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一、姑娘,歩筱昕
一、姑娘,歩筱昕



更新日期:2013-08-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初春的午后,暖风醉人。飘扬的柳絮倾洒空中,营造出一副静谧画面。粗壮的柳树下正斜倚着一位少女。她的确是一个可爱的姑娘,扁扁的鸭蛋脸,五官都长的很好看,双眸微闭打盹,俏皮气十足。皮肤白皙细柔,嘴唇红润娇小,腮边一颗小巧美人痣,平添几分姣丽,长长的浓浓的黑发挽成一个盘髻在头顶,其余的松松散落下来,鬓边斜斜插了一朵粉粉的蔷薇,清雅别致。身上穿着草绿的服装,与她所处的田园浑然一色,别有天然风韵,肩头小小的白色绢花是绝妙的搭配。猜年纪,至多也就二十出头,不施粉黛环佩却少的女孩子自然地散发一种本真的美丽,纯真而动人。
“歩筱昕,你又偷懒睡觉!”
   少女被河东狮吼般的吼叫惊醒,下意识的站起来,拿起身边的扫把,挡在身前,“庆喜婆婆,饶命啊,我……我……”
   庆喜婆婆身着粗布麻衣,威严肃穆,脸色铁青,怒目圆睁看着少女,“你!你!你什么你?我说了多少次,不打扫完不许休息!你每次都偷懒打盹,这里虽说是府中偏僻的地方,但是也保不齐何时有人过来,要是过来的不是我,你歩筱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歩筱昕放下扫把,讨好的跑到庆喜婆婆身边,抓着婆婆的衣袖撒娇道,“嬷嬷,我知道你人好……你就饶了筱昕一次吧,我保证……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婆婆最受不了歩筱昕撒娇了,看着歩筱昕一脸卖萌相,无奈的丢给她一个手帕“擦擦你的口水!”
   歩筱昕赶紧抹抹嘴角,冲嬷嬷笑着搔搔头。
   婆婆见状,皱了下眉,语重心长的说,“筱昕,你父母早逝,你娘临终前又把你托付给了我。我有责任把你抚养长大,我现在对你严厉,那是为你好,你知道这府中……”
   歩筱昕嘴角微微一抽,得嘞,庆喜婆婆又要发挥她的催眠唠叨大功了,“婆婆,筱昕都记得了,我现在好好打扫完卫生,您先回去做饭,打扫这么久,筱昕都饿了……”
“成吧,你打扫完就赶紧回来吃饭。”
“婆婆,我要吃你做的紫薯丸子!”歩筱昕一脸憧憬美食的馋猫样看向庆喜婆婆。
“你个馋虫!”婆婆笑着点了下歩筱昕的额间,转身去膳房准备膳食。
    歩筱昕,父母早逝,自幼便随着庆喜婆婆在当朝学士府当婢女。由于只是和学士府有雇佣关系没有签卖身契,歩筱昕在年满十八之后便可自行决定去留。
   歩筱昕收拾好卫生后,拍拍手,步态欢快的跑回居所,一推门,便瞧见婆婆在端饭菜。歩筱昕笑着跑到桌边,拿起一个紫薯丸子就放到嘴里,“呜……婆婆,太好吃了。呼呼……”紫薯烫的歩筱昕直呼气。庆喜婆婆见歩筱昕的憨态,哭笑不得,“你个馋嘴猫,小心烫着,快快洗洗手再来吃。”
  歩筱昕笑着应下,忙去洗了手,赶回饭桌上品尝美味的佳肴,边吃边赞叹,“婆婆,今天做的冬瓜好好吃,还有紫薯丸子一如既往的好吃啊……”
  婆婆看着筱昕吃的如此开心,心里也满是欢喜。一边帮筱昕夹菜,一边叮嘱她吃慢点。婆婆看着筱昕而今已快年满十八,不由的有些忧心的问,“筱昕啊,眼瞅着下个月你就年满十八了,你是继续呆在学士府还是……出去啊?”
   筱昕看着婆婆,自知婆婆是心疼自己,舍不得自己出去,想让自己陪在身边。可是歩筱昕一直在心底有个想出去闯荡一下的梦想,只是没有明确的目标。筱昕放下筷子,抓住婆婆的袖子,撒娇的靠着婆婆肩上,安慰的说道,“婆婆,筱昕也想和婆婆呆在一起的。只是,婆婆,筱昕早晚要长大啊,婆婆难道不想看筱昕出去见识大世面之后,回来有一番作为吗?”
   庆喜婆婆点点头,眼眶微红的看向筱昕,“好,筱昕有梦想就好。婆婆不指望筱昕有多大的作为,只是希望你能多出去看看,长长见识。你只要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婆婆也算对得起你在天的爹娘了。”
婆婆对自己的疼惜,筱昕心里满怀感恩,尤其是婆婆对自己的支持和理解,更让筱昕欣慰。
“快吃饭吧。”庆喜婆婆给筱昕夹了她最爱吃的紫薯丸子放进她的碗里。筱昕点点头,拿起丸子乐悠悠的啃了起来。
   吃罢饭,筱昕帮婆婆收拾好碗筷就飞快的冲向了她期盼了一天的地方——床!
   庆喜嬷嬷收拾完东西,回屋一看,歩筱昕此时正躺在被窝里优哉游哉的哼着小曲,好不自在。庆喜嬷嬷便上前吓唬筱昕道,“筱昕,你就乐吧,等着一会西园的那个女鬼跑过来,看你这样乐,一定吓唬你。你不知道女鬼最喜欢开心的傻丫头了吗?”
   筱昕一天,背后冒出一阵凉风,吓得她不禁打了几个寒颤,双腿紧紧夹住被子,双手连忙抓住嬷嬷的衣袖,声音发抖的问道,“婆婆,你别吓唬我啊……这……这西园的女鬼,真……真会来吗?”
婆婆见歩筱昕一副胆小鬼的模样,不禁被逗得哈哈大笑,“呵呵……傻丫头,婆婆我是逗你的。乖乖睡吧……”说罢,便帮歩筱昕掖好被子,安慰歩筱昕,“睡吧,没事的。”
   歩筱昕一听婆婆是逗她玩,皱了皱鼻子,不满的说道,“婆婆就知道吓唬筱昕。哼……”然后乖乖的抱着被子躺在床上。
   庆喜婆婆笑笑,便推门回房休息。屋子就只剩歩筱昕一人,回想着婆婆临走前吓唬自己的话,歩筱昕心里不禁有些害怕。纠结了片刻终于不敌困意,不久歩筱昕便沉沉的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