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29、一场奶茶纷争(下)
29、一场奶茶纷争(下)



更新日期:2012-12-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当官书记、猴子、橙子、板牙、方片七、卢小樱、我,六个人都达成了一致,决定把哪来哪去的奶茶,直接降到一块钱一杯时,胡文娜不同意了。

    她是下午两点多才回来的。

    那个时候,我们刚刚结束讨论不久。

    我把几个人商量的这个结果,跟她说了,结果胡文娜不依了,于是几个人又重新陷入了一轮新的唇枪舌战。

    “我们不能这样一味的打价格战,如果三味奶茶屋看到我们把奶茶的价格降下来了,他们一咬牙,决定拼个两败俱伤,直接的卖一块钱两杯,或者一块五两杯,怎么办?我们那个时候,是跟还是不跟?”胡文娜直接摆明了自己的观点。

    官书记皱了下眉,还没等他说话,猴子就抢先答道,“官书记刚才说了,他就是逐利而来,所以,他肯定不愿放弃可以到手的任何一点利益。”

    “那这句话,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牺牲一点眼前的利益,是为了接下来获得更大的利益?换了你,你会不会去做?”胡文娜反问道。

    “怎么获得更大的利益?”橙子问道。

    “挤垮了哪来哪去,自己一支独大,完全占领这个市场。”

    “官书记刚才那话是对的,我们不要小看了对手,我觉得他们必然也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直接自绝后路,把奶茶卖到一块钱两杯或一块五两杯。”我觉得胡文娜的担心,还是大没必要。

    “刚才官书记算的那笔帐,我觉得有问题,因为,他没有继续算下去,如果一块钱两杯奶茶的话,咱们学校一天至少能卖出六百杯的奶茶,也就是收入为三百块钱,你们刚才算的,他每天的房租水电,人工成本等,在八十块钱。那么,再扣掉原材料成本,他每天仍能有盈利,为什么不去做呢?并且,奶茶是季节性的产品,这一个季节他们卖一块钱两杯,然后,挤垮了咱们,下个季节,再重新卖回两块钱一杯,或两块钱两杯,那个时候,学校里只有他们一家,这个价格就又升上去了。”

    “那他不盈利了吗?”板牙问道。

    “怎么不盈利,人工的成本,不是已经算到里面了吗?月薪一千五,再额外的,就是多赚的了。”胡文娜回答道。

    “嗯,”官书记点点头,“文娜的话不错,我刚才没有继续算下去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如果他卖一块钱两杯了,那么,原因是什么呢?肯定是我们跟上了,卖一块钱一杯。那么,他肯定也会去想,咱们会不会,继续跟上,直接的五毛钱就卖一杯了。他总不能,再一狠心,五毛钱两杯吧?因为,我们也跟进了的话,两家都卖这个价格的话,有六百杯的市场,我们能卖到四百杯、五百杯,而他呢,也就卖一二百杯,算下来的话,连成本都不到了。所以说,这样一来,肯定他们就不干了。”

    说完,官书记顿了一下,“文娜,你刚才站的角度,是只有他们一家卖奶茶,而没有考虑咱们同时也卖的话,这个顾客分流。”

    “你确定他们发现赔钱的时候,就会不干了吗?”胡文娜没有理会官书记后面的这句话,而是继续不依不饶的问道。

    “商人的本性,逐利而来,利尽而归。”我借用了官书记刚才的一句话,且又给补充了后半句。

    胡文娜“哼”了一声,白了我一眼,“反正,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就是不同意,这样一味的打价格战。”

    “为什么?”板牙问道。

    “因为那样的话,哪来哪去的味,就变了。”

    “怎么变了?”板牙又问道。

    “你问下趣来,我找他一起来开这个咖啡屋的初衷目的,是什么?”胡文娜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朝我望了一眼。

