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四章 青蓬村
第六十四章 青蓬村



更新日期:2012-09-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夜晚,几颗星子稀稀落落地洒落在天边,青蓬村口的吊索桥边忽然闪过一条灰色的人影。借着稀薄的月光,依稀可见少年清秀的脸庞。他悄悄地在村口查看一圈之后,觉得没有什么异常,于是向着不远处的树林吹了吹口号,下一刻,树林中便走出三个人影,正是北堂潇和幕汐三人。
    少年冲北堂潇点了点头道,“没事了,你们跟我来吧。”
    于是一行四个人绕过吊索桥,向青蓬村后面走去。这青蓬村依山而建,家家户户各不相依,平日里村长都是靠鸣钟来召集村民聚会。夜晚,各家各户闭门不出,远处半山腰中密林丛生,隐隐约约透着淡淡的灯光,隔着飘渺的雾气,远远望去竟如仙境一般美丽而温馨。
   云孟飞家住在后山半山腰一块凸起的平台上,这凸起的平台正好被前方隆起的山头挡住,所以外人一般很少看得到这里。
   云家父子平日里沉默少言,很少与村中人来往,因此也没有什么人前来拜访问候,因此北堂潇三人来到村中两天了竟也无人知晓。
    这日傍晚,幕汐坐在云家茅屋前的石台上,蹙眉望着远方渐渐落下的一轮红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北堂潇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的身后,他望着少女窈窕的背影摇了摇头,正要上前叫她回来吃饭,却听幕汐叹息一声回过头来,望着他道,“潇,你说,我们怎样才能救云叔呢?”
    北堂潇微微皱眉,“你还在想这事?”
    二人本是来帮孟飞救他爹爹性命,可惜幕汐用尽了所学法术,也不见他病情有什么好转。
    少女微微摇了摇头,远方夕阳渐渐落下,天际那如被烧红了一般的晚霞缓缓散去。
   就在这时,云孟飞从茅屋内走了出来,望着石台上那两个俊秀挺拔的身影,他收起脸上那落寞而悲伤的神情,勾起一丝柔和的笑意,对北堂潇和幕汐道,“北堂大哥,汐姐姐,你么快进屋吧,该吃晚饭了,孟飞今日进山打了一只山猪回来,味道很好的。”
   北堂潇和幕汐二人对望一眼,道,“孟飞,你爹他还好吧?”
   少年神情一黯,道,“爹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
   幕汐叹了口气,道,“你爹爹的病不同于常人,姐姐的法术救不了你爹爹。可是……..”
   云孟飞凄然一笑,道,“这便是命,青蓬村所有人的命运,没有人能够逃得过那个诅咒,孟飞也一样…….”
   “不!”幕汐难过地摇了摇头。
    北堂潇轻轻揽住少女的肩,道,“汐儿别担心,我便不信了那诅咒,孟飞,明日你便带我去那墓穴探探,我倒要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孟飞轻轻摇了摇头,道,“北堂大哥,汐姐姐,谢谢你们这几日的照料,孟飞感激不尽,生死有命,你们也不必太自责了。”
    “云哥哥…….”就在这时,小洛漓也从茅屋内走了出来,小姑娘抓住少年的手,甜甜一笑道,“云哥哥,你快来看啊,我发现什么了……..”
    望着小姑娘天真烂漫的神情,三人不觉莞尔。
    吃过晚饭之后,天已经黑了,入夜之后,这青蓬山中格外清冷,北堂潇静立在石台之上望着远方起伏的黑色山脉,清冷的山风吹起他的衣袍,远远望去,衣袂飘飘恍如天人。
    “北堂大哥。”
     北堂潇缓缓转身,稀薄的月光洒落在他俊美的脸上,北堂潇朗朗一笑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云孟飞神情间掠过一丝犹疑,但是很快又被坚定的神色取代,他紧了紧背上的弓箭,道,“为了救爹和全村人的性命,我云孟飞就是死了也甘愿!”
    北堂潇笑了笑道,“好,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我喜欢。”
    云孟飞低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北堂大哥,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北堂潇微微一笑,拔出碧霄剑,神剑清冷的光辉瞬间照亮了黑暗的平台,云孟飞睁大眼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宛如天神一般的男子,眼中掠过几许艳羡,心道,我若是和他一般学的一身高强的法术不就可以保护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了么?
