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一章 梅仙
第六十一章 梅仙



更新日期:2012-08-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清晨,当北堂潇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水潭边缘,而这水潭却在一处树林之中。他只觉脑中胀痛,此刻回想起来昨夜经历竟如梦幻一般飘渺。他起身向四周看去,只见蓼依正躺在水潭边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却独独不见了小漓。北堂潇心中一惊,正要大声呼喊,却听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潇哥哥,你醒了啊!”
    北堂潇转身,待看到那张天真烂漫的笑脸时,悬起的心才放了下来。他蹲下身捏了捏小漓的脸蛋,笑道,“死丫头,跑哪去了!”  
    小漓眨巴着大眼睛犹豫了片刻,迟疑道,“我答应过她不告诉你的!”
    北堂潇眉头一皱,假装生气道,“小漓不告诉潇哥哥,潇哥哥要生气的!”
    小漓急急地拉住他的手晃了晃道,“潇哥哥不要生气好么,小漓答应了那个姐姐不告诉你的!”
    “姐姐?”北堂潇疑惑道。
    小漓支支吾吾地道,“就是昨晚救了我们的那个姐姐啊!”
    说罢,她猛然捂住了嘴巴,急道,“糟了,姐姐不要我告诉你的。呜呜……”
    北堂潇忍不住笑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当下也不再逼问她,转头向蓼依望去,此刻她也已经醒来,茫然地望着北堂潇,问道,“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北堂潇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既然人家不愿相见,便一定有她特别的理由吧。耽误之际还是先搞清楚自己身在哪里吧。
    蓼依皱眉凝神向四周看去,只见这树林之中阳光明媚,不时地有几只山鸡野兔窜来跳去。倒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北堂潇伸了个懒腰,笑道,“蓼依姐姐,我看我们还是边走边看附近有没有什么人家,搞清楚状况之后再作打算吧?”
    蓼依点了点头,二人便沿着一条隐约可见的林间小路向树林外走去,半晌才从这密林之中走了出来。原来这树林外是一片山脉,山脚下一条小溪潺潺流过,在这小溪的边缘是一片竹林,此时正是春末夏初之际,竹林之中枝叶茂盛。
    一阵阵山风吹过,竹影婆娑,沙沙作响。望着这宛如世外仙境一般的景象,蓼依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一笑更觉容光焕发,望着眼前这美丽若仙的女子,北堂潇怔了怔,曾几何时,她的笑容也是这般倾国倾城。他微微叹了口气,却听蓼依道,“北堂公子,有事么?”
    北堂潇摇了摇头,笑道,“我们去那竹林中看看吧。”
    说罢当先迈步向前走去。
   竹林中,一条干净的青石小道蜿蜒伸向竹林深处。越往里走,越觉竹枝高大苍翠,道旁的草地上长满了各色的小花,蓼依原本住在百花齐放的花之境中,自是爱极了鲜花,这时不由地心情愉悦,多日来的烦忧一扫而尽,这一刻,她的心中似乎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陆子川并没有死!
    三人走着走着,忽听北北堂潇咦了一声。蓼依回眸,望着他道,“怎么了?”
    北堂潇松开牵着小漓的手,蹙眉沉思道,“我怎么觉得我们走来走去还是在这个地方?”
    蓼依向四周望了望道,“好像是这样的……….”
    北堂潇幡然醒悟道,“我知道了,这竹林肯定是一个迷阵。”
    蓼依缓缓点了点头,神色不由地凝重起来。此刻竹林之中阳光渐渐朦胧起来,林中缓缓地笼起一阵淡淡的雾气。一阵阵清风幽幽吹来,北堂潇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初夏之际竟然有一种寒冬腊月搬的冷气直逼人前。小漓紧紧靠着北堂潇道,“潇哥哥,小漓好冷啊!”
     北堂潇俯身将小漓抱了起来,只见小姑娘甜美的脸蛋已经冻成了一片通红。他伸手轻轻揉了揉小漓冰冷的脸蛋,道,“小漓别怕,有哥哥在呢!”
    小漓笑了笑,向蓼依道,“姐姐你不冷么?”
