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章 西荒小镇
第六十章 西荒小镇



更新日期:2012-08-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话说北堂潇和蓼依二人带着小漓一路长途跋涉,从姜都出发第二日傍晚到达一处边陲小镇,这小镇地处西荒,人们便称之为西荒小镇。小镇的东面是大片的密林,西面则是一片万里黄沙。也不知道这黄沙尽头究竟有着怎样的世界。
    傍晚,夕阳缓缓坠落,西边的天空如火焰燃烧过后一般,充斥着异样的血红。在那遥远的黄沙尽头,隐隐约约地有一道道炊烟袅袅升起,显得格外荒凉。
    入夜,小镇之上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北堂潇和蓼依二人从镇子东面走进小镇,只见街道之上沙尘飞舞,一片衰败颓废的景象,整座小镇安静地仿佛一座死城一般。
    二人一面向前走着,一面留意镇上的酒家客栈,好不容易才见到一个挂着“沙卢”牌匾的小客栈,却见店门紧闭,北堂潇敲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来开门,他心中一阵疑惑,不由地大声吼道,“喂,店家,开门了!我们是路过借宿的客人!”
    许久也不见客栈之中有人应答,北堂潇回头望了一眼蓼依,只见她缓缓摇了摇头,二人转身正欲离开,却听身后门吱呀一声竟然开了。门内走出一个年轻的姑娘,那姑娘半边脸孔如被烧焦了一般,枯黄焦黑,小漓望了望她的模样不由地惊叫一声将头埋在了北堂潇怀中。
   北堂潇轻轻拍了拍小漓的背,抬头对那丑姑娘道,“姑娘,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
   那女子缓缓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道,“你们要住店么?”
   北堂潇连忙点了点头道,“不知还有空房么?”其实这一问也是白问,这客栈空空荡荡哪里有什么人!
   那女子转眼望了一眼蓼依,面无表情的脸上掠过一丝痛楚,似嫉妒似艳羡。她不经意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苦涩道,“进去吧。”
    北堂潇和蓼依二人跟在丑姑娘身后,走进客栈之后,那丑姑娘立马又关紧了店门。进了客栈之后,那丑少女径直将二人带到了二楼之上,三人沉默地走过客栈古老的木梯,脚下发出吱吱的响声,这客栈实在是太古老了,如同一位苟延残喘的老者,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般。
    上了二楼,丑姑娘在一间房门前停驻脚步,然后转身瞥了一眼蓼依,又对北堂潇道,“本店只有这么一间空房,请公子和姑娘将就一晚。”
    北堂潇剑眉皱起,转头向蓼依望去,只见她美丽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北堂潇叹了口气,转眼望着丑姑娘道,“这客栈明明没有人你为什么说住满了?”
   丑姑娘哼了一声道,“你是这里的老板还是我是这里的老板?”
   北堂潇也不生气,笑嘻嘻地道,“自然是你了。我们又不是不付你房钱,你怕什么?”
   丑姑娘望着北堂潇,忽地叹了口气道,“这里入夜之后便不太平,她一个姑娘家若无人照料的话,恐怕……”丑姑娘说罢又望了望蓼依,眼中充满凄苦的神色。
    北堂潇哦了一声再次望向蓼依,只见她面色平静,地道,“多谢这位姑娘关心,我没事的。”说罢,径直走向旁边的一间房推开门走了进去。
    北堂潇对丑姑娘笑了笑道,“多谢这位姐姐了。”
    那丑姑娘又叹了口气,道,“你们好自为之了!”说罢转身向楼下走去。
    北堂潇推门走进房间,将小漓放下,然后兀自伸了个懒腰。小漓怯怯地抓住北堂潇的衣角,道,“潇哥哥,这里好恐怖,小漓怕。”
    北堂潇笑嘻嘻地挥挥手中的长剑,道,“有潇哥哥保护你,你怕什么?”
    小漓甜甜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涡,道,“潇哥哥,你真好。”
   北堂潇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笑道,“小漓,等哥哥找到姐姐之后就带你回朗月村见爷爷。”
   小漓摹地抬头,睁大眼睛,道,“爷爷?”
   北堂潇一怔,心道,她叫我哥哥,又怎地叫爹爷爷?想到这里,他不由地失笑出声,小漓眨着大眼睛望着他,似是在询问一般。
   北堂潇笑道,“朗月村,便是哥哥从小长大的地方,小漓一定会喜欢的!”
