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四十八章 幕汐离去
第四十八章 幕汐离去



更新日期:2012-06-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翌日海边,大风呼啸,卷起漫天波涛。海边那片蓝色的树林里,一座孤坟安静地立在树林边,遥望着远方的海岸,在那坟的边缘又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坑,随着一阵悲戚的号角声,黑色的棺木缓缓落在巨坑中。
    北堂潇和蓝茉菱一脸肃穆地跪在坟前,望着那一铲一铲的沙土逐渐掩埋了黑色的棺木,树林之中哀嚎震天,前来送终的百来人岛民纷纷跪倒在二人身后。对于这逝去的老岛主,人们自是敬爱有加,没有他也就没有沙蓝岛这片宁静的乐土。
   沙蓝岛本为一个奇异的世外仙岛,以沙蓝神树命名,许多年前,茉菱的祖辈机缘巧合之下迁徙来此处,从此便在这里隐居下来,并在山腹之中建立了沙蓝宫殿。
    而来这里的岛民多半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人,于是也就跟随岛主在这荒岛之上自力更生,过着神仙一般自在的日子。
    蓝茉菱抬头,面无表情地望着那新隆起的一个坟冢,眼中痛意一闪而过,转眼便被淡漠的坚强所取代。
    北堂潇怔怔地望着少女那漠然的神色,心头一阵苦涩,曾经所受的伤,就算愈合了,也还是会留下深重的疤痕,他欠她的太多太多了吧。
    一夜之间,这个原本单纯而忧伤的少女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眼中再也没有了那种让人疼惜的忧愁,她的肩上背负着沙蓝岛所有人的希望,所以她要坚强,要勇敢的活下去。
   “你们都下去吧。”茉菱对众人挥了挥手,此刻她只想静静地再陪爹娘一会,分开了那么多年,父女重逢不过短短时日却又是天人永隔,这叫人如何接受的了呢?
    望着渐渐散去的众人,小海微微一叹气,拍了拍北堂潇的肩膀,然后转身拉着心儿的手向树林中走去。片刻间那坟边便只剩下北堂潇和蓝茉菱二人,此刻她竟像不认识他一般,漠然地坐在坟边,望着远方那波涛汹涌的大海,眼中一片茫然。北堂潇心中疼惜,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只得静静地陪在她的身边。
   日暮西斜,那一抹残阳缓缓落下,漫天的晚霞染红了一大片海面。海风呼啸,吹起漫天蓝叶。
   北堂潇微叹一声,对茉菱道,“这里风大,我们还是回去吧。”
   茉菱抬头望了一眼少年担忧的眼神,心中又是一痛,但是面上依旧漠然,她回头再望了一眼爹娘的坟墓,起身理了理耳畔被风吹乱的发丝,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北堂潇摇了摇头,心中一阵枉然,她真的就那么恨自己么?竟是连话也不愿与自己说了。
    在所有人都消失之后,树林中一红衣少女迎风而立,静静地望着石碑上“沙蓝岛主之墓”六个大字,天际,夕阳血红的云霞渐渐散去,沙蓝岛上又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蓝色雾气,飘渺恍若隔世。
    少女轻轻一叹,飘然起身向遥远的大海深处掠去,转眼之间便化作一道红光消失在海天尽头,树林中重新归于宁静,只有那两座孤坟静静地守望着这片海岛。

    山谷中飞瀑垂下,在水潭中溅起漫天水花,暮色四合,原本静谧的山谷中也陇上了一层飘渺的雾气。
   “不好了不好了!”二人刚走进山谷便听到心儿焦急的声音。
   茉菱拉住心儿的手,道,“心儿,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心儿担忧地望了一眼北堂潇道,“姑爷……..姚姑娘她不见了。”
  “什么?!!”北堂潇猛然一惊,自从昨夜老岛主替她疗伤以来她一直都不曾醒来,怎地这般忽然消失了呢?
   茉菱默然望了一眼北堂潇满脸焦急的样子,道,“你快点去找她吧。心儿,我们回去。”说罢便拉着心儿向那石洞中走去。
   北堂潇一咬牙顾不上太多,飞身而起便向山谷外掠去。下一刻,蓝茉菱悠然转身,静静地望着那抹消失的身影,在他心中永远都只有那个少女一人吧,她其实什么都不算…….
    心儿猛然跺了跺脚,冷哼一声道,“菱姐姐,你就这般让他去么?他可是你的相公!”
   茉菱凄然一笑,道,“心儿,他的心不在我这,又何必强求呢?”
   心儿急道,“不成!他娶了你便要从一而终!不然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岛主!”
   茉菱微微摇头,不知该如何言语。心儿望着她那沉思的模样,不由地轻轻一叹,道,“菱姐姐,他其实是在意你的!”
   茉菱道,“心儿,你不必安慰我。我没事的。”
   心儿默然摇了摇头,跟在蓝茉菱身后向石洞中走去。
  夜幕很快降临,和往常一样,她依旧喜欢独自坐在庭院中静静地吹笛子,只是在她身后,那个疼爱自己的男子却再也不会出现了。茉菱抬头,望着黑暗的苍穹,几颗稀疏的光芒从天际洒落在这小小的院落里,显得格外冷清,微风吹来,她微微抖了抖肩膀,无边的寂寞从心底蔓延开来。
   庭院中,风声微动,北堂潇一身蓝衣出现在茉菱身后。望着少女单薄的背影,他心中一阵茫然,幕汐走了,他找遍了整个海岛也没有见到她的影子。而茉菱,兴许是在恨他吧,他忽地觉得,自己在一夜之间仿佛失去了所有,心中空落落的疼痛。
    茉菱转身,望着夜色下少年落寞的神情,心中颇不是滋味,他是在为那个不辞而别的少女而难过吧,可是为什么自己看见他难过却是这般心疼呢?如果可以她愿意退出,只要他快乐就足够了吧。
    茉菱将手中的玉笛放在石桌上,望着北堂潇温声道,“找到她了么?”
   北堂潇茫然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茉菱,“这是她留下的。”
   茉菱微微愕然,信封上的署名竟是自己。她轻咬下唇,拆开信。
  “菱姐姐,潇,祝你们幸福。我走了,不要找我。
                                       ---幕汐留”
   信从她手中悠然飘落,蓝茉菱抬头望向北唐潇,只见他仰首望天,年轻而清瘦的身影竟透着几分沧桑。蓝茉菱微微叹息,道,“天色已晚,早些休息吧。”
   说罢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北堂潇目送着少女离开,心中矛盾至极,昆仑山上初见之时,那个俏丽的红影便种进了他的心中,他不辞劳苦,四处奔走还不是为了她么?如果失去了,那颗年少的心又何止一个痛字可言?只是,他又能辜负了这深情的女子么?每当看到她那双忧郁的眼,他都有一种不顾一切想要给她保护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