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28、一场奶茶纷争(中)
28、一场奶茶纷争(中)



更新日期:2012-12-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正当我、猴子、橙子、官书记,四个人振作了精神,斗志昂扬时,方片七推门进来了,“哦,你们几个都在啊。”

    “是啊,332宿舍就差你和板牙了,速度归位。”我点了下头。

    “三味奶茶屋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方片七见我们几个人,不仅没有一点悲伤的样子,反而每个人都有些的亢奋,有些的纳罕了。

    “废话,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种事,能瞒的了谁?”猴子白了方片七一眼。

    “他们队伍排的挺长的啊。”方片七忍不住又补充道。

    “至多区区三五十米而已,何足挂齿?”官书记不屑的哼了一声。

    方片七“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猴子,给板牙打个电话,问下他到哪了。”官书记朝猴子看了一眼。

    “好的。”

    “嗯,我也给胡文娜打个电话吧。”我瞅了官书记一眼,官书记听见我的话,点了下头,表示同意。

    我走到门边,摸出手机,翻到了胡文娜的电话,拨了过去。

    一首旋律欢快的《遇见幸福》,遇见你的那一刻心就像是巧克力掉进了奶茶瞬间开始融化而空气中弥散着浓浓的巧克力奶茶香让我心神荡漾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遇见你的那一刻就是遇见幸福

    我咬了咬嘴唇,想到旁边三味奶茶屋仅有的三种口味中,就包括了巧克力奶茶。这首《遇见幸福》的歌词,原本是我很喜欢的,这一刻,却听着有些刺耳了。

    “喂,趣来啊?”电话那端胡文娜说话了。

    “嗯。”

    “什么事?”胡文娜说完这句话,又是一句,“呀,别吵,别吵,你们俩,我接个电话。”

    我听着电话那端传来女孩子的欢笑声,嗯,胡文娜此刻肯定正和朋友一起,说说笑笑,吵吵闹闹的吧?前几天的时候,她就跟我说,看好了一双靴子,很喜欢很喜欢,想买回来的,当时身上却没有带足够的钱,那么,今天应该买了吧?

    唉,真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真的宁肯她就这样一直开开心心,快快乐乐下去,那才是我所希望的,给予她的。我应该带给她的都是好消息,让她开心的像个孩子似的,咯咯的笑个不停,吃吃的笑个不停,而不是像现在,把这种坏消息带给她。

    “没什么。”不知为什么,面对电话那端的胡文娜,我说出口的竟是这么一句。

    “噢,让我猜一下啊。是不是想我了呢?”电话那端,胡文娜俏皮而又开心的笑着。

    “嗯。”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傻瓜,我才离开了不到一上午嘛。”电话那端,胡文娜笑嘻嘻的道,“又不是离开了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一辈子。你干嘛那么紧张啊?怕我丢了不成?”

    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了,听见自己心里一个声音,在呼喊着,胡文娜,你回来好不好?我只是想抱紧你。

    “喂,傻瓜。怎么不说话啦?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信号不好吗?”电话那端的胡文娜有些的莫名了。

    “嗯,我能听见你说话。没事的话,你早点回来吧,我很想很想你。”我终于把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呀,你还真的是想我了啊。好的哈,我很快就回去了,乖,要我给你带饭吗?带我们上次来吃的那种麻辣鸡汁的盖饭吗?你说你很喜欢吃的呢。”

    “嗯。”

    “乖,亲一下。”

    “嗯。”

    “别胡思乱想,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说完这句话,泪水已然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板牙推门进来了,他的身边跟着卢小樱。

    “喂,趣来,怎么啦?哭了吗?谁欺负你了?”

    我一惊,连忙用袖口揉了下眼睛,“没,刚才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忍不住就有眼泪出来了。”

    这时官书记喊板牙了,“板牙,过来。”

    “来了。”板牙一边应着,一边往里面走去。

    “看到旁边排的队伍了吗?”官书记问了一句。

    “是啊。那是干嘛的?对了,咱们咖啡屋怎么今天没顾客啊?人都哪去了?”

    “猴子,你来说吧。”

    “嗯,官书记,我还是领他出去看看吧。”

    “好。”

    “走吧,板牙?”