   小漓点了点头,笑道,“潇哥哥喜欢的小漓就喜欢。”
   北堂潇微微颔首,抬头向窗外望去,天际笼罩着一片阴云遮盖了清朗的月光,夜晚变得沉闷而昏暗起来。客栈的窗户朝西,按理说西边应该是万里黄沙之境,然而此刻看来却是别有一番景象,远远的天边,隐隐约约地浮现出一抹黑色的山黛,加上天边那漂浮不定的流云,看起来飘渺而诡秘,细细一看却又不见了。不知何时小漓已然趴在他的膝上睡着,轻轻的呼吸声在这宁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温馨。
   北堂潇渐渐也觉头脑困顿,过了不多时便这般坐在椅子上睡去。朦胧中,天际乌云散去,一缕月光幽幽洒落在他脚边,洁白的月光如少女明媚的眼眸,盈盈如水,泛着淡淡的辉光。
    月光之下,一白衣少女静静停立,北堂潇只觉呼吸一滞,呆呆地望着那少女忧伤的眼眸,张开嘴巴想要叫她的名字,然而,一阵微风过后,那少女的身影又如雾一般散去,站在他的面前的却是另一个红衣少女,那少女眉眼含笑,朱唇微微嘟起,如此娇俏可爱的人儿,不是幕汐却又是谁?
    北堂潇只觉胸中一阵热血上涌,时别多日,思念之情倍增,忍不住便要扑上去将少女揽入怀中,而那少女却如受惊的小鹿一般轻轻跳开。待北堂潇再次望去的时候,她脸上却换做了嗔怒的表情。北堂潇忽觉手足无措,呆呆地望着少女,柔声道,“汐儿,你怎么了?”
    少女扁了扁嘴不理会他,哼了一声,却是转身背对着他。
    北堂潇更是惊讶,一脸茫然地望着少女窈窕的背影,想要上前安慰却又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窗外响起了一阵忧伤的笛声。北堂潇猛然一怔,却见幕汐回头幽怨地望了一眼自己,然后飘身而起从那窗户上跃了出去,北堂潇猛然警觉,急忙奔至窗边想要抓住少女的身影………..
    一惊之下北堂潇猛然从梦中醒来,却见小漓已然安稳的睡在自己的膝盖上,喃喃梦呓,不知在念道着什么?他抬头望了一眼窗外,此刻阴云散去,一抹淡淡的月光从窗台洒落,北堂潇深深呼吸,伸手将小漓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而他此刻却没有了丝毫睡意,一个人踱步到窗前,望着远处那抹黑色的山黛愣愣出神,梦中的场景在一次浮现在他眼前,一直以来他心中的疑问,在这一刻,却如云开见月明一般清晰地浮现出来。
    北堂潇深深呼吸,转身正欲离开窗口,眼角余晖一瞥之下不禁汗颜。只见原本黑暗的天际,猛然间亮起一道耀眼的霞光,这霞光笼罩之下,正是那遥远的山黛。北堂潇猛然转身,那抹霞光忽明忽暗地在夜空中闪烁,而他手中那碧霄神剑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也开始震颤不安起来。
    北堂潇反手握住碧霄剑,闭上眼,昆仑山上那一幕再次浮现在眼前。此刻他的心头突生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不世珍宝的出世究竟预示着什么呢?
   正在沉思之际,客栈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北堂潇摹地转身,却见蓼依一脸惊诧地走了进来。
   北堂潇松开握着剑的手,道,“你也发现了么?”
   蓼依缓缓点头,道,“是昆仑镜!”
   北堂潇一惊,“什么?”
   蓼依点了点头,道,“这便是子川寻找多日的昆仑镜。”
   北堂潇心中释然,原来那日出世的便是昆仑镜,而青鸟便是守护昆仑镜的神兽了吧。只是它却无力阻拦这一切,也许这便是爹所说的定数了吧。
   蓼依道,“我听子川说过,昆仑镜出世,人间浩劫将至。”她缓步走到窗边,望着远方那抹霞光,幽幽道,“无论他还在不在,我都要去阻止它。”
    北堂潇神情肃穆地点了点头,道,“好,我们这就出发!”
