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五章 古墓
第六十五章 古墓



更新日期:2012-09-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洞窟之中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北堂潇和云孟飞二人小心翼翼地沿着洞壁向里走去。不知过了多久,那洞窟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分叉口,分别有两个分洞口通向不同的地方。北堂潇心神一凛,凝视着这两个漆黑的洞口,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忽见右边那个洞口之中猛然亮起一道白色的光芒,这白光迅速地隐没在黑暗之中。
    北堂潇心中一喜,拍了拍云孟飞的肩膀,笑道,“我们走这边吧!”
    云孟飞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跟在北堂潇身后向右边那洞窟之中走去。
    然而,就在两人身影隐没在黑暗之中的一刹那,身后摹地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这声音听起来格外阴森恐怖,不由地让人毛骨悚然。北堂潇心头猛然一震,开始不安起来,当两人踏入这个洞中的一刹那他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或许他们选错了路吧,可是既然已经来了,就要走下去吧。
    那团亮光从他们进洞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北堂潇有些气馁地觉得,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以至于产生了错觉。然而,下一刻,背后森冷的杀气告诉他,自己并没有看错。
    “小心!”北堂潇猛然间将云孟飞推开,右手一引,碧霄剑凌空飞出,绿光倾泻而出,顷刻间便照亮了黑暗的洞窟。
    虚空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许多漂浮的灵体,北堂潇摹地想起了在姜王墓室之中的景象,乃知这些灵体原是人死之后消散的灵魂吸收天地灵气幻化的来的,这灵体也就是吓吓普通不懂法术的人们,而对于他们这种修行之人来说是不足为虑的。而那些灵体似乎十分惧怕北堂潇手中的碧霄剑,自动漂浮在剑光之外的黑暗之中不敢上前。北堂潇摇了摇头,笑道,“我当是什么,原来尽是一些不成器的小鬼。孟飞,我们走。”
    说罢拉着少年继续向里走去。
    就在下一刻,黑暗中那笑声再次响起。
    北堂潇心中一凛,朗声道,“何方妖孽,还不快快现身!”
    那笑声依旧回荡在空旷的洞窟之中,让人无法捕捉到它的具体方位,想必是个得道的鬼物。北堂潇按剑不动,冷冷凝视四周,发觉这洞窟比他想象中还要宽上许多。二人一边四处查探一边向里走去。
    然而就在二人继续往前走了数丈之后,那笑声猛然一顿,洞窟之中突然恢复安静,就在前方的黑暗之中猛然出现了一双巨大的绿色眼眸,二人猛然屏住呼吸,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死亡的气息,不过他是北堂潇,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畏惧不前,爹说过,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都不可以退缩。
    当下他微微一笑,拉着云孟飞的手,道,“你怕么?”
   少年一咬牙,然后缓缓摇了摇头。望着他眼中那坚定的神色,北堂潇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小子。”
   说罢,他手中碧霄剑猛然间绽放出璀璨的光华,就在那光华将北堂潇包裹住的一刹那,他的身影猛然家化作一道青光和这剑光一齐向那双碧色的眼眸飞去,转眼间便和那眼眸一齐消失在黑暗之中。
   见北堂潇忽然不见,云孟飞心中徒然一惊,连连叫了几声却也无人应答,他从背上取下长弓,握在手心,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火折子,腾地点亮,鲜红的火光,顿时照亮了这黑暗的空间,他深深呼吸,毅然迈步向前走去,无论怎样,他都要坚定地向前走去,他要用自己的力量来拯救全村的人。
    就这样,云孟飞独自一人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火光所及之处不过方寸,更远的地方依旧是无边的黑暗。也不知这墓穴之中究竟埋了什么人,竟弄得这般神秘而诡异。还有那诅咒,究竟来自于什么地方?
    细细思索,一时间他竟也忘了自己身处这恐怖的墓室之中,将自己的安慰置之脑后了。直到一阵阴风突然袭来,云孟飞不由地打了个寒战,待转身之时,却见身后已然多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那女子眉眼含笑,白衣飘飘煞是美丽。
    云孟飞心中一震,这墓室之中哪里来的年轻女子,分明是女鬼无误。可是,女鬼啊,他长这么大却也没有见过什么鬼物,不过是听得一些奇异的传闻而已,这下可当真不知所措了。
   那女子这少年愣愣地望着自己,不由地掩嘴一笑,道,“小公子,我美么?”
   云孟飞不敢大意,当下微微点了点头,道,“美。”
   那女子嬉笑嫣然,飘身而起向云孟飞靠来。少年背脊猛然一震,冷汗沉沉而下,只觉面前寒气逼人,阴森森地让人毛骨悚然,他不由地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云孟飞只觉手臂一凉,似是被什么人抓住了一般,他心中一喜,猛然回头,北堂二字刚叫出口,却听一女子的声音急急传来,“快跟我走。”
    云孟飞来不及看清那人的模样,便被她拉住,闪身进了一个岔洞口,二人的身影一齐埋入黑暗之中。而身后那白衣女子似乎没有料到这一出,短时间内竟也没有跟过来,火折子也在方才的逃亡之中熄灭了。云孟飞背靠坚硬的墙壁,面前一片漆黑,然而,那双放在他胳膊上的手却依旧紧紧地抓着他没有一丝松懈。
    少年转身,虽然看不见那人的面容,但是下意识的,他觉得来人对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云孟飞微微笑了笑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那女孩轻轻一笑,声如银铃,虽然轻,但是却极其动听,“不用谢,我只是顺道帮了你而已。”
    正当云孟飞再想说话的时候,忽听那女子惊道,“不好!我们闯入禁地了。”
    说罢,她猛然起身,拉住云孟飞正欲离开。
    “来不及了!”
