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二章 石妖
第六十二章 石妖



更新日期:2012-08-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便在这时,忽听屋外,北堂潇大声喝道,“何方妖孽,还不现身!”
    然后听得另一声粗犷的笑声传来,那人道,“臭小子,你又是谁?竟敢挡老子的路!活腻了么?”
    梅仙脸色一变,惊道,“不好,黑石老妖来了!”说罢拉着蓼依走出门外。
    只见原本美丽而素净的小院上方陇上了一层黑云,北堂潇持剑立在院中,小漓躲在他身后怯怯地望着天空中那片乌云。
    梅仙怒道,“石妖,难道你想违反约定么?”
    石妖道,“梅花仙子,我劝你最好不要与我耍花样,否则……….”
   梅仙脸色剧变,望着天空中那黑云,道,“可是我并没有离开这里!所以你不能伤害他!”
    石妖道,“好,这个我暂且不与你计较,你答应我的话也该兑现了吧?”
    梅仙脸上一阵苦痛,迟疑道,“在见到他平安无事以前,我是不会从你的!”
    蓼依疑惑地看着梅仙,轻声道,“梅姐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梅仙缓缓摇了摇头,对石妖道,“你再给我一天时间考虑,明….明天给你答复。”
    石妖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会那么笨么?你找来这两个人呢无非是要帮忙对付我。我岂能给你这个机会。”
    梅仙脸上神情变换不定,一时间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北堂潇大喝一声,道,“蓼依姑娘,帮我照看小漓,我来对付这石妖!”
    “公子不要!”梅仙话还未落,却见北唐潇已然持剑冲入云端。
    半空之中,碧霄神剑闪烁着明亮的光辉,嗤的一声破开那层厚厚的云层,石妖冷哼一声,倏然间,黑云重新聚拢,化作一座巨大的黑色云山,向着众人压来。梅仙惊道,“不好。黑石压顶。小心…….”
    几人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如雷鸣贯耳一般,巨大的压力袭来,如九重苍天一齐坠落在头顶一般。顷刻间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潇哥哥……….姐姐…..你们在哪里?呜呜….”
     黑暗中,小漓的哭声格外惹人心疼,摹地,一双冰冷却细腻的手抓住了她的小手,淡淡的花香袭来,小漓怔了怔,抓住她的手,泣道,“姐姐。”
   蓼依轻轻将小姑娘抱进怀中,安慰道,“小漓别怕,姐姐在这里呢!”
    小漓停滞了抽泣,黑暗中,蓼依缓缓抬起右手,一朵绚丽的紫色花朵幽幽亮了起来。小漓抬头望着蓼依那美丽而又略显苍白的脸容,微微嘟起小嘴,道,“姐姐,我们这是在哪里?潇哥哥呢?”
    “我们被石妖压在了山底!”
    微弱的光芒里,突然出现了另一张美丽的脸容,蓼依秀眉微皱,道,“梅姐姐,你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么?”
    梅仙摇了摇头,道,“一般的妖法都是一障眼之发迷惑人心,而这石妖不同,他这黑石压顶则是以强大的法力,将高山巨石瞬间移位压下。这样以来,我们只有找到出路之后才可以从这里出去。”
    蓼依道,“如若走不出去呢?”
    梅仙叹了口气,道,“那便将永远埋于地下。”
   蓼依道,“那我们走吧。”
   梅仙缓缓摇了摇头道,“石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的!”
