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四十九章 月满沙蓝
第四十九章 月满沙蓝



更新日期:2012-06-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黄昏,夕阳坠落,四野笼罩在一片苍茫的暮色之中。古道上,两个人影并肩而来。正是陆子川和蓼依,自从在杭州和北堂潇分别以来,二人一路北上寻找昆仑镜的下落。传言,昆仑镜便在那神秘的月魔洞魔君的手中,只是谁也不知道这月魔洞究竟在何处。
    远处,一座古城屹立在暮色之中,气势恢宏中带着些许苍凉。陆子川昂首望了望那古城,心中忽地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的感觉,仿佛很久以前就来过此处了。
    他轻轻摇了摇头,甩开心头的情绪,转身对蓼依道,“天色已晚,我们去找个客栈住一晚再走吧。”
   蓼依点了点头,跟在陆子川身后向那古城走去。
   高大而古旧的城门上,赫然刻着“姜都城”三个古字。城楼上站满了守卫的士兵,如临战对敌一般警惕地望着城楼下往来的行人。
    路过城门,蓼依的美貌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这些乡野山民哪里见过这清冷若仙的美丽女子,当下便有不少人像是看星星看月亮一般争相观望。蓼依秀眉微蹙,看来她不应该将那面纱摘下来的。
    陆子川似是瞧出了她心中所想,当下推开众人拉着她向城内僻静的角落走去。
    夜幕降临,原本喧闹的城市也逐渐安静了下来。二人走到一个名叫三里路的客栈停了下来,掌柜的一见有客人到来,一张老脸上立刻堆满笑容,对陆子川二人笑道,“公子姑娘是要住店么?小店不仅舒适清静,而且价格便宜,正好还有一间房剩余。”
    蓼依和陆子川对望一眼,脸上不由地一红,“只剩一间房了?”
    掌柜的尴尬一笑道,“其它的房间都被一个客人给包了,所以……….”
   “那就这间吧。”二人本来都不在意着世俗的礼节,有房总比在野外露宿要好很多。
   当下,陆子川从怀中掏出银两递给那掌柜的道,“给我们送些饭菜来。”
   掌柜的笑呵呵地接过银子,便吩咐守在一旁的小二带着二人向后院走去。
   这客栈虽然不大,却也干净舒适,后院之中一颗巨大的松树挺立在院中,如同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静静地守护着这小小的院落。陆子川二人在小二的引导下,向着二楼尽头一个房间走去。
    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忽然传出一阵粗鲁的骂声,紧接着那房门被人猛然推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面色入土,战战兢兢地退了出来。随即房门砰然一声又被关上,那少年恐惧的望了一眼陆子川二人,便跌跌撞撞地向着楼下飞奔而去。
    陆子川和蓼依面面相觑,但也懒得过问。小二小心翼翼地打开门,然后对二人道,“公子和姑娘安心住着,有什么事情叫小的就行了。”
   望着小二那奇怪的模样,蓼依不由地皱了皱眉,道,“这城中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了么?”
    小二慌忙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二位好好休息。小的告退。”
    望着小二那匆忙离去的身影,蓼依抬头望着陆子川道,“你也感觉出来了么?”
   “恩!”陆子川点了点头,眼中大有思索之意。从走进这姜国都城那一刻开始他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于是只能静观其变了吧。

    沙蓝岛上的夜晚总是比白日要冷很多,清冷的海风带着海水特有的咸腥味呼啸而来。北堂潇独自一人站在海边上,望着遥远的海平面愣愣出神,海岛上的生活平静之中隐隐的让他觉得压抑。
    幕汐走后的这几日他似乎习惯了每晚到这海边上来站一会,让凛冽的海风吹散他心中那丝沉闷的气息。而这几日茉菱却是闭门不出,将岛上的一切事宜都交给小海和心儿两人处理,毕竟他们二人是跟随老岛主长大的,自小耳濡目染,处理起来也就得心应手多了。
    不知又站了多久,北堂潇微微叹息一声,转身穿过树林向山谷之中走去。
    满月之夜,月光如银倾泻而下,照亮了整个黑暗的山谷,而原本沙蓝岛夜间所常有的那一丝缭绕的雾气也消失不见。
    在沙蓝树生长的高崖边,一身碧衣轻纱蒙面的女子飘然而立。
   “怎么样?你考虑清楚了么?”
    茉菱轻轻咬唇,“我…..”
    碧衣女子轻叹,“是为了他么?”
    茉菱默然不语,低垂秀目。不知在想着什么。
    碧衣女子微微摇了摇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忍,“痴儿,你可曾知宿命因果?”
    茉菱脸色一白,肩膀微微抽动,“为什么是我?”
    碧衣女子沉声道,“你可曾知你娘为何会这么早死去?”
