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四章 婴祸往事
第四章 婴祸往事



更新日期:2013-12-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的时候了,当时生活条件还很艰苦,生孩子管的也很严。因此有的人怀了女孩,或者已经生了一个又偷偷想在要一个。就会被送到这里来。我们这里当时是附近几个县唯一一家大医院。所以来这里的和被带到这里的特别多。
   当时我刚从医学院毕业没多久。对于有机会做手术开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想那么多的。
   我记得那天是在三点钟的时候。几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女人来到医院,女人挺着个大肚子,表情滞留。乱糟糟的头发抬着头,眼神放空看着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有时还会咧嘴笑笑。
    他们找到主任,要求做手术。三更半夜的,当时的主任有些不愿意,其中一人和主任在办公室商量了很久。
    大概是闲的无事,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都进了手术室。
    一般根据孩子在子宫的大小,也就是不同月份会选择药物流产和产钳还有剖腹。
    所谓产钳其实是件很残忍的事情。子体要在宫腔内捣毁在夹出。
    女人的肚子当时已经很大了。所以最终选择剖腹产。当时的医生都很懒,大晚上的,巴不得去睡觉。进手术室也就凑个热闹,谁还愿意消毒,穿隔离衣,手术衣。莫名其妙,这台手术最后推到了我身上。我当时还太年轻。这么早自己就可以主刀。求之不得。
    第一次主刀的感觉和平日里搭把手递手术刀的感觉完全不懂,看着皮肤在刀尖下因为张力向两边翻起,露出里面的黄色脂肪和鲜红肌肉。我有点兴奋。心里陶醉着自己第一次主刀是那么完美的流畅。
    但当取出孩子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个半成型的婴儿竟然睁着眼睛,主任颤颤惊惊的递给护士,护士吓得后退不敢接,最后被逼到墙脚。护士一下哭了。当主任瞟了一眼其他几个护士时,竟然所有的护士都哭了起来。整个手术室像在办葬礼似得。
    最后主任自己提着袋子出去了。
    我在手术台上完成了缝合,长长的吁了口气。总算,第一次完美的完成了。虽然瞟到婴儿那刻已经没了起初的感觉。
    你知道那现在一直锁着的房间么,以前那里就是处理孩子的地方。主任把婴儿扔进了里面的塑料桶里。
    女人被值班护士推到了病房里。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了。我在消毒室里面换衣服。
    外面突然开始传出哭声,先是婴儿的哭声,接着是一个个女人的哭声。
    我没换衣服直接开门出去了。
    所有人挤在一起,躲在那扇门外。哭声隔着门从里面传出,越来越响。一个根本还未成型的婴儿,却,却。
    或许是我当时年少气盛,看着那一个个胆小的抱在一起哭的护士。我很是不削。我推开门。做了一件我一声后悔的事。我慢慢靠近那缸。我看见那婴儿在缸里翻腾着,我拿起一旁的扫帚,死命把它往下按,也不知过了多久,哭声终于消失了。
    周姐眼角已布满了泪渍。小萍死了,主任也死了,所有那天在手术室的人都一个一个的死去,哪怕他已经辞职了多年,哪怕他跑到了国外,这是报应,逃不了的。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眼前的主任,穿着纯洁的白色,可谁会想到,这蓝天下的高尚职业。我以前那么憧憬。
    门外哭声变得更加响亮。
    我站起身慢慢移出去,心理面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或许什么也不想,唯一的念头是想去看看。原本刷的雪白的墙壁走廊变的有些破旧,雪白的墙壁上染红了一片有一片,走过时有股腥臭味道。每向前走一步,哭声就越让耳朵发麻。
    远远的看见手术室门口,墙上贴着一条长长的红联。手术室旁边的门缝下,红色的液体在涌出。原本的大铁锁不见了。哭声突然戛然而止。我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颤抖的推开门,四周已经掉满了灰尘,空气里也能吃出那厚厚的尘味,我看到了那塑料桶,塑料桶被打翻,红色的液体把脚下都已经染红,我鼓足勇气伸头看去。残留的液体里空空如也。
