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三、初练捉妖
三、初练捉妖



更新日期:2013-08-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歩筱昕欢快地跑到庆喜婆婆当值的地方,正巧碰到庆喜婆婆出来,筱昕一个箭步就跑到婆婆面前,抱住婆婆就咯咯直笑。
   婆婆见筱昕如此开心,便笑着询问筱昕,“什么事把我家傻丫头乐成这样?”
“婆婆,筱昕有师傅了!李子木大师收我为徒弟,筱昕可以跟着师傅一起闯荡江湖,笑傲人妖两界了!”歩筱昕一想到这,心里就乐开了花。
“李子木?就是今天来咱们府抓妖的大师?”庆喜婆婆询问道。
   歩筱昕重重地点点头,庆喜婆婆一听,激动的抓着歩筱昕的手,直点头,“好,好,好啊!你爹娘要是知道肯定为你骄傲啊!婆婆很高兴啊。”
“婆婆,师傅说让我收拾东西,等他收完妖就跟他走。”
   庆喜婆婆听说歩筱昕师从高人是打心眼里为她高兴,可是一听筱昕不久便随他人离开学士府,这心里终究是舍不得的,“筱昕啊,大师有没有说让你何时随他走啊?”
    歩筱昕一听婆婆这样问,知道婆婆对自己的不舍,安慰婆婆说,“师傅也没说。对了,师傅说,让我今晚找他去。不过婆婆放心,筱昕跟着师傅学成后就立马赶回来,陪着您,孝敬您老人家。”
   庆喜婆婆知道筱昕有这份孝心,很是知足。心中纵欲千般不舍,终究也得让筱昕出去,这毕竟是筱昕的梦想。
    筱昕随婆婆回居所简单收拾了下东西,打包好,随时等待李子木一声令下,提溜着包袱就走。
今日的晚饭,庆喜婆婆做的比往日更加丰盛,样样都是筱昕最爱吃的。这更让爱好美食的歩筱昕吃了个肚儿圆,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努力多塞下几口饭菜。
    吃罢饭,歩筱昕觉得时间差不多,便起身去找李子木。走到正厅,便见李子木早就站在门口等待自己。歩筱昕一见李子木,就如同看到美食的反应,噌蹭地跑了过去,满脸堆笑,两眼放光的看着李子木。
    李子木被歩筱昕看的很是不自在,清了清喉咙,故作镇定的说道,“徒儿来的可真早。”
歩筱昕现在整个心思都放在她伟大的师傅身上,哪还听得明白李子木的话,于是下意识的回道,“师傅觉得早吗?那我先回去啃个鸡腿再回来?”
    李子木听完歩筱昕的话,差点被歩筱昕的直白雷得跌倒。“那倒不用。徒儿随我来吧。”
歩筱昕点点头,跟着李子木后面。歩筱昕看着李子木的背影,心想李子木玉树临风,一表堂堂,绝对是秒杀千里的帅哥,传闻又是太上老君的得道弟子,怎么说都是一等一的人才。怎么就看上她这个资质平平而且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姑娘当徒弟呢?禁不住心里的好奇,歩筱昕便问李子木,“师傅,你为何收我为徒?”
    李子木转过身看着歩筱昕,笑而不语,缓步走到歩筱昕面前,将他腰上的佩剑解下来,低下身子,亲手系在歩筱昕的腰上。这是歩筱昕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李子木,李子木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让歩筱昕很是沉醉,歩筱昕一抬眸,便清楚的看见李子木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眉眼弯弯的,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歩筱昕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触摸一下李子木的面庞。
    李子木专心给歩筱昕系完佩剑之后,一起身,瞧着眼前的歩筱昕一脸痴相,不禁觉得好笑。抿了抿嘴,拍了拍歩筱昕的肩膀。
    歩筱昕被李子木拍醒,惊觉自己刚刚的举动着实丢人,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想跟李子木道歉,一抬眼,李子木早就往前走去。歩筱昕急忙追在李子木后面,“师傅,师傅。等等我。”
    李子木不语,继续快步向前。歩筱昕好不容易赶上李子木,抓着他的衣袖,企图放慢李子木的速度。李子木见歩筱昕拉住自己不放,心里很是奇怪,“徒儿,这是何意?”
“徒儿还要问师傅为何走的如此急?”
“师傅要去捉妖,再晚些就遇不到了。”李子木转身继续往前走。
看着师傅前往的方向便是闹鬼的西园。歩筱昕心里大惊,捉妖?!刚刚入师门就捉妖?这师傅也太看的起我了吧?
“师傅啊,徒儿还没学任何法术,又手无兵器,怎么帮你捉妖啊?”