    蓼依怔了怔,她对这人间冷暖却不如常人一般敏感,气候的变化对她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当下她微微皱了皱眉,望着北堂潇道,“这迷阵和一般的阵法不同,北堂公子我们要小心了!”
    北堂潇轻轻拍了拍小漓的背,笑道,“小漓乖乖的啊,等会潇哥哥打妖怪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哦!”
    蓼依忍不住掩嘴笑了笑,他还真是个顽皮少年,便是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和小妹妹开玩笑。换做是子川一定不会这样的吧,此刻忽然想起二人从花之境中出来时的情状,神色不禁凄然,那日离开花之境之前,祭台之上浮现的一行虚无之字,这些时日以来一直铭刻在她的心间。
    北堂潇见蓼依神情变幻不定,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惹了她生气。于是苦着脸对蓼依道,“仙女姐姐……你怎么了啊?”
    蓼依被他一逗,心中抑郁之情顿减,摇了摇头道,“和你没关系,我们走吧。”蓼依说罢,抬手轻轻一划,在道旁的一根粗大的竹子上系了一条紫色的丝带。
    二人这般沿着小道向里走去,每走几步蓼依便会挥手在竹子上系一根丝带。这样绕了大大的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原地,北堂潇气呼呼地踢了一脚路边的断枝,“怎么又回来了!”
    蓼依蹙眉,道,“这样看来,我们用这种方式是走不出去的!”
    北堂潇道,“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蓼依轻轻闭上眼,只觉空气中缓缓飘起一阵淡淡的花香,这花香清而淡,若不是细细品闻是决然不能擦觉的,而蓼依便不同了,她本为花灵所化,因此对任何花香都很敏感,一嗅便知。
    嗅了片刻待辨别了那梅香来源,蓼依微微一笑,轻声道,“北堂公子,闭上眼睛,跟我来!”
    北堂潇心中疑惑,但想蓼依也不会这般玩笑,于是乖乖地闭上了眼睛,蓼依身上花香宜人,他闭上了眼只需闻着气味紧紧跟着便是。二人这般慢慢地向前走去,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蓼依顿住脚步,轻声道,
    “梅香凝翠玉,碧枝点朱颜。青石板上月,孤影伴谁眠。”
    话落,北堂潇只觉面前又一阵香风袭来。他猛然睁开眼睛,却见眼前景象焕然一新,先前的竹林早已消失不见,眼前却是一座小小的院落,院中种着一颗巨大的梅树,梅树下白雪皑皑,梅树上红梅胜放,好一幅红梅傲雪图,果真如人间仙境一般。
    北堂潇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初夏之际竟然会有这番景象,当真让人难以置信。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高大粗壮的梅树之下挂着一个秋千,秋千上坐着一个红衣女子,那女子身上绣着几朵红梅,连发髻之上也别着几朵梅花。那女子眉目清秀,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幽怨之情,对蓼依和北堂潇二人的到来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仍旧拈着一朵红梅痴痴凝望着。蓼依微微一笑,又念了一遍方才那首诗。
    听罢,那红衣女子神情微变,双眼微微眯起,望着蓼依,忽地嘻嘻一笑,然后拍手道,“不知妹妹驾临,有失远迎,请妹妹见谅。”
     蓼依依旧淡然凝视着她,道,“梅姐姐引我来此究竟是为何?”
    那红衣女子奇道,“我何时叫你来了?”
    蓼依道,“你不说也罢。我们这就离去。”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红衣女子哼了一声,道,“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便来想去便去么?”
    蓼依道,“姐姐有何事,妹妹自当尽力而为,何必这般?”
    北堂潇正觉奇怪,为何她二人姐妹相称,说起话来又是这个语气?只见那红衣女子笑道,“神界袅尾果然不同凡响。”说罢,她转眸望了一眼北堂潇道,“你便是为这小子而….”
    “梅姐姐!”红衣女子话说到一半却被蓼依忽然打断,只见她面色凝重地望着红衣女子摇了摇头。
   那女子似是领悟到什么一般,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不让我说也罢!只是你可要记好了,这尘世间的男子皆是负心之人,你那样做又值得么?”