    我的身后传来笑声。整个人一下跌在了地上,门如风吹般重重关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个婴儿,头挤压的有些变形,深色的皮肤,咧着嘴,似乎在笑。我发现自己动弹不得,直直的望着那婴儿。婴儿的头很大,短小的四肢还不能把它撑起。头贴着地面,四肢像鸭掌波水般,缓慢的朝前挪。却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我的脚下,我能感觉到那稚嫩的小手,搭在我的脚踝。
    我慢慢闭上眼睛,等待死忘的降临。那短短的几秒,我缺想了很多很多。很多事,很多人,想走马灯一般。
    我听到一声巨大的撞门声,接着是婴儿的哭声,是那女人,女人哭着抱起孩子,孩子,妈妈带你回家。女人紧紧揉着孩子,转身消失在了我视线中。周围的景色变得漆黑一片,微弱的月光从窗外射进来。房间里只有满地灰尘,留下清晰的脚印和长长的拖痕,自己看去,好像还能看到小小的手脚印记。
    后来怎么样了。我放下已经无味的饭菜。
    周姐真的出家了,真的成了师太。
    孙杰冲我勉强笑笑。
    我没等毕业就结束了自己的实习。走之前我去档案室偷偷查了以前的档案。我找到了那女人的家。女人的家的房子只是一间十来平米的草屋。她怀抱着婴儿坐在了家门口,旁边还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人,流着鼻涕,用手一抹往裤子上擦擦,它安静的躺在女人怀里,安静的和其它孩子一样。看到我时,却瞪着大大的眼睛。冲我咧出那锋利的尖牙。直到女人轻抚它后背,才安然睡去。
    女人家十分的破旧。进去发现那地面还是泥土的。我发现房间里堆满了女人做的布娃娃,虽然粗糙却每个都栩栩如生。
    大概是女人把自己的爱也秀在了里面吧。
    我学着孙杰的样子耸耸肩。
    我和父母吵了一架,最后还是执意开了这家娃娃店,你知道么。
    孙杰神秘的凑到身前。
    五年了,女人怀里的婴儿从未长过。不过,孙杰自豪的抬起头,现在它看到我已经不是那么警惕了。
    我笑笑,随手抓起旁边的书朝他丢去。
    耳边传来孙杰从地面的咆哮,你丫扔辞海是想锤死我啊!
    啊!
    何佳!
    身后的房间传来何佳痛苦的叫声。门被从里面反锁。转了几下锁把。最后索性一脚把门踹开。何佳躺在床上,腿间流出的鲜血将背面染红。
    老婆,老婆。
    孙杰拍着何佳的脸颊,摸了下劲动脉。
    快送医院!
    孙杰抱起何佳快步朝外走去,我正要出门,背后感觉到一股凉意。本能的后退一步转身看去。打开的窗户外,黑影一闪而过。
    和孙杰两人在手术室外的塑料椅上,坐下。我将咖啡递给孙杰。好久没看到他这副模样了。从前那副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有一天也会选择成家立业。说心里话,心底有点羡慕。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过个稳定的生活,不用再四处漂泊。不用在担心明天的生死。或许,呵。
    何佳怎么样了。
    没事,医生说是受惊过度。
    我点点头。
    对了,秋落。昨天看到你太开心,把叫你来的正事忘了。其实叫你来是有一件事,上个月......
    推开门,我踩着木梯上楼。
    870524
    播下密码锁,门上的小红灯度了一下变成绿灯自己解锁开。我推开厚重的门。里面狼藉一片。像刚被台风挂过似得。架子斜靠在墙上。满地的瓷片。我在房间里打量着,十平米的房间一览无余,除了这扇加密的铁门外,只有,我轻扬额头,那圆形的换气孔。
    出来吧,站在我身后干嘛。
    女人笑笑。从门外侧身出来。
    好强的灵力啊,我第一次见到那些装着婴儿魂魄的贡盒一起摇晃。
    我转过身,萧萧的眼神已经没有大学生该有的清澈,能看到的是一种高傲,凌光。
    我笑笑,既然选择下蛊,量是不是太少了。怎么是怕孙杰误食么。还是看不起我啊。
    哼。
    呵呵。
    多管闲事。
    为什么害何佳?既然会下蛊,孙杰说你来很久了,那应该很有机会。
    孙杰知道了?
    你?喜欢孙杰?
    从女人刚在的表情和听到我这句话之后的闪烁眼神显然。
    你这么做孙杰会喜欢你么?
    我不用他喜欢!我也,萧萧低下头,声音变得很轻,我也不配让她喜欢。
    那你为什么害何佳。
    我没有害她,何佳是看到了圣婴大王。
    圣婴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