    “去哪?”

    “你不是问怎么今天咖啡屋没顾客啊,人都去哪了。出来,我告诉你答案。”

    “干吗要出去告诉,在这儿不能说吗?”

    “在这儿说不清楚。”

    “出去就能说清楚了吗?”

    “是的。”

    “靠!毛病!”

    说着,板牙和猴子,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咖啡屋,留下了一脸茫然的卢小樱。

    约莫五分钟后,板牙回来了。

    “妈的,这群王八羔子,尔妈的什么玩意?净他妈的一群狗(娘)养的东西,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板牙一边破口大骂着,一边怒火冲天的进来了。

    猴子跟在他身后,冷着脸,一语不发。

    “不行,妈的,这帮狗杂种,我非要去教训一下他们不可。”说着,板牙抄起身边的一个板凳,就要出门。

    “板牙,你给我回来。”官书记见状,大喝一声。

    “官书记,这群狗(娘)养的欺人太甚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板牙的脸,因为气急败坏,已经凝成了酱紫色。

    “板牙,你心中恼火,我们心中也恼火。现在是问题发生了,我们该静下心来,平心静气的,想想现在该怎么解决,而不是像你这样怒气冲天的,拎着个凳子,就要跟人家拼命。”我用一种感激同时又理智的眼光,看着他。

    “嗯,”官书记点点头,“趣来的话很对,你这样拎着个板凳出去了,又能怎么样呢?把人家奶茶屋砸了吗?你是一时痛快了,可你想过后果没有?人家回头找上你不说,你考虑过,这个哪来哪去以后还开吗?人家会怎么看我们?说我们哪来哪去跟同行竞争不过,就过去砸人家的场子吗?你要知道,你这一板凳下去,砸的不仅仅是一个三味奶茶屋啊,还是咱哪来哪去,积攒了大半年的名誉啊。”

    橙子也点点头,“板牙,官书记说的很对,你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砸咱哪来哪去的牌子啊。”

    “什么意思?”一边的卢小樱听不懂了,她脸上一直带着茫然不解的表情。

    “嗯,你出门看一下,就知道了。”猴子冷绷着脸,没有一丝表情的说道。

    卢小樱不再说什么了,点了下头,走到门边,推开门,走了出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板牙情绪还是很激动,“咱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们一点点的抢走咱们的顾客,而我们却只能这样坐视不管吗?”

    “谁说坐视不管了?这不是把你喊回来了吗?我们现在就开会讨论怎么办。”说着,官书记,拉开身边的一个凳子,“都坐下说话,别这样站着了,猴子、橙子、方片七、趣来,都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别一个个的跟闷葫芦似的。”

    “官书记,胡文娜哪去了?”橙子环顾一下四周,发现少了胡文娜,禁不住问道。

    “噢,她现在在路上,等阵子就应该能到了吧。”我赶紧的回答道。

    “好,咱们先讨论一下,拿出一个初步的方案来。等胡文娜回来后,咱们再和她讨论。”官书记说着,往前欠了,示意几个人坐下来。

    “嗯,”我应了一声,就势拉过身边的一个板凳,坐了下去。

    这时,卢小樱进来了。我看到她脸上,和猴子一样,绷紧了脸,没有一丝表情。让人只有觉得冷。

    “你坐这儿吧。”官书记朝卢小樱抬了下手,指了下旁边的一张空凳子。

    卢小樱点了下头,也坐了下去。

    官书记看几个人都落座后,微微点了下头,“现在大家,都应该已经看到了,我们旁边新开的这家三味奶茶屋。我们现在抱怨什么都没有用,关键是我们现在该采取什么对策,来遏制反击?换句话说,咱们这一步的棋,该往哪落,下一步的棋,又该往哪儿走,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切不可冲动莽撞了,意气用事。以免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我们输得起,趣来耗娜可输不起啊。”

    说着,官书记意味深长的看了板牙一眼。

    板牙自然听出了官书记话里的意思,脸一红,点头道,“官书记,你说的对。刚才幸亏你喊住了我,不然,这一板凳下去,这哪来哪去,恐怕真就再也开不成了。”