    “噢,”看众人都望着我,我张了张嘴,“我还记得那时候,文娜说,她想开的,是有座位,有柜台,有音乐,有情调氛围的那种咖啡屋,而不是单纯的奶茶铺子式的。她开店的初衷是,她和宿舍里的女生,几次想要在学校周边找像哪来哪去这样的环境,都没找到。”

    胡文娜点点头,“你们还记得么?咱们的全名叫,‘哪来哪去咖啡屋’,而不是叫‘哪来哪去奶茶铺’。

    这段时间,其实,我自己也在反思,现在哪来哪去的上座率是高了,周转率也频了,却是人声鼎沸,嘈乱不堪,每个人都带着目的而来,冲着我们的奖券而来,而失去了最初成立这个咖啡屋的本质。其实,我们只是想在疲倦孤独的时候,找个地方坐一坐,听听歌,温暖一下那颗疲惫孤独的心。”

    胡文娜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动情,一下子就攫住了我们每个人的内心。

    尤其是她最后的那句话,让我心中不由的一颤,我看到卢小樱、方片七俱是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说。

    “嗯,咱们这样和三味奶茶屋拼价格战,双方你来我往的,打的不可开交。最终却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让我们的那些顾客群体得到了实惠。”卢小樱先说话了。

    胡文娜感激看了卢小樱一眼,又瞅了一下我们几个人,“我不赞成打价格战,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子的话,我们就不叫‘哪来哪去咖啡屋’,而叫‘哪来哪去奶茶铺’了。我们的聚会沙龙、圆桌论坛,做的也没有意义,没有必要了。”

    “为什么?”板牙又是追问了和刚才同样的一句。

    “还记得之前,胡文娜给我们说到的沙龙的由来吗?第一个举办文学沙龙的德•朗布依埃侯爵夫人。她出身贵族,因厌倦烦琐粗鄙的宫廷交际,但又不愿意远离社交,于是在家中举办聚会。她的沙龙从1610年起开始接待宾客,很快就声名鹊起。在她的沙龙里,成员彬彬有礼,使用矫揉造作却又不失典雅优美的语言,话题无所不包,学术、政治,时尚甚至是流言蜚语。”我略略笑了一下,回答道。

    “嗯,”胡文娜点点头,看了我一眼,两个人会心一笑。

    我继续说到,“如果我们这样一味来拼奶茶价格的话,那些我们邀请的嘉宾、客人,那些企业的经理、老总们,那些教授、院长们,恐怕对我们则是心生鄙夷,鄙夷我们是市侩小民,附庸风雅,而再也不愿来了。因为,那个时候,哪来哪去的邀请函、请柬,已成了朱门酒肉之约,让他们避之还唯恐不及吧。”

    说完,我看着面前的大家。

    只见,几个人,俱是沉默不语,尤其官书记,更是蹙紧了眉头。

    “我同意趣来耗娜的观点,”方片七站了出来,“刚才他们两个人的话,其实,也是我内心深处想表达的。我想,当我们一味来拼奶茶的价格战的话,那边烽火连天,硝烟滚滚,这边我再邀请周边几所大学的文学社社长,说我们要举办场文学、诗歌的聚会沙龙时,他们只会对我鄙弃不顾。”

    方片七的话,让我心头又是一震,瞅了眼胡文娜,只见她眼中亦是同样的喜悦。

    这时,只见官书记瞅瞅大家,说话了,“你们追求高雅情趣,我不反对。但是,我想说的是,手中没有面包,怎么跳出华丽的舞曲?我知道说这些很庸俗,你们也会很反感。但是,我希望你们还是理智一点,现实一点,我知道,胡文娜办这个咖啡屋,不是为了赚钱。但是,我想,也绝对不是为了赔钱。”

    官书记的话,声音不大,却同样显得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是啊,没有面包,怎么跳舞?