“刚刚为师将我的随身佩剑霓裳剑赠予你,霓裳剑乃是汲取天地灵气炼化而成,具有斩妖除魔的能力。你有了这把剑,哪怕你现下不会武功也会有防身之效。今日,我将那个妖物降服,你只需将这把剑刺入妖孽的心房即可。日后师傅定会教你武艺。”
    歩筱昕点点头,看着自己腰际的霓裳剑,竟然还是个降妖除魔的法器,师傅还真是器重自己啊,得意之感油然而生。
    不一会,李子木和歩筱昕便双双来到了西园。夜里的西园,树影叠加,夜色漆暗,四周一片沉寂,阴风阵阵,只能听到风吹树影的沙沙声。
    突然有一不明暗色物体从暗处跳出,直扑向歩筱昕,歩筱昕惊叫一声,立即扑到李子木的怀里,尖叫连连,“啊……师傅,她来了,来了……救命啊!”李子木突兀的抱住了跑来的歩筱昕,踉跄了几步,稳了稳身体,待李子木看清了来物,竟是一只黑色的的猫。李子木轻拍歩筱昕的背,安抚道,“徒儿莫怕,只是一只黑猫。”
    歩筱昕躲在李子木怀里瑟瑟发抖,一听竟是一只黑猫,怀疑的从李子木怀里探出头,仔细一看,还真是一只黑猫,舒了一口气。
“哟,好一副郎情妾意的景象。”一声妖魅的女声打破了沉寂。歩筱昕回头一看,一位红衣女子悬在空际,披散着墨色的长发,在月夜下显得格外鬼魅。
    李子木上前一边,将歩筱昕护在身后,冲红衣女子呵斥道,“妖孽既然现身,何不过来快快受降?”
这可是歩筱昕第一次与妖怪正面交锋,心里是既惊奇又恐惧。看着师傅李子木将自己护在身后,歩筱昕很是感动。
“徒儿,在此处莫动,一会师傅降下妖孽,你便过来接应。”说罢,李子木起身飞向了红衣女子。歩筱昕站在原地,谨记师傅的话,紧紧的抱住霓裳剑,随时等待师傅的招唤。
  红衣女子见李子木手无寸铁,孤身前来,不禁戏谑道,“你个道士,明摆是来送死的吧?”
  说罢女子拿剑挥手一击,直插李子木胸口,企图将李子木一击致命。红衣女子来势汹汹,在剑口快触到李子木衣袍时,这剑仿若定格一般,红衣女子竟无法将剑插入寸毫。红衣女子见状,加大气力,暗吼一声,“看剑!”
   地上观战的歩筱昕看的极为揪心,见妖怪的剑几欲刺向师傅,歩筱昕大喊一声,“师傅,小心!”
   李子木负手提气,若蜻蜓点水般向后方退去。红衣女子看袭击不成,便定住身形,默念咒语,将手中的剑幻化成数把,那些剑若暴雨梨花般向李子木袭来。李子木左躲右闪,避过几把径直袭来的剑之后,将袖中的玉笛取出,将玉笛放在唇边,缓缓的吹奏。
   歩筱昕见李子木在性命攸关之际竟然悠然的拿出笛子吹,急的她直跺脚,冲李子木喊道“师傅啊,这不是吹笛子的时候啊!”
   李子木没理在地上急的蹦高的歩筱昕,继续吹奏。笛声在空中飘荡,或抑或扬,在天际中散漫开来,由远至近,溢满心田。歩筱昕听着,不禁陶醉于曲韵悠扬之中。而此刻,红衣女子听闻李子木吹奏的曲调,却是曲调悲凉,让她彷如回到了记忆中最痛苦的时刻,听得她悲痛异常,每一个音符仿若一把尖利的利剑,刺向胸口,痛感一阵阵袭来,折磨的她几欲发狂。
“停下,停下……求求你,停下!”红衣女子双手捂住耳朵,飞身坠地,在地上来回翻滚,一脸痛苦的表情纠结在一起。
    李子木飞身追了过来,站在红衣女子旁边,停止了吹奏。“妖物还不现出原形?待我速速将你拿下!
   红衣女子被折磨的脸色苍白,断断续续的回道,“你个臭道士,今天算你走运。我红蝶就是死也不会让你抓住。”说罢抬手企图要自行了断。
    李子木见状,立刻施法,缚住她的身形。而后便唤来歩筱昕,“徒儿,霓裳剑!”
   歩筱昕一听师傅呼唤,立马抱着剑就跑了过来,将剑呈给李子木。李子木摆摆手,指着歩筱昕说,“你来!这就算是为师教你的第一课。”
   歩筱昕心中大惊之余,不禁感叹李子木的勇气,竟然让她这个菜鸟级别的新手去斩妖孽,“师傅,真的要徒儿来?”歩筱昕面露难色。
   李子木淡然的点点头,催促道,“妖孽现在虽被九霄吟重伤,但是徒儿还是快些行事。”说罢将剑柄放在歩筱昕手里,将她往女子身边一推。
   歩筱昕双手举着剑,闭着眼,心里默数三下,便一股脑的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