    茉菱摇头,“不要再说了。”
    碧衣女子不理会她的痛苦,目光飘然望向遥远的天际,“那便是宿命,你娘的宿命。”
   “我…..答应你。”茉菱轻轻闭上眼,长睫之下有泪光盈动,“但是,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
    碧衣女子默然应允,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碧绿的流光消失在天幕之中。
    月光在山谷之中洒落一片朦胧。
    远处飞瀑坠落,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趁着这皎洁的月光,北堂潇目力所及之处,在那瀑布下的深潭中俨然有一个少女的身影正在那潭水之中沐浴。
    似乎感觉到了身后注视的目光,少女蓦然回首,与北堂潇的目光遥遥相接,那一刻,她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红晕。
   北堂潇呼吸一滞,连忙转身,背对着那少女道,“对不起。”
   茉菱眼中掠过一丝羞涩之意,随即深深呼吸沉入了潭水之中。感觉背后忽地没了声息,北堂潇摹地转身,只见那潭水之中空空如也,哪里还有蓝茉菱的影子。
    他心头一急,纵身朝那潭水之上掠去,飞瀑落下的水帘溅湿了他周身的衣衫。正当他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背后水声哗然,不知何时茉菱已然披上了白衣飘身上岸,她长长的秀发上那残留的水珠在月色下折射出美丽的光辉,使得少女原本忧郁的面容变得更加娇媚起来。
    北堂潇徒然松了口气,担心之余却忘了她自幼在海边长大,水性极好。见茉菱那双美丽的眸子幽幽凝望着自己,北堂潇心头一跳,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底弥漫开来。茉菱轻轻一笑,飘身向他飞来,她白色的衣衫随意的系在腰间,随风款摆秀出少女窈窕的身姿。
    北堂潇只觉面前一阵香风袭来,茉菱白色的身影已然落在他身前,妙目之中掠过一丝不已觉擦的忧伤。
   北堂潇微微有些尴尬地避开她的目光,转身望向别处,道,“茉菱,你没事吧?”
   茉菱微微一笑,道,“没事。公子今晚怎么……”自觉失言,她默然住了口。他和她也只是空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但是茉菱知道北堂潇每晚都会去海边待上很久,直到夜深人静了方才回来。她冰雪聪明,又怎会不懂他的心思呢?
   茉菱顿了顿,又道,“公子若要离去,茉菱绝不阻拦。”
  北堂潇笑了笑道,“我答应过你爹要好好照顾你的。”
  茉菱神色一黯,原来只是因为这样。她深深呼吸,也许放他离开才是三个人最好的归宿吧。茉菱抬头望着北堂潇嫣然而笑,道,“可不可以抱我回去?”
   北堂潇一怔,望着少女那如水一般美丽的眸子,不由地点了点头,张开双臂将少女横抱在胸前。茉菱伸手,自然地揽住北堂潇的脖颈,水眸静静地凝视着他俊美的侧脸,好希望时光能够停在这一秒,让生命永远停在他温暖的怀抱中。
    可是过了今晚,这一切都将变成一个美好而忧伤的梦。蓝茉菱静静地将头靠在北堂潇胸前,他的心跳突兀地在她耳畔响起。
   二人一路无言,来到庭院中,那巨大的沙蓝树上又开出了美丽的蓝色花,月光下,几朵落花悠悠扬扬地飘下,茉菱伸手,让那残花落在自己手心,望着落花喃喃自语道,“北堂公子,你知道这沙蓝树的传说么?”
   北堂潇愕然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茉菱轻轻一笑,道,“很久以前,在这荒岛上,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和她的相公在这岛上以捕鱼为生,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可是后来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海怪,那个海怪垂涎姑娘的美貌,于是将男子杀死之后丢入大海之中,并强行娶了那女子为妻。新婚之夜,海岛周围忽地翻起漫天巨浪,那女子在曾在海边救过一条小鱼,那小鱼竟然是东海龙女,在龙女的帮助下,她终于杀了那海怪为丈夫报了仇。东海龙女见她伤心欲绝,于是送给她一棵蓝色的树,并告诉她,当蓝树开花结果的时候便是她丈夫复活归来之日。那女子将那棵树种在沙蓝岛最高的山顶上,并日夜守护,以泪水浇灌。百年之后,当那女子老去的时候,沙蓝树终于结出了一颗透明的蓝色果实。她望着高大的沙蓝树,怀着对丈夫的想念之情离开了人世,在弥留之际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丈夫。”
  “其实沙蓝树本来是没有果实的,对么?那只是龙女骗她活下去的理由…….”
   茉菱点了点头,抬眸迎上他那柔柔的目光,轻轻叹息一声闭上了眼睛。北堂潇静静地抱着她坐在庭院之中,夜晚清冷的风吹来,沉睡中的茉菱身子微微抖了抖。北堂潇微微一笑,抱着她起身向房间内走去。
    将茉菱放在床榻上后,北堂潇小心地帮她掖了掖被角,静默地望了一会她沉睡的模样,然后转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月色下北堂潇静静地倚在廊前望着那漫天月光,心中摹地掠过幕汐那娇俏的笑颜,此刻,月满沙蓝,本是亲友重逢之日,然而,她又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