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7、对不起,请原谅
7、对不起,请原谅



更新日期:2013-01-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酒宴结束后,人群就都陆续散去了。
 
简单的和秦初皓寒暄了几句,我便也和他告别了,然后向酒店东边三百多米的一个公交车站牌走去。
 
不曾料想的是,在公交站牌那儿,我又遇到了朱萱。她抱着小文,正出神地望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
 
“叔叔——”还未等朱萱看到我,小文就已先喊出了声。
 
我朝小文友好地点点头,笑了下。
 
这时,朱萱转过头来了,看到是我,她笑了笑,“嗯,你也要在这儿等车吗?”
 
“是啊,18路车,你呢?”
 
“噢,我也是18路车,不过,到蓝天科技广场那儿,我就得转4路车了,还得坐半个小时的车才到家吧。”朱萱一边说着,一边把怀中的小文放了下来。
 
“我比你近些吧,蓝天科技广场再往后四个站,我就到家了。”
 
朱萱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我想找点话题,可是,却不知如何开口。
 
就那样木木地站了有十多秒钟,小文忽然说话了,“叔叔,你去过迪士尼吗?”
 
“迪士尼?”我愣了愣,然后摇摇头。
 
这时朱萱摸了摸小文的头,“乖,等妈妈后来赚了钱,再带你去玩好不好?”
 
小文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不用了,还是等我长大了,赚了钱,我们再去吧。”
 
看着小文脸上的认真,朱萱声音有些哽咽了,“小文,真懂事。”
 
“噢,18路车来了。”我喊了一声。
 
朱萱抬起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把小文抱了起来,“小文,咱们该上车回家了。姥姥正在家等着我们呢。”
 
车刚刚停稳,我便抢先一步上了车,帮朱萱也投了一块钱的车票。
 
这让朱萱对我连连道谢。
 
看到公交车最后正好有两个空位,我走了过去,把靠窗户的位置留给了朱萱,然后自己坐在了挨着过道的那个位子。
 
小文扒着车窗,看外面的车辆。
 
我看了一眼朱萱,只见她也正看着我,两人目光相对的时候,我略略笑了笑,朱萱也笑了笑,然后低下了头。
 
这让我想起了那些和朱萱同位上课时的情景,那时候,我经常就在老师讲课的时候,偷偷用眼瞄她。看她专注听课的样子,内心充满了不可言喻的欢喜。
 
有一次,朱萱发现我偷眼看她,佯装生气的嗔怪道,“看什么的嘛,我脸上又没有花。”
当时,我竟而脱口而出了这么一句,“当然没花了,不过,你比花好看多了,而且,永远不会凋谢。”
 
话一出口,我就看到朱萱的脸颊,“腾——”地一下子全红了。
 
那一瞬间,便凝成了我记忆中的永恒。
 
后来,我经常会想起那个时刻,想起朱萱害羞的样子。
 
可是,现在,时隔十年之后,再次坐到朱萱的身边,却只剩下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悲凉。像是层层涌起的浪潮,冲刷着那些镌刻已久的记忆,渐渐模糊。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朱萱说话了,“你现在做什么工作的?”
 
我稍微愣了下,“噢,之前做了段时间的杂志广告,现在,嗯,打算去做教育培训。”
             
“教育培训?”朱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我愣了愣,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蹦出了这么个词。我努力的梳理了下思路,才明白过来,这段时间一直想着石头和他的幼儿园,潜意识里,就不免冒出了这个想法。
 
看朱萱疑问的样子,我笑了下,“前些日子,去嘉兴一个朋友那考察了一下。他做幼儿园连锁,白手起家,三年净赚了一百万,就有点动心了,也想做教育培训去。”
 
“那你不会也打算去办幼儿园吧?”朱萱笑了笑。
 
“幼儿园?噢,不,不,不,教育培训可以分为很多种啊,比如,公务员培训啊,考研培训啊,计算机培训啊,会计培训啊,英语培训啊,奥赛培训啊,中高考培训啊,很多种呢。”
 
“那你打算做哪种的?”
 
“我——”我犹豫了一下,“也许,会去做中小学培训吧。”
 
“就是专门给小孩子补习语文、数学、英语的那种?类似于辅导班,后来发展成连锁店?”
 