    就在二人准备御剑离去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猛然挡在了北堂潇身前,不是幕汐却又是谁?
   少女秀眉一皱,嗔道,“潇,你想丢下我偷偷去古墓么?”
   北堂潇揽过少女的香肩,俯身在她耳边道,“去古墓那种恐怖的地方当然是男人的事咯,你呢就好好呆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幕汐道,“不行!”
   北堂潇道,“你要是去了,小漓和云叔叔怎么办?”
   幕汐迟疑片刻,道,“那,你答应我,要快点回来!”不知为什么这几日她心头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感觉让她越来越不安起来。
   北堂潇轻轻拍了拍少女的手,道,“别担心,我北堂潇是谁啊!你还不相信我么?”
   幕汐扑哧一笑,撩起衣袖,从腕上解下一串石链系在北堂潇腕上,道,“呐,这个送给你!早去早回哦。”
   红色的玛瑙石链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明亮的光辉,北堂潇心中一暖,胸中柔情顿生,望着少女娇美的面容,美眸之中漾起如水一般的柔波,他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将少女揽入怀中,正要俯身亲吻她那娇俏的唇,然而,幕汐猛然一惊,如受惊的小鹿一般腾地跳了开来,月光照着少女羞红的脸颊上,美丽不可方物。
   幕汐又羞又气,不禁嗔道,“无赖!再不走,天就亮了!”
   北堂潇一阵尴尬,转眼向云孟飞望去的时候,不知何时他早已消失在了石台之上,当下他嘻嘻一笑,道,“汐儿,等我回来!”
   幕汐不再理他,转身进了茅屋。
   黑夜之中,一道青光滑过苍穹,向着西边遥远的山头掠去。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青蓬山,封溪岭下,丛林密集,百年来无人踏足,使得旧时的小路早已不知踪迹。山岭之下,一条细细的溪水缓缓流淌,自那封溪岭上流下,然后隐匿于密林之中。
    北堂潇带着云孟飞御剑停在山岭之上,放眼四望一片漆黑缭绕,也不知那传说中的古墓入口在哪里。
    “孟飞,你有没有听你爹或是村里的人提过有关那古墓入口的事?”
    云孟飞道,“这个倒是没有听说,古墓是全村的一个禁忌,从来没有人敢随意提起。”
    “那我们要怎么找到墓穴入口呢?”正当北堂潇沉思之际,忽听云孟飞道,“北堂大哥你看那是什么?”
    北堂潇顺着云孟飞的指尖望去,只见黑夜之中的山岭上,忽然出现了一群流萤,夏天的夜晚,山林之中萤火虫随处可见,然而,此处的萤火虫格外奇异,一只只沿着固定的路线,像拍好了队似地向着半山岭飞去。
    北堂潇凝神一望,只觉那萤火虫聚集处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格外明亮。他微微一笑,冲云孟飞招了招手,道,“孟飞,你跟我来。”
     说罢,拉起少年的手,飞身掠过树丛,向那萤火虫聚集之处飞去。
     只见那漫天的萤火虫在半山岭上围成一个大大的圆圈,远远望去如同一串美丽的珠链。北堂潇和云孟飞刚一落在那被萤火虫围成的圆圈之中,就听孟飞叫道,“不好!”
    四周那萤火虫猛然间化作一个耀眼的光环,将两人笼罩在光环之中,随着光环的越缩越紧,北堂潇暗道不妙。
   云孟飞一边握着弓箭蓄势待发,一边焦急地道,“北堂大哥,怎么办?”
   北堂潇剑眉微微一皱,碧霄剑上绽放出清冷的绿光。
   “且看它是何方妖物再说。”
   说罢横剑胸前冷冷地凝视着那越缩越紧的光环,就在此刻,二人脚下的土地也开始微微地震颤起来,仿佛有一个沉睡的恶魔在缓缓地苏醒。
    北堂潇哈哈一笑道,“孟飞,我们找到墓穴的入口了!”