    这时官书记,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此时此刻,说出来,更显得恰如其分吧。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价格战还是不价格战的问题了,这和上次一样,又是一个唯心主义酣物主义,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精神世界猴质世界之间的一场辩论。”方片七忍不住又来发表他的观点了。

    “呵呵,这话怎么听的那么耳熟啊。”胡文娜笑了笑,“我们还要再请许褚出面吗?”

    许褚?我愣了一下。

    “或许,不用了吧,”官书记笑笑,“我觉得这次的问题,我们应该能自己解决吧。”

    “怎么解决?”橙子问道。

    “群策群力。”

    又是一阵沉默。

    “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方片七,你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的,中庸之道的那个临界点吗?”我看着方片七,眼中展现出一丝光芒。

    “嗯,”方片七点点头,“你的意思是,我们兴许能找到精神世界猴质世界的一个临界点、平衡点,把这两者都很好的结合起来,即既保持了哪来哪去的性质不变,又不至于饿着肚子,这就像是官书记所说的面包和跳舞,都解决了。”

    “对,”我点点头,“就是这样,我们应该不只在是不是降价这个问题上,一味的纠缠不清。”

    “也许,我们可以考虑其他的办法,比如和三味奶茶屋达成一个战略同盟,两家奶茶的价格一致。”猴子说话了。

    “战略同盟,可能吗?你这是痴人说梦吧,和他谈,无异于与虎谋皮。”橙子正色道。

    “嗯,橙子的话很对,我们肯定不能找三味奶茶屋谈什么战略同盟,市场就这么大,是一种此长彼消,此消彼长的关系,谁都想把对方赶出去。那么,我们应该考虑一点比较现实的,不是有那么句话吗?‘成功,不是弥补减小你的缺点,而是放大提高你的优点’,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咱们的优势,比如官书记之前曾总结的哪来哪去的四个优势,质量好,品种多,选址好,氛围好。我们是不是,考虑一下,怎么这‘三好一多’上,做做文章。”我看了看几个人,提议道。

    “我觉得我们可以推出一系列的花茶,因为女孩子比较注意美容养颜,我们宿舍就有个女孩子,一直都很喜欢玫瑰花茶,据说有清火润喉、消斑、除皱、养颜的功效。我知道的花茶品种比如月季、牡丹、百合、薄荷、康乃馨、勿忘我、薰衣草等,都可以做成很不错的花茶呢。”卢小樱先说话了。

    “我们也可以推出,买咖啡送果盘或甜点,就是那种西瓜、菠萝、火龙果等的切片搭配,甜点的话,送个奶杯就行了,就是那种生日蛋糕的奶油装到杯里,可以裱花,也可以不裱。当然这买咖啡的话,不是买一杯咖啡就送,我们可以实行一种累计积分制度呢。”猴子说道。

    “我觉得咱们应该多开发一些奶茶口味,比如,我们可以尝试一下燕麦味奶茶,香米味奶茶,玉米味奶茶,绿豆味奶茶,桂圆莲子味奶茶,红枣味奶茶,核桃味奶茶等。这些新开发出来的奶茶,我们可以取一个动听点的名字,比如,叫什么‘梦幻年华套餐’,就是一杯苹果味奶茶加樱桃味奶茶,再送两块椰蓉曲奇或苏打饼,比如,叫‘红男绿女情侣套餐’,就是一杯红枣奶茶和一杯绿豆奶茶,再送一个裱了玫瑰花的奶杯和一块小的巧克力就行。”方片七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推出一种‘兄弟情深套餐’,比如核桃味奶茶、花生味奶茶、板栗味奶茶、榛子味奶茶、杏仁味奶茶、开心果味奶茶,这六种坚果,象征着坚定不移的友情,而针对女生的话,推出‘金兰之心套餐’,直接用玫瑰、百合、牡丹、康乃馨、勿忘我、薰衣草,这六种花茶的调配就行,象征了玫瑰仙子、百合仙子、牡丹仙子、康乃馨公主、勿忘我公主、薰衣草公主。”板牙说道。

