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三章 重逢
第六十三章 重逢



更新日期:2012-08-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北堂潇叹了口气,将长剑再次插入剑鞘中,俯身再次抱起受伤的少女,关切道,“汐儿……….”
   望着他脸上那担忧的表情,幕汐眼圈一红,撇开头,道,“谁要你管!”说罢挣扎着便要起身。
   北堂潇急道,“我……….”刚想要说些什么来哄她开心,可是话到了唇边却又不知该如何说才好。当下他灵机一动,忽地捂住心口,作痛苦样,道,“哎呀呀,好痛啊…….”
    幕汐一听便急了,忙抓住他的手,问,“潇,你没事吧?”
    北堂潇唇边摹地勾起一丝邪邪的笑意,顺势将少女拉入了怀中,道,“我没事。只要你别不理我…….”
    幕汐脸上一红,嗔道,“你骗我!坏蛋!”说罢抬手便向他打去。
    北堂潇抓住她的小手柔声道,“汐儿,不要闹了好么?” 
    幕汐呸了一声,道,“谁跟你闹,我要走了,快点放开我!”
    北堂潇听得这话,不仅不放,反倒张开双臂将少女紧紧地揽在了怀中。道,“不放不放就不放,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幕汐急道,“喂,你怎么这么无赖!”
    北堂潇笑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就是无赖怎么了?”
    幕汐挣扎不得,只得由他抱住,她静静地靠在少年的肩头,月光如水一般洒落在相拥的少年少女身上,氤氲出温馨的气息。
    “汐儿,你去了哪里?我好担心,你知道么?”北堂潇温温的气息顺着幕汐的脖颈吐落,少女身子猛然一震,脸上摹地腾起一阵红云。
    想起那日在沙蓝岛的事情,加之连日来的遭遇,她不由地心中悲苦,猛然间推开少年的怀抱,冷声道,“哼!我是死是活要你管么!你不去陪你的新媳妇,有的没的来招惹我做什么!”
    北堂潇心中一喜,她这是在吃醋么?她是喜欢自己的吧?然而……脑海中摹地掠过茉菱那双忧伤的眼眸,那么她的深情厚意他又该如何面对呢?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汐儿…….对不起。”
    幕汐美丽的脸上掠过一丝失落的神情,曾经她告诉自己那一切都是误会,潇一定会来找她的,只要他来找她并给她一个合适的解释,那么她便会原谅他。
    见她低头不说话,北堂潇心中惶急,生怕幕汐一生气再独自出走,天下之大,他又到哪里去找她呢?
    “汐儿……..”北堂潇抓住幕汐的肩膀欲言又止,却听幕汐猛然痛呼一声,立时花容惨淡,脸色苍白。
    北堂潇猛然松开手,却见右手间一片血红,少女的右肩上隐隐渗出血迹。
   “汐儿,你受伤了?”
   “不……不要你管…….”幕汐伸手想要再次推开他,而北堂潇哪里还容她任性,二话不说,抱起少女便向那潭水便走去。原来在与黑衣女子相斗的时候她的肩上被剑气划了一道伤口,虽无大碍,却也伤的不轻。
   北堂潇用潭水替幕汐洗了洗伤口,然后从衣带上撕下一块布帛,包住伤口,少女安静地望着他做完这一切。然后道,“我不是叫你不要管我了么?”
    北堂潇瞪了她一眼,皱眉道,“笨丫头,受伤了为什么不早说!”
    幕汐将脸撇开,不再说话。望着她那娇美的侧面,北堂潇微微一笑,柔声道,“汐儿,别生气了好么?”
    幕汐嘟着嘴巴,道,“哼,谁生气了?我为什么要生气?” 
    北堂潇道,“嗯,你没生气,可是你为什么要走呢?”
   幕汐猛然惊道,“哎呀,我差点忘了,我是来找雪苑姐姐的!”
   北堂潇奇道,“你知道雪苑姐姐在哪里?”
   幕汐哼了一声道,“不要你管!我走了。”
   北堂潇心中一急,伸手一拉便又将她拉了回来。就在这时,忽听树林中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北堂潇猛然一顿足,愕然道,“哎呀,我刚刚把小漓一个人丢在了树林里……….”
   “小漓………”幕汐蹙眉,转眼向树林中望去。
   只见树林边缘怯怯地站着一个白衣小姑娘,借着稀薄的月光依稀可见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中含满了泪水。
   北堂潇心中疼惜,走到小姑娘身边将她抱起,轻轻的道,“小漓别哭了,哥哥回来了!你看这是谁?”
