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七章 被逐
第六十七章 被逐



更新日期:2012-09-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喂,大叔,你说清楚嘛。”北堂潇忍不住好奇心起,一心想要打听清楚,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隐秘。
   村长摇了摇头转过身背对着四人道,“你们可以走了,云孟飞,从此以后你便不再是我青蓬村中人,你的生死再与我村无关。”
   “村长!”旁边几个村人试图阻止村长的这个决定,从来没有可以这般进入古墓而又活着离开的,谁也不知道他们对亡灵的冒犯将会给青蓬村招来怎样的祸患,然而村长的语气却又是那般的决然,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云孟飞望了望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的父亲,然后猛然间跪倒在村长面前,喃喃道,“村长,无论您要怎样责罚孟飞都行,求您不要赶我和爹离开村子…”
   村长无力的挥了挥手道,“我意已决,你走吧!”
   众人是看着这少年长大的,云爹爹已然是将死之人,这孤苦无依的孩子又该怎样活下去呢?许多人的眼中都掠过不忍之色,可是他们又能说什么呢?族规,是千百年来一直延续下来的,从来没有人能够改变,一旦触犯,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无人可以例外。
   目光扫过众人之后,少年咬紧的牙关渐渐松开,他深深呼吸对着村长磕了三个头,道,“孟飞多谢村长和各位叔伯婶婶多年来的照顾,希望孟飞的离去可以带走青蓬村的噩梦……..”
   村长背对着云孟飞,轻轻地闭上了眼,一滴泪,无声地滑落。也许是自己太过绝情,可是,他是村长啊,怎么能将灾难带给自己的村人呢?他没有能力再去庇护那闯祸的孩子,当那人复活的时候,灾难便不再是青蓬村的了,而是整个人世间的,但愿是自己多虑了吧。
   少年磕完头,起身向父亲走去,此刻一直昏睡的父亲竟然醒了过来,他睁大浑浊的眼眸望着儿子淡薄的身影,微微一笑,哑声道,“飞儿……..”
   少年咬牙忍住将要掉下来的眼泪,俯身蹲在父亲面前吃力地将他背在肩上,柔声道,“爹,飞儿带您离开村子去寻医,天下之大,一定可以治好您的病的。”
   被病魔折磨的奄奄一息的中年男子,微微沉吟一声,又趴在少年淡薄的背上沉沉睡去。
   一行人离开青蓬村再翻过两座山岭之后便离开了青蓬山地界,一路上云孟飞一言不发地背着云老爹沉默地走在北堂潇和幕汐身后,从今天过后他就再也没有家了,这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来说是一种怎样的打击呢?在他的背后,爹爹的呼吸越来越弱,生命仿佛随时可以结束。
   青蓬山那高耸的山脉渐渐化作一抹天边的淡彩,北堂潇望了望身后依然沉默的少年,他依旧低头望着脚下的路,不知疲倦地走着,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俊秀的面容。
   没想到,自己二人本想帮他却弄巧成拙,害的他被村人撵了出来。他思量着想要说写什么话来安慰这孤单的少年,却在这时,少年的背后又传来一声沙哑的呼唤。
   云孟飞那黯然的眼神中猛然绽放出异样的神采,他赶紧转身寻了一块干净的空地,靠着树干将爹爹放了下来。北堂潇和幕汐二人赶忙围了过去,急道,“怎么样,云叔叔他没事吧?”
   云孟飞捧着爹爹的脸,轻轻唤了几声,男子蹙眉,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
   云孟飞转头望着身后的少年,道,“北堂大哥,我爹他很痛苦,求求你们救救他好么?”
   幕汐和北堂潇二人对望一眼,她轻轻地点了点头道,“让我来试试!”
    说罢,云孟飞和北堂潇二人同时退后,幕汐深深呼吸,双手合十指尖半曲,口中轻轻念咒,这观音咒本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可是在云孟飞爹爹的身上却丝毫不见效果,在少女的手心一团如烈火般耀眼的光芒,为云爹爹苍白的脸染上了一抹诡异的血色,他缓缓地睁开眼,望着施法的少女淡淡一笑,“姑娘费心了,还是不要在浪费灵力在我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上,我魂魄已碎,即将散入六界之外,你是救不了我的!”
   “什么!?”北堂潇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云爹爹,他只知道,人死了之后,魂魄再次进入轮回,转世投胎,生生世世永不间歇,除非是被神力所伤,否则魂魄是不会消散的,可是他为什么说自己魂魄碎掉了呢?
