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五章 我是怪物
第五章 我是怪物



更新日期:2013-12-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圣婴大王?难到她说的是红孩儿?
    萧萧不愿多谈。我也不想勉强。我让萧萧去医院照顾何佳。她惊讶的看看我,最后点点头。
    等萧萧离开,我在散乱的地上清点娃娃。
    萧萧身上溢出的都是玉清气。显然和她无关,虽然不清楚她潜伏在孙杰身边干嘛,但至少可以肯定不会害他。想想也是,读书的时候,就总有倒贴的女孩子围着她转,最过分的是还有大学老师。我在他身边看的真是肝火旺盛。羡慕嫉妒,恨!
    红孩儿是《西游记》中的人物,号为圣婴大王,乳名红孩儿,乃牛魔王和铁扇公主之子,住在号山枯松涧火云洞。他使用一杆八丈火尖枪,武功非凡,又曾在火焰山修练三百年,练成三昧真火,口里吐火,鼻子喷烟,神通广大,十分了得。
    红孩儿听说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用狂风卷走唐僧,用计骗擒八戒。孙悟空战之不胜,去落伽山请来观音菩萨,又让护法惠岸木吒借来托塔天王李靖的天罡刀,收服了红孩儿,让他做了观音菩萨的善财童子,最终成了正果。皮,桀骜不驯,经常与人赤脚打斗,欺负山神土地。但这样一个神话人物和何佳有什么关系,她能看到红孩儿?虽然我一直和离奇的事情打交道,但我可不相信还有这么离奇的人物穿越出来。
    在地上清点了娃娃的数量。27个,唯独少了一个。我应经感受不到那些娃娃的灵力了,显然,它们已经死了。虽然它们已经死过一回。只不过这次是永远的离开它们未曾享受过的世界。
    活着,是为了什么?死又是什么?
    忙忙碌碌的人一辈子都在忙着生存,还没考虑这个问题就已经到了终结。或许,我真的太闲了。我拿起手机。是高天的电话。
    秋落,我们找到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我们顺着那茅屋沿着气味找那尸队的路线。
    你带狗了?
    你丫才是狗,秋落你想死啊!
    电话里传来一个暴跳如雷的洪亮声音。
    让开,老板再添一碰骨头汤,去吃,忙着呢,哎,秋落是我,阿狗支开了。我继续说,那群人很狡猾,每次都趁着雨季前行,而且至少有三条以上的路线轮流走。不过成也萧何败萧何,雨水虽然冲散了气味,但是也留下了另一样东西。
    赶山路是件危险的事情。更何况还带着一群死人。所以老赶尸人都会在长明灯的灯油里添加一些特殊物质,比可以如提神驱蚊。虽然作为密宗术式外人不可能知道是什么。或者说即使是作为继承人也只是按方抓药不懂其中玄机。
    说重点,我有些不耐烦。
    那些灯油除了提神驱蚊还有另一个功效,那就是避虫兽。赶尸人为了防止蛊毒和猛兽袭击,灯油里其实下毒了。特质的烛火有一种闻不到的气味,而顺着凹槽的蜡油,会浸入土壤。一般人无法觉察到。但昆虫和野兽却可以感受到而选择回避。雨水把尸队是我气味掩盖了,但却把灯油的毒素留在了土壤里。
    所以一条路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条间隔带,在一定范围内那里的昆虫就会比附近的少。我想当初的赶尸队就是打算用这种方法来开辟路线,减少路途的危险。再回头说,每一种生物都在燃烧自己的灵力。我们让阿狗感知了下附近灵力的分布范围强弱。然后找到了三条较为明显的路线,而这些路线都殊途同归到一个地方......
    挂掉高天的电话,我走出房间。本想趁去那鬼斩役口中所说的地方,顺道看望一下孙杰,不曾想旧事未解决又添新事。只好先放放。和孙杰打了个电话说要先走。孙杰也没心思和我闲扯,看得出来他很担心何佳。我没告诉他那个东西不见了。只说我带走了。
    坐了几小时车,一下车,就看到孙倩这小贱人和几个大个在中转站吃饭。我挣脱开两边架着我的警察。那两个警察正要上前把我压住。
    不用了,下去吧。
    那两个警察看看孙倩,敬了个礼,转身走出房间。
    来,小秋落。喝杯酒压压惊。路上有没有受苦啊。
    孙倩这小贱人一脸妩媚的凑过来,手里拿着酒杯,我一扬手把酒杯打开。
    我不喝酒的。你知道的。
    对桌的几个人正要起身,孙倩示意他们坐下。
    哟,这次真的生气啦。谁让你不声不响走了,害的妹妹担心。
    哼,你被几个警察劫停长途车,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带到警车上会开心。
    这不是小妹想你么。
    不好意思孙姐姐,我今年24,您老30了。
    是29,亲爱的!
