤,稠密的绿叶衬着紫红色的花朵,又娇嫩,又鲜艳,远远望去,好像一匹美丽的彩缎。
楚龙和卡尔娜走进酒屋,楚龙一走进去,那耀眼的明晃晃的光就映得眼睛睁不开,仔细看,那喷金的墙壁、大红的地毯以及深紫色的沙发煞是抢眼,还有那折射着光的水晶吊灯同样显得华贵!卡尔娜说酒屋的大厅是按照城堡的偏厅样式布置的。楚龙和卡尔娜向里面走去,楚龙看到右边走廊上有很多小隔间,简洁对称突显沉稳,各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体现德国式的严谨。左边的布置古典、开朗两相宜,是一扇尖塔形斜顶木门,木门两侧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经典而不落时尚。楚龙是第一次进入酒窖,在那里看到了酒庄的“库存”和堆砌整齐的大大的装满美酒的橡木桶,卡尔娜给我逐一介绍。卡尔娜拿出两款酒:波雅克的拉菲,法国的马爹利,卡尔娜拿来一杯拉菲里面放有一颗樱桃,酒杯里的红樱桃透彻鲜亮的颜色如宝石一般闪耀夺目,果香浓郁迷人,浅酌一口活力充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