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6、陈一光的到来
6、陈一光的到来



更新日期:2013-01-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陈一光是在我们饭已经吃了快一半的时候,才赶过来的。
 
当他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原本推杯换盏,说说笑笑的众人,一下子都停了下来,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仿佛,天外来客般的看着他。
 
他竟然是穿着件保安服过来的。就是很常见的那种,一身黑色,肩膀上写着“保安”两个大字的工作服。而他胸前印着的几个字“蓝星物业”和他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金丝框的眼镜,让人看起来,多少有点别扭。
 
仅仅过了有两三秒钟,就看到刘博东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他斜眯着眼睛,歪着个头,走过去拍了拍陈一光的肩膀,“我说光哥,你穿这身衣服,刚才进来的时候,门口那俩保安没拦住你,说你这版本也太低了吧。不给力啊。”
 
“轰——”地一下子,众人笑了起来。
 
陈一光脸一下子涨红了,他低下了头。
 
“光哥,我昨天还看到报纸上说,有的小区保安帮着小偷盗窃电动车,电动车转卖了之后,再一块分赃,你们这没有这样的事吧?”朱鸣笑嘻嘻地走过去,拍了拍陈一光的肩膀。
 
“嗬,看你说的,好歹光哥是当时咱们班里,考试数一数二的尖子生啊。人家还生命科学系呢?知道啥叫生命科学不?专门研究高分子纳米材料的。你以为还和你思想觉悟一样啊,盗啥子电动车?这么没有科技含量的活,人家才不赖干呢。还不如顺手摸两个下水井盖子来钱来的快。”岑辉声音很大,仿佛唯恐别人听不见似的。
 
“光哥,最近钢铁又涨价了,这下水井盖子,也该涨了吧?”一个叫罗汉明的,也跟着起哄道。他大学上了一所普通的理工类学校,毕业后,在一家网络公司,负责网站建设。
 
“不得了,这一下,光哥岂不是要大捞特赚一番,银行存折,最起码也得突破四位数了吧。”杜宇接过话茬,笑着说道。他大学只考上了一所二专,学得会计专业。现在在一家生产卷帘门的工厂里,做会计记账。虽然每个月才赚不到两千块钱,但是,他家里还开着个小卖铺,加上父母的退休金,一个月也能有六七千块钱的收入,所以家里也早早的就买了房子。
 
“哎,光哥,我就纳闷了,你学习那么好,怎么高考时候就考了个二本啊?别看我平时吊儿郎当的,游手好闲,可是,我不还进了个211吗?你说,这也太他妈的不公平了吧,何况,我大学四年下来,还泡了六七个妞呢。唉,这些妞都太热情了,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推都推不开,都快有点招架不住了啊。”朱鸣故意叹了口气。
 
“光哥,你这动作可得快点啊,不然这妞都被朱公子泡走了,你可就得打一辈子的光棍了啊。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没早点提醒你啊。”刘博东笑道。
 
“是啊,一光,这事你还真得上上心。啥时候,你娶媳妇结婚的时候,我们婚庆公司给你打八折,这也算是报答你当年,考试时候,坚决坚决坚决不给我抄答案,而考试不及格回家被暴揍了一顿,也从此激励我奋发向上,最终也和你一样,考了个二本。”顾晓军笑道。
 
众人又笑起来。
 
看到陈一光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我扫视了一下屋里的众人,还好的是,像朱萱、王娟、宋师佳、秦初玥她们这些女孩子,都在我们隔壁,我们这个屋里,清一色的都是男的。
 
发自内心的说,我倒是挺同情陈一光的,尽管在我们当时所有人的眼中,他一直都是很心高气傲,并且,他考试时候,不给我们任何人抄答案,我们都在背地里骂他,但是,看他今天这样的情形,心里还是觉得惋惜。我想,也许,我该站起来说点什么吧。
 
然而,自从见到朱萱以来,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她的过去和现在,不免有些昏昏沉沉。现在,看到陈一光遭到他们几个人的奚落,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只听到门锁转了一下,发出“咔嚓”地一声,紧跟着,秦初皓进来了。
 
他一眼就瞅到了门后的陈一光,愣了一下。
 
“怎么了,一光?”秦初皓瞅瞅陈一光,又瞅瞅众人。
 
“噢,一光,你来晚了,要罚酒三杯啊。这个惯例,你不会不知道吧,怎么样,可以开始喝了吗?”刘博东说着,把手中的杯子,塞到了陈一光手里。
 
“来,来,来,我给倒酒。”朱鸣说着,从桌子下面,摸出了一瓶啤酒。
 
“哎,我正想说呢,一光只请了三个小时的假,等会儿还得回去,我们那小区物业管的比较严,保安人员工作期间,一律不准喝酒。所以,你们还是别为难一光了啊。”说着,秦初皓把陈一关手里的酒杯给按住了。
 