    “好,好,好,”胡文娜高兴的眉开眼笑,“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把我们咖啡屋内部,再装饰一下,比如,有的桌子上,可以放一盆水仙,有的桌子上,可以放一盆蝴蝶兰,有的桌子,可以放一盆小的盆栽,比如竹子,仙人球等,另外,还可以放个鱼缸,盛着几尾金鱼。”

    “那我们还可以每天更换一张心情卡片,比如,制作的很精美的一批手工卡片,每天更新一句,比如可以写‘今天阳光明媚,心情真好’,或者是‘今儿个下雨,终于可以伸伸懒腰,不用再四处奔走啦,生活真美’。表情可以画的很俏皮可爱的那种,语言则是很轻松搞笑的那种,可以画成类似兔斯基、绿豆蛙那种。”橙子说道。

    “我们还可以每个桌子上放一个精美的笔记本,一支笔,然后,客人来了的话,可以写点心情文章,这样,后来的人,也能翻看到呢。当然,也可以信手涂抹一番。对了,我们也可以再做一面涂鸦墙呢,谁有兴趣的话,都可以在上面抹抹画画。”我也忍不住说道。

    “我们还可以推出点歌系统,比如恋人之间的点歌,还有朋友之间的点歌。”官书记也忍不住掺入进来了。

    八个人讨论的是热火朝天,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喜悦。

    “对了,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到圣诞节了,我们可以到时再推出一个圣诞活动,比如叫圣诞狂欢,或者圣诞许愿,或者圣诞寻宝,都可以的啊。”

    “我们还可以这么做,推出一个以圣诞为主题的十字绣大赛,获奖者免费获得等值一百元的现金券,二等奖五十元的现金券,三等奖三十元的现金券。我们可以把获奖的十字绣作品,写上名,编上号,挂在我们咖啡屋的墙上,作为一种装饰呢。”

    “除了圣诞,我们元旦也要做活动呢。可以做一场主题为‘新年新气象’的摄影大赛,获奖的作品,我们同样可以写上名,编上号,挂在咖啡屋的墙上,作为一种装饰。这些摄影的作品,肯定有大海、街市、夜景、雪景等,肯定会很吸引人的。” 

    “那我们是不是正月十五的时候,也应该做一场包汤圆的元宵汤圆大赛?”

    “除了包汤圆大赛,还应该有猜灯谜大赛呢。这样才够热闹啊。”

    “嗯,我觉得,我们应该做一场话剧表演的呢,之前我就有这个想法,暑假里看《歌舞青春》的时候,这个愿望更强烈了。我觉得,我们哪来哪去所有的人,都应该参与进来的。然后,在这个话剧表演的现场,我们揭晓十字绣大赛和摄影大赛的获奖作品。”

    “文娜,你干嘛想做话剧表演啊?这个应该不像十字绣大赛或摄影大赛这么简单吧,要有剧本的呢,还要排练啊。”

    “小樱,这个我想过了呢,我可以写剧本啊,然后,找趣来和方片七来修改,之后,再大家一起讨论。觉得不好的话,继续修改,一直修改到我们每个人都满意了为止,接下来,我们就分角色,每个人都有担任的不同角色,再往后排练就是了。排练好了,就可以宣传演出了呢。”

    “哇,那这个是不是要好麻烦的呢?”

    “我觉得还可以吧。”

    “你是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

    “开咖啡屋之前就有了。”

    “那怎么现在突然提出来了?”

    “因为觉得现在的氛围很好呢,每个人都激情满怀、热火朝天的样子。我就忍不住的又想到这个啦。”

    “这算是你的一个梦想么?”

    “应该算吧。我觉得没有开咖啡屋之前,整个大学里,就只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开一个像哪来哪去这样的咖啡屋,一个可以演出一场话剧。现在,我特别想,阂们大家,我们这些人,一起演这么一个话剧。”

    “嗯,那话剧内容,是什么呢?”

    “我还没有想好呢。”

    “那你要赶紧想的哦。”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