    云爹爹了然一笑,此刻,回光返照,他的脸上竟然现出一丝勃勃的生机,就连原本浑浊的双眼也变得清澈起来。他的目光柔柔地穿过施法的少女,落在云孟飞身上,“飞儿,爹爹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未来,你的命运要自己把握,记得,要心存善念,莫要迷失了本性。”
    云孟飞连忙点头,跪在爹爹的面前,道,“爹,孩儿不会让你死的!天下之大,一定有人可以救您的!”
    云爹爹摇了摇头道,“飞儿,莫要太执着,那诅咒除了施法之人是没有人能够破解的!”
    云爹爹在说完这几句话的时候,气息已弱,身体在剧烈地抽搐了片刻之后已然逝去。少年咬牙望着爹爹那迅速变成死灰色的脸,泪水终于忍不住漫过眼眶流了下来。
    也许是曾经经历过失去亲人的那一刻,所以格外了解他此刻的心情,那一直站在北堂潇身后的小姑娘默默地走到少年的身边,她从手腕上取下一个用彩线编制的手链,放进云孟飞的手中,然后轻轻地抱住他的头,道,“云哥哥,这个手链是娘编给我的,我把它送给你,当你想你爹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就会好很多!你别哭别难过,爹爹不在了,你还有我啊!还有潇哥哥和汐姐姐,我们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少年失神地望着手中那个彩色的石琏,然后抬头,触及小姑娘那双清澈而美丽的眸子时,心头猛然间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他不知道的是,便是这一眼竟在他心中刻下了永不磨灭的痕迹,让他用一生去铭记,去眷念。
    葬完云爹爹之后天已经黑了,在爹爹死后一言不发的少年忽然抬头望了一眼远处静静坐在树下的小姑娘。道,“北堂大哥,我们走吧。”
   北堂潇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决定了么?”
   他点了点头道,“我要向你学习仙术,斩妖除魔,做一个对世人有用的人,也不枉爹爹的一番教诲!”
   “恩!”北堂潇转头望着幕汐道,“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呢?”脑海中摹地掠过蓼依那美丽的面容,他微微蹙眉,也不知蓼依和那梅仙现在究竟怎样了。
   幕汐猛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惊呼一声道,“哎呀,我差点忘了!我们是要去找雪苑姐姐!”
   “唔!找雪苑姐姐,可是天地之大我们要去哪里找呢?”
    幕汐神秘地眨了眨眼睛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和雪苑姐姐之间心有灵犀,就在前几日我忽然感应到了她的气息……”
    北堂潇好笑地望着眼前这个逞强的少女,“真的心有灵犀么?为什么之前那么久都没有感应到?”
    幕汐一嘟嘴,哼道,“喂,你嘲笑我!”
   北堂潇慌忙摇了摇头,道,“我怎么敢!那你说雪苑姐姐现在在哪里呢?”
   幕汐甜甜一笑,道,“你等着!”说罢她闭目盘腿坐在一片空地上,双手凌空翻转,掌心的灵力幻化成一缕薄薄的红光笼罩在少女的头顶。
   “糟了!”
    北堂潇有些担忧地望着少女脸上那变幻莫测的神色柔声道,“喂,没事吧?”
    幕汐缓缓睁开眼睛,轻轻擦去额前的香汗,道,“雪苑姐姐有危险,我们必须立刻赶去救她!迟了就来不及了!”
    北堂潇见幕汐神情焦急不似说笑,当下也收敛笑容,沉声道,“她在哪里?”
    少女抬起手,指尖一扬指向了遥远的西方。北堂潇道,“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恩!潇,你带着孟飞,我带着小漓,我们御剑飞去!”
    说罢,她伸手揽住小漓的腰将她抱起,当先化作一道红光向西飞去。而北堂潇也在下一刻祭出碧霄剑,抓起云孟飞化作一道耀眼的青光随后追了上去。
    在这一红一青两道光芒消失之后,黑夜之中摹地出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那女子一头冰蓝色的长发随意地散在肩上,右手上晶莹的玉镯在月光下闪着美丽而冰冷的光辉。
    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黑衣男子,那男子星眸中精光流转,闪烁迷人的光辉,绝美的脸上却带着冷漠而嗜杀的气息。他望着面前那女子窈窕的背影,眼中掠过一丝阴霾。
   “你决定了么?”
    女子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望着那一红一青两道流光消失的天幕,眼神飘忽不定。
   “决定了!”坚定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生气。
   男子微微一笑,“好!痛快!我可以答应你不杀他,可是,你也要记得你的承诺。”
   女子回眸,一双冷如坚冰的眼眸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我先走了。”
   说罢,她身形一动,化作一道蓝烟凭空消失在黑夜里。而那黑衣男子却依旧伫立在山头,漆黑的星眸望着远处那朦胧的夜色,夜风吹过,搅动那一袭黑色的长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