   他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幕汐,在见到小漓的那一刻她的心情不由地好了许多,幕汐伸手捏了捏小姑娘哭红了的鼻子,笑道,“小漓乖,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奥!”
    小漓抽泣着点了点头道,“汐姐姐,你……..你不是说…….”
    幕汐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道,“小漓乖乖的奥,姐姐要走了!”
    北堂潇依旧抓住她的手,道,“我陪你一起!”
    幕汐瞪了他一眼道,“不要!”
    小漓有些疑惑地望着幕汐道,“姐姐,你不喜欢潇哥哥了么?潇哥哥可以保护你啊!”
    幕汐脸上又是一红,呸道,“谁喜欢他这坏蛋臭小子!姐姐我那么厉害,哪里稀罕他保护!哼。”她横了一眼北堂潇,接着道,“喂,松手啊!”
    小漓苦着脸道,“可是,姐姐,潇哥哥他…….”
    幕汐摆了摆手,道,“好了,小漓,你不要再说了,我去意已决!”
    北堂潇依旧紧紧拉着她的手,柔声道,“汐儿,不要走好么?”
    凝望着少年那温柔的眸子,幕汐只觉心中一阵温暖,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雪苑姐姐便只有他对自己最好了吧,真的要与他永远疏离么?她知道自己是做不到的。幕汐深深呼吸,最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夜晚,明媚的星光照耀在少女明亮的眼眸中,如水波般盈盈荡漾。北堂潇怔怔地看了片刻,忍不住道,“汐儿,你真美。”
   幕汐脸上一红,忙转过头,背对着北堂潇,道,“我累了,早点休息吧。”说罢径自靠着身边的石头闭上眼睡去。
   月光下,少年望着少女睡着时温柔而娇美的面容,微微一笑,心中思绪飞转,蓦然回到那日在昆仑颠初遇的情景。想着想着便觉得累了,梦里依旧是那日纷纷扬扬飘落的大雪。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阳光下,少女站在水潭边,一身红衣倒映在碧绿的潭水之中,美丽如同一朵偶然飘落在此的鲜花。
    她怔怔地凝视着自己倒映在水中的身影,微微一笑,俯下身来捧起那清凉的潭水,洗了洗脸,待转身的时候才发现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少年,他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然后笑着向她走过来。
   阳光洒落在少女沾满水滴的脸上,折射出明媚的光辉,她的美,就如同荷叶上一颗晶莹的水滴,清新而脱俗,娇俏而圣洁。
    北堂潇缓缓走到幕汐身边,伸手向她脸颊摸去,少女下意识地向后躲去,然而她的动作终究是慢了一步,北堂潇张开右手一把揽住她的纤腰将她从水边拉了回来。左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水滴,笑道,“汐儿,小心哦,后面是深不见底的水潭,要是你掉了进去我可不会游泳奥!”
    幕汐脸上一红,猛然挣脱北堂潇的怀抱,嗔道,“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话还没说完,北堂潇猛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正要发作,却见他剑眉微微皱起,脸上浮现出凝重的神色。幕汐乖乖地冲北堂潇眨了眨眼睛,他这才放开她,附在少女的耳边轻轻道,“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幕汐侧耳倾听了片刻,隐隐约约似乎从远方传来一阵哭声,仔细一听却又消失不见。
    “好像是哭声!”幕汐道。
    北堂潇点了点头,道,“要不我们去看看?”
    幕汐望了一眼不远处依旧沉睡的小漓,笑道,“我去叫小漓!”
    “恩。”望着少女鲜红的背影,北堂潇微微一笑,眸子里掠过一丝留恋。他紧了紧系在背上的剑囊,也跟在幕汐身后向小漓走去。
    晨光熹微,路边的小道上长满了青草,北堂潇和幕汐二人牵着小漓的手在绕过一片浓荫之后来到了一个山溪边缘,这溪水清澈,水畔稀稀落落地种了几颗歪脖子柳树,靠近山边的柳树下埋着一座孤坟,坟边跪着一个麻衣少年,那少年正在向死去的人哭诉着什么。
    幕汐拉了拉北堂潇的衣袖,道,“潇,你说他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呢?”
    北堂潇皱了皱眉,看那坟冢也不是今日掩埋的了,那少年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才来和死去的亲人哭诉吧。
    幕汐小心翼翼地走到那少年的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小弟弟,你没事吧?”
    少年身子一震,猛然转身,目光触及幕汐那绝美的面容时,不由地看痴了。幕汐掩嘴笑了笑,道,“喂,说话啊。”
    那少年猛然惊醒,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道,“姐姐,你长的真好看。”
    幕汐被他逗的忍不住又笑了笑,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呢?”
