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四十七章 临终托付
第四十七章 临终托付



更新日期:2012-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北堂潇愕然转身,不可思议地向廊前那少女望去,月光下,她绝美的面容忧郁的让人心疼,手中依然握着那杆玉笛轻轻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腰间那杆玉笛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一曲将完,蓝茉菱缓缓抬头望着院中那个她朝思暮想的身影,如水一般的双眸中带着淡淡的泪痕,那一刻,北堂潇心中猛然剧痛,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呢?难道老天就这么喜欢和人开玩笑么?他竟然伤害了她!!也许他早就该想到的,那张画像,那阵清幽的笛声……..可是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吧?受了伤的心再怎么愈合也会带着永不磨灭的裂痕。他欠她的,也许这一生也还不清了吧。
    二人就这么静静地对望着,被这夜色掩埋了千言万语,这将是一种怎样的伤痛呢?清凉的泪珠沿着少女苍白的面颊落下,悄无声息的坠落在这一片后土之上。他竟然对她说出了那么绝情的话!那么,她这么久以来的思念又算是什么呢?蓝茉菱咬着苍白的唇,决然地望了一眼北堂潇,然后转身向那长廊尽头走去。
   北堂潇喃喃张口,望着少女的背影叫了一声茉菱。再次听到那熟悉的呼唤,蓝茉菱泪如雨下,可是这一刻她却再也不能回头了。也许她早就该明白的,他的心中至始至终都只有那个红衣少女一人吧,对她只是同情和怜悯吧。每当他望着自己时那温柔的眼神都让她有一种前世今生的错觉,可那终究是错觉吧,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为什么爹要这么做呢?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么难堪的结局?她的心好痛,仿佛是被人撕裂了一般,鲜血汩汩地流下。
    望着少女那决然的背影,北堂潇心中一阵抽痛,她终究是不会再回头了吧。她会恨自己么?也许她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了吧。北堂潇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身向幕汐所在的内室走去,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他根本就不该答应岛主成亲一事,只有他离开了,她才可以慢慢的平复内心的伤痛吧。他要带着幕汐去蜀山,求仙宗的前辈们来救幕汐,一定可以的。

    石台上,幕汐依旧安静地躺着,在那水潭上方,沙蓝岛主凌空而立,四颗蓝色的沙蓝果漂浮在虚空之上闪烁着明媚的蓝色辉光。他双手张开,耀眼的蓝色光芒透体而出,与空中的四颗仙果交相辉映,顷刻间耀眼的光芒将这隐秘的石室映成一片冰蓝色。在石室门口,蓝茉菱一脸茫然地望着半空中施法的父亲。“菱儿,你要幸福……..”她忽地想起爹的话。是自己错怪他了吧,他这么用尽全力地去救一个陌生的少女,只是想让自己的女儿得到幸福而已。
    “爹,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呢?”蓝茉菱静静地倚在门边,泪如雨下。“可是你这么做又能换回什么呢?”她轻轻闭上眼,脑中摹地掠过少年那清朗的笑颜,如果她死了他一定会很伤心的吧。
    就在这时,洞中蓝光骤然变强,隐隐约约中她似乎看到蓝色光芒中,爹的身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地苍老着。蓝茉菱只觉胸中猛然一痛,鲜红的血液便从她苍白的唇边涌出,染红了她胸前的嫁衣,那美丽的嫁衣,她为自己最爱的男子而穿的嫁衣,却这般被她给玷污了。恍惚间,她又看到北堂潇那张英俊的脸颜,他蹙眉望着自己,眼中满是疼惜,像第一次相遇时一样轻轻地将她抱进怀里………..

    “爹……..”
    北堂潇剑眉一皱,轻轻地拭去少女脸庞的汗渍,见她醒来,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不远处,沙蓝岛主虚弱地躺在水池边,他原本斑驳的头发此刻已然变得一片雪白,形容枯槁像是瞬间苍老了三十岁一般。他吃力地扭头看着相拥在一起的少年和少女,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爹!”茉菱挣脱北堂潇的怀抱,踉跄着起身向她爹扑去。沙蓝岛主见状苦涩一笑,苍白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望着女儿担忧的眼神,他虚弱地道,“菱儿,爹没事。”
    茉菱屈膝跪在沙蓝岛主的身旁,颤抖着伸出手抚摸他那苍老的面容,触手一片冰凉,泪水不自觉又流了下来,“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的是不是?”
    沙蓝岛主微微一笑,道,“菱儿,爹老了,是该去陪你娘了。”
   茉菱泣道,“不,爹,你不老,女儿不要你死。”
   沙蓝岛主胸中一滞,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喘息了片刻之后抬头望向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北堂潇,道,“潇儿,你过来。”
    北堂潇心中一阵难过,他不知道救幕汐会让沙蓝岛主耗尽所有的功力,他茫然地望着茉菱那伤痛欲绝的模样,只觉心中疼惜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听见老岛主叫他,连忙屈膝单腿跪在他身旁,道,“前辈,我在。”
    沙蓝岛主摇了摇头,道,“你和菱儿已经成亲,怎地还叫我前辈。”
    北堂潇脸上一阵尴尬,小心地瞥了一眼蓝茉菱,见她犹自哭的梨花带雨,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他叹口气望着老人垂死的模样,一咬牙叫了一声爹。
    沙蓝岛主满意的点了点头,吃力地伸出手拉着蓝茉菱,将她的小手放进北堂潇的手心,笑道,“潇儿,从今往后,我就把菱儿交给你了。我看得出,你是个重情义的孩子,所以……”说到这里,他又喘息了片刻,接着道,“菱儿,我死后将我与你娘合葬,不要难过,往后….沙蓝岛就靠你们了….”
    北堂潇咬牙点了点头,道,“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茉菱的。”
    沙蓝岛主死灰般的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随即那只握着茉菱的手颓然捶了下去。蓝茉菱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悲痛扑在她爹的身上放声大哭起来,北堂潇心中疼惜,伸手抱住少女颤抖的肩,轻轻将她拉进怀中。失去父亲的茉菱,如同一个迷路的孩童一般,悲伤地抽泣着,仿佛要用这一夜的泪水将十几年来所有的悲伤全都冲刷干净,那样就不会再难过了吧。这一刻,茉菱似乎忘记了眼前这个男子曾经对自己的伤害,她紧紧地抱住他,似乎这天地间只有他温暖的怀抱才能真正的给她一丝安慰吧。
    石台上,红衣少女静静地躺着,水眸幽幽凝望着不远处那紧紧相拥的二人,泪水悄然滑过脸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