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六---古墓2
第六十六---古墓2



更新日期:2012-09-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醒来的时候,云孟飞惊愕地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冰冷的墓室之中,这墓室四周都是坚硬的冰壁,竟然连个门都没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他只觉浑身骨络仿佛被打碎了一般酸痛难当,费力地支起身子,向四周望了望,却不见那个救他的少女。
   难道她是为了救自己被那老怪物给杀了么?想到这里,云孟飞心中一痛,原来鬼也有好鬼哦。他叹了口气,哆嗦着搓了搓冻得僵硬的身体,然后勉强支起身子站了起来。这墓室大概只有十丈左右,正中央一个高耸的祭台上平放着一个寒冰石台,冷冷的寒气便是从那石台下嗤嗤冒出。
   云孟飞紧了紧衣领,缩着肩膀缓缓向那寒冰石台上走去,只见那石台上躺着一个美丽的蓝衣女子,更加奇异的是她的头发竟然是宝石般美丽的蓝色。
    那女子双眼紧闭,绝美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生气,她双手平放在胸前,右手腕子上戴着一个晶莹剔透的蓝色玉镯子,镯子上画着一圈古朴而怪异的花纹,不时地闪烁着耀眼的流光。
    那蓝色流光映照在少女绝美的面容上折射出动人的光辉,少年呆呆地望着那寒冰石台上的女子,竟然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抚摸她那美丽的面容。就在离那女子脸颊不过三尺有余的地方,寒冰台上忽然隆起一个蓝色的光罩,少年的指尖在触及那蓝色光罩之后猛然间被一道巨大的力量弹开,然后身不由己向着石台下飞去,嘭地一声撞上身后那坚硬的石壁上,登时撞的眼冒晶星。
    就在云孟飞被弹开的下一刻,那蓝色光罩猛然间加强形成一个光屏将少女周围的空间团团围住。
    而在那蓝色光屏的上方,蓝色光芒倏然闪过,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怪兽,那怪兽睁大一双蓝色的眼眸恶狠狠地望着蜷缩在墙角里的少年,蓝色的獠牙伸出嘴外,一边流着馋涎一边喘着粗气,丑陋的外貌格外恐怖。
   云孟飞忍住背脊的伤痛,咬牙再次站了起来,操手拿起背后的弓箭,对准了那怪兽就是一箭射去。那怪兽巨首一扬,竟然张嘴将羽箭一口吞下,云孟飞骇然退后,才发觉这小小的墓室已经没有了别的去处。
    他绝望地闭上眼,心想,这下子死定了。就在怪兽咆哮着向少年冲来的一刹那,半空中青光一闪,一道剑芒瞬间划破怪兽的背脊,那怪兽身形一顿仰首狂啸一声。
    就在这当口,北堂潇身形一闪出现在受伤的少年身旁,然后抓起他猛然向旁边掠去,怪兽扑了空,背脊之上被北堂潇剑气所伤,流出一道道浓黑的血液,它睁大眼眸恨恨地瞪着北堂潇一眼,然后再次咆哮着冲来,北堂潇放下少年,轻声道,“你自己小心,我来对付那怪兽。”
    原来先前他是被那墓穴之中所设的幻想迷住,一时间难以抽身。
    云孟飞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向角落里退去,却不料那个方位正好对着寒冰台上那女子的侧面,先前他并没有发现,原来在寒冰台的另一端上竟然写着几个小小的蓝色字迹。只不过相隔过远,他无法看清那字迹究竟是什么而已,而那怪兽在和北堂潇几个回合的冲杀下已然受了重伤,就在北堂潇挥起一剑再次向那巨兽斩去的时候,半空中一道凌厉的白光猛然闪过,与青色的剑光轰然相撞,使得整个墓穴都开始震颤起来。
   北堂潇定睛一看,原来是个人首兽身的粗犷男子,正是云孟飞先前在外面见到的那个怪物。