    官书记看到板牙的认错态度,点点头,“嗯,咱们这算是从商了,有道是‘官场有官场的规矩,商场有商场的规则’,所以,咱们这次肯定要用商场的规则来办事。

    还记得上次的聚会沙龙中,那个装饰公司的王总跟我们说过的吗?任何一个公司企业,主要的开销,无非就是产品的成本和人的成本,无论是原材料、机器模具、水电房租、仓储物流,还是员工的工资奖金、福利待遇、人员培训等费用。再简单的总结一下,任何的一个公司企业,都至少具备四大部门,生产、销售、人事、财务,然后,往外衍生出,诸如市场部、客服部、新闻部等。

    而反观一下,我们哪来哪去的优势在哪儿呢?我们可以说是仅有两个部门,嗯,也可以叫两个环节。一个是生产,一个是销售。

    我们的生产成本,平均一下我们每个月的水电房租,我们的原材料使用,我们的设备耗损,还有这个咖啡屋里桌椅板凳、柜台、装饰物、功放、音箱、微波炉等的折旧率就可以算出来。当然,你可能说,还要加上我们去市区买了袋咖啡豆,坐车又花了两块钱的车费。这也可以算进去,不过,相比来说,比较微小。

    我们的销售成本呢,可以说是相当低廉,我们没有在什么报纸、电视做什么广告,也没有做什么彩页、宣传单什么的,只有刚开业的时候,印刷了一批的优惠卡。

    那么,我们哪来哪去的优势在哪儿呢?可能有人说,我们是学生开店,宣传出去,大家会更信任一点,也可能有人说,我们的产品种类很多,有奶茶、有咖啡、有果汁、有冰粥、有冰沙、有刨冰等,能满足不同口味的顾客需求,还有人可能说,我们这个咖啡屋的选址不错,定位不错,氛围也很好,大家喜欢在这儿闲余时间,喝杯奶茶、咖啡消磨下时间。还有人可能说,我们经过做聚会沙龙、圆桌论坛,我们给大家的形象和口碑很不错。

    归结一下,这就是我们的优势了,产品质量好,品种多,店铺选址好,氛围好。

    而我们最大的优势,我觉得的,应该是人事支出小,可以说,几乎没有人事成本。大家想想看,不是吗?我们没有雇人,整个咖啡屋,忙里忙外的,始终都是张趣来、胡文娜阂们332宿舍以及像是卢小樱、李佳一、赵可欣、夏培她们宿舍。

    我们占用的,是我们每个人的课余时间。而大家别忘了,我们还都是学生啊。即便是张趣来、胡文娜,他们最初开这个咖啡屋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有点事可做。换了胡文娜的一句话,为了圆一个梦想。

    那么,假设我们大家不是学生,而是已经毕业了,这个咖啡屋的性质,则变了。它就变成了完全的一种工作,一种需要,一种养家糊口,一种生存压力的需要。因为,要指望着这个咖啡屋去盈利赚钱,去解决每天的衣食住行,每天的吃喝拉撒。

    如果这么大的咖啡屋,是两个人来共同经营的话,以我们雁坛市的工资现状的话,每个人月收入假设一千五,两个人就是三千。平均到每一天,就是一百块钱。

    也就是说,每天要多加一百钱的人事成本。

    换个说法,假如我们隔壁又开了一家阂们一模一样的咖啡屋,不是学生开的,而是社会上的两个人开的。于是,他们每天就要多一百块钱的工资支出了。算到奶茶和咖啡里,就相当于每天至少要卖出五十杯奶茶,才能持平这个人事的成本。第五十一杯奶茶,才算是赚钱,不然的话,真不如去找个月薪一千五的工作了。

    这还仅仅是人事的成本,没有算上水电房租、原材料的成本。

    所以,为什么大街上的奶茶,卖三块钱一杯,卖四块钱一杯,而我们的却卖两块钱一杯,却能同样赚钱,这就是原因。

    嗯,现在在来反观一下,这个三味奶茶屋,为什么我们的奶茶卖两块钱一杯,大街上的奶茶卖三块钱、四块钱一杯,而他们的奶茶却卖两块钱两杯,相当于一块钱一杯,他们怎么成本控制,怎么盈利赚钱的,你们知道吗?”