“是啊,”我点点头,忽然眼前一亮。
 
这时,石头曾经跟我说过的那句话,又闪现在了我脑海里,“这和幼儿教育现状差不多,都是做的人很多,竞争也很激烈,但是,真正的市场并没有被挖出来,所以前景很诱人,机遇也非常大。”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这样无所事事的就过完了两年,除了心灰意冷,得过且过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不知道,除了做广告杂志之外,自己还能做什么。就像是,我把自己困在了一个洞中,我迷路了,找不到出口。
 
现在,突然才发现,自己脚下就有一条很好的路。
 
这让我,忽然有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也许,我早该想到的。
 
“这模式和我现在工作的那家西餐厅店挺相似的,我们在其他城市还有十几家门店。我们店长,经常跟我们说起连锁经营的事。所以,也算是知道一点点。”
 
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感觉眼前一片豁然开朗。
 
是啊,等到模式成熟的时候,完全可以像西餐厅那样,连锁经营的。关键地是,形成自己的品牌和特色。
 
那么,什么是特色呢?
 
忽然地,我想到了自己之前在大学里办过的刊物,还有广告杂志。嗯,到后来,我们可以把写作培训,做成我们的一个特色。另外的,这几年,国学不是挺热吗?可以加点国学进去,比如《弟子规》、《道德经》讲解,再有的,加一些世界其他国家的风景名胜、名人故事、音乐鉴赏、影视介绍,可以在帮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的同时,拓宽他们的视野和知识。
 
那样,学生肯定会很喜欢,家长也愿意把孩子送过来。
 
这让我禁不住有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想什么的呢?看你脸上喜上眉梢的样子,我记得在吃饭之前,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有些闷闷不乐的呢。遇到什么好事了吗?”朱萱看我脸上的喜不自禁,不解地问道。
 
“噢,”我这才回过神来,看到朱萱眼中的好奇,我略略笑了一下。
 
“妈妈,你说迪士尼的米老鼠,和我书包上那个,长得真的一模一样吗?”小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看车窗外了。
 
“是啊,”朱萱点点头,“也和你衣服上,还有我们家闹钟上,长得一模一样。”
 
“嗯,”小文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小文又用一种很细小的声音说话了,“妈妈,你说,要是爸爸在的话,会带我去迪士尼吗?”
 
朱萱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她狠狠地瞪着女儿,声音变得很粗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让你提爸爸,你还提?”
 
小文吓得一缩脖子,声音也开始战栗不安起来,“妈妈,你不要生气,我知道错了。”
 
看小文噤若寒蝉的样子,朱萱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无奈和悲哀。
 
转头的时候,朱萱看到我脸上的惶惑,她苦笑了下,“这孩子,自从在幼儿园里,老师说过迪士尼乐园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唉,真不知道,怎么这么好的记性。”
 
我努力笑了笑,“小孩子对于游乐园,总是充满向往啊。天性如此吧。”
 
朱萱叹了口气,“可能,你还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吧。唉,要是没有摊上这些事,她说去迪士尼,我肯定会带她去玩。可是,唉,算了,不说了,现在,也只能认命了,命该如此,又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朱萱脸上的悲痛欲绝,我心也一下子像被人攥住了似的,疼痛、压抑,一时间逼仄而来,几乎要让人窒息了。
 
“各位乘客请注意,前方到站蓝天科技广场,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到后门,按门铃下车,带小孩的乘客,请注意照看好您的小孩……”公交车上的播音,响了起来。
 
“噢,蓝天科技广场到了。”我说道。
 
“嗯,那我下车了。”朱萱努力笑了一下,“小文,跟叔叔说再见。”
 
“叔叔再见——”小文朝我挥了挥手。
 
“小文乖,再见。”
 
朱萱一只手抓着扶手,一只手抱着小文。
 
公交车靠站停下了,紧接着,“扑次——”一声,车门打开了,朱萱转过头,朝我努力笑了笑,“拜拜。”
 
“拜拜。”
 
朱萱抱着小文下了车,然后,把小文放在地上,牵着她的手。
 
车门再次关上了,紧跟着,车很快又发动了起来。
 
隔着车窗,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朱萱和小文,只见朱萱正对着我挥手。
 
我心猛地一颤,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已然滑了出来。
 
朱萱,对不起,请原谅——
 
我在心中,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