   “好小子,你竟然敢擅闯主人墓室,待老子宰了你再向主人谢罪。”说罢,他挥舞巨斧就向墙角里的少年砍来,云孟飞见势不对,连忙向旁边闪避开来,然而他哪里快的过那怪物,就在巨斧临身的一刹那,北堂潇撇下那怪兽,挺剑相救。于是那老怪又挥舞着巨斧和北堂潇战在一起,显然那人首兽身的怪物也不是省油的灯,几个回合下来,北堂潇耳边已然渗出汗渍,而握剑的手被那怪人的巨斧劈的隐隐作痛。就在这时,旁边那巨兽休息了片刻之后精神大振,从背后向北堂潇袭来,眼看这一前一后的夹击,使得北堂潇险象环生,云孟飞看的惊心动魄。
   而在他不曾发觉的时候,那寒冰台上的蓝色气罩也开始发生着奇异的变化,光芒时而强盛时而暗淡,仿佛在极力挣扎着什么一般。
   半空中哧的一声,北堂潇右肩上已然被巨斧产生的气刃划破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顾不得流血的伤口,北堂潇施展七星老人所传的法诀,再次向那怪人攻去。而他那鲜红的血液,则从半空悠悠扬扬地落了下来,然后轻而易举地滴进寒冰台上那蓝色的光罩之中,恰好落在了少女的眉心。
    那血液缓缓地渗入她的皮肤,然后在少女的脸庞绽放出一道艳丽的血气,她右手上那只蓝色的玉镯也在同一时刻猛然间亮起了蓝色耀眼的光芒,随着光芒的强盛,少女的脸颊渐渐开始恢复生机,那蓝色的光罩开始缓缓地消散,在蓝光被全部吸进玉镯之后,那女子猛然间睁开了眼睛。
  “他是……”在望向半空中那男子挺拔的身影时,少女的眼中浮现出一阵茫然之色。然而在看到他手中握着的那把青色光剑的一刹那,她美丽的脸上迅速笼罩起一层寒霜。
   她缓缓起身,走下寒冰石台,然后挥了挥手道,“住手!”
   北堂潇一心被二怪缠住,哪里有时间去注意其它,直到此时才发现墓室之中突然多了这么一位美丽的姑娘。那二怪在听到女子的呼声之后,猛然间向下望去,见她活生生地站在寒冰石台边缘,二怪喜不自禁地向少女落去,北堂潇见状也手剑落了下去。
   那人首兽身的怪人猛然跪倒在少女的面前,喜道,“主人,你复活了???”
   而那怪兽虽然不会说话,却也颇为欢愉地伏在少女脚边轻轻蹭着她的小腿。而那女子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北堂潇脸上,那张脸依旧是那么的俊美,只是少了先前的冷傲肃杀之气而多了许多人间的温情。真的是他么?少女缓缓地走下寒冰石台向他走去。
   北堂潇在望向少女那双淡蓝色眼眸的时候,心头忽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她的眉心上刻着一朵蓝色的莲花,那莲花幽幽闪烁着蓝色的光芒,加之她右手边带着的玉镯,使得少女整个人看起来竟如冰雪一般晶莹剔透,美的毫无瑕疵,只是为什么他会觉得她的眉宇间笼罩着一层浓重的杀伐之意呢?像是积压了千百年的仇怨即将喷薄而出一样,带着令人恐怖的力量开始缓缓地复苏。
   “你是?”
   少女微微一笑,如一朵绽放的雪莲,他,忘记我了么?还是他已经不再是他?
  “我是谁对你来说有意义么?”
   北堂潇忽然有一种喘不过起来的压抑感,他深深呼吸,望着少女笑了笑道,“当然没!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那么你就是这墓中的死人了?”
   少女的眼中掠过一丝痛楚,随即冷笑道,“自然,你们这帮无知的凡人,难道不知道打扰亡灵是要受到天谴的么?”
   云孟飞鼓足勇气走到北堂潇面前,在路过那寒冰石台的一瞬间忽然瞥见了那几个蓝色的细小字迹, “司空冰野葬唔妹莲殊于此。”
   当下他来不及多想,抬头望向那美丽的少女道,“这位姐姐,恳请你放过青蓬村的村民,当年他们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
   女子冷冷地瞥了一眼云孟飞,“哼,卑鄙龌龊的人类,那是他们自作自受,小小的一个亡灵诅咒不过是略施小惩而已。”
   北堂潇原本对这女子的怜惜和亲切之情被她两句话说的荡然无存,他紧紧握着手中的剑,冷冷望着她道,“喂,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群村民本是无辜,再说了,你不是复活了么?用得着那么对他们么?”