    孙倩僵硬的保持着笑容,眼皮偷偷跳了一下。
    住嘴,别给脸不要脸。孙队,你干嘛这么客气。一个看上去较年轻的警察一拍桌子。双手虎口撑着桌子,瞪着我。那警察猛地摔倒在地,接着整个人贴着墙壁。脚开始悬空上移。
    孙队!
    秋落,快住手!
    回头时看到孙倩的枪口指着我。其余几个警察右手也迅速摸向腰际,却保持着这个断点姿势。涨红的脸下,脖颈的血管变得越发明显。
    秋落快停下,在不停下。
    在不停下怎样。
    你别逼我!
    我要是逼你呢?
    你不要逼我!
    听到枪响,门外的警察一哄而进,不大的房间,门口被堵的死死的,所有人惊讶的看到孙倩拿着枪指着墙上的年轻警察。那雪白的墙壁上,贴着警察的头顶,留下一个黑洞。地上的几人,团着身体。大口喘着粗气。
    孙队?
    人群中一人小声的问到。孙倩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扬起的手臂放下,把枪放在了饭桌上。回头时,众人看到孙倩束起的长发下,白皙的额头全是豆大的汗珠。
    你们几个带他们都出去吧。
    孙倩疲惫的说了一句,众人也不敢多说话,扶起众人一一离开,那年轻警察从我身边走过时,眼神中已没有刚才的盛气凌人,只有恐惧,就像看到怪物一般。
    原本热闹的房间一下安静下来。只留下我和胸口还在起伏的孙倩。
    你刚才真的起了杀心么。
    呵。我冷冷笑笑。
    你知不知道万一他真的死了你怎么办。
    会怎样。
    你会坐牢。
    哦?为什么。
    你杀了人啊。
    孙倩的声音变得尖锐。
    呵呵,那又怎样。
    什么怎样,你杀了人的话,就会坐牢,你到底在想什么?
    坐牢?呵呵。你认为我没杀过人呢。何况!
    我看到孙倩站起的身体无力的坐会椅子上。
    何况,我是神。
    嵌在墙壁的镜子上,我看到自己的眼睛,泛着优美的蓝色,那蓝色真的好美。像一团磷火在灼热的燃烧。狭长的瞳孔,像猫眼一般。优雅的弧线。
    呵,孙倩摇摇头,下垂的头又一次扬起,你不是神,你,只,是,怪,物!孙倩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口中涌出。我苦笑了一下。
    或许吧。
    那一刻,整个房间格外安静,直到门被从外面打开。
    不好意思,没打扰你们小夫妻夜生活时间吧。
    阿狗一身警服站在门外。
    三个人换了一桌,叫了火锅。
    查的怎么样了。
    大哥,我在外面快冻死了。你让我先吃点。
    快说,我档期很满的。
    阿狗将一块肉吞下肚子,大概因为太热,不停地哈热气,手也不停扇着嘴。我把果汁递给他。
    好了没有?
    阿狗点点头。
    那房子的户主叫徐世杰,是一个房地产商人。不过五年前就得肝癌死了。
    我摇摇头,阿狗,你下次可不可以讲重点,要不然下次我也和秦康一样按秒收费了。
    那房子是他造给他小老婆的。他死后,家产基本上留给了原配和一儿一女。那别墅因为生前就记在了那小老婆名下,所以收不回来,不过好像原配看过房子后就把诉讼收回来了。
    为什么?
    好像因为闲偏远,收回来也没啥市价。而且也懒得见那女人。我去问他们家老保姆的
    阿狗补充道。
    我摇摇头,有时候真的很埋怨,像阿狗,孙杰这帮人是不是上辈子偷了好几打红线。而我就守着一个只会打白条的女人。孙倩看到我在看她,侧头冲我笑笑。我不耐烦的侧过头去。
    对了,阿狗,你听说过圣婴大王么。
    孙倩原本触到唇边的汤勺一下掉在桌子上,顺着桌布滚落地上。在大理石上,断成两节。
    别墅显然已经很老旧。年久失修很久。阿狗说这里本来是男人和那女人偷情的地方。后来男的死了留给女人,女人好像一直一个人住这里,和家里人从不联系。是死是活没人知道。月光下,这桌仿欧哥特式城堡显得格外阴森,四周茂密的丛林像掩盖着巨大的秘密版。风声中,摇晃的摩擦声像是在嘲笑一群来送死的笨蛋。 
    巨大的铁门还没来得及推开。就被风吹得开始来回晃动,吧嗒一声,腐朽的转轴断裂开来,寂静的夜空被这响动打破,不远处一群乌鸦惊吓中窜出飞去。
    赶了三天的路程,从口袋拿出照片比对了下,原本小清新的乡间别墅荒凉的像一座,鬼屋。白了一眼孙倩这小贱人。真是懒人屎尿多。足足被耽误了2个小时。一看手表已经快十点。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难怪那原配不想要,哪怕造价过亿。沙漠里的黄金,只要留在沙漠,也只是一块石头罢了。
    孙倩敲了敲门,我不削的摇摇头,多此一举。却惊讶的听到脚步声来。
    门被从里面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