    官书记说着,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

    几个人俱是同时摇头,“不知道。”

    “我觉得的,第一点,他们从房租上着手,他们是隔开的屋子,只有一个窗口,大约也惧六平米的样子,所以,他们每个月的房租,肯定很廉价。可能平均到每天,只有十几元,也是完全可能的。

    第二点,从人事上着手,只有一个人忙里忙外,这相当于,人事成本,一下子,又下降了很多。

    第三点,从产品上着手,他们只有三种口味的奶茶,并且,这三种口味的奶茶,是最受顾客欢迎的,也是我们咖啡屋最畅销的。

    这样的好处是什么呢?一来,进货的时候,就可以一下子拿很多货了,量大了,肯定价格就便宜了,另外,还减少了重复进货的次数,在物流上节约了成本,二来,他们减少了仓储的成本,库存的只有这三种口味的原材料,周转率高,不容易积压,三来,顾客来买奶茶的时候,操作简便、容易。

    想想看,假如他们像我们这样有十几种口味的奶茶,来了五个人,分别要五种不同口味的奶茶,一个人冲奶茶的话,肯定要忙的手忙脚乱了,而顾客肯定也站在风中等烦了,可能调头就走了,因为他们不像我们这样,可以让顾客先找个位子坐着,且边听着音乐边等。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引导型消费,想要喝奶茶,就会想到在原味、香草味、巧克力味三种奶茶中,选一样。

    毕竟,按照二八原则来说,百分之八十的人,想要喝的,市面上有十五种口味的奶茶的话,经常喝,且喜欢喝的,就三种。”

    官书记说完,扫了猴子、橙子、板牙、方片七、我、卢小樱一眼,见我们几个人都是一言不发,眼中满是赞同之色,略略笑了一下,“你们知道三味奶茶屋的模式,如果成功了的话,最关键的一点,在哪?”

    “只有三种口味的奶茶吗?仅仅专注于这三种口味的奶茶,就覆盖了百分之八十的顾客群体?”橙子问道。

    “呵呵,”官书记笑了笑,看着我,“趣来,你说下你的看法。”

    “嗯,”我点点头,“刚才,我从‘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来考虑,先说天时,现在是十一月份,天气挺冷了,很多人喜欢喝一杯奶茶,既是暖胃又是暖手,这个季节,应该正是奶茶热卖的时候。

    地利呢,他们紧挨着我们的咖啡屋,原本,这个学校里,只有我们这一家卖奶茶、咖啡的店,大家都知道了。想喝奶茶或咖啡的话,就直接过来了。他选址在我们旁边,肯定有这方面的考虑。如果,选在一个很不起眼,大家都不容易找到的角落,即使它每天都是卖两块钱三杯,恐怕过去的人,也不是很多。选在这个地方呢,正好可以分流我们的顾客。

    人和呢,就像是官书记你说的,他们只有一个人在忙里忙外,只有三种口味的奶茶,比较容易调配,就不需要雇佣人了,这样人事的开销成本就小了。”

    官书记听完,点点头,赞赏的笑了一下,“趣来的话,也很对,我们还应该把时间、地点、人物都考虑进去呢。嗯,方片七,你觉得呢?”

    “我在考虑,你刚才说的那句,如果他们这种模式成功了的话。不过,我在想的,不是你问的,那个关键的一点,在哪儿。而是,你这句话本身的意思。什么叫他们这种模式成功了?你是指的他们把我们的顾客都抢夺走了,把整个市场都占领了,最后,哪来哪去被迫关门了。还是,三味咖啡屋和哪来哪去,并肩而立,平分天下,换句话说,达到一种了双赢的局面。从不同的定位着手,有了各自不同的消费群体,比如,三味奶茶屋,只卖它的奶茶,而哪来哪去,精工于咖啡了?”方片七眼中是一种疑惑不解的样子。

