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二、意外的拜师
二、意外的拜师



更新日期:2013-08-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说这学士府往年哪都好,就是今年格外怪。年初大公子吕子鸣在外学成归来之后便无缘无故病倒,而且一病不起,访遍名医都无计可施。老夫人便怀疑是有妖魔作祟,便请道士捉妖,没成想妖没死,道士却命丧黄泉。此事惹得学士府上下人心惶惶。之后有天一位下人夜间倒夜壶时路过西园,说巧不巧,正撞到一位女子对着墙小声啜泣,从背影看,长发飘飘,身段婀娜,只是一袭红衣在这暗夜中显得格外诡异。下人心想这姑娘独自哭泣怕是遇到何不顺心之事,便壮壮胆子向前询问,走近去便隐约听清女子口中正叨念着,“子鸣,子鸣……”下人一听竟然与大公子有干系,刚想询问,女子突然惊叫一声,化成一缕青烟,消失了踪迹。下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愣住了半晌,才惊觉自己是遇到了在府中兴风作浪的女鬼。跌跌撞撞跑到大学士屋子报告。
   自此之后,西园有鬼便在府中传开,而大学士吕清得知后,方知自己儿子的病与这西园中的妖孽脱不了干系,便贴布告在民间高金寻一位得道高人,来此捉妖。这布告贴出之后,便有不少道人来学士府捉妖,但终究是已丧命告终。自此,再无道人前来,而吕大公子的病情每况愈下。这种情况,愁煞府中上下。当然,发愁的人可不包括歩筱昕,她不是不为府中情况担忧,只是她是个天生乐天派,愁这个字打她出生便没出现在她的世界。
   次日,歩筱昕早早的便被庆喜嬷嬷叫醒,吃罢早饭,便拖着她每日工作的绝配搭档——扫把,一步一颠的跑去了后院打扫。
   歩筱昕正困得晕乎乎的扫着地,便听到后面有人叫她,“筱昕,筱昕。”
   歩筱昕回头一看,是厨房的管事凤姐,“凤姐,找筱昕何事?”
   凤姐跑过来,拉过筱昕,一脸兴奋的告诉筱昕,“筱昕,咱学士府有救了!听说来了位法力高深的道人帮咱们捉妖,还是师传于太上老君。在京城名气可大了。听说还很帅哦!”
歩筱昕一听,急忙扔下扫把,满眼放光的问,“真的吗?哪位道士这么厉害?还很帅?凤姐快带我去看看呗?”
    凤姐抓着筱昕就往前厅跑。等跑到前厅时,门口早就挤满了人。
   “麻烦,麻烦让下。”歩筱昕左边推人,右边踩人,几番争斗之后,终于挤到了最前面。往前厅一瞧,便见一人坐在大学士身旁。只见那人皮肤白皙,容貌俊美,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一头乌黑茂密的黑发随意的一扎,一身合身的青色衣袍包裹着伟岸的身躯,眼中不经意见流露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
歩筱昕不禁看的有些痴了,心里暗暗称赞道,世间怎有如此俊俏的儿郎。
   此时凤姐刚刚好也蹭到了前排,用手肘推了推发呆的歩筱昕,“是不是很帅?有没有被迷倒?”
歩筱昕吞了吞口水,点点头,激动的问,“凤姐,他……他……这位大师叫什么啊?”
凤姐见歩筱昕一脸花痴相,捧腹大笑,“哈哈……不至于吧?迷成这样了。告诉你,那个大师叫李子木。据说是太上老君的凡间弟子呢。”
   “李子木,李子木……李子木?”歩筱昕突然一顿,然后哈哈大笑,“哈哈,李子木!太逗了吧,李就是子木李。那不就是李李咯?二李、李复李、李啊李……哈哈,他爹娘是觉得他多好笑?竟给他起这个搞笑的名字。”
   偷着乐的歩筱昕不知自己的笑声和刚刚的言论已然传进了厅内人的耳中,李子木听到了歩筱昕对自己名字的评价,眉头微皱,嘴角抽了下。起身轻敲手中的玉笛,缓步走到了前厅前。此刻人们见到李子木来,便匆匆散去,只有歩筱昕只顾着乐,傻傻的站在门厅嘿嘿的笑,连李子木走到身边都没察觉。
李子木用玉笛轻敲了一下歩筱昕的头,礼貌的探下身着询问,“不知姑娘刚刚可是在评论在下的名字?”
歩筱昕捂着头,瞧着眼前比她高一个半头的人,竟是刚刚在厅中的李子木,而且自己刚刚调侃他的名字,怕是全数被他听去了,现在是来报仇的吧?
   歩筱昕结结巴巴的回道,“呃……木子李,哦,不!李子木大师,您是听错了吧?这里可是很多人的……”
“咦?很多人?哪里呢?”李子木反诘道。
   歩筱昕往四周一看,除了她和李子木,厅前再无他人。这可让歩筱昕如何解释?
歩筱昕咬咬牙,攥紧拳头,哼,我就不信你能拿我怎样!“哇……,大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一开始就不该见到您,您是如此俊俏,迷倒万千少女。还有您的名讳,那是谁起的名字啊?古今中外,旷世难闻,给您起名字的必是学识渊博,博贯古今之人啊!”歩筱昕双膝跪地,抓着李子木的衣袍,大吼一声,“大师,我被你深深的折服了!”
   李子木嘴角一抽,额间滑下一滴汗。“姑娘,不必行如此大礼。给在下起名的乃是在下的家父,李木子。”
   哈?李木子?不还是李?这一家要不要如此搞笑?歩筱昕在心里嘿嘿的偷笑。
  李子木抬了抬腿,无奈歩筱昕抱得紧。只得清了下喉咙,继续说道,“只是刚刚,在下听人说,给在下起名字的人很好笑。在下敢问姑娘,到底何处好笑?”
  歩筱昕一听,这厮明显是找茬啊,在气势上得压过他。于是,歩筱昕大喊一声,“大师!”随即抱紧了李子木的腿,使劲的摇,边摇边说,“您事务繁忙,肯定睡眠不好,导致了您耳朵也不灵聪。刚刚,那人是在说您名字好呀!”
  李子木被摇的有些失去重心,稍稍稳了稳身体。扶起抱着他大腿的歩筱昕,无奈的说,“好吧,就当在下耳朵不灵聪了吧。不知姑娘芳讳?“
  歩筱昕站起来,揉揉膝盖,回道,“歩筱昕。”
  听完歩筱昕报完名字,李子木嘴角又是一抽,“在下刚刚听歩筱昕姑娘说,你被在下深深折服。嗯……在下为了感谢姑娘的情谊,不若这样,在下目前正好缺一个徒弟,我就收了歩筱昕姑娘为徒吧。”
   歩筱昕听李子木一说,惊讶道,“啊?啥?收徒?你要收我为徒?”随即石化在原地。
李子木一看歩筱昕面无表情,以为她不乐意接受,他不喜欢强人所难,“歩筱昕姑娘若不喜欢,在下就……”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歩筱昕哗的就跪在地上,哐哐哐连着磕了三个响头。歩筱昕在心中大笑三声,哈哈哈,自己跟了这个大师,还愁闯荡江湖无望吗?
   李子木见歩筱昕如此热情,也高兴的点点头,“乖徒儿。我去同大学士说一下。你快去收拾下,今晚来找我。随我捉妖。”
   这幸福也来的太快了吧?歩筱昕乐的蹦了起来,屁颠屁颠地跑着去找庆喜婆婆,告诉她自己被大师收为徒弟,步家祖坟烧高香咯!歩筱昕只顾着乐,李子木吩咐的随他捉妖丝毫没听进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