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三章 娃娃店
第三章 娃娃店



更新日期:2013-11-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拐过了熙熙攘攘商业街,穿过小巷。原本拥挤的人流终于散开。我一直不太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虽然在电话里询问了好几遍,但真的找起来还是很麻烦,百度地图在屏幕不停地放大。
    小店在一条丁字形的里弄。店不大,冲橱窗就可以看到整个店面。货架上,塞着各式各样的娃娃。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么?
    听到开门的风铃声。女人侧过脸,露出迷人的微笑。
    随便看看。
    女人点点头,转身继续整理货架。女人的肚子已经明显突起。长发也已经剪掉,不过我更喜欢她现在的样子,透着女人的气息。一种说不出但明显感觉得出的感觉。
    店里的货源很齐,从抱枕到挂件配饰。开这样一家精品店其实不错,没有烦恼的度过一生,然后,死掉。
    死,便是再也见不到了,这是我第一次对死的定义。
    小店的生意不错,才进来一会儿。收银台哪里已经有四五个顾客。负责收银的姑娘,提提眼睛,斜眼看了看我。不知道是不是在怀疑我会不会偷点什么。
    秋落!小鬼,就知道是你来了。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我转身笑笑。孙杰浓密的眉毛,朝我挑了挑。
    滚开!我又不是gay,少来这套。
    我不耐烦的推开孙杰的拥抱。两个女人捂嘴笑笑。
    很难想象这白痴富二代会选择开店。要知道他可是在我面前无数次憧憬着自己的医学事业。
    孙杰早早的要店员关上门,看来他随心所欲的性格还没变。简单向我介绍了下,那短裙少女叫萧萧,而那个大肚子的美女就是他老婆。何佳。
    扶着狭窄的木梯,跟在孙杰的屁股后面走上阁楼。
    没想到楼上竟有如此大的地方,孙杰说整个二楼他都买下了。我心里不得不感叹土豪就是土豪。沿墙壁堆着大大小小的纸盒,孙杰说那些事备货。
    孙杰,你房间里放那么多娃娃,你不觉额恐怖么。
    孙杰回头朝我笑笑,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有东西让你看看。
    孙杰站在门前转了半天,作孽,还是密码锁,土豪,你该不会让我看拿绳子捆的满屋子钱吧。
    好了。
    门被推开的时候,我本能的皱皱眉头。
    没被吓到吧!
    我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房间大概十来平米大。像书店般摆着成排的货架,货架上放着的是。
    知道我为啥知道来了么,它们告诉我的。
    看着孙杰那一脸欣慰的表情,我一时有点欲言又止。货架上,每一个娃娃前面都放着一个小瓷坛。
    萧萧是大学生,下午因为有课先走了。饭做上,何佳数落着孙杰的诸多不是。
    比如看见来店里的女孩子漂亮就送个娃娃,小孩子拿着满分的试卷来,他也送一个,周末的时候还去孤儿院送。每逢大大小小的节日就打折。我简直不敢想象这家店还能经营,何佳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得意的笑笑。
    其实刚开始的确差不多要关门大吉了,但后来客人越来越多,有很多人甚至坐几小时车来买。大概也因为这里的娃娃与别的地方不一样吧,估计所有的人都快认识我们这位败家子老板了。
    何佳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沿着架子,打量着这些做工极其细腻的娃娃。虽然外形大同小异,但表情却各不相同。
    孙杰,你知不知道供奉婴灵时间很危险的事情。
    何佳因为怀孕了,没吃几口就说累了,先回房休息去了。留下我和孙杰。
    孙杰冲我笑笑,将酒杯一饮而尽。
    尝尝这个,萧萧手艺不错的。
    我的父母都是医生,学医对我来说,很像是子承父业,谈不上喜不喜欢,不过就像老鼠的儿子天生会打洞一样, 对于它我好像用一种本能。
    孙杰放下筷子,慵懒的靠在椅背上。贼兮兮的看了我一眼。
    看着某些人一门功课要补考试三次,我那个兴奋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毕业后到我父母所在的医院工作,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当然如果不发生什么事的话。
    我看到孙杰的眼神有一丝闪烁。
    在医院待了三年后。我开始了实习。我拒绝了父母的安排,在学校的名单里随意的找了一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习惯了被安排,也想自己决定一次吧。
    医院在一个小县城。县城不大,也就几十万人。不过医院却不小。而且是家妇幼医院!