    女子幽幽一笑,望着北堂潇道,“要我放过那群村民也行,你求我啊?并且答应我永远待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北堂潇哼了一声道,“你这妖女,休想!”
   那女子轻轻挑了挑眉,道,“那就没的商量。”说罢转身想要离开。
    北堂潇猛然间上前,横剑指在女子脖颈之上,然后道,“解开你加注在那些村民身上的诅咒,否则我杀了你!”
    那女子妖媚一笑,“你忍心杀了我么?小女子还没谢过公子救命之恩呢。”
   “我救了你?”北堂潇实在有点摸不着头脑。
    那女子轻轻一笑,“不是你还能有谁?”
    北堂潇脸色一寒,“少废话,你究竟答不答应?”
    那女子轻轻摇了摇头,望着北堂潇的目光格外不舍,就在北堂潇失神的一刹那,墓穴中摹地闪过一道耀眼的蓝色光芒,他心头忽然升起一股莫名不安的情绪。只见那蓝光闪过之后,那美丽的少女连同二怪一起凭空消失不见。
   “糟了!”
    北堂潇缓缓摇了摇头,道,“不用追了,我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从那个女子站在他面前的一刹那,他就感觉到了她身上所蕴含的高深法力,还有那一股不断复苏的力量,这女子究竟是谁呢?北堂潇一阵迷茫过后猛然惊道,“不好!幕汐她们出事了!”
   云孟飞依然像个丈二的和尚,“北堂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他急忙抓住少年的手臂道,“跟我来,我们先出去再说!”

   村头,耀眼的火光将那一片黑暗的树林照耀的如白昼一般通明,在村长的带领下,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这里,而在人群的中央,幕汐紧紧拉着小漓的手一脸无奈地看着越来越逼近的人群,在她们的身边,一个中年男人一脸病容地躺在担架上,眼看性命危在旦夕。
    就在人们正在吵嚷之际,村长挥了挥手,对幕汐道,“这位姑娘你可知道,擅闯青蓬山者死这一规定?”
   幕汐咬着唇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指着云老爹说,“可是我们是来救他的啊!”
   村长冷哼一声,道,“我青蓬村人生死有命,哪里轮得到你这外人来管!再说,你救得了他么?”
   幕汐尴尬地摇了摇头道,“我是救不了他,可是有人可以救他啊!包括你们全村的人!我知道,只要那个什么亡灵诅咒一解开,你们就会没事了!”
   “无知小儿,你又懂得什么?那亡灵诅咒岂是说解便解的,惹怒了那古墓中的亡灵我青蓬村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你们担负的起么?”
   村长叹了口气,然后转身挥了挥手,对众人道,“将这两个擅闯者绑起来,带去古墓前烧死,以祭奠亡灵。”
   “是!”
   众人领命,群涌而上想要将幕汐和小漓二人捉起来。
  “住手!”就在这时,远方树林中摹地滑过一道耀眼的青光,刹那间,众人眼前一亮,北堂潇带着云孟飞落在幕汐和小漓面前。
   村长一见来人,气不打一处出,“孟飞,原来是你小子!你竟敢触犯族规将外人带回来!来人,将他和这几个人一并捉了烧死!”
    北堂潇抱剑而立,对村长道,“喂,老顽固,我可不想杀人,本公子大半夜的去闯那阴森森的古墓为你们解除诅咒,你们不感谢也就算了,反倒这样恩将仇报,还有没有人性?”
    那村长无力地叹了口气,道,“你还是进去了么?”
    云孟飞轻轻点了点头道,“村长,北堂大哥他们是好人,他们只是想帮我们而已!”
    村长摇了摇头,道,“你们……见到那古墓中的亡灵了么?”
    北堂潇无奈地耸了耸肩道,“进去了,可是,却让那亡灵跑了。”
    村长仰天长叹一声道,“唉,天意啊天意……我青蓬人守护古墓一千年,却还是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