    “嗯,方片七的这个问题,提的不错。小樱,你觉得方片七的问题,该怎么回答呢?”官书记看了眼卢小樱,只见她也一直在极力思考的样子。

    “我觉得,虽然没有对手,很孤独,不过,我个人的话,还是倾向于这种的孤独,还是独占市场的好。那些说有竞争对手跑的更快,都是迫不得已,才这么说的。因为,企业的目的,就是利益最大化。有人来争抢蛋糕,肯定是谁都不愿意的事。谁都想把这个蛋糕拉到自己面前,或直接抱走。嗯,说远了,我个人反正是觉得哪来哪去和三味奶茶屋,很难去握手言和,分别有各自不同的消费群体。

    因为,我们一直都是主打奶茶,并且,咖啡的话,我们几乎都是买的速溶咖啡,进行冲泡的。我们主打咖啡的话,对内来说,自身不专业。对外来说,受众会很窄。这个市场要好好挖掘,给大家灌输概念,并引导消费,做起来,比较有难度。

    所以,对于方片七的问题,我觉得根本就不是问题。一句话,想尽一切办法,打压,打压,再打压,让它无还手之力,被迫关门。”

    “好。”板牙禁不住鼓起掌。

    猴子、橙子、我,三个人相互望了一眼,点点头,也为卢小樱这番话,鼓起掌来。

    官书记笑了笑,“小樱的话,应该代表了我们几乎所有人的观点吧。方片七,你觉得,听了卢小樱这番话,刚才你的那个问题,算是有答案了吗?”

    方片七略略一笑,“嗯,巾帼不让须眉,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小樱的观点,少数服从多数,我也认可同意。”

    官书记点了点头,“好,你们都同意了的话,那意思就是说,我们现在达成了一个共识,要和三味奶茶屋,争个鱼死网破,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嗯。”

    我看到,所有的人,都重重点了下头。

    “我们不要什么狗屁双赢。所谓的双赢,是建立在一种合作的关系上,像是上下游生产厂家之间,而我们和三味奶茶屋,是一个锅里捞菜吃的,注定了我们和他之间,是一种水火不容,誓不两立的局面。”猴子情绪有些激动了。

    “不仅是誓不两立,还是不共戴天。”板牙也激动了,几乎要拍桌子了。

    “好了,好了,”官书记看猴子和板牙情绪激动的样子,摆了一下手,示意两个人安静下来,“光喊口号没有用,我们拿着大刀长矛,冲上了战场,口号喊的震天响,遇到了敌人的坦克大炮,还是无济于事。你们俩把力气省着点,咱们再回到我刚才的问题吧,如果三味奶茶屋这种模式成功了的话,换句话说,把咱们哪来哪去逼迫的就像今天上午这样,没有一个顾客上门,只有干瞪眼的份,你们说说,他成功的关键一点,在哪?”

    官书记的话,让猴子、橙子、板牙、方片七、我、卢小樱,又陷入了沉思。

    “其实,我这句话的意思,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明白,我是想问,较之于我们,他最大的优势,在哪儿?他成功的优势,肯定就是我们的弱点。明确了这一点,我们接下来,可以采取两个办法,第一,避其锋芒,剑走偏锋,这是以退为进的办法,商业上来说,这叫细分市场,撕裂缺口,第二,迎风而上,剑指苍穹,这是直接跟进的方法,意味着,难免有一场短兵相接的正面冲突了。”

    “我比较赞成直接跟上的办法,借用一下”橙子说着笑了一下。

    “嗯,他们兜,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我觉得,进一步,同样也是天高气爽。”方片七点了下头。

    “如果退,是为了蓄势待发,一击必中的话,我同意退,如果单纯只是,韬光养晦,颐养天年的话,我同意进。”我点了下头,说道。

    “是了,官书记,你还没有说,那个关键点,在哪儿呢。”猴子突然想起来,禁不住的说道。

    “嗯,”官书记点点头,“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如果,你们有什么不同的观点,直接提出来,咱们再来讨论。”

    几个人俱是同时点头。

    咖啡屋里,一片静寂。

    这个上午,一直都没有放歌。

    而我们每个人,都忽略了这一点。

    这一刻,每个人才意识到,原来,咖啡屋里,可以这么安静。

    每个人,都在安静的等待官书记的答案。

    三味奶茶屋的优势在哪儿呢?

    哪来哪去的弱点又在哪儿呢?