    孙杰厚厚的眉毛扬了扬。
    我被分在了所有男人最向往的产科。负责带我的是那家科室的主任,叫周春芳。我叫她周姐。周姐在医院已经干了20多年了。周姐不怎么爱说话。常常保持着那毫无表情的表情。有趣的是周姐身上总是挂着符。大概是嫌医院不干净吧。在背后护士们都叫她师太。
    实习是件很无聊的事。除了帮医生填填化验单,跑跑腿之外。再加上跟着查房,几乎没什么事干了。唯独的好处就是有大量的支配时间。出医院大门往左走,在往右拐,有家小店卖一种面,叫板面。在那里我几乎解决了自己所有的午饭。至于剩下的时间就基本献给了网吧了。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幸福过着。一直到有一天。
    医生,你看到我的孩子了么?
    我回过头,是一个女人。那天我和往常一样,中午的时候跑出来去吃板面。女人大概四十多岁,穿着一身老土的衣服。不过看上去像是做月子的打扮,怀里抱着个襁褓。这么大年纪了还能?
    阿姨,你孩子不抱在怀里么。
    哦,我的孩子在我怀里啊。女人一脸茫然的点点头,低头把怀里的襁褓,爱怜的贴在额边,鼻尖拨开帽檐。
    不!这不是我的孩子!
    女人大叫一声,双手把怀里的襁褓往空中一抛。我吓得本能伸手接住,还好。缓了缓,拨开衣服看看孩子有没有事,却忍不住大叫出声音来。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这,这哪是孩子,里面包着一条死狗,两只眼珠被挤出眼眶瞪着我,襁褓掉在我的脚底不远处。我却无法站起,眼睛看着淤血从襁褓里渗出。
    疯子,一定是个疯子。
    女人已经不见了。回过神,我一下跑回了宿舍。整个下午,我再也没离开那里。
    一连几天,我都在没离开医院,简单的在医院小卖部买包泡面解决了。
    或许是因为我憋不了什么事情,也可能过了几天,缓过来了。渐渐也没觉得那么恶心恐怖了。就把这件事当笑话说给那些护士听,门外一声轻响,茶杯在地上摊开一层水渍。周老师你!我发现周姐站在门口,脸色莫名的苍白。护士们识相的一个个溜了出去。周姐你?
     哦,没事。小孙啊,后天你陪我值晚班好不好。我虽然心里不愿,但还是点点头。
     医院在晚上看上去格外的大,而且格外的静。我所在的楼层是3楼,长长的走廊一头是厕所,一头是产房,产房外通着楼梯。楼梯也与一般的不一样。是环型的直道。这样方便床推入手术室。正对手术室大门左边有三间分别是医生办公室。护士办公室,加上护士的药方。
    这段时间正好比较闲,十几间房间好多都空着。只有两三个孕妇等待着分娩。还有一间一直锁着。废弃了很久。
    我在护士办公室那里打发着时间。看看手表已经快三点了,没想到值晚班是那么无聊的事情。那时也没啥智能机,电脑也是局域网。实在感觉长夜漫漫。
    我想想周姐一个人呆在办公室肯定很无聊。就去看看。走到门口,踮起脚尖,从门上的窗户朝里探去。
    周姐人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动作,口中的嘴形不断循环。乖乖,师太这是要成仙的节奏,外面传来一阵孩子啼哭的声音。
    恩?不会这么晚有人生了?304还是305那位?
    孙杰!
    我刚想跑去看看。周姐突然叫住了我。我看到周姐叹了口气。
    要来的,迟早是要来的。
    周姐?
    周姐示意我坐下。
   小孙,真不好意思让你也扯进来。都怪我。哎,周姐又叹了口气。冤孽啊!
   周姐的话让我听得稀里糊涂。门外婴儿啼哭的声音越来越响。
   周姐,我们先去看看吧!
   周姐却摇摇头。我很是惊讶,要是万一母体分娩后大出血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周姐,那你坐一会,我先去看看。
   周姐却一下抓住我的手臂,我第一次发现,周姐的力气好大,周姐抓的很用力,指甲都扣到了我肉里。她摇摇头,示意我坐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周姐的眼神,我一下意识到,其中肯定有什么故事,连疼痛都完了,坐回了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