   他走到床边,抱起小漓,然后和蓼依一起向楼下走去。夜晚安静的客栈中,燃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在那客栈的中央,丑姑娘一身麻衣静静地坐在那里缝补衣物,客栈中充斥着一阵温温的沁香。
   见二人下楼来,那丑姑娘缓缓抬头,昏暗的灯光下,她那张焦枯的脸上越发狰狞恐怖起来,难怪小漓会害怕了。若是在荒山野地里遇到,北堂潇定然也会被她这绝世的容颜吓到。
    丑姑娘的目光凌厉的扫过二人,冷声道,“你们要去哪里?”
    北堂潇道,“多谢姑娘关心,我们这就离去了。”说罢拉着蓼依便要向门口走去。
    丑姑娘忽地加大声音道,“不许去!”
    北堂潇愕然回头,望着丑姑娘的背影,其实从背影来看,她不过是一个年轻窈窕的少女而已。
    丑姑娘接着道,“你们都看到了是么?”
   北堂潇点了点头,道,“姑娘早就知道?那么请赐告一二。”
   丑姑娘道,“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北堂潇心中疑惑,正欲反问,却见蓼依微微摇了摇头。二人正待转身走出客栈,就在北堂潇伸手去推门的一刹那,忽觉手足发软,站立不稳,竟自倒在了门边。他吃力地抬头,望向蓼依,只见她脸色煞白,坚持了片刻之后也倒了下去。
    丑姑娘冷笑一声,缓缓起身向二人走去。北堂潇望着她那张丑陋的脸颜,苦笑一声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丑姑娘笑了笑,牵动右脸上的焦疤,显得更加狰狞恐怖起来。她缓缓从腰间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瓷瓶,像赏阅宝物般一边细细凝望,一边自语道,“小黑啊,多亏了你,我才能将这两人留下,只要魔君开心了,我的脸便有救了,哈哈哈哈。”
    她拔开瓷瓶的盖子,一缕黑烟冒出,浓烈的腥臭之气扑面而来,北堂潇只觉呼吸一滞,便即晕倒。

   
    远处,黑暗笼罩在一片无垠的荒漠之中,月光朦胧之中透着几许诡异的气息。凛冽的风声呼啸而过,带起一阵阵狂沙。
    在沙漠之中,一道黑色的身影急掠而过,向着远处那若隐若现的荒山疾驰而去。
    天际黑云压顶,将那一点点朦胧的月光完全遮盖了起来,世界变得如同地狱一般伸手不见五指。在那浓密的云层之下,一片连绵的山脉威武挺立在荒漠之上。
    就在这黑色荒山之中,赫然有两个巨大的黑色洞窟,在黑夜之中如两只深邃而恐怖的眼睛一般刻在山脊之上。
    这时,一道黑影敏捷地滑过,转眼间便消失在黑暗的山坳里。
    洞窟的深处,一个冷酷的声音幽幽响起,“星,你回来了?”
    男子一身黑袍,恭敬地立在珠帘之外,俯身道,“是!”
    珠帘内,那个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千月呢?”
    黑袍男子身子猛然一颤,虽然极力掩饰,却也掩盖不了心中的恐惧。
    珠帘内,那男子顿了顿,有些疲惫的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听到他并未起疑,黑袍男子摹地松了一口气,道,“找到四个!”
    珠帘内响起一些细微的声音,只听那人道,“去将她们带上来!”
    黑袍男子道,“她们都被我安置在妍媸洞。”
    那人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黑袍男子行了一礼,转身从这密封的内室之中退了出去。
    待那黑袍男子走后,珠帘缓缓被人撩起,一个十七八岁身穿白衣的瘦削女子出现在帘后,这女子相貌一般,淡然微笑,双眸中隐隐忧虑,如神祗般带着一丝悲天悯人的气息。她缓缓将珠帘撩起,挂好,然后伸手拿起一件黑色的披风,向身后那软榻走去。
    软榻之上躺着一个身材修长的黑衣男子,那男子俊逸绝伦,美的让人窒息,莫说是女子,便是这天下的男子看了也会忍不住心神荡漾。
    那黑衣男子一脸冷漠地从白衣女子的脸上扫过,随即冷声道,“你也下去吧。”
    白衣女子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却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转身离开了那间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