    半空中那围绕在两人周围的光环骤然间缩进,在即将把两人锁起的那一刻,北堂潇长剑凌空一划,轰然间向那光环砍去,然而,那凌厉的剑光在触及光环的一刹那却融入了光环之中,使得光环又是一亮,继续向二人拢来。
    “不好!”北堂潇感觉不妙,一手抓住云孟飞后心,一手持剑,凌天而起,向着圆环上方飞去,想要在它聚拢之前飞出光环的束缚。然而那圆环仿佛有了灵性一般,无论他二人怎么移动都无法逃出它的包围。就在那光环将两人围拢的一刹那,北堂潇咬牙撤回长剑猛然间将它横撑在了光环之间,那光环这才止住了聚拢之势,然而北堂潇和云孟飞二人已然被挤在了一起,背靠背却怎么也挣脱不得。
   “这是什么?”云孟飞虽然焦急,却也没有乱了方寸,果然是胆识过人。
    北堂潇横剑运起灵力,想要凭借碧霄剑的神力将这光环震开,然而,这光环似乎具有某种魔力一般,牢牢地箍住二人,丝毫不松,就连碧霄神剑也那它没辙。
    他沉吟片刻,忽见脚下的土地之上隐隐约约地出现一个黄色的八卦图,正绕着光环的旋转方向而不停地旋转着,八卦图的中心一个恍惚的亮点,若隐若现,亮着忽明忽暗的光辉。
    原来这光环乃是高人以神器布下的一个守护之阵,果然如他所料,这里正是古墓的入口,不然怎么会有人花这么大力气布下此阵来守护呢?北堂潇对破阵一说并不擅长,不过凭着他的聪明才智,又看了老爹的那本古卷,对这两仪八卦,阵法之类还是略懂一二。
   当下他略一思索,就发现这阵法的根本还是来源于那个神器,至于是什么一时间他还无法看清。
   “孟飞,借你的弓一用!”
   “恩!”
   少年急忙将弓箭一齐递到北堂潇手中,他毫不犹豫地接过弓箭,搭弓猛然向着那八卦的中心射去。羽箭嗖地一声破开八卦阵上浮动的光华,没入地下,随后便听到一阵悦耳的铃声幽幽响起,在整座山脉之间轻轻回荡,说不出的和谐悦耳。
    北堂潇再不迟疑,伸手召回碧霄剑,剑势横扫而下,化作一道绿光向着那铃声响起的地方猛然射去。只听山岭上轰然一声巨响,震得山石碎裂,尘土飞扬。
    半空中那光环也随着这一声响而缓缓消散,然后化作一群耀眼的流萤飞散在山野之中。就在那光华之下,一颗金黄色的小铃铛凌空落下,正好砸在北堂潇脚边,他弯腰捡起那个小小的铃铛,在手里轻轻摇摆几下,铃铛便发出一阵阵悦耳的声音,北堂潇微微一笑,小漓见到这个小铃铛一定会很喜欢的吧,于是他随手将这铃铛揣在了怀中。
    待尘埃落定,山岭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半人多高的洞口,远远望去洞内一片漆黑,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北堂大哥,你真厉害!”少年带着崇敬的目光望着北堂潇。
   北堂潇朗朗一笑道,“好了,破了这几关,我们进去吧。”
   云孟飞本来还有些迟疑,但见北堂潇满脸自信,毫无惧色,于是忐忑的心也放下了大半。一想到此举说不定可以拯救族人,和那病危的老爹,他的胸中就充满了激情,恨不得立刻就钻到古墓之中一探究竟。
   北堂潇似是看出了他的心事,当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将弓箭重新递回他的手中,然后当先跨入了黑洞之中。

    就在那一声铃声响过漫山遍野之后,青蓬村,那个在夜色下安静睡着的小村庄猛然间沸腾了起来。所有的人都聚集在村长的门前,等待他的指令。然而那个三十多岁未老先衰的男子,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对村民们道,“大家都到齐了么?”
    这时,村民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终发现除了云家父子其他的人都到了。
    村长点了点头,对身旁一男子道,“王三,你去云家查看云家父子的情况,赵武,你带几个男子先去古墓一趟,若机关被破,立刻回来禀报!”
    几人领了命,疾步跨出门外,转眼间便消失在黑夜之中。村长抬头望着天际那几颗若隐若现的星子,微微叹了口气。道,“难道我们青蓬村真的就要从此覆灭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