   蓼依疑惑地望着梅仙,她神情一阵悲怆,猛然间跪倒在蓼依面前,泣道,“妹妹,我以梅花香味引你前来,本无恶意,如今姐姐有一事相求,还望妹妹答允。”
   蓼依淡然一笑,道,“姐姐起来说便是。”
   梅仙拭去脸上泪痕,道,“妹妹,姐姐自知命不久矣,拜托你帮忙救回我儿小竹。”
   “小竹?”蓼依诧然道。
    梅仙脸上一红,道,“小竹并非我亲生之子,而是这竹林中所生的精灵,五百年来却如亲儿一般伴我左右。可是,不久前,却给这石妖捉了去。石妖以此来胁迫我嫁他为妻……..”梅仙说道这里已然泪流满面。
   蓼依这才恍然,难怪那石妖会这么说的。也不知北堂公子现在怎么样了?蓼依叹了口气,拉住梅仙的手道,“姐姐别着急,我一定帮你救出小竹。”
   梅仙点了点头,擦去脸上泪痕,神情恢复泰然,她双手合起,食指张开,如一朵盛开的花朵一般,手心内猛然绽放出一阵耀眼的红色光芒,那光芒缓缓散开,梅仙猛然间张开双臂,轻盈的衣袖无风自动,轻轻飘舞。
    “花谢满地,暗香千里。”话落,那红光如一条条美丽的光带一般,倏然向着前方那黑暗之中蔓延而去。黑暗的地底之中忽然间梅香四溢。
     蓼依诧异地望着梅仙,她光洁的额头上已然渗满了香汗。蓼依道,“梅姐姐,你没事吧?”
    梅仙摇了摇头,道,“这是姘花术,我以花香为引,寻找这地底通往外界的出口。”
    蓼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梅仙凝神辨别出方位之后,当先向前走了过去。黑暗之中,蓼依手中的紫花依旧淡淡地燃着紫色的光辉,三人穿过一条又一条黑暗的地洞向前走着。静谧之中,忽听蓼依清喝一声,“谁?”
    她猛然挥起衣袖,一缕紫光化作万千花瓣向着黑暗之中射去。当当当,几声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那带着流光的花瓣落下之后重新融入了黑暗之中。
   黑暗中,一男子急急地道,“蓼依姑娘,是我!”
   小漓听得那声音,激动地道,“姐姐,不要打了,是潇哥哥!”
   话落,前方的黑暗中亮起一阵明亮的青光,北堂潇手握碧霄剑,静静地靠在墙壁之上,见到小漓她们安然无恙,他不由地裂开嘴角笑了笑。而在他的身后已然是一处绝壁,哪里还有什么出路可走。
   梅仙蹙眉,心中一阵愁苦,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蓼依似是看出了她的心事一般,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梅姐姐,别灰心,我们再找找看。”
   眼下除了盲目的寻找以外便没有别的办法了,总比坐下来等死要好得多。
   四个人这样在黑暗的地底绕来绕去,除了盘曲蜿蜒的山洞以外,这地底什么也没有。莫说是出口了,就是连一滴水一点光亮也没有。这样下去,就是不被闷死,也会被饿死的!
   
    “潇哥哥,小漓好饿。”黑暗之中,小漓静静地趴在北堂潇的怀中,感受到她越来越微弱的气息,少年心中一痛,难道他们真的要死在这山洞之中了么?
   黑暗之中,梅仙轻轻一叹,道,“妹妹,北堂公子,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们……”
    蓼依拉住她的手道,“梅姐姐,不必如此,如此妖物,人人得而诛之。”
    也不知走了多久,三人均觉疲惫不堪,停在一处大石边休息,忽听山腹之内传来一阵暴戾的笑声,不是那石妖又是谁?
    石妖道,“梅花仙子,只要你答应嫁我为妻,我便放了你们!”
    不等梅仙说话,北堂潇抢先道,“老妖,你休想!”
    石妖狂笑一声,道,“臭小子,你自身难保,却来替别人出头,当真是蠢到了极点!”突然间,石妖笑声一敛,三人只觉头顶之上这座大山轰然震颤了片刻,洞窟之中忽地又安静了下来,也不知这老妖又在耍什么花样。
   梅仙抬头望着头顶上方那无边的黑暗,唇边忽地勾起一丝笑意,“妹妹,北堂公子,我知道怎么出去了!”
    北堂潇和蓼依同时抬头,只见那黑暗之中隐隐约约有一丝光亮传来,如黑暗的夜空中闪着一颗忽明忽暗的星子。他心中一喜,回头对二女道,“二位姐姐,我在前面开路,你们随后!”
    说罢,御剑向上飞去,碧霄神剑青色的光芒瞬间将周围的黑暗驱散,北堂潇只觉耳边风声呼啸,不知过了多久,眼前逐渐亮了起来。碧霄神剑,一个急转出了那如同九幽地府一般的深暗隧道落在了一处山头上。他俯身望了一眼怀中的小漓,微微一笑,道,“小漓,我们出来了。”
    “蓼依姑娘…….”少年转身,向身后望去,却见月光盈盈落下,哪里有蓼依和梅仙的身影,难道她们没有跟着自己出来么?还是半路上遇到了什么意外?北堂潇心中一凛,正要转身找寻,却见那一片荒山茫茫,她们究竟在哪里呢?