    黑暗之中,猛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
    下一刻,黑暗之中猛然亮起一丝幽幽的白光,在那白光笼罩之下,一个人首兽身的男子傲然而立,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石斧,目光冷厉地望着这突然闯入的少年,满脸的杀意。而就在那光芒照射下,他终于看清了身后那女子的模样。
    那姑娘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瘦小,面容苍白,却也清秀可人。此刻她正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恐惧地望着那个人首兽身的男子,不知为什么看着这少女楚楚可怜的模样,云孟飞忽地心生一种怜惜,作为男子汉大丈夫不是要保护女孩子的么?像北堂大哥一样!于是他想也不想便挺身护在姑娘前面,对那老怪道,“老怪,是我要闯进来的,与这姑娘无关。”
    少女转眼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少年,既是感激又是担忧。
    那老怪哈哈大笑道,“笑话,你一个毛孩子有什么能耐?说,是谁带你来的?有什么目的?”
    望着老怪那鄙夷的目光,云孟飞耳根一热,怒道,“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我为拯救族人虽死犹荣,岂会怕你?”
    老怪嘿嘿冷笑一声道,“那小村的人也忒不成器,竟然派你一个小孩子来,哈哈哈哈。”
    那姑娘先前还是一副惧怕的模样,但是此刻却也气愤地道,“喂,老怪,你说话怎么这么不近人情!我们又没有得罪你。”
    “人情?”老怪哈哈笑道,“你一个孤魂野鬼也跟我讲人情,真是可笑,废话少说,神王古墓,擅入者死。纳命来。”
    那老怪说罢,巨斧一横向着二人砍来,那姑娘面色一惊,立刻拉着云孟飞向后退去。转眼间,老怪又已追来,二人在这并不宽阔的洞穴之中左闪右躲,险险地避过了老怪的攻击。
     然而那老怪却不放弃,张开双臂,巨斧横扫荡开一阵凌厉的光刃向着二人袭来,那少女见避无可避,于是只得硬着头皮去接老怪一招,她双手紧扣默念法诀,半空中猛然出现一道白色的光幕与那光刃相接,相持不到片刻,那女子的身子就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
    老怪冷哼一声,双手力量一加,光刃立刻冲破少女的屏障轰然击落在她胸前,那女子猛然倒飞而出,云孟飞急忙转身险险接住了少女飞落的身体,焦急地道,“姐姐,你没事吧?”
   女子摇了摇头,面如死灰,而那老怪却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抡起巨斧又冲了过来。云孟飞将那姑娘放下,然后起身,拔出身后的羽箭搭弓向老怪射去,然而那老怪并非等闲之辈,他本为奉命镇守古墓的灵兽,修炼得道化成人身,道法当然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睥睨的,几只小小的羽箭又能耐他何?
    老怪巨手轻轻一挥,那羽箭尽数被他定在了墙壁上,云孟飞自知不是这老怪的对手,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吧,总要拖个片刻,说不得下一刻北堂大哥就会回来救他了。
    云孟飞思绪急转,摹地想起北堂潇曾教过他的几个法诀,无论管不管用,此刻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他丢下弓箭微微闭上眼,默念法诀,就在那老怪巨斧即将临身的一刹那,少年双眸摹地睁开,原本漆黑清明的眸子里绽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他大吼一声,双掌顺势前推,在那老怪毫无防备之际打入了他的胸膛,老怪惊叫一声,猛然向后退去。
    “小子,是谁教你这鸣金咒的?”
    这咒语北堂潇只是粗略地教过他一次,如今还是第一次用,想不到竟然真的能够克制这老怪,云孟飞不由地松了口气,冷冷地望着他道,“这金咒自然是师父所传了,怎么,老怪,你怕了么?”
   老怪嘿嘿冷笑一声,“老夫的生命里就没有这个怕字,嘿嘿,臭小子,我倒要来好好领教领教你的本领。”说罢,便又要追来。
    云孟飞心中苦笑,这鸣金咒也不是随便就用的,那是要消耗极大的灵力的,他既无修行根本,也没有灵力法宝,怎么可能是这老怪的对手?记得北堂大哥还教过他一招风灵术,借风之力,瞬息千里,可是眼下既无风,也无仙家法宝做凭借,当真是苦煞他了。
    正在这紧要关头,云孟飞直觉耳边一阵冷风袭来,杀气逼人,他下意识地转身格挡,只觉眼前白影一闪,胸口猛然剧痛,似是被人重重击打了一下,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一张妖媚的脸渐渐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