    这是每个人都在极力思考的问题。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答案吧。

    那么,官书记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这个被我们每个人,都看作332宿舍的核心、灵魂人物,对于这场奶茶纷争,又看到了哪些?看懂了哪些?看透了哪些?看破了哪些?

    门外,似乎有场风刮过。

    然后,留下一个背影,便疾驰而去。

    它也是为了等待官书记的答案吗?

    哪来哪去的弱点,究竟在那儿?

    终于,官书记说话了。

    他威严的扫视了一遍,现场所有的人。

    眼神,从每个人的身上掠过,最后,目光停在了我的身上。

    那一刻,我分明的感觉到,官书记的形象,达到了一种难以企及的高度,需要我们每个人去仰视。

    是的,需要每个人去仰视。

    官书记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落在了我身后,然后,他终于说话了,语速很缓,很慢,但是,在我感觉中,却声如洪钟,振聋发聩。

    “三味奶茶屋打着买一送一的旗号,而不是直接的一块钱一杯,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官书记果然是官书记,332宿舍的核心、灵魂人物,当后来,我把这句话,重复给许褚听的时候,他笑着,仅说了两个字,“是极。”而他脸上的赞誉之色,我却是终生难忘。

    确实,官书记这话一语道破了。

    原本,我们反来复去,都没能想明白的一些问题。

    见我们几个人都默不作声,官书记略略笑了笑,“如果他能成功,这才是它致胜的关键。还记得上个月的圆桌论坛,褚总说的吗?肯德基和麦当劳致胜的关键,在哪儿?不是汉堡,不是薯条,而是那块不起眼的,可乐里的冰。愈是不起眼的,愈是容易被忽略,而显得像是惯例一样,也就没人提及了。”

    官书记说着,冲几个人笑笑,“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它卖一块钱一杯奶茶的话,而不是像现在这种,实行买一送一,会是什么样子?”

    “应该每个人,都会仅买一杯吧。这样,营业额一下子,就会下降一半。”橙子先说话了。

    “还有,第一杯,成本肯定要比第二杯高,因为,这就像是一下子做了两笔独立的生意,而第二杯,则可以认为是在第一杯的基础上,开发出来的回头客。相当于顾客买了第一杯后,又转身回来,买走了第二杯。”方片七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也就是我们买东西的时候,很为什么多商家宁肯多艘们一件,也不肯降价,或是第一件原价,第二件九折,或者像是,买齐三百元,享受八折优惠,而坚决不肯降价的原因。”

    板牙点点头,“方片七,你说的,是上次沙龙时,卢总提到的营销中的捆绑销售吧?还有,他当时给我们算的,开发新顾客的成本有多高,这就是为什么要维持现有顾客,尤其是固定的顾客群体。”

    我点了下头,“记得曾经看过一个故事,在一条街上,有两家早上同时卖茶叶蛋的小吃摊。其中一家每天卖的茶叶蛋,比起另一家,总是要少很多。那个人不明白了,于是,就去看个究竟,后来,他发现,人家的那个卖茶叶蛋的女主人,问话的时候,和他有一点不同,她总是脸上挂着笑容,问顾客,你是要一个还是两个茶叶蛋?而反观他自己呢,则总是在问顾客,你要茶叶蛋吗?”

    官书记点点头,“你们说的都对,但是,还不是最关键的。三味奶茶屋之所以是买一送一,而不是一块钱一杯的卖,是因为这样的话,他们的成本,在可控制的范围内。换句话说,他们可以承受住这个成本,而如果直接一块钱一杯的话,他们可能就有些扛不住这个成本了,每天几乎赚不到多少钱。因为,他们既然决定这个时候,进入市场,肯定也长远考虑了。我个人觉得他们不会恋战,不过这个也说不定。

    你们算一下这笔账,我们假设他房租每天只有十五块钱,而人事的成本,则要达到每天五十块钱。加上其他的原材料成本,及设备耗损和水电等,他每天的成本,我们算他在八十块钱吧。这样,如果两块钱一杯,且买一送一的话,一天要卖上四十杯奶茶,送出四十杯奶茶,才能达到成本线。假如卖一块钱一杯的话,则要卖出八十杯奶茶。