     正在他四下张望之际,忽见一抹红影从黑暗中掠过,倏然消失在远处的密林之中。北堂潇猛然一怔,下意识地飞身跃起,向着那红影消失的地方追去。
    密林之中月光朦胧洒下,衬着这稀薄的雾气,宛如幻境一般飘渺。北堂潇在林间急急穿梭,却不见了那抹红影,于是只得停了下来,少年伫立林间,抬头仰望天际那抹朦胧的月光,心中一阵失落袭来。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么?也许是太想念她的缘故吧。
    “潇哥哥……..”小漓轻轻地拉了拉他的手。
    北堂潇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我们走吧。”
    正在这时,前方密林之中忽然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北堂潇心中一惊,立刻折身,抱着小漓向那树林深处飞奔而去。
   
    密林深处高崖下,一条瀑布飞流直下,如银河落地一般轰然泄入山崖下的潭水之中,那潭水在月光下闪烁着幽幽绿光,深不见底。就在那潭水中的两块巨石之上,分别立着两个人,右边那女子红衣似火,左边那女子一身黑衣,黑纱蒙面,让人看不清她的脸颜。
    红衣女子哼了一声,道,“妖女,你想怎样?”
    黑衣女子冷笑一声,道,“我不想怎样,只是奉魔君之命来请姑娘回去。”
    红衣女子呸了一声道,“本姑娘不愿意去,你又能奈我何?”
    黑衣女子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她伸手凌空一挥,一把蓝色长剑倏然出现她手中。黑衣女子持剑胸前,月光洒落在长剑之上折射出冷冷的寒光。
    红衣女子也不甘示弱,双手合起胸前,一缕红光溢出将少女的身影包裹起来,远远望去正如一团燃烧的烈火。黑衣女子手中剑光闪过,漫天蓝光四射,如同一道道美丽的月弧一般,向着红衣少女击去。
    红衣少女也不躲闪,手心之中那团红芒猛然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她猛然一推,那红芒如一个巨大的星盘一般迎着黑衣女子的剑光挡去。
     半空中,红蓝两色光芒交相辉映,发出铮铮轰鸣,相持不到片刻,只听轰鸣一声,红衣少女眼前一黑,身不由己地向后倒飞而出,而那黑衣女子也被这一击震的向后倒退了数丈之后才停了下来,她望着红衣少女的飘摇的身影,眼中掠过一抹阴狠的神情,随即,脚下一震,猛然踏步再次向红衣少女攻去。
    就在剑光临身的一刹那,忽听铮的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格外刺耳,剑刃相接,划出耀眼的火花。
    朦胧中红衣少女只觉眼前一花,而自己向后飞纵之势顿减,竟然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听得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悲喜交加地道,“汐儿,你没事吧?”
    少女睁开眼睛,月光下的少年依旧是那么的俊逸倜傥。她痴痴地凝望着这张想念了无数次的脸庞,忽然间忘了身上的疼痛,忘了这周遭的一切,静静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画面缓缓浮现在少女的脑海之中,昆仑颠,大雪弥漫,是谁在凶神恶煞的巨兽爪下将她救出,是谁不顾一切地与她同生共死,不过是萍水相逢,又怎会这般挂怀?
    “潇!”少女轻轻闭上眼,喃喃道,“我是在做梦么?”
    望着少女那明媚而又略带悲伤的脸庞,他心中猛然一痛,忍不住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心疼到,“汐儿,不是梦!是我………”
    便在这一刹那间,北堂潇只觉背后风声一凛,冷冷的剑气直逼而来,他抱起红衣少女,翩然转身向外掠去,剑光落地,轰然一声激起漫天烟尘。
    北堂潇急急将少女放下,正欲挥剑反击,却见那黑衣女子接连又是几剑袭来,他飞快地用剑挡去,剑气在黑暗之中荡漾,如一道道彩虹一般悠悠散去。下一刻,那黑衣女子已然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了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