“那,”朱鸣瞅了下刘博东,又瞅瞅众人。“要不,就这一杯好了。你看,我们大家都开车来的,刚才不还是每人喝了两杯吗?再说了,喝啤酒的话,三杯以内,肯定没事的啊。谁那么小的酒量,三杯就醉倒了啊。更何况,这杯子又不大。”
 
“可是,”秦初皓面露难色。
 
“要不这样好了,要是你担心,喝完这杯啤酒,回去后被物业上查出来了,把他开除了的话,接下来,我帮他找个活。你放心,我找的活,最差的,也比在小区当保安强。”朱鸣说着,秦初皓按着酒杯的手,推到一边,就要去倒酒。
 
陈一光朝秦初皓略微笑了下,“初皓,没事,今天我就喝一杯酒好了,再说了,今天是你儿子的满月酒,来了不喝酒的话,怎么叫满月酒啊。”
 
“这——”
 
秦初皓还在犹豫的时候,朱鸣已经咕咚咕咚地往酒杯倒满了酒。
 
“谢谢你啊,初皓,上次帮我的事,要不是你,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陈一光说到这儿,咬了下嘴唇。
 
“客气啥呢,一光,和我你还需要客气吗?咱们都十多年的老同学了,再说了,那天我也是举手之劳,而你,又没有什么错,是为了我们业主考虑的啊。你做得很对,这个社会,像那样喜欢无事生非,找茬闹事的混蛋多了,你别理会他们。”说完,秦初皓笑着,拍拍陈一光的肩膀。
 
陈一光感激的冲秦初皓点点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嗯,你们大家先吃,先聊。我还有事,就先过去一下了啊。”说着,秦初皓向众人笑了笑,然后拉开门,又走出去了。
 
此时,屋里喑然无声。
 
众人彼此对望了一眼,谁都不清楚刚才陈一光和秦初皓之间,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想要开口,话到嘴边,却又都咽了下去。
 
还是陈一光打破了这种平静。
 
他晃了晃手中的空酒杯,朝大家努力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物业上有规定,工作期间,不能喝酒,希望大家理解一下。以后我要是结婚,一定请在座的各位去喝酒,到时候,咱们一定好好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这番话能从陈一光嘴里说出来,不仅仅是让我感到意外,我看到所有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刘博东,只见他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陈一光。
 
陈一光见众人脸上表情如此,笑了笑,走到桌前,端起一杯茶水,“在这里,我再以水代酒敬各位一杯,请大家原谅,当时上学的时候,因为不懂人情世故,加上自己倚恃着学习好,有些心高气傲,其实,那也不算是心高气傲,还是因为自己家庭条件差,所以就拼命的学习,以为学习好了,就有了一切,对于身边的事情,也就都不在意,不参加班级活动,和同学关系也都不大好,更没有朋友。”
 
说到这里,陈一光眼眶有点湿润了,“如果我以前有做的不对,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原谅,希望你们能不计前嫌,在这里,我真诚的跟大家说一声‘对不起——’”
 
说着,陈一光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端起手中的茶杯,再次一饮而尽。
 
屋里一片寂静,然而,只是那么几秒钟之后,屋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带头鼓掌的是顾晓军,紧接着,刘博东、张超、岑辉、朱鸣和我,也都用力鼓掌起来。
 
这时,陈一光瞅了下朱鸣,笑了笑,“刚才你说随便找个活,都会比我现在这个活好,可是,即使你现在给我一份年薪十万,坐办公室的活,我也不会去做,我还是会把这份小区保安的工作,做下去。倒不是因为我多么喜欢这份工作,而是,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承诺。”
 
说到这里,陈一光扫视了一遍屋里的众人,见大家都好奇的看着他,他略略笑了下, “当我开始当小区保安的时候,有人曾说了这么句,就陈一光那种心高气傲的人,我打赌,不出两个月,他肯定就卷铺盖走人了,再怎么说也是生命科学专业的本科生,谁愿意把大好的青春年华,浪费在小区保安这个职位上?
 
当时,我就在内心下定决心,无论如何,接下来两年的时间里,我都会在这个小区当保安,不是因为我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而是,在我眼中,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有的,只是你对待工作的态度,你对待人生的态度。换句话说,你的心态如何?沉稳,踏实,不浮躁,不功利,我觉得这样的人,才能在将来有所担当,有所成就。
 
而反观我自己,养鸡为什么失败了,一个是眼高手低,没有实践,没有经验,但是觉得自己再怎么说学了四年的生命科学,养鸡这点小事,还做不好吗?另一个是急功近利,沉不下心来,总想着快点赚点钱,赶紧摆脱贫穷拮据的生活,就不免的好高骛远。其实,趁着年轻,跌个跟头,吃点亏,也不算什么坏事,不然,以后可能会跌更大的跟头吧。早点吃亏,就能早点懂得这些道理,早点历练起来。”
 
陈一光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却掷地有声,重重砸在了我们每个人的心坎上。所有人的脸上,都显得凝重且严肃。似乎,每个人都在思考着什么。
 