    而我们哪来哪去呢,我们的成本同样是,房租水电、及设备耗损和现在桌椅等的折旧率,每天大约在一百五十块。我们奶茶的话,是两块钱一杯,咖啡是三块钱一杯。也就是说,一天卖上七十五杯奶茶,或五十杯咖啡,才能达到成本线。

    像是暑假的那两个月,一共才卖出了七百杯的奶茶和咖啡,平均每天也就二十多杯。这个样子的话,无论是三味奶茶屋还是咱们哪来哪去,都要赔钱的。

    假如那个时候三味奶茶屋开业的话,肯定早早的就关门了。而现在的话,这个学校每天大约有五百杯奶茶的市场。

    按照他们买一送一的办法,卖掉二百五十杯,就能达到,这个市场的饱和了。

    不过,他们肯定没想过要去做二百五,他们想的,应该是每天超过三百杯的量,把这个市场进一步挖大。这从他们只有三个口味的奶茶就能看出来,他们旨在引导消费。

    这样一分析的话,形势很严峻啊。

    现在是十一月中旬,如果,我们一直任由着三味奶茶屋这样做下去的话,一个是市场被抢走了,另外一个,价格降下去,后来再提价就很难了。因为,消费者,已经被惯坏了,接受了这个价格。而对于提价,则是很敏感的。

    所以,这也就是之前,我问趣来的那句话,‘如果今年一直都赚不到钱,甚至赔钱,这个咖啡屋还要做下去吗?’”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猴子问了这么一句。

    “从目前来看,最好的办法是,降价,一步到位的降价。”官书记说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什么意思?”橙子问。

    “他卖两块钱一杯,买一杯送一杯。而我们,直接的一块钱一杯。”官书记点了下头。

    “官书记,我觉得这儿有个漏洞。为什么他们不直接的卖一块钱一杯?因为,他们也应该能想到,我们会不会接下来,调整了策略,卖一块钱一杯,跟他抢夺顾客啊。假如我们真的一块钱一杯了,顾客肯定又都回到我们这了,他那就没人了,肯定就只有关门了。总不能再卖一块钱两杯吧。他为什么露出这么个破绽呢?”卢小樱说话了。

    “嗯,小樱的问题问的好。”官书记赞许的点点头,“我考虑的,第一,他自恃每个月的成本,比我们的低,这样的话,价格战打下去,最后先出局的,肯定是我们。

    第二,还是我那句话,卖四十杯咖啡,肯定要比卖八十杯咖啡,更加容易,对吧?

    第三,他觉得我们不可能像他那样降价,因为哪来哪去的环境氛围,还有因为聚会沙龙、圆桌论坛,在我们学校的形象、定位,给人感觉走的是一种中高端路线,而不是面向所有大众群体的,我们不可能割舍下因为聚会沙龙、圆桌论坛而塑造起来的形象。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是商人的本性,无商不奸,亦是无商不贪,原本,他就是逐利而来,所以,他肯定不愿放弃可以到手的任何一点利益。”

    官书记说完之后,看着我们几个人。

    “嗯,”橙子点了点头,略略笑了一下,“他为什么露出这个破绽,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官书记没说,就是他知道哪来哪去是学生开的,肯定是小看我们了,也小看我们的官书记了,觉得我们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或许,他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嗯,”官书记点点头,“他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还好,但是,我们绝对不能不把他放在眼里,要有大敌当前的感觉,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做出丧权失地,以血伺狼的事情。”

    几个人俱是重重点了下头。

    “我觉得他不仅小看了我们这些人,还小看了我们的聚会沙龙、圆桌论坛,以为我们只是一时胡闹,瞎折腾罢了。他们应该知道,他们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在座的我们这些人,还有我们聚会沙龙、圆桌论坛的座上嘉宾,比如许褚、杨海峰,还有那些经理老总们。”想到许褚、杨海峰的名字,我心中登时有底气了,信心百倍的说道。

    “是啊,有这么多人一直站在我们身后,阂们一起并肩作战,我们还怕他不成吗?我们都要有这个信心,把三味奶茶屋这颗毒瘤,一下子打掉,我官运辉都有这个信心,你们有这个信心吗?”

    “有!”

    “大点声,再说一遍,有这个信心吗?”

    “有!”