   少年眉头一皱,望了一眼北堂潇和小洛漓,道,“你们不是本地人吧,此地不宜久留,我劝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见那少年目光躲躲闪闪,幕汐掐腰站在他面前道,“不行,你一定要告诉我们。”
   北堂潇见那少年身背一个箭囊,脚边放着一把长弓,眉目清秀,骨络奇俊,忍不住心生好感,朗声笑道,“小兄弟,你有什么难过的事说出来,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你呢?”
   那少年满脸颓败,凄然道,“不,不,谁也帮不了我,没有人可以解开那个诅咒。”
   北堂潇和幕汐对望一眼,同时道,“什么诅咒?”
   少年摇了摇头,道,“这位哥哥和姐姐,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这里是个不祥的地方,你们是好人,我不能连累你们。”
   幕汐笑着拍了拍胸脯,道,“你知道姐姐是什么人么?姐姐是神仙哦,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得到神仙的。”
   北堂潇偷偷笑了笑,这丫头还真是乐于助人,竟然在这里冒充神仙。那少年睁大了眼睛再次望了望北堂潇和幕汐,有些不可思议地道,“真的么?”
    幕汐拉了拉北堂潇的衣角,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问他。”
   北堂潇忙点头称是,那少年虽然还有些迟疑,但是望着眼前这气质超凡的两人,让他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敬畏之意,于是少年缓缓点了点头。
    当下将心中的烦恼一一讲给二人听。原来这少年名叫云孟飞,家住在青蓬村,就在这青蓬山中,翻过这座山岭便到了。这青蓬村与世隔绝,村中人依靠打猎为生,几百年来相安无事,然而就在一百年前,村里忽然来了一群盗墓的人,并在青蓬山封溪岭后发现了一座古墓,据村里老人说,这座古墓本是千年前的一个大将军之墓。那些盗墓者不顾村长的反对偷偷进入陵墓之中,几日之后,只有一人逃了出来,而那人也在不久后自杀身亡。他死之前,只留下一句话---“亡灵诅咒”,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陵墓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亡灵诅咒”这几个字却如恐惧的梦魇一般深深的笼罩在人们心头。
    自那以后,村中老人相继死去,一百年以来这青蓬村中再无长寿之人。传言,这便是亡灵诅咒,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不得长命,然后渐渐地灭亡。曾经一度,村中之人想要离开这青蓬山以摆脱亡灵诅咒,然而,所有逃离青蓬村的人们都会在次日横死在附近的山头上,于是再也没有人敢离开青蓬村。
    而这少年的娘在他出生不久后便死了,如今爹爹也得了怪病,不久便会离开人世,少年悲从中来,于是便来到娘亲的坟前哭诉,
这才遇到了北堂潇二人。
    听罢少年的陈述,幕汐奇道,“竟有这等怪事么?”
    少年道,“我爹爹性命垂危,我又怎会骗你?”
    北堂潇见这少年神情悲伤,却又不失男儿刚强,微微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拍拍少年的肩膀,道,“你带我们去见你爹,也许我们可以救他性命。”
    云孟飞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们不是神仙,只是来安慰我的,孟飞在这里谢谢你们了,那亡灵诅咒是无药可解的。”
    北堂潇剑眉一挑,凛然道,“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形本生于精,而万物以形相生。我就倒要看看这诅咒究竟以何为生?即为有形,便有可解之处。”
    云孟飞睁大眼睛望着这俊秀挺拔的少年男子,只见他英挺的眉宇间带着几许傲气,然而双眸之中却又染满了戏谑的神情,当真是世间少有的少年奇人,心下便又多了几分敬服,然而,他毕竟是在那亡灵诅咒的恐惧中长大的孩子,纵然胆识过人,却也对此满心惧怕。
    云孟飞望着北堂潇缓缓摇了摇头,道,“可是村长有令,外人入村一律格杀勿论。我……我不能带你们回村。”
    幕汐秀眉微皱,道,“这是什么破规定?”
    云孟飞道,“姐姐有所不知,当年就是那些外人进村之后才酿成今日之祸,因此……”
    幕汐点了点头,望向北唐潇道,“潇,你说我们要怎么办呢?”
    北堂潇皱眉,望着云孟飞道,“呐,你先带我们回村,其它的事就不用担心了!哥哥姐姐会帮你解决的!”
   云孟飞犹疑不定,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幕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难道你不想救你爹了么?”
   云孟飞急道,“当然想救!”
   北堂潇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要做便做,婆婆妈妈像什么样子!”
   少年叹了口气道,“那,好吧,等天黑我再偷偷带你们回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