这样沉默了有十几秒钟,刘博东端起桌上的一个酒杯,“一光,我为刚才自己不礼貌的言语和行为向你道歉,很佩服你的敢作敢当,你是一个有责任有魄力的人,我相信你以后的人生,一定会比现在的好,也会比我们在座的各位要好。嗯,如果你现在还想养鸡,噢,是如果你两年后还想养鸡,缺钱的话,我借给你。虽然说我家钱也不多,但是,借你个十万八万的,还是可以的。要是需要的再多点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去筹借。”
 
“一光,你要是再养鸡,需要钱的话,我也可以借给你。”顾晓军说着笑了笑,“嗯,你到时候要结婚的话,给我说声啊,不冲别的,就冲着你今天这番话,冲着你这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形象,给你不打八折了,哥们我给你完全免费。所有一切费用,我全包了。”
 
“谢谢你们,博东,晓军,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才好,”陈一光说着,声音哽咽起来,眼睛也有些红了。
 
“嗯,要不,我看这样吧,这是咱们零一年初中毕业后,十年之后的首次聚会,虽然人不多,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要不,我提议,五年后的今天,就咱们这些人,再在这个酒店,这个房间,咱们再聚一次,怎么样?那时候,大家已经都三十岁了,我相信,肯定都已经是事业有成了。咱们再好好聚一次,怎么样?”顾晓军提议道。
 
“五年有点太长了吧,要不,三年,怎么样?”岑辉笑道。
 
“五年是有点太长了。”朱鸣也跟着点了点头。
 
“说不准哪天谁结婚,比如晓军啊,汉明啊,碧阳啊,我们还会再聚到一起呢。”杜宇说道。
 
“嗬,咱们这些人中,就你和刘博东结婚了吧?”顾晓军问道。
 
“是啊,不过,我结婚那会儿,就秦初皓和罗汉明去的,你们都没去啊。”
 
“我们又不知道你结婚啊,又没请柬,又没人通知,谁知道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啊?要不,你哪天离婚了,再结次婚,我们到时候再去吧。”朱鸣笑道。
 
“去你的,你结婚离婚,再结婚吧。我一定送双份的红包。”杜宇不高兴的朝朱鸣瞪了一眼。
 
“好了,好了,别把话题扯远了,咱们再回到刚才的话题,到底是五年还是三年,咱们到时候再聚会一次?”顾晓军正色道。
 
“对了,唐碧阳,你一直都没说话,你说说看,你的意见呢?”刘博东把头转向我。
 
我愣了愣。
 
见大家目光都落在我身上,我努力笑了下,“嗯,我也不知道。”稍微愣了下,“要不,咱们抓阄吧,或者猜拳也行。谁赢了,谁说了算。”
 
我这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忽然就冒出的这么一句,把众人逗得又笑了起来。
 
“要不这样吧,你和陈一光猜拳,你赢了的话,咱们三年后的今天,再在这个地方重新聚会一次,要是陈一光赢了的话,咱们五年后的今天,再在这个地方重新聚会一次。”刘博东说着,看看我,又看看陈一光。
 
“好。”罗汉明抢先喊道。
 
“我也觉得这方法不错。”岑辉笑呵呵地说道。
 
“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能用猜拳的方法来决定?真对你们彻底无语了。唉,娱乐至死,一点没错。”顾晓军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唐碧阳,陈一光,Are you ready?Let’s begin。”岑辉兴奋地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腕,又一把抓住了陈一光的右手腕。
 
“是了,我都忘记了,岑辉,你还是当时咱们班的英语课代表啊。”杜宇笑道。
 
“对了,你们说,是三局两胜制,还是五局三胜制?”刘博东问道。
 
“真磨叽,一局定输赢就行了。”朱鸣无奈的摇摇头,又耸耸肩。
 
“那好吧,一局定输赢。”刘博东说道。
 
“准备好了吗?”罗汉明问道。
 
我看了陈一光一眼,只见,他正凝神看着我,两个人目光相接的时候,陈一光冲我笑了下,我也冲他笑了笑。
 
“好了,开始吧。”陈一光说道。
 
我也点了点头。
 
屋子里一下静了下来。
 
“剪刀石头布——”
 
“哇,唐碧阳出的剪刀,陈一光出的布。嗯,三年后,此时,此地,咱们不见不散。”
 
“唐碧阳,陈一光,刘博东,岑辉,朱鸣,杜宇,罗汉明,还有我,顾晓军,咱们一共是八个人。”
 
“对了,咱们还没加上秦初皓呢。”杜宇忽然说道。
 
“噢,是啊,怎么把这东道主给忘了呢?”
 
“那咱们就九个人了啊。”
 
“好,那就九个人的一个盟约。三年后的今天,我们再在此地相聚。”
 
“是了,我觉得咱们应该有个赌注。”
 
“什么赌注?”
 
“要不,这样吧,三年后,年薪最高的人,来当东道主,所有的聚会花销,由他一个人买单,年薪最低的那个人,专门负责给我们端茶倒水,伺候我们八个人。”
 
“好。”
 
“就这么说定了。”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