    蓼依面色惨淡,神情凄婉地摇了摇头,道,“梅姐姐你不要再说了。”
    北堂潇从未见过蓼依这般模样,一时间有点错愕,从二人话中不难听出,她们一定有什么秘密不愿说出来。
    红衣女子瞪了一眼北堂潇,眼中幽怨之色更增,“你不要我说也罢,只是你能瞒的他一时,却不能瞒他一世!”
    蓼依摇了摇头,道,“梅姐姐又为何这般贬低这天下男子呢?”
    红衣女子哼了一声,道,“不说也罢!”
    北堂潇一直被蒙在鼓里,实在觉得无趣,当下忍不住摆了摆手道,“两位仙女姐姐,能否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么?你们这样……我……”
    “闭嘴!”红衣女子冷哼一声,“臭小子,少来油腔滑调,谁是你姐姐!”
    北堂潇心中一阵奇怪,自己又哪里得罪了这美貌女子,她怎地一见面便这般冷言冷语,当真是怪了!他也不理会那女子冷厉的眼神,转而望向蓼依,她总不至于也这么对自己吧。却见蓼依走到梅树下,抬头望着那一树盛开的梅花愣愣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这女子的心思当真是难以琢磨!
    “蓼依姐姐,我看我们还是赶快离去吧,免得……….”他瞥了一眼那红衣女子,偷偷一笑。那红衣女子怒道,“臭小子你笑什么?”
    这时蓼依回过头,望着红衣女子喃喃道,“梅姐姐,告诉我你和他的故事好么?”
    红衣女子神情变幻,幽幽凝望着蓼依道,“你,知道了?”
   蓼依道,“你错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这一缕尘缘是我们永远也斩不断的。姻缘聚散,轮回往复,哪里又会有终结?”
   红衣女子也叹了叹气,道,“你跟我来吧。”
   说罢飘然从秋千之上落下,缓步向梅树后的一间茅屋走去。蓼依摇了摇头,道,“北堂公子,梅姐姐不愿见男子,你便在这树下等我回来。”说罢,转身随着蓼依一起进了那茅屋。
    茅屋内陈设极其简单,除了软榻之外便只有一张桌子两把靠椅。茅屋的正中央,挂着一幅工笔画,画中是一幅美丽的梅花图,梅树之下端坐着一位弹琴的红衣女子。细细一看那女子正是这梅仙。
   蓼依道,“梅姐姐,这么多年来你可好?”
   梅仙凄然道,“当年,我离开仙界去寻他,却发现那负心汉竟然已经娶了别人,早已把我忘了……….”
   蓼依神情淡然,道,“后来呢?”
   梅仙道,“我自觉无颜再回仙界,于是在这飘渺竹林之中一住便是千年。”
   蓼依叹息一声,道,“也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呢?你后来又去找他了么?”
   梅仙摇了摇头,道,“我性本高傲,怎堪如此屈就?”
   蓼依道,“姐姐何必呢?”
   梅仙道,“一切因果都是姐姐自己找的,怎怪得了别人?”
   蓼依不再言语,抬头向那副梅花图望去,不知为何,她竟对这梅花图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似乎很久以前便在哪里见过了一般,只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了。
   只听梅仙道,“这幅画便是当年他为我而画,他说会坐在这梅树之下等我………..”
   蓼依心头一动,脑海中摹地浮现出一张苍老的面容,那老者道,“如果有朝一日,姑娘见到一个如梅花一般的女子,请代为转告老朽的思念之意。”
   “梅姐姐,他并没有忘记你!一千年来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梅仙摇了摇头,道,“你又何必安慰我!”
   蓼依将那日在梅林之中所遇一一告诉了梅仙,说罢那女子已然泪流满面,她颤着双手从墙上将那幅化作取了下来,幽幽自语道,“一千年来几世轮回?他真的还记得么?”
   蓼依轻轻拍了拍梅仙的肩膀,道,“宣都城外,东郊梅林,他一直在等着你。”
   梅仙抬头,望了一眼窗外的天空,眉心紧锁,眼中带着浓重的忧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